艾米:暮色苍茫(29)

当天晚上,禺杰就给韦真打电话来了:“我在网上帮你找了辆车,我们现在过去看看吧。”

她很吃惊:“过哪里去看看?”

“当然是卖车人家里啰。”

“现在去卖——卖车人家里?”

“是啊,我的车就是这样买来的,比从dealer(车行)那里买便宜多了。”

“但是我已经答应买资阿姨的车了——”

禺杰有点生气地说:“你买那个车干嘛?看都没看过,开也没开过,你敢担保那车没问题?”

“资阿姨说他儿子——定期维修——”

“我都说了,她儿子又不是专业修车的,他定期维修有什么用?再说那是一个mini van,你知不知道mini van是什么车?”

“是——是面包车吧?”

“是啊,那么大的车,你能开吗?可能连刹车和油门都够不着!”

“我把座位拉前点也不行吗?”

“座位是可以无限制拉前的吗?”

她也担起心来,如果把座位拉到了最前面还是够不着,那怎么办?

她嗫嚅说:“我——我也有点担心这个。”

“那你干嘛要答应买她的车呢?”

“我——当时她说要把车给我开,我——太感动了,只在想着怎么说服她卖给我,而不是送给我,所以根本没注意到她说的是个——大车。我跟她打完电话之后才想到这一点,但那时话已说出口了,不好意思反悔。”

禺杰批评说:“那到底是你的意思重要,还是你的命重要呢?”

她见他那么关心她的命,心里很感动,有点惶惑地问:“那你说怎么办?”

“你给她打个电话,就说你不会开大车。”

“只好这样了。”

“要打就快打,免得人家给你把车开过来了,你再说不要,那就太麻烦人家了。”

“好的。”

“我跟人家约的今晚九点过去看车,现在已经快到了,我们出发吧,电话你可以在车上打。”

“但是我明天有考试——”

“我明天还不是有考试。”

“那我们改个别的时间行不行呢?”

“约都约好了,怎么改?再说这车非常合算,车又新,里程数又低,等到明天说不定就没有了。”

“很新啊?那得多少钱?太贵了我买不起。”

“肯定都是比着你的预算找的嘛,你当我脑子进水了?”

她急忙声明:“不是,不是,我怎么会当你脑子进水呢?我是怕——”

“我们赶紧出发吧,有什么事车上说。”

“好的。”

话音刚落,就听到有人敲门,她走过去,打开门,发现是禺杰:“哇,这么快?”

“俗话不是说了吗,说禺杰,禺杰就到。”

“你刚才就在外面?”

“是啊。听不出来?”

“怎么不进来当面说呢?”

“怕你不同意。”

两人开车来到卖家门前,发现不是普通住家,而是一个很大的场坝,有半人高的栏杆围着,里面停了好几辆车,院子旁边有个小房子,像个办公室之类。

他们按了一通门铃,出来一个中年男人。他们说明来意,那个中年男人把他们领到院子的铁门边,打开门锁,走到一辆红色的小车跟前,说:“This is it(就这辆)。”

禺杰就着灯光查看车里车外,边看边提问题。全部查看了一边之后,小声对她说:“这车不行,我们走吧。”

他们告辞走出铁门之后,还听见那个中年男人在叽叽咕咕发牢骚。

回家的路上,她问:“那车怎么不行?”

“这是个小dealer,我还以为是私人卖车呢。那车的odometer(里程表)肯定动了手脚的。”

“你怎么知道?”

“他广告上只说low mileage(里程数低),没说具体数字。刚才一看,才跑了五万多英里,但只卖五千五,怎么可能呢?”

她由衷地佩服说:“哇,你想得真周到!如果是我的话,肯定被他骗了,还以为自己赚大发了呢。”

“你听过这样一句话没有?Too good to be true(看上去太好了,不可能是真的),凡是那种天上掉馅饼的事,你就得多打几个问号,因为卖家都不是傻瓜,亏本的生意,人家肯定不会做。俗话说得好,只有买错的,没有卖错的!”

她知道他这话是有所指的,但她觉得资阿姨不是卖家,而是朋友,所以资阿姨不会骗她。但她知道不能这样说,不然禺杰更不高兴了。

他开车把她送到她的楼下,嘱咐说:“你记得给资阿姨打电话,我明天再上网找找看,争取在我走之前帮你买到车。”

“好的。谢谢你了!”

但等她回到屋里,拿出手机给资阿姨打电话的时候,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谁也不能保证这几天就能买到一辆合意的车,如果买不到,禺杰他们都回国了,她就算在网上找到合适的车,也没办法去看。虽然师妹有车,但她不能保证师妹会随叫随到,带她去看车。

如果不在寒假前买到车,她做volunteer(义工,志工)的事就泡汤了。不管怎么说,有资阿姨那辆面包车,总比没车强。她知道也有女生开面包车的,貌似人家也没够不着嘛。

正在犹豫,资阿姨打电话来了:“你明天什么时候有空?我想明天给你送车来。”

她立即把推辞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激动地说:“我明天上午有考试,但是下午都在家。”

“好,那我们下午过来吧,三点钟方便吗?”

“方便方便!太谢谢您了!”

“别客气,举手之劳。”

那一夜,她怎么也睡不着。虽然第二天早上就有考试,但她的注意力完全没法放到复习上,而是围着扎克打转。

她觉得扎克可能会像那个黑人明星丹佐-华盛顿(Denzel Washington)。她看过他演的《费城故事》(Philadelphia),和《怒火救援》(Man on Fire),他在两部影片里都是扮演勇敢正直聪明智慧的正面人物,无论是口才了得的律师,还是枪法精湛的保镖,都是舍身忘死维护真理保护他人的英雄。

看丹佐的影片时,她从来没注意过他的肤色,更没觉得他丑,每次都被他出色的演技所征服,不知不觉地进入到剧情中去,为他骄傲,为他担心,当看到他饰演的保镖离开人世的时候,她禁不住流下了眼泪。

她想到明天下午,“丹佐”就会给她送车来,可能会停在她楼下,然后给她打电话。

她兴冲冲地跑到楼下,会看见他斜靠在车上,忘了这是哪个影视或者书里的经典桥段了,总而言之,斜靠是必须的!

当他看见她走过来,肯定会灿然一笑。两排牙齿白得耀眼,排列整齐,赏心悦目。

她很后悔没多看几部丹佐-华盛顿的影片,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主演过什么爱情片,如果有的话,她一定要找来看看。

第二天上午考试的时候,她感觉很疲惫,睡意一阵阵袭来,有好几次她都是写着写着就睡过去了,不过很快就惊醒过来,继续答题。

幸好她这门课的老师允许他们带一张A四纸的cheat sheet(直译:骗人纸;备忘单;闭卷考试中老师允许学生带入考场的笔记)进考场,她前几天就把重点问题的答案密密麻麻地打印在纸上了,所以今天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往试卷上抄答案,不然肯定考不及格。

交卷之后,她立即乘校车回到家,随便吃了点东西,就收拾屋子,收拾自己,精心画了个淡妆,但又洗掉了,怕被人当成“女为悦己者容”。衣服也是换了好几套,既要能在楼下寒风中好看,又要能在进屋后脱掉外衣了不丑,真是煞费苦心。

三点还没到,就有人敲门,她吓了一跳,以为是师妹能掐会算,知道扎克今天要来,就提前赶过来了。

她跑过去打开门,欣喜地看见资阿姨站在门外,穿着一件军绿色的parka(大衣,尤指带帽子的大衣),帽子上镶着毛边,腰那里有松紧带拉着,下面是黑色的紧身裤,齐膝的黑皮靴,打扮得很潮很年轻,亭亭玉立。

她兴奋地跟资阿姨打招呼,眼睛却一直往资阿姨身后望。

资阿姨说:“车给你开来了,你下去看看吧。”

她急忙跟着资阿姨下楼来,但没看见牙齿白得耀眼的丹佐-华盛顿,只看见穿得胀鼓鼓的邵伯伯,缩着脖子,站在冷风中。

资阿姨嗔怪地说:“不是叫你坐车里等的吗?”

她急忙招呼说:“邵伯伯,资阿姨,外面太冷了,我们上去坐吧。”

“不了,不了,我们还想趁天黑前赶回去的。”

“今天就回去?在这儿住一晚吧,明天我考完了,还想请你们教我开车的呢。”

“已经说好了,等你考完了,让喜妹过来教你开车。”

“那——你们也不用现在就走啊,现在还早呢,上去我做点东西你们吃。”

“不早了,现在黑得快。”

她还存着一线希望,以为扎克会打开面包车的车门,从里面出来,但她仔细看了一下,连面包车的影子都没看见,她往前走了几步,把楼前的一排车都看了一遍,还是没看见面包车。

资阿姨已经把车钥匙从自己的钥匙环上取了下来,交到她手中,又从包里拿出几份文件:“这个是车的registration(汽车登记卡),这个是保险卡,都要放在车里,有事的时候,警察会问你要的。”

她又激动得晕晕乎乎了,接过文件,连付钱的事都忘了,只急切地问:“车呢?我没看到车啊!”

资阿姨指指邵伯伯左边那辆车:“就是那辆。哦,我昨天打电话时可能忘了说了,我儿子昨天回来,我让他把那辆mini van再检修一下,好给你开,他问你多高,我说比我矮一点吧,他就说你开mini van可能有点吃力,还是他来开吧,你就开他的车,比mini van新。”

她更晕乎了:“那——那怎么好?”

“没事啊,你是女孩子,开新点的车比较好,免得坏在路上麻烦。”

“那他——”

“他一个男人,开大车没问题,再说他会修车,坏在路上也不怕。”

两个人又寒暄了几句,架不住邵伯伯一副迫不及待要走的样子,资阿姨只好告辞:“那我们回去了,你也快进屋去,外面冷。你考完了,就给喜妹打电话,让她过来教你开车,我马上又要到外州办班去了,圣诞前才回来,到时请你去我家玩。”

她就一直晕乎到资阿姨两口子开车离去,才想起没给人家开支票,看来只好寄过去了。

然后她拿起资阿姨刚给她的车遥控,按了其中一个按钮,那辆银灰色汽车的后车厢向上弹开了一点,她知道那就是扎克让给她开的车了。

她走到车尾那里去关后车厢门,发现那上面有个斜斜的L字母,像个大大的小于符号。

30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29)

  1. 占位!

  2. 你们也不用现在就揍啊—-走

  3. thanks AiMi

  4. 都是舍身忘记维护真理保护他人的英雄。
    ~~~~~舍身忘死、还是忘己?

  5. 唉呀,真的是让喜妹来教车!

  6. 扎克想得真周到,韦真、资阿姨、扎克、喜妹都是热心人,很替别人着想,又不计较,看着真温暖。

  7. 扎克真体贴。细心周到。
    韦真现在要开扎克的车了,距离又近了若干步哟!
    以后开车时出点小事故儿,扎克就有英雄救美的机会了……车为媒哦!
    感谢资阿姨送车,感谢喜妹教车,感谢扎克的“小于号”牌车!

  8. 总而言之,斜靠是必须的!

    ~~~~~
    韦真好可爱,一下子把男明星耍帅的招数揭露出来了哈。

  9. 资阿姨这么美这么潮,让人真替其貌不扬的邵伯伯有压力啊。

    资阿姨对邵伯伯也很关心。

  10. 沙发!
    Joy

  11. 那一夜,她怎么也睡不着。
    ……

    第二天上午考试的时候,她感觉很疲惫,睡意一阵阵袭来,有好几次她都是写着写着就睡过去了,……

    考试也能睡着,太好玩了。可见头天晚上七想八想,简直没怎么睡。

    韦真还是个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希望她找到值得她爱的那个人。

  12. 扎克细心而体贴;禺杰也很细心,想问题很周到,就是不太体贴,有时就算是为对方着想,但说的话也让人心里不是很舒服。

  13. 资阿姨和扎克在送车这件事上的热心肠和善解人意和韦真如出一辙啊!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门,即使目前扎克还没和韦真见面,韦真与资阿姨一家已是气味相投的好朋友了。当然更期待韦真情场上的发展.

  14. 好在韦真没有听禺杰的指挥打电话给资阿姨拒绝她们的车,不然就浪费了阿姨的一片好心。

  15. 禺杰这一集的表现有点丢分,生怕韦真和扎克对上眼了。

  16. 同意"可辽宁",这一集的表现,禺杰减分,扎克绝对加分。

    很好奇扎克为什么一直不露面,难道他觉得自己有黑人血统,配不上韦真?作为资阿姨的儿子,他很可能察觉到绝大多数中国人喜欢白皮肤。

  17. 禺杰和扎克都考虑到韦真不适合开面包车。禺杰积极带韦真看车,可扎克是主动换自己的车给韦真。扎克完胜禺杰:)

  18. 这么高级的车啊! 扎克真的挺大方的, 也挺会关心人的。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还不现身呢。
    果然韦真不是那么在乎肤色。我也很喜欢 丹佐-华盛顿。
    我们有个法国朋友,大家都觉得他很帅, 他的女友也是亚洲人。因为他的爸爸妈妈都是白人,而且大家也都见过, 所以除了我,没人觉得他是有黑人血统的, 都觉得他只是晒的古铜色而已。 我有次无意种说, 哦, xx是有黑人血统的吧, 大家都嘲笑我。后来我鼓起勇气直接问他, 他说,“是啊, 我亲生父亲是黑人,非洲的移民”。 他的鼻子就不是扁扁的,无论放在哪里,都会被认为是个帅帅的小伙子。 我想象中,扎克和他长的差不多,也是很帅的。

  19. 可以看出来, 禺杰还是很把扎克当情敌的, 很怕让韦真欠了扎克的情。 他对韦真还是很了解的, 知道她是个滴水之恩涌泉相报的好姑娘, 所以很不情愿韦真接受扎克家的车。

  20. 禺杰还是很乐于帮助韦真的,但是是在不损害自己利益的前提下。他可以出力跑腿帮韦真买车,但舍不得把自己的旧车给韦真开。

    扎克关心体贴而且大方,不计较自己的得失,和韦真更像一类人。

  21. 她走到车尾那里去关后车厢门,发现那上面有个斜斜的L字母,像个大大的小于符号。

    —-是一辆“凌志”车啊!资阿姨和扎克真是大方!估计小师妹和室友、朱小亮要羡慕死了,禺杰心里肯定会郁闷添堵呵。

  22. 禺杰早不帮忙韦真找车,一直要到他心目中的“情敌”出面了,他才慌慌忙忙的来帮忙,可惜晚了点。

    如果他早点帮韦真买到车,不就没扎克什么事了吗?

  23. 和“blue”想的一样。禺杰和扎克都考虑到韦真不适合开面包车。也都挺关心韦真的,只是愚杰没有扎克做的更周到、更大气。扎克全家人都行动起来,帮助韦真,让车、送车、教开车,让人没法不感动。虽然扎克一直都没和韦真见面,先获得了诸多好感。禺杰真得着急了!

  24. 从禺杰没让韦真买那个红车来看,他还是一个正直的人,虽然很想让韦真买个车,以便拒掉资阿姨的车,但红车不可靠,他还是没劝韦真买下。如果换成师妹之类的人,肯定会昧着良心让韦真买下那个红车。

  25. ”她跑过去打开门,欣喜地看见资阿姨站在门外,穿着一件军绿色的parka(大衣,尤指带帽子的大衣),帽子上镶着毛边,腰那里有松紧带拉着,下面是黑色的紧身裤,齐膝的黑皮靴,打扮得很潮很年轻,亭亭玉立。“

    ——太帅气了!虽然我没资阿姨那个身材,还是准备如法炮制一套穿上。

  26. 嘿嘿,我都仿佛看到又年轻又潮又帅气的艾友友了!能不能如法炮制后在艾园秀上个背影?就当是发个福利撒!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