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照在未名湖上

发信人: zhonghangyue (中行说), 信区: Joke

倪新耀文集

发表于2014年11月04日 由 倪新耀

一.

上午十点钟。艺术系的樊教授来到博雅塔下,开始环绕未名湖散步。樊教授天天如此,雷打不动。今天天气特别好。十月金秋,鲜红的太阳挂在天上。灿烂的阳光照射到湖面上,波光粼粼。微风吹来,湖面泛起一波波金色的涟漪。今天樊教授心情特别好。一周前应邀出席一个文艺座谈会,坐在最前排,与大大只有二百五十厘米的距离。樊教授至今舍不得洗与大大握过的双手。几天来洗头洗脸洗身洗脚都由太太代劳。过几天樊教授要作一个报告,面向全校师生,讲用参加座谈会的心得体会。今天樊教授环绕未名湖散步,要酝酿情绪,做诗一首,供作报告时当众吟诵之用。

樊教授抬腿举步,两眼正视前方,然后向左向右各扫描九十度角。樊教授发现,今天的未名湖与往常不一样。湖面的金色涟漪之下,有一个粗壮的黑影。樊教授定了定神,眨了眨眼,才看清楚。啊!原来是一条金黄色的龙,在水下游动!

樊教授果断结束本来雷打不动的散步,飞也似地朝艺术系的办公室跑去。樊教授边跑边喊:金龙现身未名湖了!金龙现身未名湖了!

二.

一传十,十传百,百传千,千传万。金龙现身未名湖的消息,顷刻传遍全校。三角地的玻璃橱窗里,贴出了号外。未名湖四周,挤满了围观的人群。有人指着湖中央,喊道:就在那里!就在那里!有人则嘟囔说:我怎么没看见?还有人抱怨受骗了:湖中哪有什么龙?!

消息传到物理系,引起一阵轰动。有一些大脑洗得不太干净的学生,不太相信,要探个究竟。那些光学专业的研究生,在未名湖边守了三天三夜,搞清楚了是怎么回事。三角地的玻璃橱窗上,贴出了两张十六开大小的小字报,用非常专业而又非常通俗的语言,说明那只是博雅塔在未名湖的影子,并且解释为什么在上午十点钟的太阳光下,从一个特定的高度和特定的角度,透过荡漾的湖水可以看见晃动的塔影。致于金龙,那只是人头脑中的想象而已。

三角地的玻璃橱窗前,挤满了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忽然,不知从哪里冒出一个校卫队保安,推开众人,伸手一把扯下小字报。有人质问保安为何撕扯小字报。保安答道:根据第十八届第四次校务会议通过的法规,在三角地的玻璃橱窗上贴小字报是非法行为。有人质问保安为何这样粗暴。保安嗤之以鼻,反击道:有本事到校长那里告状去!说完扬起脖子,鼻孔朝天,用左手中指弹了弹头上大盖帽帽沿,扬长而去。

物理系光学专业的研究生们闻讯赶到三角地,看见小字报的确被撕了。几位研究生商量之后,决定去找汪校长说理。汪校长曾经当过物理系的研究生、教授、系主任,当然不能不接见这些研究生。清不清,未名湖的水。亲不亲,物理系的人。这点面子嘛,汪校长还是要给的。

三.

校长办公室的接待室里,汪校长面带微笑。听完研究生们的申述之后,汪校长变得严肃起来。汪校长略带训话的口吻说道:你们的研究结果,在学术上是站得住脚的。但是,但是,这不是学术问题,是立场问题,政治问题。这个嘛,你们懂的。汪校长说完,立即转身朝通往办公室的过道走去,头也不回。研究生们面面相觑,只好悻悻退出接待室。

四.

百年大讲堂里,红底黄字的横幅高挂在主席台上方,“学习最高文艺座谈会讲用会”。主席台上,汪校长和樊教授并列坐在前排正中央。知名和不知名教授坐满了后排。主席台下,坐满了全校师生代表。上午八点整,汪校长宣布讲用会开始。紧接着,樊教授传达文艺座谈会精神,盛赞文艺座谈会的伟大。樊教授饱含热泪畅谈自己的感想。樊教授说,出席了文艺座谈会,就像呼吸了一罐氧气。氧气在我胸中燃烧,我的整个身躯充满正能量。这个正能量,让我浑身是胆雄赳赳,冲破雾霾,碾碎一切魑魅魍魉。这个正能量,让我浑身是劲使不完,沿着千级台阶,往上攀援。樊教授的精彩发言,被一阵阵的热烈掌声打断。最后,樊教授即席作诗吟诵。诗曰:

金龙现身水中央
未名湖畔万众忙
若要问我忙什么
挤到前排闻P香

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

樊教授的精彩诗句,引来教授们更多的精彩诗句,此处按下不表。

五.

十点差十八分,讲用会准时结束,以便大队人马十点准时赶到未名湖。汪校长和樊教授一前一后,率领全体与会代表从大讲堂鱼贯而出。队伍绵延数百米,直奔未名湖。这情景,比研究生毕业典礼的游行壮观多了。这情景,只有安徒生笔下的新衣游行可以与之媲美。汪校长和樊教授等VIP们到达博雅塔下,后续队伍沿未名湖路一字排开。经汪校长授意,樊教授开始讲解金龙现身。人们伸长脖子,顺着樊教授手指的方向望去。结果呢,和以前大不一样。百分之九十五的人指着湖中央,喊道:就在那里!就在那里!其余百分之五一小撮,既不敢嘟囔说没看见,也不敢抱怨受了骗。樊教授正在得意,忽然狂风大作,雾霾从天而降。刹那间,昏天黑地,众人大乱。还是汪校长立场坚定见识广,狂风之中岿然不动,高声喊道:淡定!淡定!绝对淡定!这不是PM二点五,是PM二百五!我小时候见多了!不过,似乎没有人听得见。狂风过后,雾霾散去。汪校长环顾四周,空无一人,连樊教授都跑掉了。汪校长只身杵立在未名湖边,茕茕孑立,形影相吊。

六.

学习最高文艺座谈会讲用会过后,未名湖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太阳照样天天升起。阳光照射到湖面上,依旧波光粼粼。微风吹来,湖面照样泛起涟漪。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讲用会过后不久,樊教授官运亨通,荣升文化部副部长。未名湖边,再也见不到樊教授的身影。不过,不会有人注意到这个变化。人们关心的是,十月过后,严冬将要来临。未名湖将被冰封。博雅塔将在寒风之中,瑟瑟发抖。

http://www.mitbbs.com/article_t/PKU/31517617.html

2 responses to “太阳照在未名湖上

  1. 这讽刺有点鲁迅的味道。

    “但是,但是,这不是学术问题,是立场问题,政治问题。这个嘛,你们懂的。”

    还是政治凌驾于一切之上,科技人才没有生存的土壤。真理也有立场问题,也有政治问题。唉!

  2. 很讽刺,但很直白,放在新浪微博可能会被删掉吧?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