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31)

这事要是放在平时,韦真心里一定会很难受,因为她最不愿意得罪人,最怕别人讨厌她恨她,所以她总是能忍就忍,能让就让,钱吃点亏,时间吃点亏,人吃点亏,都没问题,只要能赢得大家好感就行。万一好感赢不到,至少也不能得罪人。

但今天禺杰有几句话说得太伤人了,又说她甲醇(假纯),又说她装嫩,还说她拜金,已经率先把她得罪了,所以看到他绝尘而去,她也没觉得难过,只气得发抖。

等她上得楼来,想到今后禺杰再也不会理他了,再也不会开车带她去买菜,再也不会来她这里吃饭了,她心里就难受起来。不管怎么说,禺杰还是掉在她头上的一块馅饼,只是因为她吃了另一块馅饼,他才那么生气。

如果她妈知道了,肯定会怪她不会办事,功亏一篑,把老人家快到手的女婿给搞吹了。

但她也想不出怎样才能挽回这事,资阿姨热心地借车给她开,又大老远的把车送来,如果她不接受,岂不是得罪了资阿姨?

如果二者必得罪其一,那也只好按顺序得罪了。

当然,这个顺序是反向的,就像一个饿汉对待天上掉下来的馅饼一样,肯定是先掉下来的先吃,等到第二块馅饼掉下来的时候,饿汉已经吃饱了,自然是吃不下去。虽然饿汉是很想把第二块馅饼存起来待会再吃的,但如果馅饼不同意,饿汉也没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第二块馅饼绝尘而去。

她想通了,准备静下心来复习,但师妹跑来了:“听说你搞了辆凌志?”

“是资阿姨借给我开的。”

“哇,她肯定是看上你了,想让你给她儿子做老婆呢。”

“别瞎说了,人家怎么会看得上我?”

“有什么看不上的?她那个丑到cry(丑到哭)的儿子,能娶到你这样的媳妇就不错了,她还想怎么样?”

“他到底是怎么个丑法?”

“嘿嘿,我的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我描绘不出来。”

“你不用描绘,就打个比方,说他像谁就行了。”

“像谁?嗯——我还真说不上来,因为我俩都认识的人当中没有他那么丑的。走,我教你开车去!”

“现在?你考完了?”

“考完了。”

“但我明天还有一个考试,今晚得复习。”

“你们系的考试还用复习?都是些条条款款死记硬背的东东,又能带cheat sheet(备忘单)进去,还能更容易点吗?如果我学你这个专业,我连课都不会去上!”

她见师妹这么鄙视她的专业,心里很不高兴,决计不跟师妹去开车,等考完了请雀儿喜来教。

师妹说:“你要是没时间,就让我把凌志拿去开几圈吧。”

她一听就慌了,生怕师妹把她的车拿去乱开搞坏了,马上说:“我跟你去吧,你教我开车。”

两人兴冲冲地上了车,师妹边开边说:“其实这个车跟我那个车都是同一个厂家生产的,连构造都差不多,有些部件还不如我那个车,但小日本鬼点子多,搞出这么一条线,说是丰田的豪华车,专门用来忽悠扎克那样的人的。”

“扎克是哪样的人?”

“老黑呗。”

“小日本忽悠老黑?”

“是啊,因为老黑爱讲排场,人又二,特别好忽悠。你看哪个白人买这种车了?人家要么就买大车,要么就买真名牌,奔驰宝马劳斯莱斯,才不会买凌志这种车呢,多花几万块,买的还是个丰田车,谁会那么傻呢?”

“我们去中国店买菜的时候,也看到很多人开这个车呢。”

“切,老中的智商不就跟老黑一个级别吗?人家小日本知道你们爱攀比,爱炫富,所以造出这么一些噱头来忽悠你们!”

两人来到学校一个比较偏远的停车场,晚上和周末基本没什么人在那里停车,Z大的华人学车,都是跑这里来学。

师妹先示范性地开了几圈,然后才让她坐到驾驶室去。

她爸开出租车的时候,教过她开车,不过还没等她拿驾照,她爸就遭了抢,车也被砸坏了,她爸从那起就不肯开车了,她家也就没再买车,而她也就没再开过车。

她那时学的是手动波,现在这个车是自动波,刚开的时候有点生疏,但很快就适应了,除了有时会耍几个多余的动作之外,其他都挺好。

她在停车场开了一会,就请战说:“我开到公路上去吧?”

“哇,要去你自己去,我可不敢跟你去。”

“但我只有learner’s permit(学习驾照),你不坐在旁边,我不能开上路呀!”

师妹想了一会,说:“我跟你去可以,但你要答应我,等我需要用这个车的时候,你要借给我开。”

“你自己不是有车吗?”

“但是有时候——开这个车更有说服力。”

“你不是说这车有些地方还不如你那个车吗?”

“是有些地方不如我那个车,但美国佬都是二货嘛,他们哪里知道呢?”

“你想开去泡白男?”

师妹神气活现地说:“开玩笑!我还需要去泡白男?都是白男来泡我!”

她知道师妹的德性,只要是看中了的东西,一定会死打烂缠弄到手,所以不管她现在答应不答应,师妹终究都会跑来借她的车,只有早点把车还回去才能躲得过。她只好先答应下来:“好吧。”

她在local上以每小时不超过45英里的速度开了一会,师妹就换下她,开到interstate(州际公路)上去兜风。

师妹越开越快,把她吓得要命:“慢点!慢点!这里限速75,你都开到85了!”

“没事,超过限速15迈(英里)都没事!”

“不行的!driver’s brochure(驾驶章程)上说了,一迈都不能超,超过五迈警察就可以抓你!”

“呵呵呵呵,你胆子太小了!我说的话你不信,你可以看看前后左右的车,看谁是只开到75的。”

她没话可说了,因为身边的车都在嗖嗖地往前开。

第二天,她考完了最后一门课,就请师妹带她去路考。

上次师妹路考的时候,她跟去看过,知道路考的基本程序,就是在附近的路上开几圈,回到停车场,做个三点调头,平行停车,连倒车进库都不考,也不用钻杆,就搞定了。

这些对她来说,都是小菜一碟。她没费吹灰之力,就通过了路考,拿到了驾照。

拿到驾照的第二天,她就独自开车到四十多英里外的一个nursing home(老人院)去做义工,早去晚归,来回都是走local公路,单行道,一般不塞车,但如果遇到一个开得慢的挡在前面,那就跟塞车一个德性,因为这种乡村公路很少有能超车的路段,即使有,她也不大敢超车,怕对面突然杀出一辆车来,跟她迎面撞上。她开着别人的车,特别怕撞,人撞死了都没什么,就怕把别人的车给撞坏了。

她在老人院的工作很轻松,主要是shadow(跟随观察学习) 她的mentor(老师,指导者) Yolanda(约兰达)。

约兰达是老人院的social worker(社工),但给她的感觉就像中国的工会干部或者居委会主任或者妇联主任一样,总之,就是除了不管工作之类的正事以外,其他什么破事都管。

老人之间闹矛盾了,去找约兰达;老人的儿女很久没来看老人了,去找约兰达;老人觉得养老院的伙食不好,去找约兰达;老人觉得某个工作人员态度不好,还是去找约兰达。

最有意思的是,有的老人爱上别的老人了,不敢去追,也来找约兰达。于是,约兰达又成了媒人。

第一天,她真的是约兰达的shadow(影子),不用说话,不用做事,就是形影不离地跟着约兰达就行了。

从第二天开始,约兰达也交给她一些小事情干干,印点文件啊,填几个表格啊,统计一下数字啊,给来访的老人倒杯水啊,把告完状的老人送回自己的寝室啊,等等,都是很简单的事。

她的寒假时间很短,前后不到三星期,除掉圣诞和元旦的几天,就只剩下十几天了,按照一天八小时来算,她需要做满十五天才有120个小时,所以她决定周末不休息,连续做,一定要在寒假里把120小时做完。

周末约兰达休息,她的mentor换成一个叫Kyle(凯尔)的中年黑人,男的,长得人高马大,像个NBA球星。

她第一次发现男人做社工还挺动人的,看到凯尔那么大的个子,总是半躬着身子,满面笑容地跟那些老人说话,耐心地帮助他们,她突然觉出男人做社工的美感来。

Kyle就是那种鼻子宽短嘴唇肥厚的黑人,咋一看还真有点吓人。但一天下来,她已经完全不觉得他难看或者恐怖了,反而觉得他敦厚善良,还很富有幽默感。

快下班的时候,凯尔对她说:“You’d better leave now. It’s going to snow. (你最好现在就回家,快下雪了。)”

她望望窗外,雪还没开始下,但天很阴,云层又乌又厚,像一床用了几十年的旧棉絮,沉沉地罩在头顶。

她谢了凯尔,穿上大衣,来到停车场,发现车都快逃光了,只剩下几辆车,在那里等雪。

她加快步伐往自己的车跟前走,还没走到,就看见有个男人站在她车后箱那里,低着头在看什么。

她心一惊,这是抄车牌的节奏啊!

难道我今天在路上超速了?还是闯了红灯?或者我停车的时候把人家的车挂了?

她吓得不敢往前走了,好像只要她不露面,人家就没办法找到她这个肇事者似的,至少不会被人劈头盖脸教训一通。

她正在考虑要不要先跑回楼房里去躲一躲,等这个抄车牌的人走了再出来,但已经晚了,因为那个人已经扬起了头,并且发现了她。

两人远远地对视了一会,他扬起手跟她打招呼:“Hi,is this your car(你好,这是你的车吗)?”

她想否认,但知道没用,因为他肯定已经抄下了她的车牌,一查就能查出是谁的车,可以顺藤摸瓜地找到她,搞不好会找到资阿姨或者扎克那里去,还不如自己承担责任,免得连累真正的车主。

她走上前去,回答说:“Yes,it’s my car. Is there anything wrong?(是我的车,有什么不对头的吗)”

“That’s exactly what I want to know.(我正想知道有没有什么不对头的呢。)”

“Did I —— run red light?(我闯红灯了?)”

“You tell me!(你告诉我闯没闯!)”

她估计这人已经掌握了她的罪证,就等她自己坦白了。

她不知道美国的政策是坦白从宽,还是坦白从严,但她知道有些路口会安装摄像机,有些交警的车里也安装了摄像机,你如果被拍下来了,那么想赖是赖不掉的。

她抬头看了那人一眼,发现他没穿警察制服,只穿着一件军色帆布质地的冬衣,上下贴着四个口袋,每个口袋都装得鼓鼓囊囊的。

他的相好熟!

想起来了,是Friends(《老友记》)里Rachel(瑞秋)喜欢过的那个年轻下属,就是那个踩着滑板滑来滑去,尽显少年郎幼稚贪玩本色,把瑞秋吓得不敢约会下去了的Tag Jones(泰格-琼斯)!

53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31)

  1. 沙发吗?

  2. thanks AiMi

  3. 扎克哥哥就这样出现了?哈哈哈,太有喜剧感了!谢谢艾米,这下可以放心睡觉了!

  4. 帅哥啊,大大大——帅哥!

  5. 难道是传说中的ZAC 露面了? ZAC 也在这做义工,看到自己的车了?

  6. 问了一下GG,,Tag Jones 是个大帅哥啊!

  7. 已经率先她把得罪了,
    ~~~~~
    把她

  8. 第一次見面!
    扎克有点坏!他看过韦真的照片,但韦真没见过他。韦真在明,他在暗,这下把人家韦真吓得够呛:以为自己违章了!

    扎克该打屁屁!

  9. 所以造出这么一些嘘头来忽悠你们!”
    ~~~~~

    嘘头……噱头?

  10. 师妹这样的人真让人头疼啊!
    明明自己爱攀比爱炫富,还一个劲说别人,又这么死乞白赖地借车,韦真又怕伤了别人的面子,不擅拒绝别人的不当要求。
    唉,真担心。

  11. 在一起!在一起!造吧,洋帅哥五官立体身材高大壮硕,看着就阳光舒服,猥琐国男哪儿能比?韦小姐和扎克绝配啊!都那么好心肠。泰格好像有点西班牙混血,在怎么审美不同,也不会丑到哭啊!小师妹搞鬼是必须的。俺彻底斯巴达了!

  12. 拍电视剧也快一半的进程了吧,男主千呼万唤始出来啦,还要在一个即将下雪的傍晚毫无征兆的出现,真真是暮色苍茫啊。这个场景韦真会铭记一辈子吧,每次回忆起来都会感觉无限温馨有没有。。。谢谢艾米,几年前无意中进了艾园就“无法自拔”了,每天不来遛2圈就像缺了点什么。艾米魅力大大大大地。。。。

  13. 韦真太牛了吧,第二天就去路考了,而且一举拿下。我是练了好久,2次才通过路考的,给她点个赞。

  14. 与帅哥这样见面很欢乐.

  15. 我觉得还是很看好zac, 他还没有出现, 就几次救人于水火。 韦真自从知道他是个“黑人”,就开始留意黑人, 把他想象成黑人明星的样子, 即使看到普通黑人,也努力的萌发好感。 现在真正出现了,不仅在她眼中的帅的一塌糊涂,还很有幽默感,太默契了。

  16. 男主角原来很英俊.看来师妹要么搞错了照片上的人,要么故意丑化Zac.

  17. 哈哈,光棍节的今天看这集太欢乐了!期盼己久望眼欲穿的扎克就在这出人意料的场合华丽丽地登场了!两个“光棍”一一在一起、在一起,结束单身!
    扎克也在做义工?或者师妹的超速使车主现身了?

  18. 好像评论发乱了,手机翻墙发评论总出错。麻烦艾看园有时间帮我删下吧。

  19. 好不容易盼来了男主,可才说上两名话,只能眼巴巴等着,上新贴时往往先欣喜的快快看一遍,刷刷大家的评论再细细品味一遍,我其实想说的是:呼唤下一贴!

  20. 扎克这个“神兵天降”式的出场肯定让韦真印象深刻啦!
    她先是害怕自己违章,等她知道这个人就是扎克,估计要晕!哈哈!

  21. 扎克终于出场了,帅气而且幽默!韦真认真的可爱!对于小师妹我真是无语了!

  22. 时隔多日我终于翻上来了

  23. 时隔多日,我终于又翻上来了

  24. 真是开心!看来军绿色是资阿姨母子都喜欢的,嘻嘻,正巧艾友友也准备搭一身,艾园的各位亲们有木有类似的外套,都来秀秀?哪怕背影也好!扎克好酷啊,赞!

  25. 替韦真开心。借宝地祝艾颜妹妹生日快乐!

  26. 老友记没看过几集,赶紧google下tag Jones, 原来是个大帅哥。那师妹看见的照片可能就是个黑人,资阿姨,扎克认识或者帮助过的人。

  27. 为什么我会感觉这是一个想偷车的坏人呢?~~等待艾米揭秘!

  28. 如果是扎克的话,那就太好了。

  29. 哈哈,光棍节真欢乐,扎克出场啦

  30. 祝艾颜妹妹生日快乐!

  31. 本来心情很不好,看了这一集就一下子高兴一点了。
    艾米写法里这种不擦胭脂的真实应该就是打动我,带动我情绪的东西吧。谢谢你。
    也希望韦真善辨真伪,得到幸福。

  32. 突然又想到另一个问题:

    禺杰说,在电话里听扎克说话,明显的黑人口音。现在韦真面前这个大帅哥,说话的口音怎么样呢?应该不是黑人口音吧?要不然,韦真会注意到这个的。

    这帅哥是不是扎克呢?

  33. 为什么都觉得这个男神是扎克?我倒觉得那个黑人社工有可能是扎克,虽然他职业对不上,但这个男神的工作也对不上啊,因为他应该也是在老人院工作,不然他怎么会出现在那里?如果说男神是在老人院做义工,那么黑男不也可能是在做义工吗?

    我这么猜的理由是这个故事的题目,“暮色苍茫”,如果黑男是扎克,那么“苍茫”是一定的;但如果男神就是扎克,那还怎么个苍茫法呢?

  34. 男神应该不是偷车贼,做贼的人毕竟心虚,一般不敢和别人对面。

    其实黑人口音是美国南方的口音,所以单纯从口音并不能断定是黑人。

    我猜男神是奇怪有人开着凌志来做义工,所以才有 is there anything wrong 一问。

  35. 周末约兰达休息,她的mentor换成一个叫Kyle(凯尔)的中年黑人,男的,长得人高马大,像个NBA球星。

    —-资阿姨还不太老,扎克应该还算不上中年吧?何况又不是什么神秘工作,不用化名。

    我觉得暮色苍茫的苍茫,应该是表示这段感情前途未卜,小师妹、室友随时都可能进来插一杠子。禺杰也不会就此别过。

  36. 在美国开着凌志来做义工的并不稀奇,开宝马奔驰来做义工的都不稀奇。

  37. 扎克终于露面啦,还是位大帅哥。期待下文!

  38. 同意十年忽悠.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大家会认为是扎克出现了.

  39. 我觉得是扎克出现因为他看起来很熟悉这个车,看得很仔细,而且看起来不像是警察.他还问有没有违章什么的,一般人不会这样打招呼吧?!尤其是下面的对话.
    “她走上前去,回答说:“Yes,it’s my car. Is there anything wrong?(是我的车,有什么不对头的吗)”

    “That’s exactly what I want to know.(我正想知道有没有什么不对头的呢。)”

    “Did I —— run red light?(我闯红灯了?)”

    “You tell me!(你告诉我闯没闯!)”

  40. “You tell me!(你告诉我闯没闯!)”

    —-应该是“这可是你自己说的(闯了红灯)!”

  41. 我觉得男神应该和扎克很熟,但还不知道扎克已把车借给韦真用。当看到朋友的车出现在不该出现的地方,肯定会怀疑有人偷了车子。
    男神这时候应该是怀疑韦真是偷车贼,所以有了这几句不太友好的对话。

  42. 回复“天舒”:

    如果他说的是 “You told me”,那就是你说的意思:“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但他说的是“You tell me”,就是个祈使句,相当于“You tell me, please”,所以是“你说你闯没闯”,或者“这可得由你来告诉我了”,也就是文中括号里的翻译:“你告诉我闯没闯”。

  43. 回复“请见谅”:

    这几句话没什么不友好的,如果是交通警,那么只是在调查案情;如果是一般人,那就是在开玩笑。

  44. 回复“猜猜我是谁”,你说得对!

  45. Zac的基友来了。周末跟许久不见的朋友聚会,聊起各自的见闻,一朋友(黑人)感叹:如今遇见帅气的男人,脑子里第一反应是:他恐怕是gay.

  46. 美国电影里很多黑人角色都是正面角色,很多高层领导都由黑人扮演,大概是怕惹上种族歧视的官司吧。

    我想找个令人厌恶恐惧的黑人影视角色来,想半天都没想出一个。

    丹佐-华盛顿演过坏蛋角色,比如Training Day(训练日)里那个带着新手干坏事的警官,或者又好又坏的角色,比如Flight(迫降航班)里那个因酗酒导致航班发生危险,但又英勇机智迫降航班的飞行员,但演员本身还是没到令人厌恶的程度。

  47. 回复“猜猜我是谁”:

    "她估计这人已经掌握了她的罪证,就等她自己坦白了。
    她不知道美国的政策是坦白从宽,还是坦白从严,……"

    如果一个人说的话让我有是不是要坦白的想法,我不会绝得他在开玩笑。即使真的是交通警,他的话也很难让我接受。韦真的两个问题,他都没有做任何正面回答,这至少不像是美国的交通警。我在美国农村,打过交道的交通警察都是很和蔼的。

    当然,这只是凭我自己的经验和感觉在猜想。

  48. 回复“请见谅”:

    这里的“罪证”“坦白”等,也是韦真对自己的一种调侃嘛。

    你以这么严肃和沉重的心态来看这篇小说,跟艾米的风格很有点格格不入。

  49. 回复“猜猜我是谁”:

    我是有些过于严肃了,要学会放松些。我喜欢直来直去,不喜欢兜圈子说话。所以我的生活很简单、平淡,没有什么浪漫。这反而使我非常喜欢读艾米的故事,我从艾米和黄颜的大大小小的作品, 亦即众多回贴里学到很多道理,只是还没学会放松。
    继续学习!谢谢你的提醒!

  50. 回复“请见谅”:

    文中的女主和帅哥没有兜圈子说话,艾米也没有。

    他们那样说话,不叫兜圈子,而叫自我调侃和幽默,说明他们有能力自贬,也有能力听懂别人的双关和幽默。

    你用“直来直去”检讨自己,才真的是“兜圈子” — 兜着圈子说别人不够直爽。

    请你不要再回复我了,以你目前的认识和心态,只能是越回复问题越多。

  51. 抱歉,抱歉,我只想澄清一下,我从没有觉得女主和艾米有兜圈子说话,这也是为什么我喜欢看艾米的故事。我的确缺乏幽默感,把帅哥的调侃、双关、和幽默看成了兜圈子。
    再次抱歉,继续潜水学习去。

  52. 她走上前去,回答说:“Yes,it’s my car. Is there anything wrong?(是我的车,有什么不对头的吗)”

    “That’s exactly what I want to know.(我正想知道有没有什么不对头的呢。)”

    ——韦真问的“Is there anything wrong?”,是指她自己,我闯红灯了吗?违反任何交通规则了吗?

    而帅哥回答的“That’s exactly what I want to know”,则是指车,意为”我很想知道你的车有没有问题,如果有的话,我可以帮你修”。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