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35)

韦真看着手机上活雷锋的号码,不敢按发送键,怕会像前几次打电话给另一个扎克那样,每次都被人家老婆或者女朋友接到。

但她犹豫了一会,还是决定打这个电话。不管怎么说,人家昨天帮了她那么大的忙,她不打个电话谢一下,也太不像话了吧?

她按了发送键。电话通了,但没人接,只有录音,是个男声:

You’ve reached Zac Anderson at XXX-XXX-XXXX. If this is an emergency, please hang up and call 911. Otherwise, please leave your message and phone number, I’ll call you back as soon as possible.

不知道是因为练了这几个月听力,她已经取得了长足的进步,还是她这次心里没冷病,不怕吃西瓜,反正硬是把这么长一串录音都听完了,而且听懂了,大意就是:

“您拨打了扎克-安德逊的号码XXX-XXX-XXXX 。如果是紧急情况,请挂掉,改打911。如果不是紧急情况,请留言并留下您的电话号码,我会尽快打回给您。”

可惜她事先没想好留什么言,所以听到“嘀”的一声,就愣在那里,然后把电话挂了。

她想起上次给另一个扎克打电话的时候,也听到过“911”几个字。那时她刚来美国,听力不好,心里又慌,所以那个女声说的什么她没听清,但“911”还是听见了的。

当然,她当时并没意识到那个女声说的是“911”这个紧急号码,只听出是数字。后来经常听到别人用这个词,电视新闻里也经常出现,她就耳熟能详了。今天又听到“911”,一下子想起了那次给扎克打电话也听到过这个词。

为什么两个扎克的电话都提到911?

真心让她搞不懂。

她早听说美国人比较爱搞怪,无论是汽车尾部,还是电话录音,都爱搞点好笑的东西放在那里。美国人不爱一本正经,更不爱拾人牙慧。

难道这两个扎克都在搞笑?

但是怎么能用紧急电话号码来搞笑呢?

也许“911”除了紧急电话之外,还有什么别的搞笑典故她不知道?

她逮住机会就向凯尔请教:“What does 911 mean?”

“911?That’s the emergency telephone number.(911?是紧急电话号码.)”

“Is there any other meaning or ——usage?(还有别的意思或者——用法吗?)”

凯尔想了一会,说:“It can also mean the terrorist attack happened in 2001. But that should be read as nine-eleven, not nine-one-one。(也可以指2001年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但那个应该读成九/十一,而不是九/一/一。)”

看来凯尔也不知道那两个扎克在幽什么默。

她决定再打个电话给活雷锋,至少要留个言,不能让人家莫名其妙。她现在特别讨厌打电话不留言的人,每次都搞得她空欢喜一场,看见手机显示有多少条留言,但等到进去查看,却发现都是空的。

她趁上厕所的机会又拨了活雷锋的号码,还是电话录音,但这次她早有准备,听到“嘀”一声,就满腹经纶地说:“嗨,活雷锋,我就是昨天你帮过的那个女生,谢谢你帮我掏钱定房间。请把你的邮寄地址告诉我,我好给你寄支票。谢谢!”

快下班的时候,终于有了回音,活雷锋给她发了个短信来:“The road is all clear now. You are good to go home. Drive carefully! (道路畅通了,你可以回家了。开车小心!)”

她回了个“谢谢”,再把上午的留言内容用中文打了一遍,发了过去。

但他只回了一个冥思苦想的表情符号。

她意识到他可能跟别的ABC(美国出生的华人)一样,中文是个半边把式,只能听和说,不能读和写,便用英语发了一遍。

这次他发了个笑脸过来。

她用英语问他要地址,但他回答说:“Please send your check to Red Tie (请将支票寄给红领带)。”

她差点笑出声来,决定以后就以还钱为接口,不断地骚扰他,一直骚扰到他给她地址为止。

下班之后,她开车回家。道路上没雪,更没冰,如果不是路边和树上还有没化完的雪,她真不敢相信昨晚曾经白雪皑皑,还压断了树枝,掀翻了车辆。

回到家,她第一件事就是给手机充电。

正充着,师妹打电话来了,说话有点嗡声嗡气的。

她问:”你感冒了?“

“昨晚差点冻死!”

”怎么了?“

”半夜三更的断电了,一直到今天早上才来! 你不觉得冷?“

她庆幸地说:”我昨晚没回来,在旅馆住的。“

“是吗?你知道会断电?”

“我哪里知道,是怕路上结冰——”

她不无得意地把巧遇活雷锋的经过讲了一通,以为师妹会羡慕嫉妒恨呢,哪知道师妹大惊失色地说:“哇,你完蛋了! 肯定是遇到色狼了!”

“色什么狼啊! 人家连我房间都没进,楼都没上,就开车去Greenleaf (绿叶县)了。”

“那能说明什么?你以为现在的色狼还那么古老原始,一定要到你的房间去才能上你?现在都高科技了,懂不懂?”

”怎么个高科技法?“

”你检查过房间的天上地下角角落落吗?你确定他没有安装摄像头什么的?“

哇,这个她真的没想到,只注意了门啊窗啊那些能进人的地方,根本没想到摄像头的事,所以没往天花板上望,也没检查台灯电视机什么的。

她自我安慰说:“他装摄像头有什么用?我一个人在房间里,又没做什么。”

“还用做什么?摄下你的果体(裸体)就行了。”

”但是我没有——果体啊!“

“你未必没洗澡?”

“洗了——但是那么大的水汽,拍出来能看得清吗“

师妹鄙夷地说:”所以说你不懂高科技呢,有水汽怕什么?人家自然有软件可以消除水汽,还你果体的本来面貌!”

这个她有点相信,因为CSI(《犯罪现场调查》)之类的电视剧里就有那种软件,可以把很模糊的画面变得很清晰。

那不是警方才有的高科技吗?难道偷拍的人也有这么高的科技?

但她马上想起在哪里看到过这样一种说法:凡是影视里描写的警方技术,都是已经过时很久了的,不然不会放到影视里去,免得罪犯知道了,研究出破解的方法来。

而且她马上想起自己不仅是在浴室脱了个精光,还果体走到房间里来过,因为她当时洗了内裤,要拿到暖气附近去晾,而那时身上还有点湿漉漉的,所以就没穿衣服,只裹着浴巾,就走到房间里来了。浴巾不够长,而且挺厚,系不住,走了两步就掉到了地上。

她的房间在二楼,后窗外面又是树林,应该没人会看见,所以就没费心再系浴巾。

天,那不是被摄像头照了个正着?

师妹见她不吭声,知道被说中了,阴阳怪气地说:”呵呵,其实也没什么,现在不爆点艳照出来,都不好意思在市面上混。“

”别瞎说了,我才不要在市面上混呢!”她发了一会呆,迷惑地问,“你说他——干嘛要安摄像头呢?“

”那你说他为什么要安排你住在旅馆里呢?“

”因为路上会结冰啊。“

”谁说路上会结冰?一点都没结,我还专门跟人一起开车出去兜风了,啥冰都没有。?”

她不太相信:”你——昨晚下雪跑出去兜风?“

”是啊,为了照相嘛。听说这里难得下场雪,下了也是很快就化了,所以我们赶着出去照相。你要不相信,我马上发几张给你看。“

”不用,不用,我相信。我昨晚也跑阳台上照了几张的。“

”你记不记得有那么一部电影?里面也是有个女生,被人安排在很豪华的房间里住,她也像你一样,以为自己魅力无穷,被王子看上了。最后才发现她住的房间就是一个表演场,每一面墙上都有一个一个的小孔,孔后面藏着一个一个的男人,都是有钱的老男人,他们出了高价,在那里偷窥她呢!”

她也依稀想起这样的情节,不知道是电影里面的,还是书上的,反正有这么个印象。

师妹问:“你昨天检查你房间的墙壁了吗?”

“没有。”

”幸好你没检查,不然的话,肯定会在墙上发现这样的孔,然后你好奇害死猫,把脸贴上去,往孔里望, 就会看到另一双眼睛,正从对面望着你,哈哈,一定会把你吓尿!“

”快别说了,怪吓人的,你搞得我再也不敢看墙了!“

”哈哈,以后当心点,凡是遇到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就要多打几个问号,想想他一个帅哥,怎么会平白无故主动贴上来帮你呢?“

这话说得她万爪挠心!

她不是没想过这个问题,但总是不愿意面对,总是用“老外审美观不一样”来解释。的确也是,好莱坞的那几个华人女星,不也长得不咋地吗?

看来真是自恋毁一生,意淫害三代啊!

她怀着侥幸心理说:“我隔壁房间住的是一对夫妻,我在阳台上看我的车的时候,看到他们住进去的。房间的另一边是楼梯,应该不会有人从墙上的孔里偷看。”

“我那不过是举个例子,并不是说你这次就是从墙上的洞里泄露的春光。那是多原始的方法啊! 现在网络这么发达,哪里需要在墙上打洞?就把你的果体直接放到网上去,不比在墙上打洞更赚钱?”

“放到网上怎么赚钱?”

“那还不简单?设个密码,交钱才能进去看,保证那些光棍宅男都会跑去点。”

这种可能是绝对存在的。

艳照门事件,不要太多!

师妹笑嘻嘻地说:“恭喜恭喜,你要出名了! 我以我MBA(工商管理硕士)的头脑,帮你设计了一整套赚钱的方案:先向那个帅哥要分成,五五开,一人得一半。然后把他告上法庭,说他侵犯你的隐私,可以得一笔赔偿费;再然后,把你的果体片刻盘拿去卖,又可以赚一大票;最后,电视台也看上了你,请你去出一台reality show(真人秀), 像那个侃大山(Kardashian) 一样,那你就发大财了!”

“你别看戏不怕台高了!我才不要出这种名呢,我这就打电话给他,问个青红皂白!”

“你又没证据,他会承认?”

这点又把她难倒了,好一会才畏畏缩缩地说:“但我觉得他不像你说的那么坏,也不会那么傻。毕竟他也在老人院工作,如果做了这种事,不怕我给他揭发出去?”

“他在老人院工作?那你怎么说今天给他打电话什么的?你们都在老人院,干嘛不直接去找他?”

“他又不是天天在老人院上班,他只周末在那里做志工。”

“今天不是周末?”

“今天他应该是在另一个老人院做。”

师妹老练地分析说:“我觉得不是你想的这样,他自己都说了是sort of (某种意义上的)志工,你们那里的老黑也说他是kind of(某种意义上的)志工,那就说明他不是真正的志工。”

”有可能是——part time(零工,兼职)。“

”你怎么总是闭着眼睛,一厢情愿往好处想呢?依我看,他肯定是个sex offender (性犯罪者),以前就这么干过,被抓住了,法官罚他在老人院做community service(社区服务)!“

32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35)

  1. Sofa!!!

  2. thanks AiMi

  3. 老三!

  4. 这个师妹真是乌鸦嘴, 心理黑暗, 凡事都想到坏处.

  5. 预感师妹是暮色的很大成因

  6. ”快别说了,怪瞎人的,你搞得我再也不敢看墙了!“~~~~~

    瞎人~吓人

  7. 师妹就是那种“望人穷”,红眼病发作,其实说不定正在遗憾没个帅哥对自己这么好。

  8. 师妹就是那种“望人穷”,红眼病发作,其实说不定正在遗憾没遇上个对自己这么好的帅哥。

  9. 师妹这一“发挥”,韦真有点吓着了,而且又不自信了。她要是知道帅哥是扎克,而且知道帅哥认出了她,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怀疑害怕担心了。

  10. 早就知道那个女声的留言是自动留言的简讯, 现在被证实了, 感觉得意洋洋的。

  11. 一般来说,接到留言电话,应该电话回复吧。为什么帅哥短信回复呢?是不是帅哥受伤了,不能说话,才发的短信:(

  12. 近段发了些整容贴:( 瞎猜哈,是不是帅哥受伤毁容了,所以暮色苍茫。

  13. “她也像你一样,以为自己魅力无穷,被王子看上了。”师妹心理阴暗,讲话刻薄。

  14. 我的留言问怎么前半部分丢了?补一下啊!
    师妹太讨厌了,总把别人往龌龊猥琐里想,对韦真也不是真心相待,就见不得韦真好。

  15. 愈加相信此扎克就是彼扎克。两个电话号码分别用的男/女声留言。继续期待韦真和帅哥下集~

  16. 师妹的潜台词就是:就你这个年龄样貌,还能有帅哥看上你?!要是我还差不多!

  17. 他的相好熟!

    想起来了,是Friends(《老友记》)里Rachel(瑞秋)喜欢过的那个年轻下属,就是那个踩着滑板滑来滑去,尽显少年郎幼稚贪玩本色,把瑞秋吓得不敢约会下去了的Tag Jones(泰格-琼斯)!

    —-韦真潜意识里还是认为此扎克就是彼扎克的。扎克的长相应该有几分资阿姨的基因,这就是为什么韦真一见面就感觉面相好熟的原因。

    只不过,小师妹说扎克是黑人且丑到哭的话在韦真心里扎根了。所以即使发现这俩人名字相似,也不敢往那个方向去想,即使有一闪念,也要强迫自己不要相信有这么好的运气!

    但她“决定以后就以还钱为接口,不断地骚扰他,一直骚扰到他给她地址为止”,也说明她心里还是抱有一线希望的。

  18. “你怎么总是闭着眼睛,一厢情愿往好处想呢?依我看,他肯定是个sex offender (性犯罪者),以前就这么干过,被抓住了,法官罚他在老人院做community service(社区服务)!”

    —-这个师妹也太恶毒了!这不光是羡慕嫉妒恨,简直就是诅咒了!

    希望她说的越恶毒,越能让韦真早点对她有个清醒的认识和判断。

  19. 这种师妹,离她越远越好。

  20. 我也不那么喜欢师妹,她对人、事的看法是比较负面。不过这次倒没觉得师妹特别恶毒。因为这次女主碰上的事情确实不一般。如果Zac不是认识女主,也不见得会谈两句话就要关心一个陌生人怎么回家了吧,更不用说还出钱开旅馆。
    Zac的电话录音就是医生常用的嘛。

  21. 我来替师妹说句话,师妹说的这种情况,并非完全不可能,的确有些人爱偷拍,偷窥,是得防着点。

    活雷锋说的sort of和凯尔说的kind of也的确令人生疑,是志工就说是志工,不是志工就说不是,干嘛说个sort of呢?这里面有文章,也许不是师妹猜的那么下作,但总归是个疑点。

  22. 活雷锋没回电话,而是回的短信,也好理解,可能在开会,所以不能打电话,但可以偷偷发短信。

  23. 我觉得ZAC 不会是sex offender ,如果是,不会让他到老人院上班吧?有的老人家稀里糊涂,让sex offender进去近距离接触,岂不是让他有机可乘?

  24. 扎克如果是sex offender,那就真的是“暮色苍茫”了!

  25. 看来我是外貌协会的铁杆会员,坚决支持韦真和扎克在一起,哪怕扎克是sex offender,也相信韦真能把他改造过来。

    当然我自己是不敢和一个sex offender在一起的,因为我没那么大魅力改造他。

  26. 我也是,不光是外貌吧,扎克也很会关心人呐。

  27. 我猜扎克是同性恋。

  28. 师妹这种毒舌的女孩子太讨厌了。
    真正的朋友可以这样关心你,提出潜在的危险性的假设。而她却像是幸灾乐祸,本来就是假设的事情弄得好像已经发生了。看来这个角色真不简单,白的也能说成黑的,估计捕风捉影的事都会被她搅得全世界鸡犬不宁。
    远离师妹是上策

  29. 韦真还是太天真单纯,如果是我的话不会向师妹提起和扎克帅哥的偶遇。

  30. 泰格-琼斯有一双会笑的眼睛,用北方话说就是长得很喜庆甜净。扎克长得象泰格,可见是美男子。点个赞。

  31. 美国的医生有的会在几个地方上班,我就认识几个医生,都是在不止一个地方上班,有的有自己的诊所,但仍然会被各医院请去出诊。

    也许扎克就是这样,只不过他在老人院工作不领工资,或者领比较少的工资,所以说是sort of 志工。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