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36)

韦真跟师妹相处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早就知道师妹说话有靠谱的时候,也有不靠谱的时候,虽然一般还是从事实出发,但在每一个拐点都有可能走失,特爱任意发挥,添油加醋,胡乱分析,甚至造谣生事。

所以她对师妹说的话,是该信的信,不该信的不信,能做参考的做参考,不能做参考的一笑置之。

师妹今天说的这番话,她觉得还是可信的,甚至有振聋发聩的作用,因为连她自己也觉得那两个修饰“volunteer(志工)”的词组,一个“sort of”,一个 “kind of”,十分蹊跷。

如果活雷锋是老人院的志工,那他干嘛要说是“sort of(某种意义上的)”呢?

如果他不是老人院的志工,干嘛不直接说“不是”呢?

也许他这样说是因为谦虚,但凯尔也是这么说的,就不能用谦虚解释过去了。

肯定有什么原因。

难道真像师妹说的那样,活雷锋其实是个sex offender(性犯罪者),被法官罚到老人院来劳动改造的?

如果是的话,那她这次肯定是中招了,被他骗到旅馆里,拍下了她的裸体照。

如果裸体照被放到网上去,她这辈子就完蛋了。

她不知道那个侃大山(Kardashian)是不是因为裸照流传出去才出名发财的,但她肯定没那个运气,她只会因为裸照身败名裂。

因为中国不是美国!

中国人对于裸照的感情是很复杂的。

在她爸妈那代人心目中,被强暴的被偷窥的和做鸡的卖淫的没什么区别,被人拍了裸照,和自己赤身裸体跑外面去是一样的,都是节操不保,都是丢了自己的脸,丢了爹妈的脸,丢了祖宗十八代的脸。

而在年轻人心目中,她这种人拍裸照就像凤姐拍头像一样,纯粹是恶心人,该拖出去斩了!

她昨晚洗澡之后没化妆,头发像鸡窝一样揪在头上,身材又没什么看点, 这样的裸照放到网上不是让人笑掉大牙?

她心急火燎地打开电脑,想查查网上有没有自己的裸照。如果还没有,就想办法防止裸照被贴出;如果已经贴了,就记下网址,作为证据报警。

但她不知道怎么个查法,只好盲目地在Google(谷歌)的搜寻栏里输了个naked Asian girl (裸体亚女),结果跑出整版的裸女来,一个个都长得挺漂亮,绝对比街上那些美女分数高,但都摆着淫荡的姿势,恶心得她赶快关掉。

她想开车到那个旅馆去查看一下自己住过的房间,看房顶到底有没有摄像头,墙上到底有没有洞。

但天已经黑了,她不敢只身跑那个虎口去探险。

再说也没用。

如果真的有摄像头,人家也不会傻乎乎地留在那里等她去取证,肯定早就把摄像头撤掉了。如果没撤,那就是有恃无恐,而她现在跑过去就是自投罗网,搞不好被人家抓住再拍几集裸照。

现在她回想昨晚发生的那一切,就觉得其实一切都明白无误地摆在那里。比如那个女服务员,看她的眼神就有鬼,好像在看一个猎物一步一步向陷阱走去似的。还有今天早上那个男服务员,也是一副“我知道你昨晚干了什么”的样子。

只怪她被活雷锋帅昏了头,什么都没看出来。

看来“色”字头上真的是一把刀啊!

怎么办?

报警?

没证据怎么报警?

别给自己搞个“诬陷罪”的帽子戴上。

正在她急得像热锅上蚂蚁的时候,电话铃响了,吓了她一跳,拿起一看,是活雷锋打来的。她心说糟糕,敲诈开始了!是不是想以手里的裸照来要挟我,逼我去拍更多的裸照?

好像坏蛋都是这么干的。

电话铃像催命一样,一直响一直响,她都没敢接。

过了一会,铃声不响了。

再过一会,她的手机屏幕显示有voice mail(留言)。

她想了想,谅他也不会从电话里跳出来敲诈她,便拿起手机查留言,是他打来的,说的是半中半英的混杂语:“嗨,你到家了吗?路上滑不滑?没结冰吧?Call me or send me a message . I’m worried about you.(给我打个电话,或者发个短信,我很担心。)”

他的声音那么性感,语调那么温柔,言词那么关切,她一下就把刚才的猜疑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人家明明是活雷锋,怎么会是sex offender呢?

她马上给他打回去。

他马下就接了:“你到家了?”

“早到了。”

“早到了怎么不报个平安?”

“报平安?”

“是啊。”

“向谁报平安?”

“当然是向我啰。”

“但是你——有叫我报平安吗?”

“还用我叫?爸妈不是从小就这么教你的?”

“是从小就这么教的,但我爸妈没教我向陌生人报平安。”

“我是陌生人吗?”

“你不是陌生人是什么?我连你名字都不知道。”

“你真不知道?”

“当然是真不知道啊,不然我干嘛一再问你名字和住址?”

他朗声笑起来:“呵呵呵呵——我还以为你在跟我开玩笑呢!”

她已经意识到他是谁了,但还是想听他亲口证实,便问:“不是开玩笑,是真不知道。你是谁呀?”

“我是扎克呀!”

她听他用普通话的音调说出“扎克”两个字,忍不住笑起来:“你也把自己叫‘扎克’?”

“不是你这样叫的吗?”

“我这样叫的?”

“是啊,我妈说你叫我‘扎克哥哥’。呵呵,连喜妹都没叫过我‘哥哥’。”

她有点不好意思:“都是我妈!她说她和你妈是朋友,两家的孩子就像亲人一样,而你比我大,所以我应该叫你哥哥。至于那个‘扎克’嘛,我是在学我妈的叫法呢,她没学过英语,说外国人名字的时候,都当拼音来读的,特别是末尾的辅音,都要加个元音才发得出来。”

“呵呵呵呵——我爷爷奶奶也是。你知道他们叫我什么吗?”

“叫什么?”

“他们叫我‘杂克’!”

他说“杂克”的时候,好像咬着牙切着齿似的,又把她逗笑了。

他继续学爷爷奶奶说话:“杂克,切万!”

“切万?”

“就是吃饭。还有呢,‘杂克,困告!’”

“困告是不是睡觉的意思?”

“Yup(是).”

她一边欢快地笑着,一边在脑子里飞快地组织了一下他家的family tree(家谱),他姓Anderson(安德逊),说明他父亲是外国人,那么这两个叫他“杂克”的爷爷奶奶应该是资阿姨这边的老人。

她问:“你说的爷爷奶奶——就是你姥爷和姥姥吧?”

“姥爷和姥姥?”

“就是你妈妈的爸爸妈妈。”

“哦,对!是我的maternal grandparents(母方的爷爷奶奶)。”

她记得他曾经说过父母都是中国人,但怎么又姓Anderson呢?

她很想知道,但没好意思打听这些。

他问:”你没在背后骂我吧?“

她一惊,怎么回事?难道他刚才在门外偷听她跟师妹讲电话了?

“骂你?为什么?”

“因为路上没结冰啊。”

“为什么路上没结冰就要骂你?”

“因为我昨天以为路上会结冰,所以叫你住在motel(汽车旅馆)里,结果并没结冰。”

“但你的决定仍然是对的呀!我在电视上看到有些大树倒了,把41号公路都搞得走不通了。如果我昨晚回家的话,今天就去不了老人院上班了!”

“去得了的,你可以走539,稍微远一点,但traffic(交通)好很多。”

“我没走过539,说不定539也被堵住了呢?”

“没有,我看了traffic news(交通新闻)的。”

“不管怎么说,我都应该谢谢你,因为我昨晚睡得很舒服,比在自己家里睡舒服多了。”

“不会吧?不是说home,sweet home(甜蜜的家;在家千日好,出门时时难)吗?”

“但是sweet home昨晚停了半夜的电!”

“真的?”

“不过停电不停电对我来说区别不大,因为我平时也不怎么开暖气,而且我床上还有个大坑,睡着也不舒服——。”

“这个天气还不开暖气?为什么?”

她自嘲地说:“因为我是个小气鬼,舍不得用电。”

“你说的大坑又是什么?A big hole(一个大洞)?”

“哈哈哈哈——不是hole,是个——,哎呀,我也不知道英语应该怎么说,反正就是——太旧了,没弹性了——”

“怎么不换个新床呢?”

“我只在这里呆两年,很快就回去了,买个新床干嘛?到时候又不能带走。”

“不能带走还可以卖掉嘛。”

“卖给谁呀?有钱的会去买新床,没钱的随便捡个床就行了,谁会买个半新不旧的床?”

“没人买就送给别人也行啊,总不能为了这个就受两年苦吧?你知不知道,人的一生有一半时间是在床上度过的,床不好,不仅睡着不舒服,还容易——伤害你的身体!”

“主要是——我没大车,买了也运不回来。”

“可以让店里deliver(送货)啊。”

她想说“deliver不是又得花一笔钱?”,但她觉得老说钱显得很庸俗很小气,而且也不是她不买新床的真实原因。真实的原因是她根本就没想过买新床的事,所以从来没打听过床的价钱和送货的价钱。现在这么说,只是因为他一再追问,她只好胡乱找个理由而已。

她改口说:“我的床没问题,我就是想告诉你,我昨晚睡得很好,很舒服,是我到美国后睡得最舒服的一夜,谢谢你!”

“你不会今天还没开暖气吧?”

“开了,开了,开七十多度呢。”

“别太节约了,冻坏了我妈会骂我的。”

“为什么你妈会骂你?”

“因为她叫我好好照顾你的嘛。”

“哇,资阿姨太好了!”

“她说她和你妈是从小的娃娃朋友,文革的时候,人家都不理她,都像躲瘟疫一样躲避她,只有你妈一个人不躲她,还跟她做朋友,给她伴唱,帮她演好《白毛女》,她一直都想着要好好报答你妈呢。这次终于有了机会,所以她叫我一定要好好照顾你。”

她开玩笑地说:“那怎么我给你打电话,你都不接,有你这样照顾的吗?”

“你给我打过电话?”

“是啊,打过两次呢,你两次都没接!”

“不会吧?”

“怎么不会呢!第一次是在机场打的,那次你虽然没接,但后来打回给——我同学了。第二次是我开通手机之后,用新手机给你打了个电话,你又没接,而且也没打回给我。”

“机场那次我有印象,当时因为有个surgery(手术)时间拖得很长,我没法去接你,所以叫我妈去接,刚好她也走不开,就叫我stepfather(继父)去接你,结果他去晚了,禺杰已经把你接走了。”

她见他知道禺杰的名字,也就不再用“我同学”来称呼了:“你怎么知道给禺杰打电话呢?”

“只有那一个号码是Z市的,所以我想可能是你打的——”

“那后来我用我自己的手机打的那个呢?不也是Z市的号码吗?”

“哦,那个?我没想到你会给我打电话,所以没注意。一般有事找我的人,都是我的patients(病人),他们会留下姓名和号码,让我打回去。你什么都没留吧?”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没留。我一听是个女声,就挂掉了。”

33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36)

  1. 第一吗

  2. 终于揭秘了!好戏要开始了!32个赞!——雨

  3. 终于接头了。

  4. 看着看着嘴角就上扬了,好开心的一集

  5. 一如继往地感觉着温馨,欢乐

  6. 前排!

  7. zac 终于出场了,把前面禺杰和师妹的推测都推翻了,yeah~这集看的好高兴~

  8. 前排地板!!!

  9. 嘿嘿,扎克同学以为真真早就能猜出是他,没想到韦真同学愣是没猜出!看样子扎克同学应该是德智体美劳都优秀的同学啊,怎么会暮色苍茫呢?

  10. 那就是说,资阿姨的爸爸妈妈活到了文革后,还和“杂克”有了接触, 不错。 挺不容易的。
    从这里看,似乎之前zac纯粹是作为一个孝子在关心着韦真。 现在似乎更主动的关心韦真了,不说别的, 之前可没有一直追着韦真打电话过。 但他之前没积极探望韦真,可能真的是有些别的原因的, 身体不好啊, 或者根本就是有女朋友的, 那就暮色苍茫了。

  11. 虽然韦真的妈妈自己没觉得自己对资阿姨做了多大的善事,但资阿姨对韦真的妈妈感情这么真挚还是可以理解的。 我干爹文革的时候被关在了秦城, 我干妈文革期间的生活非常艰难困苦, 一度在劳改农场改造, 她上个月和我聊天的时候说:所谓的朋友,到了那个时候没有一个会来和你说个话,照顾你一下。哪怕路上见面一个友好的眼神也没有见到过。甚至会有人特意过来啐你一口。心都是透凉的。她说,不需要做什么来表示态度, 哪怕是眼神偷偷问候一下, 也让人能觉得温暖一些, 可是什么都没有。

    可能资阿姨那个时候就是这样吧, 全世界都抛弃了他们,只有韦真的妈妈还把她当朋友,好像黑暗里唯一的一盏灯,太难能可贵了

  12. 其实暮色苍茫,也许艾米就是要表达,“光线暗看不清”,取“雾里看花”那个意思, 还有我瞎猜一下,他们如果一直是在老人院有交集,那也确实是暮色苍茫啊, 身边不都是暮色茫茫么?

  13. 太鸡冻了,今天特别难翻墙,翻了N次以后,老天爷终于让我给感动了…扎克哥哥和韦真妹妹,看来有戏了,在一起在一起吧~

  14. 任意发挥,添油加醋,胡乱分析,有时甚至造谣生事。 哈哈哈哈哈。想起往事。

  15. 韦真对师妹这样的朋友的态度我是赞成的,信她的话,但不全信。明明帅哥一枚嘛!扎克是黑人或许也只是师妹推测的,但把自己的推测当定论,告知他人就不对了。韦真的那句话或许很快就要应验了,是她的终归还是她的,帅哥就这么不期而遇了,好美啊!猿粪哪!艾米,爱你!嘿嘿!

  16. 扎克没主动来帮韦真,还有一个可能,就是他以为禺杰是韦真的男朋友。

    他第一次给韦真打电话,就是打到了禺杰那里,而禺杰说话可能有一种特殊才能,能让人觉得他是韦真的男朋友。还记得那个帮韦真和师妹修车的洋雷锋吗?他就是在电话上跟禺杰说了几句话,就得出结论,认为禺杰是韦真男朋友的。

    而且师妹肯定还对雀儿喜说过禺杰最听韦真的话,感恩节也可能对资家人说过,韦真跟禺杰出去玩了。

  17. 人的一生有一半时间是在床上度过的,床不好,不仅睡着不舒服,还容易——伤害你的身体!
    ~~~~~

    扎克快来帮韦真买个床吧!
    休息好了才有精力恋爱、学习、做志工啊!

  18. 换个新床垫做起床上功夫才舒服噻。

  19. 他的声音那么性感,语调那么温柔,言词那么关切,她一下就把刚才的猜疑忘到九霄云外去了。

    —-哈哈,真真太可爱了!

  20. 瞎猜一下呵,真真跟扎克通完话,肯定非常兴奋,迫不及待地要跟人分享这份兴奋,她的第一个电话会打给谁呢?
    妈妈?
    师妹?
    室友?

  21. 很甜蜜的对白!看得出两人互相有好感。真搞不清还有什么障碍了…

  22. 真真肯定会给妈妈打电话拉。

  23. 张妈妈和资妈妈两位老闺密知道了两家的孩子自己接上了头,该有多高兴啊:) 接机的安排,估计是两位妈妈一起策划的,可惜帅哥那个很长时间的手术,错过了。

  24. 麻烦管理员将暮色苍茫3 后面重复的跟帖删除。谢谢!

  25. 当当猫或是自由猫代理翻墙比较容易

  26. 扎克的电话来得太及时了,拯救了正焦急万分的韦真。两个人终于坦诚相“闻”了,聊得很愉快,一句“扎克哥哥”一下子拉近两人的距离。我也估计扎克会帮韦真买床。

  27. 这集解释了为什么韦真第一次用自己手机打电话给扎克时,扎克没打回来。

    估计以前令人迷惑不解的事情,真实答案其实都很简单,只不过我们从韦真的角度去看扎克,就每件事都和感情拉上了关系,就变复杂了。

  28. 可能是资阿姨真的叫儿子好好照顾韦真了,也可能是扎克自己想照顾,就把老妈拉出来做挡箭牌,好像只是在尊母命一样。

  29. 扎克终于出现了!太好了!

  30. 扎克跟爷爷奶奶在一起生活过,会保持比较多的中国特色,因为老人不会说多少英语,只能说汉语,至少奶奶是如此,而且老人也比较注意向下代灌输中国文化。父母辈的比较忙,没太多时间灌输。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