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37)

扎克问:“为什么听到是女生就要挂掉呢?”

韦真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三十六计,诚为上计:“因为我以为那是你的girlfriend(女朋友)。”

“为什么以为是我的girlfriend就要挂掉电话呢?”

“因为我怕你girlfriend会不高兴。”

“为什么我girlfriend会不高兴呢?”

怎么这么多“为什么”?

就不能简简单单地说个“我根本就没有女朋友”?

是不是真有女朋友?

她尴尬地说:“因为——她会——以为你——她会以为我——们在dating(约会)。”

“我们在dating吗?”

“当然没有。我说的是‘以为’。‘以为’你懂不懂?就是——她会那么想——但事实并不是那样。”

她越说越觉得这个话题开得不好,早知如此,根本就不该说什么“听到是女生,所以挂电话”,随便扯个理由都比这个强。

他还在不屈不挠地探讨:“但是如果你不声不响地挂掉电话,不更令人生疑?”

哇,你还挺懂的呢!但你这什么意思?难道是在埋怨我引起了你女朋友的怀疑?

她有点不快地说:“对不起哈,如果你女朋友因为这事怪罪你,我可以亲自向她解释一下。”

“怎么解释?”

“就说我们两人的妈妈是好朋友,我们就像亲兄妹,绝对不会有——什么事,她大可以放一万个心。”

“这样解释就没事了?”

她更不快了:“那你说还要怎么解释?”

“怎么解释都没用,女人一旦怀疑自己的男人cheating(出轨,劈腿),她就什么解释都听不进了!”

“哇,这是你的——经验之谈?”

“It’s just a well-known fact (只是个众所周知的事实)。”

她越发觉得他是在怪罪她了,不仅怪她引起了他女朋友的猜疑,还怪她连众所周知的常识都不懂,便赌气说:“这样吧,你把你girlfriend的电话号码给我,我现在就向她解释,一直解释到消除她的怀疑为止。”

他没回答。

她又说:“就是上次你给我的那个号码吧?那我现在就给她打电话解释。”

不等他回答,她就挂断了他的电话,拨了他上次给她的那个号码。

但这次没听到女声,听到的是男声,确切地说,是他这个男声:“怎么挂了那个打这个?”

“怎么是你?”

“还能是谁?”

“这不是你girlfriend的电话吗?”

“谁说的?”

“那上次为什么是她接的电话?”

“那是pre-recorded message(事先录音)。”

还真是录音!

但她仍然不能释怀:“你的电话,怎么录音会是女的呢?”

“我们医院发的电话都是那样的。”

“那个电话是医院发的?”

“是啊。”

“那另一个呢?”

“不是医院发的。”

原来如此!

真理永远都是这么简单!

她开心了,开始纯学术讨论:“怎么你两个手机的录音都提到911呢?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典故?”

“典故是什么?”

“就是——故事。”

“哦,没特别的故事,doctor(医生)的电话都会提到的,怕耽误病人的emergency(急诊,紧急情况)。”

她笑起来:“哈哈,原来是这样!Case  solved(案子破了)!”

“这样吧,我把我pager的号码也给你,你打通之后直接punch(敲)你的号码进去就行了,我看到后会打给你。”

“pager?是什么呀?”

“pager你不知道?就是——beeper。”

虽然她也不知道beeper是什么,但从beep这个词猜出来了:“是不是传呼机?”

这下轮到他不懂了:“传呼机是什么?”

“就是那种有人打电话进来就会beep(叫),还会显示号码的小玩意。”

“嗯,应该是吧。”

“哇,传呼机是什么年代的事了?上个世纪的吧?现在还在用?”

“在用啊,医院都用的。”

“医院为什么要用这么古老的东西?”

“因为有些地方没signal(信号),还有的地方不能用手机,怕interfere(干扰)那些medical instruments(医疗仪器).”

她记下了他的传呼机号码,感觉自己成了富婆,一下拥有了三种联系他的方式,就像在他背上装了三个卫星导航的跟踪器一样,无论他跑到哪里去,她都能找到他。

他这么信任她,使她非常开心,笑嘻嘻地说:“我没认出你来,还有一个原因。”

“什么原因。”

“我不敢告诉你?”

“为什么?”

“怕你伤心。”

“伤心?”

“就是——feel hurt。”

“我知道伤心的意思,我是问为什么我会伤心。”

“因为——师妹说你——哈哈哈哈——”

“说我什么?”

“说你丑到cry。”

“丑到cry?什么意思?”

“就是说你——very ugly(很丑)。”

他并没跳起来大喊冤枉,也没表示愤慨,只“哦”了一声。

她替师妹解释:“她肯定是开玩笑的,或者把你跟谁搞混了,因为她没见过你,是从你家的影集上看到的,很可能她看到的是别人,比如你家的亲戚朋友什么的,但她以为是你。”

“怎么会呢?”

“为什么不会呢?”

“因为Ray(睿,人名)知道我什么样啊。”

她没想到他连师妹的英语名字都知道,很是吃惊:“你认识师妹?”

“是叫Ray吗?”

“是啊。”

“那就见过。”

她更吃惊了:“你见过师妹?什么时候?”

“Thanksgiving(感恩节的时候) 。”

“慢点,慢点。你说你感恩节见过师妹?“

“是啊。”

“在你家?”

“不是。”

“那是在哪里?”

“在我父母家。”

“你感恩节回家了?我的意思是,回你父母家了?”

“是啊。”

“那她们怎么说你没回家呢?”

对这个问题,她其实已经知道答案,但不确信,于是,又跟师妹打电话:“哈哈,你这次完全猜错了!”

“什么猜错了?”

“那个活雷锋,根本不是你说的sex offender(性犯罪者),而是——扎克!”

师妹并没像她预期的那样大吃一惊,而是胸有成竹地反驳说:“为什么他是扎克就是我猜错了呢?扎克就不能是sex offender?”

虽然她确信扎克不会是sex offender,但她知道自己的直觉不能用来证明自己的观点,于是放过这件事,转攻另一件:“你说他丑到哭,但他一点都不丑,人家是帅哥一枚!”

师妹淡定地说:“那只能说明你对帅哥的要求太低了!”

“但你说他是老黑,难道是我对白皮肤的要求太低了?”

“我哪里有说过他是老黑?”

“你没说过吗?”

“我只说了他丑到哭,老黑是阿杰说的!”

她没想到这么显而易见的东西,她就是没法驳倒师妹或者说服师妹,干脆放弃了,闲聊了几句,结束通话,转而去向老妈报喜。

哪知道老妈一点也没为她和扎克的奇遇而欣喜若狂,反而责怪说:“他是扎克就直接说自己是扎克,干嘛跟你兜圈子呢?”

“他哪里有兜圈子啊?”

“你昨天问他名字的时候,他不是就没告诉你吗?”

“妈,那个不叫兜圈子,叫幽默,懂不懂?你真是太不解风情了。”

“你也别把‘风情’当个什么好词,男人嘛,还是少点风情为好,太风情的人,他对你风情,对别人也风情,能有什么好?我听他妈说过,他谈过好几个女朋友的。”

她听到最后这句也很不舒服,但她竭力辩护说:“美国长大的人,都是十几岁就开始dating,到了三十多岁的年纪,谁还没有过几个女朋友?”

“所以说最好还是别找美国长大的人,他谈过那么多女朋友,心都谈花了,很难定下心来对待你一个,不像我们那时候,都是轻易不谈,一谈就谈成功,结婚多年都是不离不弃。”

“你们那是什么年代了?那时连‘爱情’两个字都不能说,谁还敢谈恋爱啊?谁又敢谈几次恋爱?不管合适不合适,都死缠到老。但现在谁不是谈好几次?”

“从这方面来说,还是禺杰好。”

“禺杰还不是谈过好几次恋爱,连我都知道他有过两个前女友。”

“但扎克肯定不止两个了!他妈没具体说他谈过几个,但听那个口气,肯定不下于五个!”

她从数字上说不过老妈了,只好使出杀手锏:“我不过就是说了说昨天遇到的那个活雷锋是扎克,又没说要嫁给他,你急什么呀?”

她妈也有杀手锏:“你是没说要嫁给他,但你明显是对他动心了。”

“谁说我对他动心了?”

“听口气就听得出来嘛,你以为你妈是个傻瓜?”妈妈语重心长地说,“不是我背后说你资阿姨坏话,但这种事真是有遗传的。你资阿姨是文革当中受压,不然的话,还会更风流。”

“哇,你怎么这么说她呀?你们还是好朋友呢!”

“好朋友怎么了?我又没对别人说,就是跟你说说。我说的都是说事实,又没造谣。而且不管她多风流,都不影响我跟她做朋友。”

“她怎么风流了?”

“她在我们Y市文工团的时候,就曾经弄得两个男同事为她大打出手,造成很不好的影响,而她那时才多大年纪?”

“那两个男的要争风吃醋打架,怎么能怪她呢?”

“我还没说完啊,她到了省里之后,又跟团里的一个男的好,最后她被省里一个当官的看上了,她又嫁给了那个当官的。”

“这也不能说明她风流啊,只能说她长得漂亮,有很多人喜欢她,她也有选择的权利。最后她嫁给当官的,可能也是不得已,顶多能算个——攀龙附凤,根本说不上风流。”

“但你看她到了外国之后,又结了多少次婚?一个女人,一生谈这么多次恋爱,嫁这么多次人,也够风流的了。”

她开玩笑说:“妈,你这是不是羡慕嫉妒恨啊?”

妈妈不屑地说:“我羡慕嫉妒恨?你要说我羡慕她人长得漂亮,舞跳得好,那还有点可能。但你要说我羡慕她谈这么多次恋爱嫁这么多次人,那你就完全错了。一个人要是真值得爱,就会有人真心真意爱她一辈子,哪里至于谈一次又一次,嫁一次又一次?我和你爸对爱情婚姻都是很认真的,不认准就不会轻易接受一个人的爱,既然接受了,那就要负责到底。”

“就算资阿姨很风流,也跟她儿子无关呀。难道资阿姨嫁了好几次,她儿子就会娶好几次?”

“有其母必有其子。我可不愿意我的女儿一生也得嫁几次人。”

她又开始揭老底了:“那我出国的时候,你怎么那么热情地撮合我和扎克呢?”

“那时不是还没禺杰这个人选吗?”

26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37)

  1. 哈哈 沙发! 太不容易了!

  2. 抢沙发勒!!

  3. 沙发!

  4. 看来好多人和我一样在热切地等着更新,以致更新的一霎那,网络瘫痪,好多抢沙发的坐到地板上了(包括我!嘻嘻!) 谢谢艾米周末更新!

  5. 果然师妹是胡说八道想要阻拦韦真接触zac的, 她可能还会添油加醋的告诉zac家里人,韦真是禺杰的女朋友。
    可能师妹根本就和zac开始谈恋爱了, 所以才会百般防范韦真, 而zac才会对师妹如此熟悉。 那zac可能真的挺多情的, 那就暮色苍茫了。
    为什么韦真这个单纯的人身边尽是些好不单纯的人。

  6. 师妹说谎真是不眨眼睛啊.脸皮赛过城墙

  7. 艾米辛苦!为什么暮色苍茫不能理解为好事多磨的意思呢?因为师妹、室友以及禺杰的捣乱和阻挠而使扎克韦真的恋情横生曲折,所以苍茫.感觉扎克不是花心男,更不会跟师妹谈起恋爱,他俩明显不是一路人.

  8. 这个师妹太有心计,早就想好怎么应对韦真了。

  9. 从文章里看,好像是韦真对zac兴趣浓厚一些,而zac是不动声色的那种,观察韦真、不表态,不会真的是花心大萝卜吧~~~~暮色苍茫的爱情,看不见出路?

  10. 师妹这人太阴险了,韦真不要把她当朋友,敬而远之吧。扎克不管以前交过几个女朋友都是遇见韦真以前的事儿,希望他们要是交往了,扎克能一心一意对韦真,不然,真不是一路人,再帅也枉然。

  11. 谜团怎么越来越多了…zac和韦真的对话好象没完一样。

  12. “是叫RAY吗?”“RAY是见过我的”—–从这几句话感觉貌似zac跟师妹还是比一般人相熟的,但目前为止应该还没跟师妹建立恋爱关系吧。

    韦真告诉扎克【师妹说他非常丑】,扎克的这声淡淡的“哦”是不是表现出有种内心的失落,会不会那次见面师妹其实已经喜欢上扎克,然后就耍了点心计,做了一些貌似【非刻意】而实际却是【刻意】的【表现】,惹的扎克也没能免俗,对师妹动了心?

    不过要说师妹的这点手腕就连愚杰都能看穿,难道扎克却沦陷了?

  13. “怎么解释都没用,女人一旦怀疑自己的男人cheating(出轨,劈腿),她就什么解释都听不进了!”

    ——从这句来看,扎克以前曾遇到过爱吃醋的女朋友。美国长大的男生,不喜欢那些太clingy(粘人,依赖性太强)的女生,也不喜欢爱吃醋的女生。

  14. 又仔细想了想艾米之前小说的名字:《云中之珠》一定是有闪光人性的主人公的,《竹马青梅》一定是有【两小无猜】的,《尘埃腾飞》一定是有主人公蜕变的,《梦里飘向你》是有现实中不成某些故事最后只能在梦中演绎结局的,《美丽长夜》就不用说了,肯定是长夜漫漫过程痛苦但结局必定是美丽的。

    现在的题目《暮色苍茫》如果以后一直不改动的话,会不会意味着这其实是一个没有结局的故事,所谓的没有结局就是男女主人公最后并没有走到一起,但这个没有走到一起跟梦飘还不一样,会有点苍凉(是个悲剧?至少不是喜剧)。

    不过我也是个满嘴跑风,猜这些就跟中大奖似的,从没中过。

  15. 我觉得师妹这种人在国内真的是不要太多!!这种人可能自我感觉都超好,内心也比较强势,而且很容易把周围越是由于某种原因(比如项目或学习一起合作的组员、来往较密的伙伴之类)走的近的人列为竞争对象,只能她比你强,不能你比她强。反正跟她们说话、相处就是会让你不舒服。

    而且这个不舒服还很有可能是闷不舒服,你要针对性的去找她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吧,要么她自己总有理由(说不定理由也还很能糊弄局外人),要么你自己有时也感觉即使说出来也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细节,而这些细节也不会让那些不是处在你的位置上也不能设身处地去感受的人会跟你有同样的感受,有时说不定听你说了还会笼统的觉得是女的事多,或者是你小心眼,而师妹们没什么大不了的错。

    跟这些人在一起要么真的是知道她是这种人,凡事想通,无所谓你怎样,只要不是原则性问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要么就是除非迫不得已否则能避多远是多远。

  16. 你资阿姨是文革当中受压,不然的话,还会更风流。

    ……
    可能正是因为受压,不能自由选择爱人,所以造成了错误的婚姻(嫁给当官的)。
    这个应该不能归结为风流吧?有个人条件、家庭成份、政治运动等方面的原因。

  17. 太风情的人,他对你风情,对别人也风情,能有什么好?

    ……

    我妈以前就经常说类似的话:
    一个男人,他对你甜言蜜语,就也会对别的女人甜言蜜语。

    好像会说好听的话的男人就
    一定会哄女人、会花心。
    事实上,好像真的是这么回事,可能这样的男人容易让女人感动、感激?所以受到的诱惑也多,定力不够的话就容易出轨了?

    韦妈妈是非常传统的婚恋观。

  18. 不像我们那时候,都是轻易不谈,一谈就谈成功,结婚多年都是不离不弃。

    ……

    韦妈妈是非常传统的婚恋观。

    所以觉得那些谈了又谈、结了又结的不幸福或者太风流。

    其实看看艾米小说里的那些女主角,就知道,要找到那个心灵伴侣又哪是那么容易的呢?哪里能一开始就遇到那个对的人呢?

    或者与之结合的那个人,随着了解的加深,发现不能与之三观一致、心灵契合,这样,错误的婚姻为什么不能选择终止呢?

    我觉得,韦真的妈妈是运气好,遇到一个好男人,而自己也非常知足自律,珍惜自己的婚姻。所以不能理解资阿姨在婚恋方面的坎坷。

    如果韦妈妈和资阿姨深谈过,可能会理解资阿姨。

  19. 从已知的描述勾画资阿姨的婚恋史:
    在市文工团,有两个男的为她打过架;
    在省文工团,跟一个男的好,又被省里一个当官的看上了,她又嫁给了那个当官的。

    很可能是资阿姨迫于“当官
    的”压力,不得不放弃自由恋爱的爱人?如果不从,她家的资本家成份也会被翻出来作为借口整她,一下子让她从天堂掉进地狱?

    她无可奈何只好跟当官的结了婚,为了逃离无爱的婚姻,趁出国演出留在了国外?(怀着扎克出的国?)
    怀孕了应该不会有演出任务,她可能是作为团里的行政管理人员出国的。

    出国嫁过一个白人丈夫,后来丈夫得癌症去世,为了扎克的高昂的医学院学费,与邵伯伯假结婚,但只收了三万美元。

    这是个命运多舛而自强不息,懂得感恩(对韦妈妈感恩,爱屋及乌)而心怀慈善(对喜妹~因喜妹在国内受歧视,少收钱而尽快给他们
    办绿卡)的女人!

  20. 帅哥因为自身条件比较好,受到的诱惑比较多,比丑哥多一些风花雪月的机会。但不等于帅哥就一定会出轨,也不等于丑哥就一定守节操。

    如果终究是要被劈腿的,还是宁愿被帅哥劈腿。被一个丑哥劈腿,多没面子啊。

  21. 师妹第一次去资阿姨家时表现就不好,后来又把雀儿喜推给韦真去帮助,现在还对韦真说扎克丑到哭(韦真已经告诉扎克了),估计扎克不会喜欢上师妹。

  22. 艾米让在小说中出现的人物都是有作用的,到目前为止雀儿喜的出现并不是为了引出扎克的出场,那有理由推测,雀儿喜很可能会是以后推动韦真扎克故事发展的关键人物(起码是之一)。

  23. 美国长大的人,有过五个女朋友,真的不算什么,因为很多从中学就在dating。

    但他们的dating也不完全等同于中国的“谈恋爱”,因为中国的“谈恋爱”一般都是以今后结婚为前提的,虽然后来不一定结婚,但谈的时候还是有那个打算的。但对于美国人来说,找个date真的可能只是一次两次的事,完全可以只是为了去赴某个集会,找一个异性同去。

  24. 估计扎克对师妹没有喜欢之意,如果扎克对师妹有那么一丁点好感,师妹早就向韦真吹上了。——抹蓝

  25. 看来韦真妈妈觉得接过几次婚就是风流,无语。我倒是觉得资阿姨说不定在婚姻上是有难言的苦衷。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