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42)

第二天,韦真很早就被自己的手机闹铃吵醒了。

这段时间她在老人院做义工,每天开车来去,必须早起,所以她把手机闹铃设在早上六点。虽然今天不用起那么早,但昨晚太兴奋了,忘了关掉闹铃,结果这么早就把自己闹醒了。

她关掉闹铃,闭上眼睛,想接着睡个回笼觉,但怎么都睡不着。

干脆躺在床上回忆昨晚的奇遇,真是太美好了,美好到让她忘了昨夜终究会过去,今天必定会到来。

而平安夜一过,就是圣诞节,扎克就要回家过圣诞去了。

师妹肯定昨晚就去了资阿姨家,现在正在那里等着扎克呢!

师妹昨晚没见到扎克,肯定会问他去哪儿了。而资阿姨肯定会把扎克的行踪告诉师妹,因为这事对资家人来说,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丑事,不用隐瞒。

但这样一来,她就成了师妹的眼中钉。就算师妹以前对扎克没兴趣,现在也要开抢了,因为师妹就是这样的人:你有的,我就要有;你没有的,我也要有;你先有的,我抢过来有;哪怕一抢过来就厌倦了,也要先抢过来再说。

她想找个借口把扎克留下,不让他回家。但她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一个好借口来。

除非装病。

如果她突然病倒,他应该不好意思丢下她不管吧?

但谁知道呢?

也许他来这里,只是奉其母命,来给母亲的老朋友的老女儿捧个场。现在他已经顺利完成任务,当然要回家去了。

也有可能他来这里是为了满足他自己的好奇心,他不是说了吗,一直都听老妈念叨老朋友的嗓子如何如何好,而老朋友的老女儿可能也继承了老朋友的天分,于是他想来证实一下。

如果是这样,他的好奇心已经得到了满足,可以回家过圣诞了。

如果她装病也没留住他,那就惨了,无异于雪上加霜,直接打她的脸。

考虑到他是医生,肯定能看出她是真病还是假病。如果让他发现她是在装病,那就弄巧成拙,彻底搞坏她在他心目中的印象。

正在胡思乱想,突然听到有人敲门,她以为又像上次那样,旅馆工作人员送账单来了,急忙跑到门边去等,但没人塞账单进来。

她想折回床上去,敲门声又响了。

她没穿外衣,不敢开门,只大声问:“Who is this(谁呀)?”

“Me(是我), 扎克。”

她没想到是他,慌张地问:“什——什么事呀?”

“Room Service(客房服务;服务到房间)!”

她没听懂:“What(什么)?”

“Room service! 给你送早餐来了!”

她又惊又喜,嚷道:“等一下!等一下哈!”

然后匆匆忙忙穿上外衣,跑过去开门。

果然是扎克,还是穿着那件花红柳绿的毛衣,头上仍然戴着那顶圣诞帽,手里捧着一个长方形的大盘子,里面放得满满的。

他笑吟吟地说:“Time for breakfast(早饭时间到了)!”

“你——从哪儿搞来的?”

“楼下的cafeteria(餐厅)。”

她把他让进门:“你起这么早啊?”

“不早了,平时这时候我都到医院了。”

“今天不是不上班吗?”

“是不上班,但习惯了,到时候就醒了,醒了就睡不着了。”

“哇,我跟你一样的呀!生物钟真是太厉害了!”

“你也早就醒了?”

“是啊,我醒半天了。”

“怎么不告诉我呢?我以为你还在睡呢。”

“我也以为你还在睡,所以没去打扰你,想让你多睡会。”

他很温柔地看着她,笑着说:“你想让我多睡会,我想让你多睡会,结果都没多睡会!Communication(交流,传递信息)很重要啊!”

她跟着笑起来,心里感觉很甜蜜。

他把大盘子放在靠窗的小桌上,招呼说:“来吃早点!”

“我还没洗漱呢。”

“吃完再洗漱呗,很多人都是在床上吃早餐的。”

“是吗?但是我不习惯,会觉得嘴里—怪怪的。”

“那就快去洗漱。”

“你先吃吧!”

“没事,我等你。”

她跑进洗手间去洗漱,生怕让他等太久,把早饭等凉了,随便洗了两下就跑出来。

他已经把两个椅子都搬到靠窗的桌子跟前来了,一边一个,自己已经就坐,见她出来,就指指另一端的椅子,示意她坐下。

她坐下了,他挨个揭开各种盖子,打开各种盒子,露出早餐真面目。

完全是洋人的玩意,有牛奶,咖啡,煎鸡蛋,吐司面包,培根,香肠,碎土豆煎成的饼,小纸盒子装的各种调料,还有刀叉和白布餐巾。

她像所有爱显摆的吃货一样,嚷嚷道:“等一下,等一下,我先拍几张片片。”

“片片?”

“就是pictures(图像), photos(照片)。”

他“哦”了一声,懂了,微笑着站到一边,让她拍早餐。

她把大盘子左一摆,右一摆,拍了几张,又把盘子里的杯盘碗盏左一摆,右一摆,从各个角度拍照。

忙乎完了,才开始吃早餐。

平时她都是吃中国式的早餐,包子馒头啊,炒饭面条啊,油条豆奶啊等等。这好像是她到美国后第一次正儿八经地吃美式早餐。

她学着他的样,该切的切,该斩的斩,该叉的叉,该勺的勺,吃得津津有味。

他问:“平时早餐不吃这些吧?”

“嗯,都是吃具有中国特色的东西。”

“我家也是。我一直到去外州读med school(医学院)的时候,才开始吃这些东西。”

“爱吃吗?”

“开始还比较爱吃,吃多了,就怀念自家的中国早餐了。”

“我跟你相反,我是吃多了自家的中国早餐,现在觉得老外的这个早餐挺好吃的。”

“那以后就买这些当早餐,太容易了。”

早饭吃完之后,时间也不早了,他站起身,说:“走吧,我送你去nursing home(老人院)。”

她指指桌上的狼藉:“这个怎么办?”

“就留在这里,会有人来收的。”

“那我们走吧。”

两人开车去老人院,天气很好,太阳已经露出了笑脸,路上没什么车,可能昨晚大家都搞到很晚才睡,现在正在补觉。

他很快就把她送到了老人院,在停车场停了车。他先下车,转到她那边,为她开门

她下车后,他对她说:“Merry Christmas(圣诞快乐)!”

她回答说:“Merry Christmas to you and your parents and ——Chelsea(祝你和你的父母还有——雀儿喜圣诞快乐!。”

“谢谢!那我走了。”

“OK,Bye(好吧,再见)!”

她目送他的车远去,一直到看不见了,才怏怏地走进老人院去上班。

到了办公室门口,她到手提包里掏钥匙开门,发现里面有一只红袜子。

她一惊,难道昨晚派红袜子的时候,不小心塞了一只在自己包里?

那就麻烦了,因为那说明某个老人没得到圣诞礼物,还不闹出轩然大波?

她手脚都软了,急忙躲进办公室,从包里拿出红袜子,想看看是谁的,说不定还可以趁着没发现,偷偷挂到老人床前去。

但红袜子上写的是她这个老人的名字,而且是用中文写的,“韦”字还凑合,就是那一竖太长,显得那个弯钩像是叉在腰上的一只手臂。而那个“真”字,写得真是雄伟壮观,像一架爬屋顶用的梯子,老长老长,两竖之间塞了很多小横线。

她扑哧一下笑出声来,这肯定是扎克搞的!只有他这个ABC(美国出生的中国人)才会写出这么壮观的中文来!

她把手伸进红袜子里,摸出一个信封,上面是她自己的笔迹,收信人是他,寄信人是她。

她认出来了,那是她上次给他寄钱时用过的信封,她从信封里掏出一叠纸币,是她上次寄给他的那些钱,只不过那封感谢信不在里面了。

难怪他收到她寄的快件,一声都没吭呢,原来是在策划这个“报复措施”!

她自从寄出钱之后,每天都上网去追踪那封快件,一是怕几百块钱寄丢了,二是想看看他收到钱后会有什么反应,结果一点反应都没有,让她很失望。

现在反应来了!

比她设想过的任何一种反应都更浪漫,更诗意,更顽皮,更有意思!

她又伸手到袜子里摸了一把,摸出几块巧克力,一个有Z大印章的钥匙环,还有一个U盘。

她把U盘插到电脑上,看到一个录像文件,文件名是Christmas Chorus(圣诞合唱)。她点开一看,是她昨晚的表演实况。她把音量调低了,坐那里观看。

Silent night, Holy night
All is calm, all is bright
… …

她就坐在那里,听着他录下的歌声,手里把玩着他送她的红袜子,看着他写的她的名字,越看越甜蜜,想象他握刀一样握着一管笔,捉虫一般地写她的名字,写得太热情,结果多写了几横都没发觉。

真是太可爱了!

她很想知道他为师妹准备了圣诞礼物没有,如果准备了,会是什么。师妹应该不会把电脑桌的钱寄给他吧?如果寄了,他会不会也用红袜子装起来还给师妹?

师妹那个名字,比她的难对付多了,“睿”,我的天!别说扎克这个ABC了,连她这个CBC(中国出生的中国人)都写不出来,因为用惯了电脑输入,很多字的笔划都忘记了,得有个模子放那里才能依葫芦画瓢写出来。

她冲动地拿起手机,拨了他的号码,但没人接,是个女声的电话录音。

她郁闷了一下,马上想起那是他医院发的手机,也许放在医院里了。

她又拨他另一个手机号码,通了,而且马上就接了:“刚才是你打我那个手机吧?”

“是啊。”

“我扔在后座上。”

“哦,是这样。你——我包里那只红袜子,是你放那里的吧?”

他清白无辜地说:“什么红袜子?我不知道啊。应该是圣诞老人送的吧?”

“别骗我了,肯定是你放的,因为里面装的是我寄给你的床钱。”

“明月光?”

她一愣:“什么明月光?”

“你刚才说床前,不是要我接明月光吗?”

“哈哈哈哈,这是谁教你的?”

“我奶奶呀。”

62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42)

  1. 终于早了一回! 33shan

  2. 双人沙发

  3. 双人沙发:)

  4. 呵呵,发个二宝的明月光给艾米。

  5. 本来能抢个沙发坐坐的,可是这网速太不给力啦!评论了好几条,也没显示出来,不知道这条能不能写上去。不过这集两人好甜蜜呀,不知女主会遇到什么让她苍茫的事呢?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 33shan

  6. 加班回家,稳稳妥妥抢了42集的沙发,安心碎觉:) 谢谢艾米(^_^)

  7. 我也是在加班呢

  8. Floor!!

  9. 而那个“真”字,写得真是雄伟壮观,像一架爬屋顶用的梯子,老长老长,两竖之间塞了很多小横线。

    描写得形象又幽默!
    艾米的文里有很多这种描写,都是简单的词,我就写不出来,但是看到艾米写的,觉得写出了我心里的感觉。
    那个把雪花比喻成降落伞那个,真传神,我小时候经常爬窗户边上看下雪,非常大的雪,能下一整天,看着雪片打着旋飘下来,看久了有点晕眩,像催眠了似的。艾米的描写一下子让我想起小时候看雪的时候了。

  10. Zac 很有心思。收到这样的礼物比贵重的更开心。

  11. 不觉得zac现在在追求师妹, 真喜欢一个女孩子,不会希望总在妈妈家,由妈妈邀请的, zac不是小孩子了,可以看出是懂得哄女孩子的,有经验的人, 他喜欢一个人,就应该是对韦真这样,创造独处的机会, 有单独献殷情的机会, 怎么会让妈妈出面邀请去自己家的平安夜晚餐呢?
    如果以前约会过,后来停止了, 也觉得很奇怪, 哪个女孩总爱和自己前男友的爸爸妈妈在一起?

  12. 又开心了一把!发愁师妹要怎么做,这人似乎没什么底线。
    去Zac家,说不定就是师妹自己要求的,人家又不好意思拒绝。

  13. 还以为42明天才来呢!
    这下发愁了,今天把明天的吃了,明天没得吃了。

    太甜了,为韦真高兴!但总有一丝隐忧……

    但愿韦真、扎克及他们的家人一切都好!

  14. 扎克说: “那以后就买这些当早餐,太容易了。” 可以看得出来他心里是有想法的。从他的一举一动可以看出,他对自己说过的话,做过的事和允诺过的事是很清楚的,应该是一个很明事理,很懂得分寸的人。看好他,也想不出到底苍茫在哪儿。

  15. 一个有Z大印章的钥匙环? 代表什么吗?

  16. 回复“匿名”:
    应该是指韦真,“真”的拼音首字母。

  17. YY一下,Z该是扎克和韦真的合体。

  18. 最近几集都很甜蜜。但为什么总觉得有些too good to be true呢?
    Zac显然是情场老手,一举一动都是细致体贴,温柔又浪漫,太懂得女孩子的心思了,简直无懈可击。让韦真完全没有任何抵抗力啊。
    可是Zac真的是把韦在当女朋友相处吗?如果是,那么怎么都没有任何过渡,就直接开始了呢?
    如果不是,仅仅是当作普通朋友,他好像也做得太多了。这么贴心很难不让对方浮想联翩的~迷雾重重啊

  19. 同学们,想太多了吧?Z大就是韦真的学校啊,有Z大印章的钥匙环对她而言有点纪念意义吧。
    没觉得现在能看得出Zac是情场老手,就是dating的节奏么,大家都没捅破而已。

  20. 扎克的奶奶知道明月光,那扎克确实是纯种中国人,不是混血。

  21. 回复“千年雪”:

    扎克这里说的“奶奶”应该就是妈妈的妈妈,即通常说的“姥姥”。前面已经提到过,他说到”爷爷奶奶“,指的是资阿姨的爸妈,韦真纠正说是”姥姥姥爷“,但扎克连“姥姥姥爷”这个词都没听说过。

    有些地方的人把妈妈的妈妈叫“奶奶”,把爸爸的妈妈叫“婆婆”。还有的把妈妈的父母叫外公外婆。但有的把父母双方的家长都称“爷爷奶奶”,没有内外之别,比如艾米家就是。

  22. 扎克没有留下来陪韦真,我不做他的铁杆粉丝了,且行且观察。

  23. 对的,前面有说过扎克不知道姥姥姥爷这种说法,一时没想起来。
    我们那里爷爷奶奶姥姥姥爷分得很清,所以一听到奶奶,马上想的是爸爸的妈妈。

  24. “你有的,我就要有;你没有的,我也要有;你先有的,我抢过来有;哪怕一抢过来就厌倦了,也要先抢过来再说。”这种人现在真是很多。韦真对师妹认识得很清楚,但她那么善良的人,还是难免遭遇师妹的暗箭。
    扎克的礼物是珍贵的纪念。描写扎克汉字时的描写特别传神。扎克钱还得也很巧妙,避免了两人谦让的尴尬。还看不出他在爱情方面的老练,但在为人处事上确实成熟。

  25. 太激动了…有一个星期翻不了墙。是不是知道艾米要过生日,让我翻过来的呀?不管,先借个地向艾米祝福个先:生日快乐!心想事成!身体健康!青春美丽!

  26. zac是喜欢韦真的。“苍茫”是不是师妹(还有室友)总在zac那里说禺杰是韦真的男朋友,而韦真又不好意思直接告诉zac禺杰不是自己的男朋友,所以弄到了“苍茫”的局面。

  27. 两人在一起相处的时候感觉很甜蜜,艾米的很多描述都是神来之笔,画面感特别强,仿佛看到扎克写出来的那个雄伟壮观的“真”字。真希望扎克只是韦真一个人的暖男,如果扎克一直都这么暖,应该早就结婚了,不会拖到三十多岁,有些人只有遇到对的人才会这么柔情似水,温柔甜蜜,还是不由自主的把扎克往最好的地方想。
    袖底风

  28. 从这几集看来,Zac真的是一个很善良很暖心的人。我很喜欢这类型的暖男。

    Zac应该是喜欢韦真的,而不是师妹那样的人。估计师妹和室友没少在Zac和韦真之间搀和,让韦真无法走近Zac,所以韦真也一直不敢对Zac敞开心扉,那么对韦真来说这暮色就一直苍茫着。我猜这层窗户纸最后是Zac来捅破的,暮色过去,黎明终究会来临的。

  29. 借艾米的宝地,祝艾米生日快乐!!

  30. 扎克不仅提供了丰富可口的早餐,还赠送了韦真温馨别致的圣诞礼物,性格还那么幽默调皮,为韦真感到高兴!祝福韦真好好享受这个温暖美好的过程,不管以后与扎克之间的爱情怎么个“苍凉”法!
    一抹蓝

  31. 艾米生日快乐!

  32. 好奇,ABC一般是怎样Dating的?或者说美国本土人怎么约会的?我儿子刚大一,念完国内高中,喜欢一ABC女同学,表白遭拒,消沉了至少一周。听说国内男生在北美找女朋友很艰难,是不是?

  33. 甜蜜的一塌糊涂的,咋就这么走了呢?除了回家过圣诞,Zac有啥别的原因吧。哈,不管咋着,他这么做,就对他继续观察,伺机在倒戈。

  34. 床钱——明月光!哈哈,ABC太搞笑了,对中文和中国文化似通非通,特爱搞出笑话来。

  35. 回复“风轻”:

    不管哪国人约会,都会经历一些挫折,不稀奇。

  36. 谢谢艾友友!我很喜欢看你的评,还有十年忽悠的,还有其他好几个人的

  37. 风轻 | 12月 3, 2014 @ 9:54 下午 |
    好奇,ABC一般是怎样Dating的?或者说美国本土人怎么约会的?我儿子刚大一,念完国内高中,喜欢一ABC女同学,表白遭拒,消沉了至少一周。听说国内男生在北美找女朋友很艰难,是不是?
    ——————————————————————————————
    哈哈哈!看来在米国有愁娶的,也有愁嫁的。

  38. 小小丑鱼是个工科女汉子,有一次聊天说:美帝造就了她,女人会做的她会做,男人会做的她也会做。——我和她爹开始对她愁嫁了!

  39. 国外圣诞节是什么习俗?也像中国的春节一样能回家的全赶回家全家团聚吃饭吗?如果是这样子,扎克是平安夜陪全韦真圣诞节得回家陪陪妈妈吃饭去?在双方关系尚未明了阶段,扎克能这样陪韦真我就已经给他相当·你的分数了。

  40. 相当高的分数。

  41. 回复“风轻”:

    我儿子也是大一且遇见同样的问题。 我们有一个QQ群,都是在美国上大学孩子的家长,在一起讨论和分享孩子大学生活的各种酸甜苦辣,“美大学生家长联谊会” 群号166468458,欢迎你和其他大学生家长也加入进来!借宝地邀请一下同龄孩子的家长,没有任何商业用途,希望艾园不要删帖。谢谢啦!

  42. 看到有关爱滋病的贴,我心里突然打个突!扎克会不会是个携带者?是由于性交?是由于不小心的医疗所致?千万别…那就真是暮色苍茫了…

  43. 回复“天舒”:

    留学生家长组群没什么,但如果未经孩子同意,就把孩子的“酸甜苦辣”拿到群里分享,感觉有点侵犯孩子的隐私权,尤其是群里家长都知道彼此的真实姓名和身份的话,那就等于公开了孩子的姓名和身份。

    你们的孩子知道你们在群里交流他们的信息吗?他们同意你们这样做吗?

  44. 回十年忽悠: 你的担心有道理。不过像这种类型的QQ群,大家都是用网络名。

  45. 比如在国内,我参加好几次线下聚会,也都是互称网络名。我认识QQ上好几年的家长,都见过面的,彼此也只知道网络名。

  46. 回复“风轻”:

    我是在回复“天舒“,你如果不是”天舒“,请不要随便替人家打包票。

    无论如何,还是先问下你们的孩子,同意不同意你们在群里报道他们的个人生活。

  47. 十年忽悠:你提醒的对,孩子的隐私权,家长是要注意保护。

  48. 请问一下十年忽悠,我最初在本集的发言,说到我孩子表白失败,是不是你所说的:报道了孩子个人生活,侵犯了孩子隐私。如果是,那以后我会注意,不在网上说孩子的事,尽管别人只知道我的网络名而已。

  49. 关于天舒所说的QQ群,我不了解,确实不能代替天舒说都是用网络名。所以我应该只能说,就我加入过的几个QQ群而言,大家都是用网络名,哪怕线下交流也是用网络名。

  50. 还是要请教十年忽悠,在父母都用网络名的情况下,多大的孩子享有隐私权,可以不让家长说他们的生活?满18岁?

  51. 有一个会有矛盾之处,,家长们成立QQ家长群,目的就是交流孩子的教育和生活,尤其是孩子在海外留学,更是牵动着家长们的心,不谈孩子,谈什么呢?谈到什么分寸为好呢?

  52. 回复”风轻“:

    我不知道你在哪个国家,也不知道法律对年龄是怎么规定的,但我觉得作为父母,不管自己的孩子多大,只要他能决定许可不许可,家长都应该先取得孩子许可再在群里讲孩子的事。

    尤其是失恋之类的事,而且是新鲜的失恋,不是年代久远自己都能自嘲的失恋,怎么可以不经许可就拿出来讲呢?如果是你新近失恋,你愿意你爸妈拿到群里去讲或者拿到麻将桌上议论吗?

    记得黄颜有次写了一篇黄米的故事,但黄米不同意贴出来,黄颜就不敢贴。一直要到黄米同意了,才贴在艾园。

  53. 回复”风轻“:

    总不能因为你们做家长的成立了群组,就一定要把孩子的隐私拿出来share吧?谁叫你们成立群组的?难道是你们的孩子叫你们成立的吗?

    你可以问问自己的孩子,说你跟一些家长成立了群组,每天在群组里谈论他的事,你看他如何反应。

    孩子已经留学了,就说明人家长大了,本来就不喜欢你们这帮老家伙担心这担心那,管这管那,你们还专门成立一个群组来啰里八嗦人家的事,不是讨骂吗?

    你的儿子现在还把失恋之类的事告诉你,如果他知道你一转身就传播出去了,他肯定什么都不告诉你了。

  54. 看了十年忽悠和天舒、风轻的留言,也提醒了我。我也留意过黄颜在贴孩子故事前征求黄米意见的事儿,也意识到保护孩子隐私的重要。但生活中,孩子幼儿园有豆豆网,方便家长了解孩子幼儿园的生活和家长的交流,难免涉及孩子的生活点滴,有时聊起来就会忘了尊重孩子的隐私。以后还真得注意。也许,家长是在抱着好心做了违背孩子意愿的事儿。

  55. 床钱明月光—-哈哈,扎克接得很快,很机灵。听过一个笑话,一个人在公共汽车上连打三个嗝:“呃,呃,呃”,一小孩接上:“曲项向天歌”。

  56. 我也留意过黄颜在贴孩子故事前征求黄米意见的事儿,也意识到保护孩子隐私的重要。但生活中,孩子幼儿园有豆豆网,方便家长了解孩子幼儿园的生活和家长的交流,难免涉及孩子的生活点滴,有时聊起来就会忘了尊重孩子的隐私。以后还真得注意。也许,家长是在抱着好心做了违背孩子意愿的事儿。

  57. 我们有个家长群,孩子都跟小小丑鱼同一学校,从小本到博士都有,小小丑鱼禁止我在那个群里八卦,否则全线封锁消息,我吓得根本不敢吱声。

  58. 家长在群里讲讲孩子所在国所在州所在市的情况,或者学校情况,学费呀,生活费呀,租学校的房还是租外面的房啊,在食堂吃还是在餐馆吃还是自己做饭啊,是买新车还是买旧车啊,等等,还是无伤大雅的。

    但涉及到孩子隐私的细节,就不要在群里讲了。把孩子的隐私拿到群里讲,到底起什么作用呢?征求其他人的意见?还是获得同情?没必要嘛。

    孩子大了,本来就觉得家长很老土很罗嗦,如果知道家长还组成一个群,每天在那里公布他们的隐私,议论他们,肯定要反叛了。

  59. 回复“十年忽悠”:

    你说的不无道理。但就目前来看,那个群里目前还没有人知道彼此的真实姓名和身份,至少不知道孩子的姓名。身份当然知道,就是大学生。大部分是美国的,也有少数其它国家的。但没有任何人的交流涉及到孩子的隐私。

    首先说一下,我是这个群刚成立的时候进去的,但我不是群主。那里是一群孩子刚刚上大学、自己还不适应孩子离巢生活的家长在一起交流彼此的心得体会。比如:像艾友友提到的租房、生活费、吃饭等问题,还有就是学校的选课问题、有哪些课外活动、找实习工的信息、各个国家的大学生交流项目等等。总之,酸甜苦辣并不是仅指感情生活,美国的大学生活各种话题对我们也都很有吸引力。

    群里的大部分孩子是知道自己妈妈加入了这个群组的,但他们不介意父母的八卦,因为他们大部分打交道的都是老美同学,黑白都有,并且太隐私的故事,他们的父母也不会知道。他们也会跟父母谈到自己的恋爱故事,比如,我喜欢哪个男孩/女孩,比如有个什么样的男孩/女孩来找我,或者我找他/她,等等。但根本就没名没姓,更没有隐私部分,如果是他们觉得不能分享的,他们根本不会讲。比如我儿子在和一个女孩约会,他很高兴地告诉我。老妈我也很高兴地和人分享:我儿子开始约会了。他问圣诞节买什么礼物,我也不懂,再去问其他家长,等等,就这些。

    另外还有一些孩子性格内向,做父母的比较着急,会在群里发表相亲意向。就像韦真的妈妈一样,只是提供一些机会,比如有可能的话几家约在一起出去游玩(现在还没有呵),但并不会替孩子决定什么的。

    再有就是家长们分享美食经验、各校新闻、好书好歌推荐等等,我就是从那里认识到艾园的,有几个家长是艾米的忠实粉丝。

  60. 回复“天舒”:

    你可能不知道“不无道理”的意思,否则不会这么说“十年忽悠”的回复,因为“十年忽悠”的回复是完全有道理,而不只是“不无道理”。

    你说“如果是他们觉得不能分享的,他们根本不会讲”,我觉得这个假设比较武断。孩子只是与你分享,如果你要拿到群里分享,还是应该先征求他的意见。

    “十年忽悠”说的就是这个意思,不是不能分享,而是要先经过孩子同意。

    关于这个问题,就不要在这里讨论了吧,还是去你们群里讨论比较好。

    是因为你在这里为你的群打了广告,“十年忽悠”才会回复你一下。否则无论你在群里议论什么,我们都不会干涉。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