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43)

打了一通电话,韦真啥事也没办成,既没让扎克承认红袜子是他送的,也没把他打得跑回老人院来陪她,说的都是闲篇,东扯西拉开玩笑。她怕他嫌她多话罗嗦,又怕分了他的心,把车开翻了,只好匆匆结束通话。

她看着他送的圣诞礼物,心里非常惭愧,因为她没送他圣诞礼物,也没送资阿姨圣诞礼物,只买了一些Z市风光的明信片,寄给了国内的老同学老同事,但资阿姨 和扎克那里,她连张电子贺卡都没寄!

现在她已经完全不理解自己怎么会这么脑残了,两边家长是好朋友,资阿姨一家又给她帮了那么多忙,怎么就没想到趁着圣诞佳节,给人家送点礼物呢?

可能是因为她知道圣诞没机会去资阿姨家,更没想到扎克会来看她演出,所以觉得即使买了礼物,也没机会送。

但是,难道不能寄去么?

你个脑残!

她妈倒是很有心,知道今天是圣诞节,特地打电话来恭贺她节日快乐:“今天是你们那边的圣诞节吧?”

“是啊。”

“你怎么庆祝一下呀?”

“没怎么庆祝,在老人院上班。”

妈妈很心疼:“过节还在上班?怎么不休息休息呢?”

“我们这里两个社工都休假了,我在顶他们的班。”

“他们过节休息,要你顶班,这不是欺负你吗?”

“不是欺负,他们又没要我顶班,是我自己要求顶班的,因为他们都是基督教徒,又都有家在这里,过圣诞当然希望跟家人在一起庆祝庆祝他们的宗教节日。而我一个人在这里,又不是基督教徒,我凑哪门子热闹啊?”

“你资阿姨没请你去她家过圣诞?”

“请了啊。但她请的时候,我已经答应顶班了,没办法改变,只好告诉她说我不去。

她几乎说出扎克昨晚来老人院捧场的事了,但她信守诺言,硬是把话吞了回去。

老妈好像知道她想谈谁似的,心照不宣地开始谈扎克:“我就说他的来历肯定不简单吧!果不其然!”

她听得云里雾里:“你在说谁呀?”

“扎克呗,还有谁?”

“他怎么了?”

“他不是他那个美国爹亲生的!”

“哇,我以为什么重大新闻呢,原来是这?我早就说了他爸肯定不是老外,因为从他的长相我就知道他绝对是纯中国人!”

“但是你知道他生父是谁吗?”

“是谁?”

老妈说了一个名字,就卖个关子,不往下说了,大约以为这个名字对她会有如雷贯耳的效果,会让她跳起来问:“是他?”

但她根本不知道这人是谁,名字可能听说过,但从来没关心过,好奇地问:“他是谁?你认识他?”

“怎么不认识呢?他是省里的大官呀!”

“是吗?我怎么没听说过?”

“你又不关心这些事,怎么会知道?”

她开玩笑说:“那你现在是不是改变了主意,支持我找扎克,不找禺杰了?”

“为什么?”

“扎克的生父是大官呀。”

妈妈很委屈:“你妈是这样的人吗?我别的不敢吹,但这一点绝对吹得起!从来不趋炎附势,从来不攀龙附凤。”

“是不是没炎可趋,没龙可攀呢?”

妈妈更委屈了:“原来我在你心目中就是这样的人?哼,想当年,我也是有当官的追求的,还有当官的人的儿子,当官的人的亲戚,都有,追我的多得很!都是一上来就把官衔放在首位,还许愿说可以把我招工回城,或者入党提干。”

“哇,你那时好拉风哦!”

妈妈有点小得意,但故意低调地说:“年轻的时候嘛,谁没几个人追?”

“你一个也没看上?”

“看都没去看!”

“怎么不去看呢?”

“我只要一听说跟官啊权啊沾点边的,就一口回绝了!”

“怎么能这样?”

“怎么不能?我那时都跟你爸好上了,怎么会答应那些人?”

“你那时和爸爸结婚了吗?”

“没呀。”

“那怎么不去见见呢?又不是重婚,也不是出轨,只是选择选择嘛。”

“我们那时的人,都是很讲道德的,除非不谈,一谈就要谈成功。”

“那我得感谢我爸运气好,捷足先登,不然就没我这个人了。”

妈妈想了想,说:“即便没有你爸,我也不会答应那些当官的。”

“为什么?”

“我不是说了吗?我从来不趋炎附势攀龙附凤,一听说他是当官的,或者他爸是当官的,我肯定不会同意。”

“那也太极端了吧?人都没见着,也没相处过,怎么就把人给拒绝了呢?那不成了反转的血统论了吗?老子英雄儿混蛋,老子反动儿好汉?”

“反正我这个人最不爱沾那些当官的,我没钱没势,但我有骨气。”

她没想到老妈会找出这么个理由来反对扎克,竭力分辨说:“扎克又没跟他爸在一起,一直都是跟着他妈在美国长大的,他生父当官关他什么事呀?”

“怎么不关他的事呢?他身上流的是他生父的血!”

“流谁的血只是一方面,主要还是靠环境。他从来都没跟他爸在一起,连姓都是用的他外国爸爸的姓,可以说他跟他生父完全无关。”

“但是遗传是很厉害的,你没听说过‘有其父必有其子’?他爸就是个花心,当初为了娶他妈,硬生生地跟结发之妻离了婚,娶了个比自己儿子还小的后老婆,在党内造成很不好的影响,差点把官都丢了。”

“哇——,想不到他的生父还这么浪漫多情呢!一个当官的,能为了爱情离婚再娶,连党内的规矩都不管了,这要不是真爱,啥是?”

她妈太替她的三观捉急了:“如果这都能算浪漫,那现在那些抛弃结发妻子,在外面找小三,娶二奶的男人,不都成了浪漫了?

“也许站在他们自己的立场,还真是浪漫呢。”

“浪漫个鬼,你希望你的丈夫这样浪漫?”

她想了想,说:“我当然不希望我丈夫对别人这样浪漫,但是如果是对我,还是可以的——”

“俗话说,不看别人对我,只看别人对人。他能那样对你,就能那样对别的女人。”

“那你的意思是爸爸那样追你,他也会那样追别人?”

“其实——他那也不算追我,就是危机关头救了我,我们就好上了。”

“反正我觉得扎克跟他的生父没什么关系。”

“怎么会没关系呢?他那个外国爹死了之后,他还跑回国去寻父来着。”

“他跑回国去寻父,资阿姨不——管他?”

“管又有什么用?不管怎么说,人家也是儿子的生父,她不爱她原配丈夫可以,但她不能阻拦儿子见自己的父亲啊!血浓于水,当爹的再不好,对自己的儿子还是有感情的,虎毒还不食子呢。”

“那他见到他那当官的父亲了吗?”

“肯定见到了。”

“那他怎么没把他爹办到美国来?”

“切,人家在中国当官多享福,干嘛跑到美国去?语言又不通,又没关系网,天天窝在家里,有什么意思?”

“我不是说长期在美国住,过来玩玩还是可以的吧?”

“你怎么知道人家没去美国玩?”

“但是资阿姨不是又结婚了吗?”

“又结婚怕什么?美国人大方得很,以前的丈夫,现在的丈夫,经常可以在一起聚会的。”

她揭老底说:“你叫我别理扎克,你自己又到处打听他的事,比我兴趣还大。”

“我还不是为了你好?不把他家的那些破事都挖出来,你怎么会相信我说的话?”

“你想我相信你说的什么话?”

“什么话?当然是叫你离他远点的话啰。原来还只知道他妈风流,现在倒好,爹妈都风流,他还能不风流?”

“那个当官的也风流?”

“切,当官的个个都风流!谁不是三妻四妾,小蜜小三一大堆?我们不高攀当官的,不惹那个狐骚!”

她把扎克帮她买床的事说了一下,主要是为了证明他是个好人。、

但她妈说:“你赶快找个机会把床退给他!”

“这怎么退?我连他住哪里都不知道。”

“你怎么连他住哪里不知道呢?我不是早就把他家的地址给你了吗?”

“那是他爸妈的地址。”

“那就退到你资阿姨那里。”

“床那么重,我扛过去给他?”

“你不是有车吗?”

“那是个轿车,能放得下一个床?”

“那你让他自己运回去,他怎么运到你那里去的,还怎么运回去。”

“那不是太不给人面子了吗?”

“你给他面子,他以为你接受了他的恩惠,他会得寸进尺,不断地骚扰你,但等你对他动了情,松了口,成了他的人,他马上就去追别人去了。”

她开玩笑说:“那我就一直不松口,让他一直追,不就行了?”

老妈很着急:“真真,妈妈是过来人,看人比你准。俗话说,嫁人要嫁爱你的人,而不是你爱的人。你越爱他,越容易被他摆布。我觉得你对禺杰的那个感情就正好,不如痴如狂,但也不讨厌。这样的感情最容易幸福!”

“呵呵,你对爸爸是不是这样的感情?”

妈妈承认了:“我对你说了,你别去告诉你爸。其实我在师范读书的时候,很喜欢班上一个同学,他也很喜欢我。他会弹钢琴,我会唱歌,我们两个经常在一起你弹我唱,同学们都说我们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

“那你怎么不跟他结婚呢?”

“一个是我跟你爸爸在前,另一个就是我刚才说的,嫁人要嫁个爱你的人,而不是你爱的人。如果我跟他结婚,我从早到晚都会担惊受怕,怕他变心了,不喜欢我了,怕他移情别恋——”

“那你跟爸爸结婚就不怕他变心?”

“不像那么怕。”

她觉得妈妈的话有一定的道理,她还没嫁给扎克,就已经在担惊受怕了,怕自己配不上他,怕他不喜欢她,怕他喜欢师妹。

但要她因为这个就去嫁给禺杰,她也觉得不甘心。

况且禺杰也没来求她跟他结婚,甚至没怎么追她,平时都是她做饭他们吃,他就是带她买个菜,再就是带她看过车。

相比而言,扎克对她还好些。

不过也许真的像妈妈说的那样,扎克是踏了他爸妈的代,风流成性,哄女生一把好手。

23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43)

  1. Sofa!!!

  2. 前排挤挤!跟读中——

  3. 找人结婚还是应该找个自己爱的,不然一辈子多憋屈啊。

  4. 是不是因为加了妈妈的反对,所以才显得苍茫了?
    袖底风

  5. 这个苍茫会不会和扎克那个垂暮之年的亲生父亲有关呢?

  6. 先找个自己喜欢的恋一把。再找个喜欢自己的嫁掉。:)

  7. 打个不恰当的比喻,这个婚恋市场也有点像创业呢,看你有没有胆量把自己的想法付诸实施,而最后的结果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

    你害怕,你就只有放弃,你不怕,你也许失败,也许能获得意想不到的成功。

    持韦妈妈这样观点的估计也有不少人,所以常常看到一个很不错的男人,他的伴侣并不是很优秀,可能优秀的往往因为担心放弃了他,而胆大的最终与这个男人结为夫妇?

  8. 本来韦真就有点担心,现在妈妈又用自己的人生经历告诉她,不要嫁自己太在乎的人,不然总是提心吊胆的也不好过。再加上韦妈妈对“当官的”的成见、对扎克父母风流的看法,韦真多多少少会受到“闺蜜妈妈”的影响吧?

    这样韦真和扎克又会多很多曲折的路要走了。
    而路越崎岖,当然就越看不清前方,也就是“苍茫”了。

  9. 如果仅仅是韦妈妈在担心,或者韦真被妈妈的担心影响了,应该还不算太苍茫。就怕扎克真的被韦妈妈说中了,就是一个处处留情的人,那韦真的爱情之路就苍茫了。断然放弃吧,又舍不得,毕竟扎克对她也是很好的,比禺杰什么的都强,长得也很帅;坚定地走下去吧,扎克又会对别的女生献殷勤。

    这样的男生,往往很难搞定,你提出分手,他会要死要活地追你,对你比平时更好更浪漫;你不提分手,想好好过下去,他又时不时地闹出一点风流韵事来,把你气个半死。

    真像一颗烫手的山芋!

  10. 是不是韦真妈妈还知道些更爆炸性的事没有说。现在的态度有点避之侧吉。

  11. 想象省委的那位大官,脑子里不自觉浮现习大大类型的浮肿大脸:( 扎克的生父也许是资阿姨在省文工团的那位男朋友呢。

  12. 还是不太相信扎克会是一个“处处留情”的人。
    因为新包包预告里谈到“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如果扎克是个花心男,怎么值得韦真“弱水三千,只取一瓢”呢?

    一定是扎克有弱水三千,而他只爱韦真,或者扎克和韦真都有弱水三千,而他们只钟情对方吧?

  13. 如果30多岁单身男人,还不会哄女性,或不太会哄,那就糟了!那怎么找女朋友啊?

  14. “弱水三千”这一部分并没有“只取一瓢饮”的意思,就是“天下女子很多”的意思。联系到艾米预告里另一个曾经想用的题目“情难自禁”,那就更没有“只取一瓢饮”的意思了。

    会不会是扎克人长得帅,赚钱也多,喜欢他的女性不少(弱水三千),而他“情难自禁”,对谁都殷勤,所以韦真搞不清他到底喜欢谁,因此“暮色苍茫”?

  15. 如果扎克到处留情又不肯结婚,那真是很麻烦。

  16. 有些花花公子,会在遇到自己的真爱之后,改邪归正,重新做人。或者说,他们并不是花花公子,只是以前没遇到自己的真爱,所以一下找这个,一下找那个。

    如果扎克真的是花花公子,希望韦真是他的情场冒险终结者。

  17. 还是得找个会爱的人,和这样的人谈恋爱愉快,而且自己也学会了怎么给予别人爱,提升了自己,自己变的更有吸引力了。这样的人变心了,那是他的选择,你总得允许人家有选择的权利,人家一时选择了你,不代表一辈子都非得跟你绑一块儿了。

    跟烫手山芋在一起,谈的时候别扭,在一起也没提升愉快和自信,总之别为了找一个不坏的归宿将就。你自己都不相信能找到一个倾心相爱的人获得两情相悦的乐趣,别人就更没有理由相信了。

  18. 韦真的妈妈为了找个爱自己的人结婚,放弃了自己爱的人。如果韦真的爸爸一辈子对老婆忠心耿耿,倒也不失为一个成功的选择。但如果韦真的爸爸也出个轨什么的,那韦真的妈妈就真要想不开了。

    但这种事不要太多!当初你是屈尊俯就嫁给他的,他条件比你差太多,你家里所有人都反对这门婚事,而你坚定不移地嫁给了他,跟着他受苦受累。若干年后,他却找了个小三。

  19. 我觉得在恋爱阶段还是遵从自己的内心,全心付出的去爱,即使扎克是踏了他爸妈的代,风流成性,也要自己真正去发现。两个人交往之后发现他与韦真不是一类人,再看是否继续。在一开始就去退而求其次,找个不远不近的人结婚,总会心有不甘的。现在的社会变数很多,爱你的人或是你爱的人都有可能会变心,为什么一开始就委屈自己呢。韦真,加油!

  20. 扎克风流不风流说不准,但目前看来哄女生确实是一把好手。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