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44)

圣诞节这一天,韦真过得很不开心,与昨晚的平安夜形成鲜明的对比,简直就是新旧社会两重天!

昨晚的一切,美得像童话,而她和扎克就是童话里的公主和王子,驾着冰雕的宫车,在冰雕的宫殿里徜徉,车里播放着她演唱他录制的《平安夜》,沿路是火树银花不夜天,要多浪漫有多浪漫。

但今天,一切都变了,她被打回灰姑娘的原形,穿回破衣烂衫,在灶间烧火做饭伺候人。

幸好那天老人院没发生什么需要社工出面解决或调解的事情,也许老人们知道今天没有真正的社工在位,只有她一个水货在那里顶替,也许是老人们都忙着过节,有事也留到节后再来过问,所以一整天都没人来打搅她。

她填了几个表格,打印了一点文件,就没什么事干了,有大把的时间坐在那里,边自恋地听自己的演唱,边羡慕嫉妒恨地想象资阿姨家此刻的热闹场面。

最后她实在忍不住,给资阿姨打了个电话,恭祝资阿姨及全家圣诞快乐。

听得出来,那边正在吃饭。

资阿姨很客气很热情地跟她讲电话:“也祝你圣诞快乐!”

她抱歉说:“本来想送您一点圣诞小礼物的,但没有机会上您家来,事先也不知道扎克哥哥会到老人院来,不然可以请他带给您。”

资阿姨连声道谢:“谢谢,谢谢,你太客气了,我也没送什么圣诞礼物给你呀。想请你过来吃顿饭,又跟你那边的安排冲突了。”

“我妈刚才给我打电话时还责怪我不懂事,说你没时间去资阿姨家,怎么不提前把礼物邮寄给你资阿姨呢?”

“哎呀,那多麻烦啊!你爸爸妈妈在国内过不过圣诞?”

“他们不过,但国内现在可兴这个呢,听说平安夜好多人去教堂,不管信教不信教的,都去。”

两个人聊了一会,她主动结束通话:“资阿姨,您正在吃饭吧?那我挂了吧,别耽误您吃饭。”

资阿姨问:“要不要跟Ray(睿)说几句?”

“不用了,不用了,我跟Ray天天见面,有的是说话的机会。我打这个电话就是想跟您说声圣诞快乐。”

“哦,那——要不要跟喜妹讲几句?”

“呃——我也对她说声圣诞快乐吧。”

喜妹上来就深表遗憾:“怎么这么不凑巧啊?上次感恩节你出去看灯,这次圣诞节你又要顶班,下次元旦可不许再缺席了。”

“不会缺席了。这两次都是事先不知道。”

于是喜妹又检讨开了:“上次主要是因为我,很晚才定下行程,所以通知你们的时候太晚了。这次本来是老早就要通知你们的,但Zoe(佐伊)的航班又因为大雪延迟了,所以又通知晚了。好在元旦我们都不用从外地赶回来,所以铁定是可以聚一聚的,元旦你可别安排其他活动了,好吗?”

“好的,好的。”

她原本是指望电话会像击鼓传花一样,一个一个往下传,一直传到扎克手里的,但喜妹敲定了元旦的事,就像实现了共产主义一样,志满意得地结束了通话。

她又陷入酸溜溜的想象之中,而且觉得师妹肯定看出了她打电话的意图,以后肯定会拿这点嘲笑她。

她绞尽脑汁,都没想出一个打败师妹嘲笑的办法,因为师妹是个很难对付的人,你承认,师妹会觉得抓到了把柄,越嘲笑越凶;你不承认,师妹会指责你做贼心虚,欲盖弥彰,还是越嘲笑越凶。

如果光是嘲笑嘲笑,倒也没什么,脸皮厚点,耳朵聋点,就混过去了。就怕师妹早已把扎克搞定了,而她还在巴巴地打电话过去,想听听他的声音,那就面子里子都丢到爪哇国去了。

这一天的八小时,就像八辈子一样,熬死熬活,才算熬到了下班时间。

她一溜烟地跑到停车场,开着车儿回了家。

她急不可耐地等着师妹回来,一是可以听师妹讲讲资家的聚会,确切地说,是讲讲资家的扎克;二是师妹回来了,就跟扎克分开了,两人少一分钟在一起,扎克就少一分堕入师妹情网的可能,她的心也就可以多一分钟的安宁。

七点多钟的时候,她正坐在沙发上,裹着被子看电视,有人敲门。

盼星星,盼月亮,盼来了师妹敲门响!

她呼地掀开被子,穿着睡衣睡裤跑去开门。

门一开,赫然看见一个男人,吓得她差点把门关上,但那张帅气的笑脸把她定在了门边,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扎克?怎么是你?”

他笑嘻嘻地问:“Who are you expecting(你在等谁?)”

“Nothing! I mean, nobody! (没等什么呀!我的意思是,没等谁呀!)”

他还是穿着那件军色的冬衣,四个口袋还是装得胀鼓鼓的,手里提着一个装得满满的塑料袋,像个送餐的。

他把提袋子的手往上抬了抬,解释说:“我妈让我给你送点菜来,都是她做的家乡菜,她说你今天没吃成,就装点带给你。”

她连声谢着,把他让进屋。

他把那袋东西放在饭桌上,转身往门边走:“我走了,你休息。”

她急忙阻拦:“刚到就走?坐一会嘛。”

他指指她,说:“我看你好像已经睡觉了。”

她脸一红:“没有,没有,我没睡觉,躺在沙发上看电视呢。”

他转头看了看沙发,发现了上面的被子,一针见血地问:“房间温度调太低了吧?”

她是调得有点低,习惯了,觉得只要能抗得住,就不算冷,被子是干什么的?不就是御寒的吗?

她解释说:“呃——调太高了——挺干燥的,嘴唇啊手指啊什么的容易裂口。”

“那我过几天给你拿个加湿器来吧。”

她本来想推辞,但想到他送加湿器就可以再见到他一次,便半推半就地说:“怎么好意思又麻烦你?”

“不麻烦,周末我去nursing home(老人院)的时候带给你。”

啥?完全忘了还有这条路!

既然不能增加一次见面的机会,她就决计推辞了:“不用了,我可以把温度调高点,再多喝点水,就没事了。”

“嗯,是个好办法。”他把温度调高了点,“现在温度还没上来,你快躲被子里去吧。”

她借此机会,钻到被子里去,遮住穿睡裤的腿,然后指指椅子:“你也坐啊。”

他在椅子上坐下:“你吃晚饭了?”

“吃了。”

“不尝尝我妈做的菜?”

“明天再尝吧。你吃晚饭了吗?”

“没吃。午饭吃得晚,走的时候还没饿呢。”

她连忙从被子里跳出来:“那我给你热点饭菜吃吧。”

“你做饭了吗?”

“做了。”

“那我尝尝你做的饭菜吧。”

“好啊!”

她从冰箱里拿出自己做的饭菜,放到微波炉去热,又把汤放到炉子上去热,然后打开资阿姨带给她的那些菜,有三个白色的塑料饭盒,中餐馆常用的那种。

扎克走过来给她做介绍:“这个是四喜烤麸,这个是百叶包肉,这个是糯米糖藕,本来还有炒年糕什么的,我妈说冷了就不好吃了,所以没带。”

她感动极了,不住声地感谢:“资阿姨真是太客气了,把菜都带给我了,你们够吃吗?”

“够,她做的时候就做了你这份的。”

“但是你这么大老远地给我送来,不是——太耽误你时间了吗?”

“不耽误,我反正今晚就要回V市,因为明天要上班,我上你这儿来,只是顺路——”

“但是你中间得从高速公路下来啊。”

“下了高速也就四五英里,不碍事。”

她把饭菜热好了,摆在桌子上,给他拿了一副碗筷,盛了饭,自己坐在对面看他吃。

他指指桌上的饭菜:“你不吃?”

“我刚吃过了。”

“总得尝尝我妈做的菜吧?不然吃的吃,望的望,多不好。”

她一笑:“好,那我也来吃吧,吃胖了明天再来减肥。”

他看看她:“你又不胖,减什么呀?”

“我还不胖?”

“一点都不胖,快别减肥了,当心跟喜妹一样,减出问题来。”

“喜妹也减肥?”

“呵呵,girls(女生),基本都有过那么一段时间,瘦得像铅笔了,还嚷嚷着要减肥。”

“她减出什么问题了?”

“Anorexia(厌食症)。”

她没听说过这个英语单词,但猜出来了:“是不是厌食症?就是——不肯吃东西,吃了也要想办法吐出来?”

“嗯。”

“但是她上次住在我这里的时候——我觉得她挺好的呀!”

“不犯就挺好的。”

“这病——还可以——不断地犯?”

“嗯,诱因出现,就会relapse(复发)。”

她感叹说:“我发现美国的病特别多,病名也多,不管什么症状,都能找到一个病名。很多在我们中国,特别是在我爸妈那个年代,都是思想问题的东西,到了美国都变成了病。”

他饶有兴趣地问:“是吗?”

“怎么不是呢?比如这个厌食症,如果放在我妈那个年代,就会说你是——资产阶级思想,臭美,为了爱美不吃饭,饿自己,人在福中不知福,想想世界上还有三分之二的人在受苦,饭都吃不饱,你有饭吃还故意不吃,这不是思想问题是什么?”

他笑起来:“你跟我妈的想法完全一样,她就是这么说的,总说这是心病,不用看医生,看了医生也没用,医生给的药都对身体有害,她要我stepfather(继父)跟喜妹谈心,她自己也跟喜妹谈心——”

“谈好了没有呢?”

“没有。”

“那怎么办?”

“看医生啰。”

“医生怎么说?”

“嗯?”

“我是问医生怎么治疗喜妹?”

“开药吃啰。”

“吃好了?”

“吃好了。”

“你不是说有时还会犯吗?”

“心情不好就会犯。”

“那就是没治好啊,没治断根嘛!”

“断根?”

“就是——彻底治好,cure(治愈)。”

“哦。她最近一段时间没犯了。”

“所以我觉得还真是思想问题,她人长大了,心胸开阔了,不再那么在意胖瘦了,或者知道自己其实不胖了,于是就不厌食了。”

显然,他这个受过医学科学训练的人无法接受近乎巫术的“思想教育”。

她改口说:“其实我也只是学着我妈那个年代的人瞎分析,说不定厌食症就是一种病,而喜妹的厌食症就是药物给治好的。”

38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44)

  1. 先抢个沙发

  2. 前排地板!好舒服!

  3. “够,她做的时候就做了你这份的。”——资阿姨真有心!扎克来送菜,好暖人心。

  4. Floor

  5. 还沙发!看完再占座,地板都坐不上了。这集喜庆。

  6. “她原本是指望电话会像击鼓传花一样,一个一个往下传,一直传到扎克手里的,但喜妹敲定了元旦的事,就像实现了共产主义一样,志满意得地结束了通话。”———–太精彩了!

  7. 扎克哥哥总是给韦真带来意想不到的惊喜。韦真这时得多幸福啊!

  8. 他这个受过医学科学训练的人无法接受近乎巫术的“思想教育”。看到这一句,忽然一下子感觉艾米用词真是精准,很多“思想教育”确实是这种状态,那种脑残式的洗脑真的像巫术一样。
    袖底风

  9. 资阿姨对韦真是真的好,还特意让扎克送菜,呵呵,是不是也在创造两人相处的机会,扎克和韦真相处的每个时刻都这么甜蜜,真希望这个夜再长一些,扎克也可以留下来陪韦真过圣诞节,希望有机会解开韦真心中的谜团。 袖底风

  10. 扎克还没吃饭,也就是说刚刚韦真打电话去时他不在场。这下师妹失算了。啦啦啦

  11. 这集很多描写韦真的小心思,写得特别的细腻和到位。这绝对恋爱的前奏,韦真恐怕已经陷进去,时时思念扎克,生怕被师妹抢走了。“灰姑娘”终于盼来了她的王子登门寻找她了!还吃了她亲手做的饭,期待下集扎克对韦真的手艺赞不绝口,先抓住他的胃,呵呵!
    不知师妹是不是和扎克一起回来的,虽然这里没提,应该是顺路的啊!扎克和韦真的成长背景不同,语言交流上多少有些不顺畅,会不会算是两人要客服的困难呢!别苍茫啊,最近总是担心之后会出现怎样的苍茫。

  12. “灰姑娘”韦真终于盼来了她的“王子”扎克寻到家门来了。这集写满了韦真思念的小心思,可爱。期待扎克对韦真厨艺的赞美,最好一下子就先抓住他的胃了。

  13. 扎克的冬夜送饭,可以让韦真睡个好觉了。

    疑问:师妹不是蹭扎克的车回来的吧?

  14. 感觉扎克是专门来陪韦真吃圣诞晚餐的。

  15. 乱猜一下,师妹是不是为了身份让扎克和她假结婚,之后又种种刁难不离婚,韦真扎克暮色苍茫?

  16. 他还是穿着那件军色的冬衣,四个口袋还是装得胀鼓鼓的……

    好奇,他这口袋里装的是什么呀?这里有古怪吗?艾米不会无缘无故提几次的吧。

  17. "够,她做的时候就做了你这份的。"是不是扎克要求资阿姨多做。早有打算带给韦真一起过节。

  18. 哈哈,米国长大的小盆友很难接受“巫术”的。不过呢,这个厌食症还真是思想问题为主。
    如果不是Zac爱上她,打死也不会专程来送个饭的。

  19. Zac一进门把食物放下就走的样子,感觉不象是追女孩的做法。我猜是韦真开门后,没料到是他的表情及穿睡衣让他产生误解,以为是在等男友。

  20. 我上你这儿来,只是顺路——

    ~~~~~

    这是几个意思哦?
    是在暗示“我对你没那个意思,别想多了”吗?
    还是只是表示不麻烦,没什么别的意思?

    这个圣诞节师妹跟扎克说了些什么呢?
    她可不是什么厚道人。

  21. 扎克是不是在试探韦真有没有男朋友呢?因为师妹和禺杰都有让扎克觉得韦真的男朋友是禺杰。所以表现出来象很有心又好像是对朋友的关心。尤其是韦真开心的开门但是愣在那里好像等的另有其人就准备走。一但发现其实没有其他人就不客气了一副其实就准备在那陪韦真吃饭的样子。

  22. 圣诞节,韦真在老人院熬了八个小时,扎克这一天可是马不停蹄啊,八点多从老人院出发,12点多到资阿姨家,跟妈妈团聚。韦真打电话过去的时候,也许扎克还没到家呢。扎克在家吃了圣诞餐,又开三四个小时的车到韦真家,真够辛苦的!

  23. 从韦真家到扎克工作的V市,估计开车一两个小时到。扎克会留下过夜吗?期待……

  24. 扎克送菜上门,不管是不是顺路,都很温馨。

  25. 圣诞节跟春节一样,是一年中家庭团聚的重要节日,扎克分别跟韦真、妈妈度过的,好有爱哦:)我坚决粉扎克(^_^)

  26. 真好看。扎克和韦真为什么会苍茫?除了师妹和俞杰,还有其它原因没有?搬来板凳等艾米的下集。

  27. 从前面介绍的情况来看,韦真所在的Z市位于扎克工作的V市和资阿姨居住的X市之间,V市到Z市有两个多小时路程,Z市到X市又是两个多小时路程,所以扎克工作的地方离他父母家有五个小时左右路程。

    韦真工作的老人院可能在V和Z之间,也可能在Z和X之间。

    他从父母家回医院,路上要经过韦真住的Z市,所以送菜的确是顺路。但他强调这一点,不一定是告诫韦真别打他主意,而是为了说明不麻烦,因为他是在回答韦真说的“太麻烦你”。

  28. 扎克在家还是吃了一顿饭的,因为他说了,中饭吃得晚,所以没吃晚饭就出来了。韦真打电话时,那边正在吃饭,可能就是吃午饭。

  29. 我的心呀也随着韦真的心情忽上忽下,像坐过山车一样。韦真是喜欢上扎克了,扎克对韦真也有好感吧,只是感觉还在礼貌地试探中。
    “她原本是指望电话会像击鼓传花一样,一个一个往下传,一直传到扎克手里的,但喜妹敲定了元旦的事,就像实现了共产主义一样,志满意得地结束了通话。”很精准很喜乐的比喻!
    一抹蓝

  30. 我觉得暮色苍茫的是喜妹,不是师妹。感觉喜妹的厌食症以后会对情节发生影响。喜妹喜欢zac也不是不可能啊,是兄妹所以很亲近,而且她自己长得不好看更容易喜欢上帅的人。感觉会不会像十年忽悠里面喜欢成钢的那个姐姐一样呢?——早苗

  31. 我倒觉得喜妹的厌食症是一个引子,是为了说明很多在中国(尤其是以前)被称为“思想问题”的事情,在美国都被当成一种病。

    说不定扎克就有某些“思想问题”,但在美国则被当成一种病,最后被送去治疗,于是就“暮色苍茫”了。

  32. 瞎猜一下:
    扎克的“思想问题”就是像小松鼠藏食物一样爱藏东西在口袋里,搞得口袋胀鼓鼓的……

    或者就是爱穿口袋多的衣服。他自己也控制不了。

  33. 也觉得“他还是穿着那件军色的冬衣,四个口袋还是装得胀鼓鼓的”是个伏笔,也许是医生随身带的急救工具之类的。

  34. 早苗关于苍茫可能与喜妹有关的想法我从前几集开始也朦胧地产生了,可是我实在不忍心往这方面猜想,喜妹是个很好的姑娘,不忍心她受”伤害”,所以一直没忍心说我的猜测。这集谈到喜妹的厌食症及复发的诱因,加上韦真和师妹第一次去资阿姨家时,我记得喜妹就类似开玩笑地说她俩沒见到扎克是不是很失望,会不会自己对扎克在意才更在意别人的想法?依目前师妹的所作所为,就是一个明眼人都可以看出的自私自利自以为是的小丫头,除了年龄哪里能和韦真比,所以我觉得她还不足以构成苍茫的主因。

  35. 前面曾提过韦真羡慕父母那样经历过生死的爱情,也许扎克曾救过喜妹,经历过生死,喜妹的确喜欢扎克,但扎克喜欢韦真,而善良的韦真陷入两难的三角恋。(纯粹因为苍茫而瞎猜啊!)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