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45)

两人边吃边聊,主要是聊一些从各自的妈妈那里听来的文革趣事。

一个说“我妈说,那时如何如何”,另一个就欢呼说:“我妈也是这么说的!”

一个说“那时真是太搞笑了!”,另一个就支持说:“absolutely ridiculous(极其荒谬)!”

一直聊到快九点,还意犹未尽,但韦真想到扎克还要开两个多小时的车才到家,只好忍痛割爱,提醒说:“不早了,你还要开几个小时的车呢。”

他立即站起身,说:“真不好意思,耽误你休息了。”

“没有没有,一点都没有!”

她把他送到门边,他回过身,笑微微地说:“Thank you! I had a wonderful night! (谢谢你,我度过了一个愉快的夜晚!)”

她的脸一下红了。

这不是影视里那些刚约会完的情侣们常说的话吗?

她窘得连个“Me too(我也是)”都忘了说,也没说“开车小心”,就那么傻默傻默地看着他消失在楼梯口。

十一点刚过,他发来一个短信:“Arrived safe and sound. Good night!(平安抵达。晚安!)”

果然是妈妈的好孩子,到家了知道报平安!

她给他回了个“Good night(晚安)”,然后安心睡觉。

第二天,她心情极佳,连约兰达都觉察到了,打趣地问:“You hit the jackpot(你中六合彩了;你撞大运了)?”

“No, I didn’t(没有,我没中啊)。 ”

“Then you must have fallen in love(那你就是堕入情网了)。 ”

“Why do you think so(你为什么这么认为)?”

“Because you are definitely glowing today(因为你今天绝对是光彩照人)!”

她一整天都是光彩照人,下班回到家就光彩照己。

正在做饭,师妹来了,连自己的家都没回,就先跑她这儿来。一进门就嚷道:“哇,今天mall(购物中心)里大减价呀!一点不输感恩节黑五!”

她猜到师妹昨晚没回来,不然早跑她家里来了。师妹不回家的原因,可能是因为mall离资阿姨家更近,又在师妹回家的路上。

师妹一件件试穿。她就边做饭边看师妹的时装秀,结果师妹还没秀完,她的饭已经做好了,因为菜都是现成的,热一热就可以吃。

她招呼师妹吃饭,师妹走过来,一看桌上的菜,就肯定地说:“这是资阿姨家的菜吧?”

“你认出来了?”

“怎么会认不出来呢?都是昨天没人吃剩下的。”

她有点不相信:“不会吧,这么好吃的菜还没人吃?”

“别的菜更好吃嘛。”师妹指指点点地说,“像这个糯米糖藕吧,太甜太腻了,根本没人吃。还有这个豆腐皮包肉,我是看在扎克的面子上才吃了一口,但是太难吃了,看谁的面子都吃不下,只好剩在那里。”

“为什么是看扎克的面子?”

“是他夹给我的嘛。”师妹抱怨说,“他这点完全不像美国人,美国人讲卫生,是不兴给人夹菜的,但他总给我夹菜,也不管我爱吃不爱吃——”

她心里冒出一股酸水,他昨晚在这里吃饭可是非常美国非常讲卫生的,一次菜都没给她夹!

大概师妹在mall里逛了一天,逛饿了,昨天在资阿姨家不吃的东西,今天都吃得很欢。一碗饭下肚,才重新开始说话:“你以后逢年过节要注意点,该送礼的就要早点准备,别等到水过三秋了,才打个电话去抱歉。”

这话戳到了她的心病:“怎么了?是不是资阿姨——不高兴了?”

“这还用问?你说你没送礼也就算了,反正你也没去她家吃饭,混混就过去了。但你还特意打个电话过去提这事,那就成了屎不臭挑起来臭,没事找事了。”

她虽然挨了批评,但心里还在庆幸师妹没看出她打电话的真实用心。

不过,师妹就像猜到了她此刻的内心活动似的,一话头就扎过来了:“我知道那时你打电话是想跟扎克聊两句,但你也不想想,人家正在吃饭,谁有心思听你像个祥林嫂一样,罗嗦什么‘我单知道礼物是要亲手送的’呢?”

“我——呃——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完全没想到可以把礼物寄去——”

“就算你不知道可以寄去,还可以让我带过去嘛。”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连这个捷径都没想到,可能潜意识里只把师妹当作情敌了,完全没想到情敌有时候也是可以当邮差用用的:“呃——我——怎么——”

师妹标榜说:“你看我,上次黑五大减价的时候,就把圣诞的礼物都买好了,连包装纸都各样买了一些。到时候人家一请,马上把礼物拿出来,找张花纸包好,名字一写,就可以拿得出手了。而你是死到临头才想起挖坑买棺材,那怎么来得及呢?”

她心悦诚服地接受了师妹的批评,因为这次她实在是做得太差了。

师妹接着说:“其实我说你死到临头才挖坑买棺材,都说轻了点,因为你不是送礼送晚了,而是根本没送。不送也就算了,你还特意打个电话给人家,说什么你本来想买礼物的,但因为没办法送过去才没买。你说你这显得多假啊!用上海话来说,就是太作了!”

这话虽然有点重,但别人如果要这么认为,她也没办法。

她担心地问:“那资阿姨她——有没有说什么?”

“她当着我的面,能说你什么?她就摇了摇头,说了一句‘这孩子,完全不像她妈!’”

她明白这句话的意思,就是说她妈很懂礼貌,很重视朋友,而她则相反。

她沮丧之极,郁闷之极,不知道怎样才能挽回自己在资阿姨心目中的印象。

师妹表功说:“我当时就替你解释了,我说她这几天忙着老人院的演出,可能忙昏了头。资阿姨听我这样说,脸色才好了点。”

“太谢谢你了!我真的是忙老人院的事忙昏了头。资阿姨太好了,大人不计小人过,还让扎克给我送菜来。”

“送菜的事,是这样的。我和你不是外人,就都告诉你了,但你可别跑去质问人家。”

“我质问谁呀?”

师妹拿到了她的口头保证,才开始叙说:“昨天吃完了饭,收碗的时候,资阿姨指着桌上的剩菜说:今天菜做多了,剩下这么多,放这里会坏掉。Ray,我把这几个没人吃的菜装了,你走的时候带回去给韦真吃吧,还是一份人情,免得都浪费掉。”

这话她还是有点相信资阿姨会说的,因为她家请客的时候,也用这个理由劝说客人带菜回去吃,但那只是一个说法,并不是那些菜真的没人吃。

但师妹说:“我当时很生气,咋回事啊?你们不吃的,就带去给我朋友吃,难道我朋友是垃圾桶?所以我立马回绝了,我说:‘资阿姨,韦真她特会做饭,平时我们几个人周末都在她那里聚餐,她做的菜好吃得很,您这几个菜,她肯定瞧不上!’”

她急得嚷起来:“哇,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她听了还以为是我在挑剔她呢!”

师妹嘟起嘴:“我是在为你说话,你怎么还怪我?难道你不是很会做菜吗?”

“我会不会做菜是一回事,但瞧不瞧得起资阿姨的手艺是另一回事,我有说过瞧不上她做的菜吗?”

“上次在她家吃过饭之后,你不是说她做的菜——不是特别好吃吗?”

她不记得自己说过这话没有了,那次的菜的确不是特别好吃,但这次的菜相当不错。

她无奈地摇摇头,没再追究,知道追也追不回来,只能指望资阿姨明察秋毫了。

她最关心的是扎克:“是不是你不肯带菜给我,资阿姨才叫扎克带给我的?”

“是啊,我说我要到mall里去血拼,怕菜放在我车里坏掉,资阿姨就叫扎克把菜送给你。扎克听了很不乐意,说‘我还从高速上跑下来送菜,然后再跑回高速去?你知道不知道,这一上一下要耽误多少时间?’”

“我也这样问他了,但是他说不碍事。”

“他当着你还能怎么说?难道说‘我不想送,我妈逼着我送?’”

“唉,扎克是个很孝顺的人,只怪他妈妈太客气了。”

“他才不是因为孝顺才送菜给你的呢!是我想了一个妙招!”

“什么妙招?”

“我自告奋勇地说:‘那还是我把菜带回去吧,大不了今天晚上跑回去,明天再开车过来血拼。’”

“哇,你这么伟大,宁可自己多跑路?”

“哪里呀,我不是说了吗,这是一个计策!果然,我这么一说,扎克就改主意了,马上说:‘那还是我带去给她吧。’”

她想起扎克送菜来时,放下菜就要走的情景,觉得师妹这次应该没撒谎。

师妹得意地说:“哈哈,我点子高吧?知道这样一说,他就会答应带菜给你了!”

“因为他心疼你,怕你累了?”

师妹满脸都是“那还用说”的表情。

她心里又冒出一股酸水,试探地问:“你们在那里——玩了些什么?”

“没玩什么,扎克为了去老人院还钱给你,搞到快中午才回家,大家都在等他回来吃午饭。吃了午饭,没多大会,他又得往回赶,还要带菜给你,更得早走,他烦得不得了。”

“是不是在烦我?”

“那你说还能是烦谁?那个床根本就不是他送你的,是雀儿喜买的,因为她在你那里住的时候,就觉得你的床太旧了,根本没法睡,所以她宁可睡沙发。后来她要分给你演出费,你又不要,所以她只好想这个办法把钱给你。哪知道你又把床钱寄给了扎克,他当然得想办法还给你。”

她没想到床是雀儿喜买的,虽然也是一份暖人心的礼物,但比起扎克送床来,意义就完全不同了。

师妹是一有机会就要鼓吹“融入美国主流社会”的理论的,这次也不例外:“你到了美国,就要学着融入美国人的生活,说话办事要按照美国人的路子才行。像雀儿喜那事,她到这里来演出,我们帮她找场地,发广告,卖门票,都是一种合作,我们和她的关系,就是合伙人的关系,理所当然应该跟她分成,多劳的多分,少劳的少分。她给你钱,是公事公办,你应该收下。不然的话,就搞得别人很难做,得想别的方法来发钱给你。结果你又没搞清送床的是谁,就自作多情地把钱给扎克,丢了你自己的面子不说,还害得人家花时间还钱给你——”

这个“自作多情”把她深深地刺伤了,因为这是她的软肋,后面就是心脏,被人一桶,几乎致命。

她抱怨说:“如果床是他妹妹送的,他把钱转给他妹妹不就得了?干嘛要还给我呢?”

师妹真的有点恨铁不成钢了:“刚才我已经说了,你得用美国人的思路来考虑问题,对他们美国人来说,不管是多亲的亲戚,财政上都是独立分开的,你的钱就是你的钱,我的钱才是我的钱,他怎么可以代替 妹妹收下这笔钱呢?”

现在她别的都听不见了,只听见扎克的确说过床不是他送的,但她就是不相信,一口咬定是他送的,还因此坠入情网,以为他是多么多么关心她,并由此推导出他是喜欢她的,这要不是自作多情,啥是?

52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45)

  1. Sofa!!!

  2. 坐下再看!

  3. 先占个位

  4. 我觉得师妹是出于妒嫉才在这里挑拨离间的,韦真要相信自己感受到的资阿姨和扎克的真情,因为我都被资阿姨和扎克的真挚的关爱深深打动了。

  5. 师妹的话好伤人。

  6. 忍了很久了,今天不吐不快,希望这个势利,拙劣,又自以为聪明的师妹可以看到。每次看到她一出场,一说话,就有种不小心吃进一个苍蝇的感觉,真叫人恶心。。。有这么只臭鱼搅和着再鲜的汤也得搞臭了。从她嘴里描述出来的每个人形象都是如此的不光鲜,真真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本来前几集读着也跟着韦真同愁同乐着,感觉很温馨,她一出场氛围立刻变了味道。估计她也不会看到,这种人估计不会来艾园,更不会是艾园人。

  7. 其实师妹好多说法都很歪曲事实,只要了解师妹为人和性格就知道了。不知道为什么韦真要一直和这样的人做朋友呢?难道不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吗?

  8. 有师妹这样的“硅蜜”搅和着,还有老妈不时的给泼泼冷水,心思敏感的韦真一定是“苍茫”了一些日子。这种闺蜜还是早点离她远点为好。室友自己将来要做药剂师,会有很多机会和医药行业的人打交道,所以外科医生Zac不是她必须要争抢的,所以她的威胁不大。但是这个师妹一心想嫁给老美,但她身边可以纳入囊中的都是条件不好或目前条件不够好的。条件好的还看不上她吧。所以Zac是她的最优人选。她感觉得到韦真对Zac的心仪,估计也感觉到Zac喜欢韦真,虽然表面上表现出韦真根本不是她对手的感觉,实际上她知道自己和韦真的差距,所以千方百计歪曲事实,造成双方误会,试图阻止两人相爱。我打赌她是一定说了隅杰是韦真的男朋友的。

  9. 明知道师妹这样的人说话满嘴跑火车韦真干嘛还相信她的鬼话。还床钱哪天不能还必须圣诞前夜特意开车去还,撒谎的水平也真是小儿科。

  10. “这个’自作多情’把她深深地刺伤了,因为这是她的软肋,后面就是心脏,被人一桶,几乎致命。”写得真好!我现在也有这种心情,就怕韦真和扎克温馨甜蜜的氛围被别人破坏了,可偏偏这个讨厌的师妹来搅局。同样的事情,一被师妹描述就完全变了味,好好地事儿,到了她嘴里就全是烦心的事儿了。我真恨不得把这个闹心的师妹从故事里揪出来,把她关到鸟笼子里,与韦真的世界隔绝,让她在笼子里自己跳脚表演,自说自话吧!可生活中的这类人又怎么剔除呢?只希望韦真更坚定一些,不受这些居心叵测的人的影响。

  11. 师妹”一碗饭下肚,才重新开始说话:”=======师妹吃这一碗饭的时候,在想着怎么编瞎话呢!
    师妹脑子转得挺快的。我觉得她那些话完全是正话反说,就是为了打击韦真的信心,而且还真就达到了目的。韦真太在乎扎克了,所以缺乏自信。既低估了自己的魅力,也低估了扎克的眼光。
    床应该不是雀儿喜送的。如果觉得床睡着难受,想送礼物还非得要等到圣诞节吗?让韦真一直睡着不舒服的床?

  12. 师妹的话明显就是谎话,姿阿姨和扎克不可能说出那些话,希望韦真能够明辨是非,师妹在心里一直把韦真当做竞争对手来防着的,她的话根本不能信,歪曲事实颠倒黑白,真讨厌这种人,估计在姿阿姨和扎克面前一样如此,不知把韦真黑过多少次了,以韦真的性格估计到真相大白的时候还遥远啊!袖底风

  13. 这个师妹真是个人才啊!这么多基于事实与非事实的挑拨离间,这叫韦真一下子怎么分得清啊!
    特别是不能以为自己是自作多情啊!爱了就没自信了,唉!

    赞成外星人把师妹掳走的举手,这就是个祸害!:)

  14. 在韦真和扎克以后的交往中,师妹也一定会不遗余力地搅和的。看元旦的时候,师妹和韦真一同出现在资阿姨家的时候,她又如何说如何做?

  15. 突然觉得暮色苍茫是因为师妹在这里颠三倒四,大放烟雾弹,导致事情的真相总是模糊不清,从前面的情节来看,我相信zac和资阿姨不会那样说。

  16. 不知道为什么韦真要一直和这样的人做朋友呢?难道不是道不同不相为谋吗?

    ~~~~~~
    觉得韦真没有“要一直和这样的人做朋友”啊,这个师妹要来蹭饭,韦真又不能把她赶出去。

    师妹一直是在勉强别人:要跟韦真去资家,要禺杰、
    小亮借车,要韦真借车……而且那么死皮赖脸,不达目的不罢休。

  17. 师妹这么七说八说,要能把它当耳边风、完全不信,那得多么自以为是的人才能做得到?韦真这么有自知之明的人,心里肯定会相信几分。

  18. 我觉得师妹很可能颠倒黑白,把她在资阿姨抹黑的话换成资阿姨和扎克,其实那些埋怨的话是她说的,而辩解的话是资阿姨和扎克说的。大家可以把那些话的人称换一下,就很符合实际了。主要说了三件事:第一,韦真没有送圣诞礼物但当天打了电话问候。可能韦真确实有些疏忽,但她没有去资阿姨家,没送礼物,作为主人资阿姨应该不会太在意的。第二,扎克还韦真买床的钱。即使床是喜妹送的,扎克没必要为了还钱非得赶在平安夜来回奔波,以后在老人院还会见面,什么时间还都可以的。第三,扎克圣诞节送饭菜给韦真。扎克当时说过是资阿姨在做饭时就特意多做出来的。若真是大家都不爱吃的剩菜,资阿姨没必要让扎克特意送来。扎克若是心疼师妹才送来,就不会和韦真聊那么久了。

  19. 大概师妹在mall里逛了一天,逛饿了,昨天在资阿姨家不吃的东西,今天都吃得很欢。一碗饭下肚,才重新开始说话:……
    —————————–
    师妹明明说了扎克带给韦真的菜这个没人动,那个不好吃,为嘛今天吃得很欢??很明显师妹是在撒谎,故意编造出现场情景来离间韦真和资阿姨扎克一家。师妹这样的动机无非有两个目的:一、师妹看上了扎克,师妹可能看出扎克喜欢韦真,所以要把潜在情敌韦真清理出局。二、师妹看上了扎克,但扎克没看好师妹,师妹得不到,也不想让韦真得到。
    师妹这样的人真是惹人恨,自以为是,自作聪明,自我感觉良好,什么事情通过她那嘴一叭叭,好人就变成了坏人,好事也都成了坏事。这样人的,真不适合做朋友。
    通过资阿姨和扎克的言语和行动,我觉得这对母子真是不可多得的好人,不但外表出众,而且细心、热情、贴心、善解人意、关爱他人、乐于助人……希望韦真不受师妹言语蒙蔽,明辨是非。

    韦真会不会一直想等待扎克先敞开心扉呢?如果扎克不主动,是不是韦真就一直在苍茫的暮色中盼望着?

  20. 我觉得韦真是个善良的女生。只要师妹不做出"杀人放火"的事,而又经常自己找上门的话,韦真不会无缘无故不跟师妹做朋友。除非她们分别,各自有各自生活,才不会像一些交心的朋友那样联系。
    鉴于师妹说谎有前科,对她说的话得打个大大的折扣。韦真请放心,感觉跟随自己的心,别被师妹"蛊惑"了。
    这句"这孩子,完全不像她妈"我觉得应该还有下文,静待分晓。

  21. 作为读者角度,我开始感觉暮色苍茫了。师妹说的哪些话可能是真的,但只是断章取义的说给韦真听。师妹的口无遮拦有点让人讨厌。如果扎克仅仅是为了还钱,任何一天都可以换,为什么要选择平安夜这个特别的日子?关于床垫,哪有这么巧的事?床垫早不到,晚不到,在韦真告诉扎克之后,床垫就到了,难道扎克妹妹偷听了他们谈话?我觉得师妹的话有点不符合逻辑。

  22. 师妹这只黑乌鸦,到处挑拨离间,满嘴谎话,我恨不能用毛巾堵住她的嘴。从扎克对韦真的关心上来看,扎克还是明察秋毫的,相信资阿姨也是。
    一抹蓝

  23. 师妹脑洞也太大了,扯起谎来一套一套的,她真这么善良就不会说这些话来给韦真添堵。师妹越急说明韦真对她的威胁就越大,希望接下来韦真和Zac该联系的联系,该甜蜜的甜蜜。

  24. 虽然师妹是个毒舌(也许还经常撒谎?),又自私,凡事按照自己有利的一面解读事情,我也烦她,哈哈,但是对这个故事本身来说她可能起了很大作用,要么是帮助我们侧面渐渐了解扎克的“线索人物”,要么是制造“苍茫“的导火索:D。

  25. 看了这集里师妹的一番造谣生事的表演,我反倒欣慰了。因为我看师妹简直可以说是气急败坏了,这说明她这次看到了资阿姨和扎克对韦真明显的爱,她在资家肯定还少抵毁韦真,但仍沒左右得了资家人对韦真的喜爱,所以她只能再编造这一套意图吓退韦真。

  26. 师妹瞎编乱造,还让韦真不要去问,这小心眼儿耍的,还以为她能一手遮天呢。

  27. 我认为床就是扎克送的,在韦真给他打电话说床钱时,他接明月光,就是默认了是他送的,否则应该接着解释是喜妹或是別人送的,让韦真领別人的人情或将钱还给別人。

  28. 我之所以欣慰,是因为师妹越气急败坏,越说明扎克资阿姨喜欢韦真。

  29. 记得前面有一集,zac 说过,communication 很重要啊。难道是把枪?

  30. 我觉得师妹说的有些事情,还是有可能的。

    比如买床的事,有可能是雀儿喜买的,虽然她在韦真家住过,知道床是什么样,但她经常在外奔波,也没时间搞这个买床的事,现在圣诞快到了,她开始思考送礼的事,于是就想到送个韦真最需要的东西,那就是床。

    从时间上来看,韦真跟扎克说床的事是下雪那天,貌似第二天或者第三天床就送来了,如果是扎克买的,估计没这么快,因为是店家送货,总要安排一下。

  31. 扎克选在平安夜还钱给韦真,也有可能是因为顺路。他就是圣诞休假一天,圣诞前一天还在上班,下班后开车回家,路上经过老人院,进去把钱还给韦真。

  32. 当然,扎克和资阿姨的那些抱怨和牢骚,就只能是师妹编造的了,因为资阿姨和扎克都不是傻瓜,怎么会在韦真的朋友面前抱怨韦真呢?连我这么傻的人也不会干这种傻事嘛。

  33. 师妹不让韦真质问人家,这不是此地无银300两吗?如果师妹说的是真的话,她应该鼓励怂恿韦真去质问,那样韦真就彻底死心了。
    师妹争眼说瞎话的本事真让人叹为观止,是个人才。

  34. 会联想到2000左右的韩剧《夏娃的诱惑》,也叫《爱上女主播》。师妹有点徐迎美的感觉,就是不知道Zac是不是尹享哲。

  35. 床是谁送的仍是谜。但是扎克确有心去找韦真。如果只是还钱放下就走当晚就到家。不用花那么多心思买stocking 又送花还把韦真表演过程录下来送给她陪她看表演给老人送礼物还去看灯。

  36. 我也觉着师妹说的关于床的那部分有可能是真的。是扎克妹妹买的为了还情。

    这师妹着实毒舌,远离这样的小人倒是真的。不然她什么事情都要搅合一下,特别是对亲近的人,如果还可能是情敌,那简直不知道兴风作浪到什么地步。她看上的男人若不是特别心明眼亮的,也很可能会被她搅进去,和这样的毒蛇女走近了,没个好。

  37. 师妹会不会不择手段弄成怀孕?所以变得苍茫。

  38. 猜测床是zac 让喜妹送的

  39. 心疼韦真….

  40. 我觉得这个故事不应该读成“交友不慎”的故事,好像师妹是万恶之源,只要没了师妹,一切都不苍茫了。

    师妹并不是韦真找上去交往的,而是机场接机时认识的,然后师妹就跟着禺杰每周造访韦真,韦真不可能只接纳禺杰,不接纳师妹。禺杰不在的时候哦,也是师妹找上上门来蹭饭吃,难道韦真能闭门不理?

    如果扎克是个花花公子,那么即使没师妹,他也会招惹别的女生。如果他不是花花公子,有十个师妹都不起作用。

  41. “那次的菜的确不是特别好吃,但这次的菜相当不错。”
    ————这次“相当不错的菜”会不会是扎克做的?

  42. 真相灭了那个毒蛇“师妹”!

  43. 如果床是雀儿喜送的,扎克肯定会明说的吧,韦真打电话给他的时候他并没有说啊!我觉得是扎克送的,也许是资家人都知道韦真的情况一起商量送的.
    师妹这样的颠倒黑白是非去蒙那些短时间交往的人,智商不那么高的人可能没有问题.韦真好歹是咱艾园里的朋友,她喜欢的人智商不会那么差,我相信扎克,继续粉他!:)

  44. 同意顺妞妞的观点。 我也不觉得床是喜妹送的,如果是那样的话,根据扎克的表现,我觉得他会澄清,除非他觉得他和喜妹的关系近得像一个人,可以互相代表对方做事

  45. 扎克和韦真聊得很开心。

  46. 又看了一遍,师妹好像不知道zac在Christmas Eve 的时候去听韦真唱歌了。

  47. 从前面的情况来看,师妹纯粹造谣的时候还是不多,一般都是半真半假,借题发挥,在关键地方扭曲一下。

    这种半谣言最能伤人,如果完全是假的,有一次就把信誉搞坏了,但这种半真半假的,就很容易迷惑人,很不容易识破。

  48. ‘这孩子,完全不像她妈!’”

    ——资阿姨这话大概是 ‘这孩子,完全像她妈(一样实诚)!’”吧?但到了师妹的嘴里,就完全被歪曲成相反的意思了。

    另外,师妹是在看到那些饭菜后才大发厥词的。这是明显的心里冒酸水。如果是她要扎克送菜来,恐怕她一进门就要表功了。

    估计她在资阿姨家向扎克献殷勤被无视,心里正有恨意呢,现在看到扎克居然给韦真送菜,自己败在一个年龄姿色都不如自己的人手下,是可忍孰不可忍?不挑拨一下就对不起自己的心了。不过也难得她即席发挥,还能转圜的像模像样的呵。

    韦真的感情苍茫,肯定和师妹的行为紧紧相连。

  49. “上次在她家吃过饭之后,你不是说她做的菜——不是特别好吃吗?” —–这是在这一集师妹这么说韦真在第一次去资阿姨家吃饭后评价资阿姨的手艺。

    其实在十七集她们去了资阿姨家走的时候是这样子的:

    一坐进车里,师妹就抱怨开了:“真见鬼!今天算是白跑了一趟!”

    韦真安慰说:“也不算白跑,至少吃了一顿饭嘛。”

    “那饭有什么吃头啊?少油没盐的,还没你做的好吃。”

  50. 师妹哪会好心到给扎克和韦真独处的机会,所以我觉得不是她让扎克给韦真送菜的。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