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46)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约兰达一下就看出了破绽,走上来关切地问:“Is everything all right(没事吧)?”

韦真没想到自己这么沉不住气,有点事就会写在脸上,赶快以轻松的口气回答说:“Yeah, everything is all right. (没有,没啥事。) ”

约兰达开玩笑说:“I thought you’d lost your winning ticket(我还以为你把得奖的票弄丢了呢)。”

“What ticket(什么票)?”

“Lottery ticket(彩票).”

“No,I never bought lottery tickets.(不是,我没买过彩票。)”

“Then don’t tell me you fall out of love in one day(别对我说只一天你就失恋了)!”

“No,I never fell in love. How can I fall out of love?(没有,我都没堕入情网,怎么会失恋呢?)”

她脸上笑着,但心里早已哭惨了。

不是我没堕入情网,而是人家根本就没织出情网。我堕入的,是我自己造出来的美丽而危险的漩涡!

她一向都很喜欢约兰达的体己和关心,总觉得两人不到过问对方私事的地步,就不算好朋友。像凯尔那样除了工作就没别的话可说的人,总让她敬而远之。

但今天她很烦约兰达东打听西打听,每句话都像在嘲笑她,又像是看戏不怕台高。

难道你不知道不该打听别人的隐私吗?

亏你还是美国人!

她沉着脸回答说:“Sorry,I don’t want to talk about it right now(对不起,我现在不想谈这事).”

话一出口,她就开始反悔,这样说等于承认自己有心事,只是现在不想谈而已,这不把自己前面说的话推翻了吗?

不仅如此,这样说还可能会得罪约兰达,人家好心好意关心你,你就随便编个理由应付应付嘛,干嘛绷着个脸,还把话说得这么硬邦邦?

约兰达是她的mentor(导师,指导人),她在老人院120小时的工作鉴定,主要是由约兰达来写,可别为了这句话搞得自己前功尽弃。

约兰达不愧是做社工的,什么气没受过?什么场面没见过?听了她的话,一点不生气,也不尴尬,很理解地点点头,说:“I understand. When you want to talk about it, you know where to find me.(我理解。等你想谈的时候,再来找我谈。)”

“ Thank you(谢谢你)。”

她读了半年的社会工作研究生,尤其是做了这些天的义务社工,听得最熟韧的一个词就是“talk(谈谈)”,好像灵丹妙药一样,不论你是开心还是不开心,是成功还是失败,是跟人闹了矛盾,还是被人给骂了,关心你的人都会问这么一句:“Do you want to talk about it(你想谈谈这事吗)?”

她每天看约兰达和凯尔跟人“谈谈”,已经习惯了美国人的这一套了,甚至觉得“谈谈”真的是一种灵丹妙药,大多数问题都是“谈谈”就可以解决的。即便是“谈谈”不能解决的问题,也要先“谈谈”,谈清楚了才能着手解决,解决完了,还得“谈谈”,因为要做善后工作,还要总结经验教训。

但轮到她自己,她就不相信“谈谈”的威力了。她绝对不会去找约兰达谈自己的心事,因为她的心事就是想知道扎克究竟爱不爱她。但约兰达又不是扎克肚子里的蛔虫,怎么会知道扎克究竟爱不爱她呢?

难道能让约兰达给她打个包票,说扎克肯定是爱她的,她没有自作多情?

就算约兰达愿意打这个包票,她也不会相信啊!

这事跟约兰达谈没用,跟老妈谈也没用,跟谁谈都没用,又不好直截了当去问扎克,只好憋在心里,慢慢发酵。

她妈肯定不知道她这儿正发着酵呢,还在不遗余力地人肉扎克一家,并且颇有进展,又人出新的肉来了,第一时间来向她报告:“简直不敢相信,那个当官的还不是扎克的亲爸,他的亲爸另有其人!”

她讥讽地说:“你是不是对扎克的老爸感兴趣啊?怎么老打听人家的老爸是谁?”

“我对他爸感什么兴趣?我这是为了你!”

“为了我就去打听扎克,干嘛打听人家的老爸?难道你想我嫁给他老爸?”

“扎克的事,不是已经打听清楚了吗?我记得告诉过你的——”

“告诉我什么?”

“不就是他谈过七八个女朋友的事吗?”

她嚷起来:“你看你看,敢情这女朋友的数量是见风涨的呀?上次你说四五个,这次就变成七八个了?”

“他妈亲口承认的就有四五个,还有那些没承认的呢?加一起不得有个七八个?”

她懒得为这事争了:“OK,你打听他就行了,干嘛又去打听他老爸呢?他爸跟这事有什么关系?”

“怎么没关系呢?你没听说过‘其父必有其子’?我知道了他爹是个什么样的人,就能预测出他今后会是什么样的人!”

“这不又成了‘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了?你文革可没少受血统论的苦,怎么还不吸取教训,又拿来用在别人身上?”

“文革的血统论,是看出身,看成分,那当然不对,因为出身啊成分啊什么的,跟人品没关系。而我这是看人品,根本不是一回事。难道人品也不能看了?”

她想了想,觉得不无道理,便问:“那他亲爸是谁?”

“是他妈在省文工团里的同事!”

她一点也没感到吃惊,反而觉得这样更好,人家的老爸不是当官的了,看我家的老妈还有什么可说。

她淡然地哼出一句:“So(那又怎么了)?”

“瘦?肯定很瘦!跳舞的嘛,能不瘦?”

她意识到自己犯了海外留学生令人深恶痛绝的毛病,就是在跟国内那些不讲英语甚至不懂英语的人说话时,会不知不觉地冒出几个英语词来,搞得人鸡皮疙瘩直冒,总觉得你是在卖弄,叫你“假洋鬼子”。

她立即解释说:“我是问扎克的父亲怎么会是那个同事,他妈不是跟那个当官的结婚了吗?”

“是跟那个当官的结婚了,但她之前就是跟那个同事相好的,当官的看上她之后,就托人来说媒,起先她不同意,但那个当官的放了狠话,说如果不同意的话,就处分她的相好,她只好答应了。”

她感慨万千,看来资阿姨的几次婚姻,都围绕着一个“救”字,不是救人,就是救己。

跟当官的结婚,是为了救自己的相好;跟雀儿喜的爸爸结婚,是为了救雀儿喜;而跟那个姓Anderson(安德逊)的美国白人结婚,则是为了救自己,还有自己的孩子。

也许这就是传说中的红颜薄命?

资阿姨是红颜,才会有这么多人喜欢,可以嫁这么多次人,而且每个都不算差,当官的,美国白人,不都是眼下很多人想嫁还找不到门路嫁的人吗?就雀儿喜的爸爸略微逊色一点,但人家交钱了啊!

如果跟她比,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她活了这么多年,一个喜欢她的人都没有。现在一大把年纪了,还没结第一次婚,而人家资阿姨在她这个年龄,已经结了好几次婚了!

结第一次婚,拿到一个出国的机会,这在当时的中国,可是万里挑一啊!

结第二次婚,来到美国,把绿卡搞定。

结第三次婚,财色兼得,又赚了钱,又救了人,自己不吃亏,人家还感激不尽。

按说一个女人活到这份上,也算幸运的了。

但资阿姨不能自由自在地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又应该算是“薄命”了吧?

她从资阿姨身上拉回自己的思绪,不解地问:“那个当官的凭什么处分文工团那个男的?难道还能定个‘夺我心头之好’的罪名?”

“当然不能定这样的罪名。但那个男的,他有把柄让人家抓在手里啊!”

“什么把柄?”

“那男的长得帅,舞又跳得好,很得女孩子青睐。他自己也不检点,今天跟这个好,明天跟那个好,有时还同时跟几个好,搞得那些女孩子为他吵翻天,还有好几个女孩子都为她堕过胎——”

“这都是他的私人生活,当官的凭什么处分人家?”

“哎呀,你还不知道那个年代?多谈几次恋爱都能当成作风问题,更何况他还脚踏几只船,又搞大了几个人的肚子——”

她还是不解:“既然他是这样的人,资阿姨怎么会喜欢他呢?”

“一个年轻的女孩子,哪里能考虑得那么周全呢?再说那个男人手段又高化,你资阿姨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随便哄哄就哄到手了!她那时根本就不知道那男的是这么个花花公子,还以为对她多么忠心耿耿呢。”

“但是那个当官的会不告诉她?”

“肯定告诉了的。”

“那她还为了保护那个男人而嫁给那个——老家伙?”

“谁知道?说不定她是因为知道了那个男人的风流韵事,才彻底死了心,干脆嫁给当官的算了。”

她突然想起一种可能,“她是不是怀着扎克跟那个当官的结的婚?”

“那哪儿行啊?那时的人,那有这么开通,会跟一个揣着别人崽子的女人结婚?你资阿姨结婚的时候,还没怀孕,怀孕是后来的事。”

“那就是说,资阿姨结婚之后还在跟——扎克的生父来往?”

“所以我说她的作风——有问题啰。”

“这也不是什么作风有问题,谁叫那个当官的拆散人家有情人的呢?”

“他拆散是不对,但你也不能因为这个就背地偷人养汉啊!你要么不嫁给人家,既然嫁了,那就要守妇道——”

她不想跟老妈辩论这个,老妈是那个年代走过来的人,思想上打着那个时代的烙印,时不时地就会冒出来。而且她老妈只结过一次婚,甚至可以说只谈过一次恋爱,所以底气足得很,总觉得那些谈过几次恋爱,结过几次婚的人是风流成性,作风有问题。

她问:“扎克见过他亲生父亲吗?”

“见过,前两年回国时见的,听说他跟他爸长得一模一样,像一个模子倒出来的。”

“他怎么不把他爸接到美国来享福呢?”

“享什么福啊,死都死了!”

她吃了一大惊:“死了?多大年纪啊?应该只跟资阿姨差不多吧?”

“是差不多的。”

“那不也才五六十岁吗?怎么这么早就死了?”

“这就叫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他先是因为作风问题受到处分,开除公职,被人家从文工团一脚踢出去了,他就到街道工厂去打工,结果到了那里还是那么风流放荡,又搞得女孩子为他闹翻天,其中有一个都为他得了癔症,疯疯癫癫的了,人家的父亲不依了,找人揍了他一顿,把他的腿打断了——”

她听得毛骨悚然:“那打人的人——不坐牢的?”

“坐什么牢啊!派出所调解一番,各打五十大板,就不了了之。”

“他就是因为这个——去世的?”

“不是,打断腿之后,又还活了好多年的,但总是狐骚不断,也不全怪他,人长得帅,总有女的来找他,而他也不是柳下惠,还不是以歪就歪,送上们的东西,不吃白不吃。”

“他是别人——打死的?”

“不是,后来就开放了,谁还为了这种事打他?他最后是得癌症死的。”

31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46)

  1. 只有地板了

  2. 占位

  3. “就是在跟国因内那些不讲英语甚至不懂英语的人说话时,”——多了“因”字~

  4. 这事跟约兰达谈没用,跟老妈谈也没用,跟谁谈都没用,又不好直截了当去问扎克,只好憋在心里,慢慢发酵。
    ————————————————————————-
    估计这就是导致韦真与扎克之间“暮色苍茫”的根本原因吧?!

  5. So,“瘦?肯定很瘦!跳舞的嘛,能不瘦?”—-哈哈哈,妈妈接得天衣无缝。

  6. “不是我没堕入情网,而是人家根本就没织出情网。我堕入的,是我自己造出来的美丽而危险的漩涡!”写的好!韦真完全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了。这个扎克从一开始就总是不见庐山真面目,见了面又总在师妹的传言迷障中,现在他老爸是谁也不清不楚,真够苍茫的啊!

  7. 资阿姨的感情之路太坎坷了!

  8. 她嚷起来:“你看你看,敢情这女朋友的数量是见风涨的呀”
    韦真现在听不得扎克的不好,一听到就着急了。妈妈也知道韦真不会轻易放弃扎克,所以不遗余力地人肉着。

  9. 资阿姨一定是有故事之人。

    韦真和扎克的感情可能跟扎克的父亲有关系。开始到现在一直猜扎克的生父未见其人联想到白人到见到了喜妹又跟喜妹的爸爸扯上了。师妹又用黑人做烟幕。韦真妈妈一直打听从官到文工团每次都听说回去见到亲生父亲但是只是听说从没证实。扎克亲生父亲亦象谜一样。

  10. “他就到接街道工厂去打工”——是不是多了“接”字~

  11. 中国人自己封闭,还要怪别人。

  12. 有没有可能扎克后来也得了癌症,像他生父一样。所以扎克总是若即若离,这个故事就苍茫了。

  13. 扎克为真真做了很好花时间花钱消耗精力的事:先是,送床,又平安夜看演出,还开几个小时车给真真送饭。扎克三十多岁了,工作也辛苦,只有他特别喜欢真真才会这么做。我要是真真,就是为了少听些谎话,也得疏远师妹。

  14. 韦真妈妈听到的都是传闻,不可不信,也不可全信

  15. 美国人不兴打听别人隐私,但如果他们觉得你情绪不好,或者生了病,他们还是会关心关心的,因为他们觉得情绪不是隐私,病也不是隐私,挂在脸上的嘛。

  16. 真希望她能跟约兰达谈谈。我开始也在着急韦真交友不慎,耳根子软。后来突然想起我当初,那真是当局者迷啊!现在觉得是明摆着的事,我居然搞出那么多剧情。所以心疼韦真,身边又没个知心的人能谈谈。

  17. 怎么变成直接说一句了?

  18. 这事跟约兰达谈没用,跟老妈谈也没用,跟谁谈都没用,又不好直截了当去问扎克,只好憋在心里,慢慢发酵。

    ——这大概就是韦真暮色苍茫的原因。

    如果她直接跟老妈承认自己爱上了扎克且不可能接受禺杰,那闺蜜老妈肯定能改变态度,能帮她分析出扎克也爱她的无数条理由,且能出谋划策帮她成功。

    如果她跟约兰达谈谈,约兰达也许能提供重要的信息帮她看清事实真相,或能助一臂之力。

    但韦真不找这俩人,偏偏愿意跟明显的情敌师妹谈论扎克(尽管她是被动的),这就必须地苍茫了。齐天大剩的智商问题呵!这样的“小白”一定还要等到高富帅死心塌地的非她不娶,只能靠中彩票了。还是喜欢《十年忽悠》里的艾米,精灵古怪智计百出!

  19. 韦真不是智商有问题,而是脸皮薄,自尊心强,有些事情不好开口。不像小师妹厚颜无耻,没有底线。

  20. 如果她直接跟老妈承认自己爱上了扎克且不可能接受禺杰,那闺蜜老妈肯定能改变态度,能帮她分析出扎克也爱她的无数条理由,且能出谋划策帮她成功。
    ——————–

    韦真没有跟老妈承认爱上了扎克,但老妈已经知道她动心了,所以一直是劝阻的态度,并且一直在找资料为自己的劝阻提供证据。韦妈妈是相信“有其父必有其子”的,怎么可能在认为扎克风流花心的情况下赞成韦成和他恋爱呢?并且“能改变态度,能帮她分析出扎克也爱她的无数条理由,且能出谋划策帮她成功”,这是你在自以为是吧?

  21. 如果她跟约兰达谈谈,约兰达也许能提供重要的信息帮她看清事实真相,或能助一臂之力。

    ————————————————————

    约兰达真的能提供重要的信息来帮她认清事实真相吗?不觉得。
    她对扎克和韦真的交往可能还一无所知,从文中可以看出,她明显不知韦真的恋爱对象是谁,就算她知道扎克的情史,那也只是扎克的过去,圣诞期间的事她又没有在资阿姨家,也没有在老人院,不在这几个现场,她又能有什么根据来帮助韦真“认清事实真相”?
    这不是想当然吗?

  22. 但韦真不找这俩人,偏偏愿意跟明显的情敌师妹谈论扎克(尽管她是被动的),这就必须地苍茫了。齐天大剩的智商问题呵!这样的“小白”一定还要等到高富帅死心塌地的非她不娶,只能靠中彩票了。还是喜欢《十年忽悠》里的艾米,精灵古怪智计百出!

    ——————————————————

    “偏偏愿意跟明显的情敌师妹谈论扎克”,韦真不过是因为自己不在资阿姨家过圣诞,想了解一下当天的情形,或者就是想跟人谈谈扎克,一个在爱中的女孩子肯定是很愿意跟人谈论自己的心上人的,虽然这个人不是对的人,但师妹谈起来了,她还能不听?但她肯定是没有全盘相信师妹的,只不过加强了自己的“不自信”而已。

    但恋爱了的人,谁能有那么强的信心认为自己就一定能让心上人心仪呢?

    再说艾米,在十年忽悠中,还不是怀疑过艾伦不爱自己,或者花心什么的?真有从不怀疑的爱情吗?

    所以我认为,这是韦真爱情发展的一个阶段,某个时期的迷惘怀疑沮丧,可能很多人都经历过,怎么能说韦真是“小白”呢,那天下该有多少“小
    白”了?

  23. Zak的生父和资阿姨应该是真爱,资阿姨为了救他违心嫁给了当官的,之后又和Zak的生父有了Zak,可能为了Zak的成长才到了美国,Zak的生父不能与相爱的人生活在一起,又被人打伤了,最后得癌症去世,真是让人心酸。——小宝妈

  24. 我觉得韦真跟约兰达谈没用,因为约兰达可能根本没机会与扎克见面,她周末不上班。韦真跟妈妈谈也没用,就算她妈不反对,也可能搞到另一个极端,像上次那样,把女儿照片给了人家,却没对等地要到一张对方的照片,让韦真觉得很丢份。

    我觉得最值得一谈的是雀儿喜,师妹说床是雀儿喜买的,那就问问雀儿喜,床到底是谁买的。只要床是扎克买的,或者是他叫雀儿喜买的,或者他告诉了雀儿喜,韦真的床很旧,那就说明他很关心韦真,韦真就不会觉得自己“自作多情”了。

  25. 那位说韦真情商有问题的人,自己的情商(或者“读商”)貌似也有问题,怎么把雀儿喜这么大个信息来源给忘记了呢?只想着找那些完全没用的人去谈,那不成祥林嫂了吗?

  26. 有人担心扎克像父亲一样得癌症,我倒不担心这个,因为如果他得癌症,那就是个爱情悲剧,但不是“苍茫”。我担心的是他和他父亲一样,有很多女生喜欢,而他没处理好,一下喜欢这个,一下喜欢那个,或者同时喜欢几个。那样的话,韦真的爱情之路就苍茫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