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47)

听了扎克生父的故事,韦真的心里怪不好受的。

可能因为她不是那个得癔症的女孩,所以立场完全是站在被打断腿的扎克生父一边的,很想呵斥那个打人的混蛋几句:你女儿自己要喜欢人家,关人家什么事啊?你凭什么打断人家的腿?还一点法律责任都不负,这也太没王法了!

那天夜里,她做了个梦,梦见一个中年男人,衣衫褴褛,头发脏乱,两条腿从腿肚子那里断掉了,膝盖下只剩五六寸长的一节,裤腿的下摆折起来,绑在那节断腿上,而断腿则绑在一块木板上,屁股就坐在断腿上,两只手上各穿一只鞋,以手代脚在地上走。

那人曾是她小学校门前的一道风景,只要天晴,那人就会去学校门前乞讨,经常是被学校的门卫赶得鸡飞狗跳的,但只要门卫一不留神,他又回来了,继续在学校门前乞讨。

她小时候挺怕那个人,因为他的两眼总是红通通的,像个酒鬼。听别人说,他的确是个酒鬼,有点钱就买酒喝,所以穷得叮当响。

不过他没打过人,都是别人打他。

有些小孩子胆子大,总爱围着他嚷嚷:“翻个白眼!翻个白眼!翻了给你钱!”

那个乞丐就把手从鞋子里拿出来,拧起自己的眼皮,往上一翻,把眼皮一直翻到眉毛上去,红红的,固定在那里不掉下来,眼珠也往上翻,一直翻到眼珠彻底消失,只剩下大片的眼白,带着血丝,很吓人,看得她心惊胆战,眼皮都抽搐起来。

她以前总是不敢走近去看,但这次不知为什么,像被鬼爪子抓住了一样,一直拖着她往前走,走到人圈子里一看,才发现那个乞丐不是别人,正是扎克!

她的心痛得快裂开了,推开那些看热闹的小孩子,跑上前抱着他大哭:“怎么是你?怎么是你?是谁把你的腿打断了?”

他也哭了,流着泪说:“我对不起你——”

她义愤填膺,拉着他说:“走,我们到公安局去告状!他们凭什么打断你的腿?”

他赖在地上不肯跟她去:“别告了,是我的不是——”

“怎么是你的不是呢?肯定是她们自己喜欢你,得癔症也是她们自己的问题,怎么能怪你呢?”

他低声问:“你不怪我?”

“只要你今后别——招惹其他女孩子就行。”

她希望听到他说“我保证不招惹”,但他看看自己的腿,悲怆地说:“我都这个样子了,还怎么招惹?”

她非常失望,连声追问:“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什么意思?”

她就在这茫然无措的梦境中被手机闹铃给闹醒了,醒来后还沉浸在复杂悲催的情绪中缓不过气来,从梦里一直哭到梦外。

不知道为什么,她有点分不清扎克和他爸了,本来是同情他爸的,却总是觉得他也挺可怜的,好心好意帮助她,却被她当成爱情,在那里大受煎熬,如果成了癔症,她爸会不会抄起棍子打扎克一顿?

她觉得她爸应该不会这么无理,或者说她爸爱她还没爱到这么不顾一切的地步,又或者她爸的个性就不是这种狂暴型的。

她爸一向都是平静如水,或者像她妈吵架时说的那样“麻木不仁,用刀都戳不出血来”,从来没有欣喜若狂过,也从来没有暴跳如雷过,随着在家经济地位的不断降低,越来越变得像是她妈的影子和应声虫,可能走丢几天都不一定能马上发现。

但她妈一定会找扎克拼命,会把一切都怪罪到他头上,现在就已经在怪罪他了,如果她成了癔症,那还不怪他一头的包?

只有她自己明白完全不是扎克的错,他什么也没干,就是好心好意帮过她几次,是她自己堕入情网了。但她那时已经成了癔症,就算她替他辩白,她妈也不会相信啊!

好在她妈隔山隔水的,想痛打扎克一顿,还不一定签得到证,所以不至于闹出扎克生父那样的惨剧来。

这么想了一通之后,她的心情不再那么难受了,甚至有点欣喜,庆幸自己意志力够坚强,没有成癔症,也算救了扎克一命。

周末的时候,扎克到老人院来做义工,但跟她不在一个办公室,她是听凯尔跟一个老人谈话时说起的。她不好在上班时间跑去找他,但想到他就在跟前,跟自己在同一个地方工作,服务的是同一批人,心里就甜蜜蜜的。

她警觉地想,这是得癔症的节奏啊!

什么癔症不癔症的,那是她家乡的说法,用刻薄点的话来说,就是花痴。她可不能成花痴,那会害人害己的!

吃午饭的时候,他到她的办公室来了,她以为是来找她的,非常高兴,结果却发现他早跟凯尔约好了一起到外面吃午饭,还对她说:“I know you always bring your own lunch, but if you’d like to go together——(我知道你总是自己带午饭的,但如果你想一起去的话——)”

她连连说:“Thank you, but no. I prefer my own lunch.(谢谢你,不过我就不去了吧。我更爱吃自己带的午饭。)”

那顿午饭她吃得味同嚼蜡。

凯尔吃了午饭回来,一点都没提到扎克,就像是自己一个人吃了顿午饭似的。

她心痒难耐,装着不经意地谈到了扎克,大意是说两人的母亲以前是好朋友。她还讲了点文革的趣事,样板戏啊,抄家批斗什么的。

凯尔很感兴趣,听得津津有味。

她见亲切友好的气氛已经建立起来了,便貌似顺带地说:“I never imagined I’d meet him here. But I don’t understand, why would he say he’s only sort of volunteer. He IS a volunteer, right? (我从来没想到我会在这里遇到他。但是我有点不懂,为什么他说他只是某种意义上的义工呢?他的确是这里的义工,对吧?)”

凯尔马上严肃起来:“Sorry,I’m not at liberty to discuss this with you. Why not ask him yourself?(对不起,我无权与你谈论这个。你干嘛不亲自问他?)”

她本来就有点怕凯尔,极少与他谈论工作之外的事,今天算是第一次,哪知道他这么拉得下面子来,连个渐变过程都没有,一下就变了脸。

她更怕他了,怕他认为她多事饶舌,爱刺探人家的隐私,又爱背后议论人,如果把这写到评语里,那就惨了。

她悔之莫及,恨不得把自己的舌头剁掉。

快下班的时候,扎克又来了一下,这次是专程来找她的,不过也只说了几句话,主要是替他妈传话,再次邀请她元旦去家里玩,还约好31号她在家等他开车过来接:“我妈说你只开过上班这条路,没开到X市去过,叫我顺路带你去,免得她不放心。”

“那回来的时候呢?”

他一笑:“既然我把你载过去,肯定会把你送回来嘛。你怕我把你扔那儿不管了?”

她不好意思地笑了。

隔了一天,雀儿喜也打电话来邀请她去家里过元旦,两人聊了一会,雀儿喜说:“我收到你寄来的支票了,你那是干嘛呀?”

“没别的意思,就是谢谢你为我买床。请你一定要转存,不然我又得想别的办法付钱给你,反正我是一定会付钱给你的,所以不如你马上拿去转存——”

“床又不是我买的,你干嘛寄钱给我呢?”

“那是谁买的?”

“是我哥买的呀,你不知道?”

“我——本来是知道的,我还寄过床钱给他,但他装在红袜子里,圣诞的时候又悄悄还给我了。后来我听师妹说,床不是你哥哥买的,而是你买的,所以我才把钱寄给你。”

“Ray(睿)肯定是搞错了。她问起这个事,我就把来龙去脉都告诉她了,但她可能听搅了。我只动了动嘴皮,打电话到你们Z市的店里问了问行情,看哪家店有那种床,真正买床的是我哥。”

“是他叫你打听行情的?”

“是啊,他说你的床很旧很破,中间都陷下去了,那种床睡久了会损伤腰背的。他想给你换个床,但他不知道你的床是什么型号的,怕买错了型号你那里放不下。他又不好去问你,说你特讲客气,问了你也不会告诉他。他想起我在你那里住过,所以向我打听你的床是什么样的。我只记得是个单人床,别的都没注意。”雀儿喜检讨说,“我在你那里住的时候,每天都在瞎忙,完全没注意到你的床很旧很破——”

“快别这么说了,你们一家都对我太好了!”

“我知道我哥很忙,就说让我来办这事,但他说我离得远,鞭长莫及,还是他自己去弄。我就帮他打电话到各家卖床的店里去问了一下,最后敲定了一家,他再打电话去订货。”

“我看床那么快就送到了,还以为是你给我买的,早就买好了呢。”

“哦,送货没什么,可以加急,多付点送货费就行了。”

“送货的人还扮成圣诞老人,好——喜庆!”

“是吗?这个我还不知道呢,肯定是我哥订货的时候交待了店家的。”

“他真是——活雷锋。我听师妹说,他送了个电脑桌给她,还是他亲手组装的。”

雀儿喜笑起来:“哪是什么电脑桌啊?就是一个小支架,上面可以放lap top(手提电脑),免得放腿上影响散热的。”

“是吗?那她怎么说是电脑桌?”

“可能她以为那就是电脑桌吧。但那也不是我哥送她的,是她在我家看见了,说很喜欢,爱不释手,我就让她拿去用。”

原来是这样!

太好了!幸好之前没得癔症,不然就白得了!

她感动之极,一下就忘了自己对师妹许过的诺,掏心掏肺的把师妹前三百年后八百年的背后议论一股脑倒给了雀儿喜。

雀儿喜听完之后说:“Ray这样的女生,我在国内见得多了,都是三观不正,而且没底线的人。感恩节那次,我是看在她多少还帮过我,又是你的朋友的份上,才邀请了她来我家玩。圣诞节是Zoe(佐伊)请的客,她见我邀请过她,又见你第一次来我家时就带着她,所以也把她邀请来了。但她这几次在我家都很不像话,到处乱翻,还背后瞎议论人,又爱吹,什么都是她家的好,把我家的菜啊饭啊房子啊装修啊,都贬得跟什么似的,那干嘛还上我家来呢?”

她不知道所有这些都是资家人自己看出来的,还是听了她的小报告后才得出的结论,自感很不厚道,怎么把师妹对她掏心掏肺说的话都传给雀儿喜了呢?

她问:“那这次元旦——”

“肯定不会请她了!”

跟雀儿喜打完电话,她是又喜又愁,喜的是自己得到了平反昭雪,因为床是扎克送的,这就摘掉了她“自作多情”的帽子,也为扎克平反昭雪了,因为他并不像他老爸,处处留情,脚踏几只船。

愁的是自己一番小报告,破坏了师妹在资家人心目中的印象,如果传到师妹耳朵里,肯定会闹出轩然大波,而且师妹这个元旦要孤苦伶仃一个人度过,也觉得十分同情。

35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47)

  1. 韦真这几天的感情真是像坐过山车,几上几下的,小心脏很很受累呀。元旦过后不久,就要过中国的春节了,那时又会去资阿姨家吧。这中外连起来的几个节日能让他们的感情大幅升温吧。

  2. 太好了,床是扎克送的,师妹的那些话也是瞎编的,真替韦真开心。

  3. 哪知道他这么拉得下面子来,两个渐变过程都没有,一下就变了脸。
    ~~~~~~~

    两个~连个?

  4. 凯尔的态度让人揪心啦!我猜测,扎克一定有不寻常的故事。

  5. 喜妹对师妹的评价很准确,三观不正无底限。
    恭喜我自己一下,我就一直认为床是扎克送的。
    师妹那个所谓的小”电脑桌”我家有两个呢。她真能臆想,居然说是扎克亲手组装的。这个自以为是的小姑娘,撒谎无底限啊。喜妹说得对,这样的人国内还真不少呢。

  6. 我瞎猜一下:扎克可能是因为某件事而被罚做社工,所以他是sort of volunteers 。这件事跟某一女性有关。而因为这位女性或这件事,使得韦真的爱情变得苍茫。

  7. 韦真总算在喜妹那儿把事情弄个水落石出了。凯尔的话和态度挺让人担心的,国外真是尊重他人隐私,这要是在国内,稍微留点心就能打听到扎克的事儿,不能说打听到的是事实,怎么也会有不同版本的故事。如果扎克是被罚做社工,应该也不是什么大错吧,不太清楚美国的情况,什么情形要罚做社工?医疗事故是不是就得去坐牢了?

  8. 很想念鹊儿喜 终于出场了。打她第一次出场我就很喜欢她的幽默,而且是个可交的朋友:)

  9. 原来还有点担心雀儿喜也喜欢扎克,这集里面看到雀儿喜一口一个"我哥"(而不是直接叫名字),觉得这个可能性很小。

  10. 我看韦真不用同情师妹,即使没得到邀请,师妹肯定会想办法去扎克家的。

  11. 看到雀儿喜对师妹的准确评价,我这下对资阿姨扎克一家的眼力价放心了。师妹的通篇谎话终于露馅。
    从美国人尊重隐私这个角度出发看,扎克的这种义工,应该和志愿者那一类是有区别的,不会是因为出现医疗或与工作方面有关的失误或过错而被罚的那种义工呢?所以凯尔才认为他无权去谈论。不然的话,一般意义上的义工的分类,凯尔是完全可以给韦真做一个知识普及的。
    接下来,韦真应该借床钱的事和扎克再见面了。扎克应该是喜欢韦真的,他所做的每一件事情,不仅仅是为了两个妈妈间的友谊而照顾韦真,而是出于发自内心的喜欢。也许扎克是有女友的,但是并不等于韦真没有机会取代女友和扎克在一起。
    期待艾米揭晓扎克那种义工是什么性质的义工。
    期待韦真和扎克间的窗户纸早点被捅破。

  12. 估计是法庭判决,个人自己选择用多少小时义工代替别的惩罚的那类?

  13. 国人的确有那种毛病,好攀比,别人的什么都不好.经常说出的话比如:你的车比某人(她亲戚)小,你的房子没某人(她认识的)大,某人(她邻居)的孩子成绩经常得全A而不是B+.虽然她自身各方面都不如你.

  14. 还是雀儿喜解了谜!我上集猜对了!

  15. 师妹肯定有说法的,人家不邀请她了,她一定会找个有利于自己的理由来。

  16. 哈哈,终于平反昭雪了!开心!

  17. “这么想了一通之后,她的心情不再那么难受了,甚至有点欣喜,庆幸自己意志力够坚强,没有成癔症,也算救了扎克一命。”韦真好可爱呀!
    资阿姨一家果然是明察秋毫呀,把师妹的三观看得清清楚楚!
    我猜想师妹会想出各种理由元旦蹭去资阿姨家。
    一抹蓝

  18. 我猜是不是扎克的什么重要亲人,现在或者曾经在这个养老院,所以他会经常来,但是又不是严格的义工,并且知情人也不好讨论他的情况?—— 安娜

  19. 凯尔喜欢扎克,所以听得扎克的事听得津津有味,之后翻脸,是把韦真当情敌了?

  20. 师妹应该看到过丑到苦的照片,与凯尔有关?

  21. 知道没得到元旦邀请后,师妹估计会把自己的怀疑当作事实,说资阿姨一家因为被她发现了秘密,才不再请她去,并且会说她的

  22. 坏话。韦真又迷茫了。

  23. 中午吃饭邀请男同事,不邀请自己喜欢的女生,这在男人中貌似比较普遍,因为大天白日的,就算邀请了自己喜欢的女生,也做不了什么,连讲句亲热话都不行。但如果是晚上约会,男生可能都宁愿把同性朋友丢在一边了。

    但女生可能就宁愿和自己喜欢的男生一起吃午饭,反正就是越多时间在一起越好。但晚上聚会,可能会扯个闺蜜跟自己一起,保个镖,也热闹热闹。

  24. 韦真心肠太善,太软,小师妹那样对她,她还同情小师妹元旦会孤苦伶仃。会不会这是个比较致命的缺点啊?在以后的故事发展中。

  25. 从送床和送电脑桌这两件事来看,师妹还真不是百分之百瞎编,都有那么一点根据,但要么搞错了,要么任意发挥了。

  26. 厉害的谎话是通篇假中掺了点真

  27. 床就是扎克送的,我也猜对喽!开心!
    韦真可真是善良可爱,还在担心师妹的形象.其实事实都摆在那里了,韦真说不说师妹都会照她自己的老样子为人处事的.别人自然也会有判断的.

  28. 师妹只是韦真迷茫路上的一关,这一关过了后。下一关是凯尔?

  29. 韦真担心的是师妹知道她背后传了话,会闹出轩然大波。

  30. 真真和师妹的关系让我想起小时看的《农夫和蛇》

  31. “愁的是自己一番小报告,破坏了师妹在资家人心目中的印象,如果传到师妹耳朵里,肯定会闹出轩然大波,”
    真真还是太善良太年轻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