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48)

不过韦真完全是白担心了,因为师妹比她想象的popular(热门,受欢迎)多了,绝对不是拴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人,早就跟人约好,年夜要到downtown(市中心)的酒吧去玩,一直玩到明年!

师妹还对她怀了一把歉意:“我没约你一起去,主要是你跟我那几个朋友都不熟,再说你这次肯定要去你那个什么资阿姨家。”

“嗯,我前两次都没去成,这次无论如何也得去了,不然太拂人家的面子。”

“你别以为她邀请你是给你面子,或者是看在你妈当年救过她的份上,其实她是——别有用心的。”

“别有什么用心?”

“当然是替她那个宝贝儿子物色对象啰。”

“她儿子长得帅,又是医生,要钱有钱,要貌有貌,真正的高富帅,还用得着老妈——帮他物色对象?”

“你没听懂我说的这个‘对象’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是女朋友那种对象。”

“那你说的是——什么对象?”

师妹貌似有难言之隐:“反正你只记住这样一句话,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天上不会掉馅饼。如果她真是在为她儿子物色女朋友,她怎么会找上你呢?你自己都说了,她儿子是高富帅,那她怎么会看上你?难道你是白富美?”

这正是她自己冥思苦想但总没想出答案来的问题,所以她从来不敢相信扎克会喜欢她,但她也没觉得资家是别有用心,只觉得他是一个孝子,母上让他干什么,他就干什么,无非就是遵从母上的旨意,讨母上欢心罢了。至于他母上为什么要对她这么殷勤,她有现成的答案:因为跟她妈有交情。

她狐疑地问:“那你说她是在给她儿子物色什么对象?”

“我说了有什么用?你又不会相信。”

“你说什么我没相信了?”

“我上次就对你说了,她儿子是sex offender(性犯罪者),你相信了吗?”

“但是我问过我们那里的约兰达,她说不是啊。”

“约兰达说什么你就相信什么?她是何方神圣啊?一个老墨,爹妈都是偷渡过来的,天知道她是怎么在美国找到工作的!切,她懂个什么?”

她无话可说,因为是她自己告诉师妹,说约兰达的父母是偷渡来美的;约兰达智商不算特别高,也是她告诉师妹的。

只怪她太爱八卦了!

师妹突然决绝地说:“算了,我还是告诉你吧,真的不忍心看你掉进火坑。我把这事源源本本地讲给你听,但你一定要保密,千万别去找你那个资阿姨对质,不然她恨死我。”

“什么事?”

“我感恩节的时候,不是在她家住过一个晚上吗?她家只四个卧室,他们老两口是分开住的,就占了两个卧室,再加上两个儿女一人一间,四个卧室就占满了,没客房。她也真做得出来,把我和你室友安排在客厅沙发床上睡,就没说把他们随便哪个的卧室让一间出来我们住!怎么说我们也是女孩子嘛。”

她也觉得这样安排有点不妥当,太不符合中国人礼仪之邦殷勤好客的光荣传统了。她家每次来了客人,都是爸妈把自己的卧室让出来客人住,如果客人多了,还叫她上朋友家去挤挤,把她的房间让出来客人住,绝对不会让客人睡在客厅里。

不过美国可能没这种传统,他们就是这么自我,这么任性,我的地盘就是我的神圣领土,不管谁来了,都不能侵占我的领土。她在电视上多次看到过类似情节,都是客人住客厅沙发,主人自己悠哉游哉地住自己的主人房。

资阿姨来美国这么多年,可能早就全盘西化了,这样安排不稀奇。

她问:“那你们就在客厅睡的?”

“没有,我吵吵着要连夜赶回来,扎克只好把他的房间让给我们睡了。”

“那不挺好的吗?”

“好个什么呀!他那个房间门拴不住的,把我吓得要命,完全不敢睡着。”

“后来呢?”

“半夜的时候,真的有人进了我们的房间,手都摸到我身上来了!”

她首先想到的是邵伯伯:“那你还不快喊!”

“喊什么呀!吓都吓瘫了,哪里还喊得出来?”

“是不是——邵伯伯?我就觉得他——有点怪。”

“不是他。”

“那是谁?”

“你说还能是谁?”

“是扎克?”

师妹哼了一声,仿佛在责怪她明知故问。

“但他怎么会——干这种事呢?”

“sex offender(性犯罪者)嘛,不干这种事还干什么事?”

“那你——就让他那样?”

“不让他那样还能怎样?美国人家里都有枪的,你把他搞烦了,给你一枪,你就没命了。再说他那么大的个子,那么大的手,随便把我脖子一掐,就把我像小鸡一样掐死了。他又是外科医生,把我大卸八块,扔到各个垃圾堆里,警察连案都破不了!”

“嗯,你当时不反抗是对的,但第二天可以——报案啊!”

“报什么案?他只是对我上下其手了一番,我又没拿到他的精液什么的,哪来的证据?”

她还是不愿意相信扎克是这样的人,他的眼神,他的微笑,都是那么清澈明朗,说他多情她可以相信,但说他会干出这么猥琐的事,她完全没法相信:“他是不是有梦游症?”

“梦个鬼的游!他当时清醒得很!”

“你怎么知道他清醒得很?”

“因为他那样的笑法,我就知道他——很清醒,很得意,好像在说‘掉进我的陷阱了吧?’”

“你感恩节就吃过一次亏了,怎么圣诞节又跑他家去呢?”

“圣诞节他只一天假,不会在家过夜嘛。但元旦这次我就肯定不会上他家去了,明知道要在那里过夜,我还跑他家去送死?”师妹无奈地看她一眼,说,“我知道我这样说你不会相信,所以我也不劝你别去他家。但你晚上睡觉的时候,最好别在客厅睡,如果他把房间让出来你睡,你最好搬个椅子把门顶住,斜放着,顶紧,应该能起点作用。他推当然还是推得开的,但总会弄出响动,把你惊醒,就可以给你一点时间,让你来得及防范。你最好随身带把小刀或者剪子,pepper spray(辣椒喷雾剂)也可以——”

她开玩笑说:“那我这是去赴鸿门宴啊?还带着刀枪。”

“干脆别去了,跟我一起到酒吧去玩吧。你去他家,跑这么远的路,就为了吃那一顿饭,又不是什么山珍海味,满汉全席,都是一些家常菜,还没你做得好吃,跑一趟太不合算了!”

“但是我已经答应了——”

“答应了怕什么?到时就说车坏了。”

“扎克说好了来接我的。”

“哇,你的胆子也太大了!让他开车来接你?你知道他把你接到哪里去?”

“我觉得他——不是那样的人,上次我在旅馆住的时候——”

师妹打断她:“别提你在旅馆住的时候了,你睡得跟死猪一样,就算他把你上了,你都不会知道。”

“谁说我睡得跟死猪一样?我半夜起来好几回呢。”

“我早就说了,你不会相信我的话的,那你还是自己去见证吧。”师妹看了她几眼,说,“不过也可能你不会遇到我那种事——”

“什么意思?”

“我和你室友那晚都在那里住,她还睡在外面呢,扎克就没去——摸她——”

她懂了:“那他摸你,是因为你长得漂亮。像我这样的丑女,半夜三更在外面走都不会遇到劫色的人,他应该看不上。”

“也难说,如果他饿极了,就不管你长什么样了。你没听说过‘当兵三年,老母猪变貂蝉’?听说他好几年没女朋友了,肯定是饥不择食。”

就冲师妹这么瞧不起她,她也得去资阿姨家住一晚,哪怕吃点亏,也要证实自己不是师妹想象的那么差劲,咱对扎克还是有吸引力的。

其实也说不上吃多大的亏,不就是摸摸吗?扎克这么帅的哥,被他爱抚爱抚,也不算太吃亏吧?

她打定了主意,就不管师妹怎么说了,反而担心扎克看不上她,半夜不来房间招惹她。

31号那天,她下班回到家,先洗个澡,再拿出早就挑选好的衣服鞋袜穿上,然后卷头发,化妆。

刚搞好,扎克就来了,看到她的新面貌,相当吃惊,好像不认识了一样,老半天才蹦出一句:“You look stunning(你太惊艳了)!”

她嘴上谦着虚,心里其实很得意,哈哈,我虽然不是白富美,但捯饬捯饬还是过得去的。

她问:“你吃饭了吗?”

“没有,不是约好去我爸妈家吃年夜饭吗?”

“但还要开几个小时的车,你不饿?”

“你吃了吗?”

“我吃了几个自己做的小包子垫底。”

“你还会做包子啊?”

她开玩笑说:“是啊,我什么都会做,你不知道?”

“现在知道了。”

“我给你也蒸了几个包子,吃了再走吧。”

“不了,还是带路上吃吧,免得让他们久等。”

“好的。”

她用个饭盒把包子装上,端在手里,他帮她提着包,两人一起下楼,来到他车前。

即刻上路。

他开车,她就把包子一个一个从碗里拿出来,递给他。他接过去,往嘴里一扔,咀嚼两下,喉结一阵滚动,就吃掉一个,看得她咯咯直笑。

他像小孩子一样,见这个可以引入发笑,益发起劲,一个一个吃得更夸张,还故意问:“你在笑什么?”

“呵呵,我看你吃包子,就想起小时候,每次看到我爸吞东西的时候,喉头那里有个东西在滚动,我就用手去摸,滚下去的时候,我就喊‘吞了吞了’,但过一会又滚上来了,我就大惊失色地对我妈说:‘妈妈,爸爸的喉咙是不是堵住了,怎么总也吞不下去呢?’”

他开怀大笑:“哈哈,我小时候看到我爸的喉结,一直以为是长了瘤子呢!”

她夸奖说:“看来你从小就是个当医生的料,看到喉结会想到瘤子上去。而我只是个吃货,想来想去都是吃的东西。”

他有点郁闷地说:“哪知道他后来真的得了喉癌,我妈还怪我乌鸦嘴——”

“他得的是喉癌?”

“嗯,到最后,他已经不能说话了,就在电脑上打字,说Zac(扎克),虽然我不是你的biological father(生父),但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father(父亲)都爱你,可惜我能说话的时候,没有对你说够I love you(我爱你),现在我只能打在电脑上给你看,我不是copy & paste(剪接粘帖)的,我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打出来的——”

43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48)

  1. 沙发!!!

  2. 终于逮到沙发了,太缴动了!慢慢看。。。

  3. 占位

  4. 占位. 谢谢艾米!

  5. 一定是上次去姿阿姨家的时候,师妹的言论让大家讨厌,感觉自己没希望,所以故意编造了扎克的坏话,抱着反正我也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好好得到的心态,这样的人最讨厌,见不得别人比她好,韦真最好离她远点。袖底风

  6. 师妹说扎克侵犯她这件事,我认为师妹还是在说谎,目的就是为了离间韦真和扎克及资阿姨一家。我的想法和韦真一样,既然感恩节师妹都被扎克上下其手了,那圣诞节还巴巴地跑去做什么?在这期间,师妹还问喜妹要了扎克的散热架,还得意地向韦真炫耀是扎克买来送给她、还亲自安装的。
    估计师妹在资阿姨家惹人讨厌了,自觉贴上扎克无望,所以才会无下限地抹黑扎克。
    师妹这次和朋友出去,估计还是为了寻找新的猎物吧。师妹这种三观不正,没有道德底线的且嘴无遮拦的人,走到哪里都会惹人厌的。

  7. 师妹绝对当得起“心术不正”四个字,你看她又想吓退韦真,忽悠韦真跟着她去玩而不去扎克家。

    看来扎克的养父也给了扎克足够多的父爱,也肯定很爱资阿姨。叹息……

  8. 我还是觉得师妹在说谎,感恩节晚上,是她和韦真舍友一起睡在扎克卧室的,扎克胆子再大也不会当着舍友对师妹猥亵啊!我看是师妹自己在那做春梦,还故意吓唬韦真的。
    韦真挺贴心的,还会做包子,我觉得现在的年轻人会做包子、饺子的很少,面发不好,也不会捏。
    描写韦真回忆爸爸喉结的那段写得真形象!我女儿曾跟我说她爸爸总是不把糖果咽下去,后来我才意识到她是指喉结。
    “我不是copy & paste(剪接粘帖)的,我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打出来的——”我觉得是在说资阿姨的白人丈夫。临终前的父爱,很真挚,挺让人感动的。

  9. 手机翻墙跟贴太难了,吭哧吭哧敲一大段话发布就掉下墙来白敲了。

  10. 扎克的生父到底是文工团的还是当官的那个,扎克和韦真妈妈说的似乎不一致呢。

  11. 韦真妈妈”人肉”的结果是扎克生父是文工团那个帅哥,帅哥得了癌症。

  12. 扎克在这集说的是,不是生父的父亲得了癌症。
    不会碰巧有生父养父都得了癌症这样的巧合吧?

  13. 事实是不是这样,生父是文工团的,沒得癌症。养父是当官的,得了癌症,扎克和养父相互之间感情很深。还有一种可能,扎克是官父亲和资阿姨抱养的孤儿。

  14. 我想会不会是师妹在感恩节的晚上到客厅去骚扰扎克未果?现在倒打一把?

  15. 对,看了上面网友的跟帖想起来了,扎克的白人养父也是得了癌症的,那么这里可能说的是他。我脑子里光想着国内的了。

  16. 扎克说养父的那段好感人!暮色苍茫会不会是说资阿姨的,她一生那么美,又善良真诚,生活和爱情道路都坎坷,所以苍茫.

  17. 如果扎克真的对师妹上下其手了,师妹的心还不得乐开了花儿?
    扎克和韦真相处的每一刻都是那么开心,让人看着都觉得幸福。

  18. “到最后,他已经不能说话了,就在电脑上打字,说Zac(扎克),虽然我不是你的biological father(生父),但我比世界上任何一个father(父亲)都爱你,可惜我能说话的时候,没有对你说够I love you(我爱你),现在我只能打在电脑上给你看,我不是copy & paste(剪接粘帖)的,我是一个字母一个字母打出来的——”============好感人!

  19. 师妹自己说的好像有点前后矛盾,前面说让”我们”住扎克房间,后面又说韦真室友睡沙发.

  20. 师妹肚子里的坏水可直多呀,倒都倒不完,自己不受资阿姨家的欢迎,得不到扎克的喜欢,总想着破坏韦真和扎克的关系。估计实际情况是师妹想勾引扎克没得手吧。
    韦真的美把扎克电晕了,为韦真感到自豪!
    一抹蓝

  21. 最后一段好感人!师妹真是太没下限了,感觉她说的都是编出来的。

  22. 妞妞,你说的师妹说的前后矛盾是不是指的韦真室友睡外面?这个外面应该是床的外侧吧。

  23. 这次韦真一个人,估计会和喜妹住一起吧。

  24. 师妹这样的人,只能让人把她说的话当个屁,实在熏人,在她嘴里就没个好人,只有她聪明伶俐,并且为他人着想。
    韦真应该看白她了吧!但愿韦真再也不会被她的言行影响到。

  25. 丁香花 | 12月 16, 2014 @ 12:00 上午 |
    我想会不会是师妹在感恩节的晚上到客厅去骚扰扎克未果?现在倒打一把?

    — 跟丁香花有同样猜测。这个师妹每出场一次,底线就刷新一次,不得不说也是奇葩。

  26. 最后一段好感人。。。%>_<%

  27. 扎克说不定真是有夜游症,半夜走回自己房间去,把师妹当成了韦真或者过去的女朋友,做了一些亲热的事。

    如果扎克有夜游症的话,那韦真的爱情生活就有点苍茫了,一是吓人啊,睡到半夜,发现老公跑不见了,或者在屋子里到处走,那多可怕呀!二是扎克有可能在夜游期间犯下什么错误或者罪行,那就让人爱也不是,恨也不是了。

  28. 不相信师妹的话,除非是艾友友说的可能性。
    师妹还真的觉得自己是美女,韦真是丑女吗?韦真可真的大度。真丑女也不见得受得了。

  29. 相信扎克不是个坏人,倾向于夜游症。
    师妹说看见扎克在笑,夜游的时候有时候有表情的。
    我上小学的时候,大概7-8岁,有一天,我白天大概玩得很疯,稍微躺着休息了一下,结果睡过去了,我们那个时候是睡炕上,没有床。父母,还有我姐姐都在炕上,看书聊天。就看见我起来了,面带微笑向外走,我爸爸是个医生,马上认识到我在梦游,把我拉住,重新让我睡觉了。第二天我一点印象都没有,我姐姐说我是装的。这是我唯一的一次梦游,一直很好奇,如果不拉住我,我能到哪里去呢。

  30. 以师妹说话的风格来看,应该是她半夜勾引扎克未遂吧。被戳破了就狡辩自己在梦游。

  31. 倾向于艾友友的观点,也许扎克真有夜游证,所以有过几个女友都分手了,如果他没什么问题的话,这么好的条件可能早结婚了。

  32. 艾友友说得真对,真真和雀喜儿一沟通,解开了很多心结。扎克和真真在一起真甜蜜。好奇怎么会苍茫那?

  33. 真真应该把师妹说扎克半夜模她这事告诉资阿姨家人,以防师妹去造谣或者诬告。怎么说师妹也是真真带去的朋友。美国的医生好像不能有犯罪记录。

  34. 最后一段好感人啊! 看了好心酸! 父爱无疆。

  35. “也难说,如果他饿极了,就不管你长什么样了。你没听说过‘当兵三年,老母猪变貂蝉’?听说他好几年没女朋友了,肯定是饥不择食。”

    ——师妹这样说,不是把自己也划到“老母猪”一类里去了?

  36. 好感人啊。

    艾友友太聪明了!居然会猜到夜游症上!有道理啊,这下真的就暮色苍茫了。天一黑,就苍茫。

  37. 我查了一下,行医资格 If you are incarcerated, you can’t practice. If you are on the FBI Watch List (or any other list for shady characters), you can’t practice medicine. If you are a registered Sex Offender, you can’t practice medicine.如果是sex offender,是不能行医的。

  38. 回复”丁香花”,谢谢提醒哈,还真是一想外面就以为是外面的沙发了,应该是靠床外面的.
    艾友友说的夜游症有道理,最接近”暮色苍茫”,佩服!

  39. 路喜| 12月 16, 2014 @ 8:28 上午|
    以师妹说话的风格来看,应该是她半夜勾引扎克未遂吧。被戳破了就狡辩自己在梦游。

    严重同意路喜说的,很可能是师妹勾引扎克未遂,怀恨在心,编瞎话污蔑扎克。

  40. 艾友友猜测得很有道理。如果扎克有夜游症,那就苍茫了。我记得前段时间看过一篇文章,一个人夜游杀人,后来法官怎么判的不记得了。

  41. 各位同学,别把梦游想的太可怕哈!
    我家有个亲戚就有梦游的毛病,听说他年轻的时候,夜里起来从塘里挑水到水缸里,然后再跑去睡,第二天白天还问人家,谁帮他家挑的水?

    他一般是太劳累或太兴奋才会梦游,年纪大些就好了,而他的两个儿子貌似也有点遗传到他梦游的毛病,大儿子娶媳妇后,媳妇知道了他有时梦游,担心他夜里出来掉下楼去(他们住在二楼),就拿张桌子把房门抵住,这样他起来媳妇就能听到。

    他们的梦游貌似也没造成什么重大的恶果,只是给别人增添了一些打趣他们的笑料。现在年纪渐长,也没怎么梦游了。听说可以吃点营养脑神经的药?再就是避免太劳累或太兴奋。

    不过这个梦游还是要重视哦,安全第一啊!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