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49)

韦真听得鼻子发酸,赶紧抽出一张面巾纸捂住。

扎克也说不下去了。

默默地开了十几英里,他才又开口说话:“当年我妈逼着我学医,说医生挣钱多,但我就是不肯学。我爸总是劝我妈,说要看孩子的兴趣,如果他不想当医生,那么今后几十年的职场生涯,每一天对他来说都是痛苦和折磨。但我妈是个很固执的人,她认为对的东西,就一定要坚持,所以她总说‘这能由着他的?他人小不懂事,凭兴趣选择前途,过两天就没兴趣了,倒霉的是他自己!’”

“两个人说的都有道理,最后到底听谁的呢?”

“当然是听我妈的。我爸把我妈宠坏了,他非常爱我妈,不想惹她生气,所以只是建议一下,如果我妈坚持自己的意见,他只好算了,但他总是鼓励我去发展自己的兴趣爱好,他说如果没有兴趣爱好,生活会很boring(无趣)。”

“你那时的兴趣爱好是什么呢?”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跳舞。”

“真的?”

“嗯。其实也是我妈开的头,我小的时候,并不爱跳舞,但她每天都逼着我练功,不练就罚我,不让我看电视,不让我玩游戏。到最后我有点想跳舞了,她又逼着我去学医。”

她理解地说:“中国妈妈就是这样,总是希望孩子多才多艺,还要有一个赚钱的职业,都是替孩子着想,为了孩子将来有个好的生活。”

“现在我当然知道她为什么老逼我干我不喜欢的事了,但我那时可反叛呢,我妈逼我,我就逃跑。”

“真的?跑哪儿去?”

“呵呵,能跑哪儿去?跑的时候,只想着跑得越远越好。等到真的跑出去了,才知道自己跑不了多远,因为自己啥都没有,没钱,也没有能够收留我的朋友。但我也不肯自己乖乖回去,就在外面流浪。”

“哇,那太危险了。”

“是啊,我爸妈也知道危险,所以总是到处找我,每次都是很快就把我找回去了。曾经还惊动了social worker(社会工作者),把我爸妈都叫去上training class(训练班)。”

“training (训练)什么?”

“training他们怎么做父母,怎么跟teenager(十几岁的孩子)沟通相处。”

“后来呢?”

“后来我妈就不逼我了。”

“那你后来怎么还是学医了呢?”

“因为我爸得癌症了啊,我想救他——”

她的鼻子又开始发酸。

他说:“我爸生病之前,我妈从来都没工作过,有人找上门来请她教孩子跳舞,她就教教,没人来请就算了,反正我爸的收入足够养活全家。那时我中国的爷爷奶奶有时也跟我们住在一起,我爸对他们都很好。我妈那时连饭都不会做,都是我爸做,他见我爷爷奶奶不爱吃美国的食物,还学会了做中国饭。”

“哇,那真是太不简单了!”

“所以他就是我妈的整个世界。他去世之后,我妈就像天塌了一样,差点collapsed(散架,垮台)。那时我刚上大学,想退学了去工作,像我爸一样养活我妈。但我妈不让我退学,连工都不让我打,怕耽误我的学业。她说:你不是在你爸病床前发过誓,一定要成为一名医生的吗?你不好好读书,怎么可能成为医生呢?”

“她说得对啊!”

“但她自己到美国后从来没有工作过,一时也找不到比较稳定的工作——”

“所以她才跟——邵伯伯结婚?”

“你知道这事?”

“听说过。”

“这是illegal(违法)的,是cheating(欺骗),我不同意她这样干,说如果她干了,我会去report(告发)。但她说如果她不答应这事,喜妹就要回中国去,会被人嘲笑,而且喜妹的中文也丢生了,跟不上进度了,回去后考不上大学,就找不到工作,一辈子就废了。”

“你没report吧?”

“没有。”

“你们一家人的心肠真好!”

“喜妹说Zoe(左伊)是天下最好的stepmother(后妈),一点也不像Cinderella(《灰姑娘》)里的evil stepmother(邪恶后母)——”

“你妈妈的一生可真是——传奇的一生啊。”

“喘气?”

“不是喘气,是传奇,就是——legendary。”

“哦,legendary,是的,很legendary。”

“她在中国时吃了很多苦,但她还是挺幸运的,能来到美国。”

“是啊,我的great aunt(姑奶奶)一直在给我妈办immigration(移民),但我妈拿不到护照,她说中国的护照要有她领导的同意才能申请,非常ridiculous(荒谬)的。”

她听说美国护照在邮局就可以办,所以很理解为什么他觉得领导同意才能办护照是ridiculous。

他接着说:“她的领导不让她办护照,所以她没办法来美国。一直到出国访问前夕,她才拿到护照,是公派护照。但我great aunt已经安排好了,所以她出来后,就在演出的最后一天躲了起来,然后跟我爸结了婚,来到了美国。”

两人一路说说讲讲,很快就到了资家。果然一桌人都在等着他们两个来,除了资家人,还有几个华人朋友,大家乐乐呵呵地吃了一顿年夜饭。

饭后,扎克问她:“我想带你去downtown(市中心)看new year countdown(新年倒计时),你去不去?”

她马上响应:“我去!”

她看见资阿姨她们几个妈妈级的人都在咪咪地笑,知道自己表现得太急切了,急忙问:“阿姨,你们去不去?”

那几个都说:“早就看过了,今年就不去了,在家看国内的元旦晚会重播。”

扎克回房间去拿相机和外衣,资阿姨给她拎了一件外衣来,就是那件军色parka(大衣):“穿上这个,外面很冷的。”

她愉快地接过来,跟大家道了再见,兴冲冲地跟着扎克坐车去downtown。

人很多,隔老远就得停车,然后走过去。

大家都在市政大楼门前的广场和街道上等,市政大楼有个高高的尖顶,尖顶上有个大钟,对面还竖了一个大电视屏幕,转播纽约时代广场的新年倒计时。

人们都兴奋地等在那里,谈笑风生,人声鼎沸。

外面的气温可能都零下了,但她穿着资阿姨的parka,又挤在那么多人当中,尤其又有扎克在身边,一点也不觉得冷。

倒计时开始了,一些人望着市政大厅的钟,另一些人望着电视屏幕上纽约时代广场的大球,屏幕内外的人都在跟着吆喝“nine, eight, seven, six(九,八,七,六)——”

她听说美国有新年伊始抱着谁就啃谁的风俗,决定待会数到一的时候,就借着周围的喧嚣,装作入乡随俗的样子,把扎克抓过来啃一把。

她紧张得要命,生怕待会被人群冲散,或者他被别人啃走了,或者别人把她啃走了,连数都顾不上数,一直紧紧地贴着他,等待那个“one(一)”的到来。

“one”字刚出口,人群就像开了锅的水,沸腾了,一阵乱啃啊,啃了左邻啃右舍,啃了前客啃后客,认识不认识的,都抱着乱啃。

幸好她蓄谋已久,又占据着有利地形,当人家还在那里声嘶力竭地叫“one”时,她已经发起了进攻,钻到扎克面前,两手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在他脸上啄了一下。

他有点吃惊,但很快就反应过来,两手搂在她腰上,也在她脸上啄了一下,然后凑近她耳边,小声说:“Happy New Year!”

她想起刚才啃是啃了,但没说“新年快乐”,便又在他脸上啄了一下,说“Happy New Year!”

他抿嘴一笑,也凑过来啄一口,说:“新年好!”

她如法炮制,啄他一口,送他一句:“新年好!”

他第三次吻在她脸上,用粤语说:“gong hai fa choi(恭喜发财)!”

这个她不会了,但为了不丧失这个机会,也学着他的腔调说声“gong hai fa choi”,然后啃了他一口。

人群唱起了“Happy New Year to you”。

她面向他,站在他的怀抱里,跟他一起唱:

Happy New Year to you (祝你新年快乐),

Happy New Year to you (祝你新年快乐),

Happy New Year, Dear Zac/Vivian (祝你新年快乐,扎克/薇薇安),

Happy New Year to you (祝你新年快乐)!

她拿出手机,拍下这幸福的一刻。他好像有点不好意思,总对着镜头做鬼脸,搞得她没拍下一张正儿八经的他来。

烟花一团一团地升上天空,她又忙着拍烟花。

最后,人群唱起了《友谊地久天长》:

Should auld acquaintance be forgot (老朋友怎能忘记掉),
And never brought to mind (心中能不怀想)?
Should auld acquaintance be forgot (老朋友怎能忘记掉),
And days o’ lang syne (过去的好时光)!

Chorus:
For auld lang syne, my dear (友谊万岁,朋友),
For auld lang syne (友谊万岁),
We’ll tak a cup o’ kindness yet(举杯痛饮)
For auld lang syne(同声祝福友谊地久天长)!

人群慢慢散去,她意犹未尽,只想这一刻能化成永远,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此刻,只有现在!

当他们两个夜猫子回到家的时候,客人已经离去,家人都已熟睡。

他们悄悄溜进屋,他把她带到他自己的卧室:“你在这儿睡,我到客厅去睡。”

“你在那儿——不冷吗?”

“不冷,我有毯子,还开着暖气呢。”

他走了之后,她到走廊对面的浴室刷了个牙,就回房睡觉,怕洗澡放水声音太响,惊醒了大家。

但她一点都睡不着,一是刚才的新年夜太美好太甜蜜,总觉得结束得太快,二是师妹说的那个故事,她还没忘记,想看看扎克半夜会不会来找她。

她没用椅子顶门,就那么睡了。

等了好久,也没见有人来。

她悄悄来到客厅,见扎克没把沙发床打开,就那么蜷在那里睡觉。她心疼极了,走过去坐在他身边。

他醒过来,看见是她,很吃惊的样子:“What’s wrong(出什么事了)?”

“Nothing(没出什么事)。我想你回卧室去睡。”

他更吃惊了:“Me?Why?(我去卧室睡?为什么?)”

“因为你个子高,睡这里腿都伸不直。还是我在这里睡吧,我个子小,这个沙发能装得下我。”

“I’m OK. I’m OK. Go back to your bed. (我没事,我没事,你快回床上去吧。)”

她在L型沙发的另一端躺下:“那我们都在这里睡吧。”

他无可奈何地笑了一下,把自己的毯子给她盖上:“那我真的去睡床了,到时可别后悔。”

“不会的。”

他起身往卧室方向走,在茶几上绊了一下,她急忙翻身坐起:“怎么了?撞疼了吗?”

“没有。你快睡吧。”

“Good night(晚安)!”

“Good night(晚安)!”

她躺在沙发上,借着外面射进来的月光,目送他向卧室走去。

30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49)

  1. 占个位

  2. 好甜蜜!好幸福!祝福真真!

  3. 读完心情好激动啊!资阿姨一生太传奇了!扎克的美国爸爸太有爱了!
    一抹蓝

  4. 这集看得是鼻子酸了又酸,眼眶湿了又湿。扎克与Step father的感情真深厚,有这样一位父亲,他真的好幸运。
    很为韦真高兴,勇敢地走出了一步。这“啄”来“啄”去的,好喜庆,好有画面感。真心希望两人能够很快郎情妾意你侬我侬。
    我现在非常担心暮色苍茫的原因,会不会是因为扎克将来也会和他生父和继父一样患上癌症。呸呸呸,我这乌鸦嘴,不会灵……

  5. 真甜蜜啊!“人群慢慢散去,她意犹未尽,只想这一刻能化成永远,没有过去,没有未来,只有此刻,只有现在!”我也希望韦真和扎克的那一刻甜蜜时光能化成永远!
    资阿姨真不容易,又很庆幸能遇上那么好的美国人。
    资阿姨的教育态度真是在中国太普遍了。我虽然有时也不断告诫自己不要为孩子做决定,但遇到事情还是总改不了替她选择的习惯。
    ——宬煊

  6. 但她穿着资阿姨的parka,又挤在那么人当中,

    ~~~~~~
    那么~那么多?

  7. 哇,好开心的一集!谢谢艾米!

  8. 有人找上们来请她教孩子跳舞,她就教教,
    ~~~~~~

    们~门

  9. 有人找上们来请她教孩子跳舞,她就教教,
    们 应该是 门吧?

  10. 看得不知不觉流泪,泪还没干,看到啄来啄去,又笑了,看到韦真躺在沙发上在月光里看扎克,又心疼了……

  11. 扎克下集会不会开始夜游了呢?
    如果他真的梦游的话,正符合暮色苍茫这个小说题目。
    韦真喜欢扎克,但因为他夜游而导致两人前路苍茫。

  12. 昨晚梦见爷爷奶奶和老黄了。奶奶身材苗条气质上佳,还和我妈妈一起做晚饭,做了道拿手菜,可惜今早醒来我记不得是什么菜了。
    爷爷身材高大风度翩翩。
    最惨不忍睹的是老黄😁,已经快秃顶了,一米八的身高也缩水了,一副WSN的嘴脸……(我很抱歉哈)
    梦中说艾米有事不能来,希望今晚梦中能见到你啊艾米,带着两个宝贝啊!

  13. 祝福祝福!
    新年那刻是抱着谁啃谁呀,了解了:)
    从接机,周末蹭饭聚餐,车坏半路,到因为工作开始琢磨买车,再怎么过感恩节,圣诞新年。。。都好熟悉,我这艰难的第一学期有这小说伴着,太幸运了!谢谢韦真,谢谢艾米!

  14. 希望这甜蜜的时刻一直延续下去。

  15. “幸好她蓄谋已久,又占据着有利地形,当人家还在那里声嘶力竭地叫“one”时,她已经发起了进攻,钻到扎克面前,两手勾住他的脖子,踮起脚,在他脸上啄了一下。”——哈哈,干得漂亮!

  16. 韦真把床让给扎克睡,他就真去睡了?该打屁屁!

    他应该坚决留下来陪韦真嘛,或者邀请韦真一起到卧室去睡。

  17. 说不定梦游的真是邵伯伯,他和资阿姨分房睡,可能就是这个原因。

    但如果资阿姨知道邵伯伯梦游,应该不会安排女生住客厅吧?

    除非是资阿姨并不知道,他们是因为健康原因分房睡,或者就是因为是假结婚,两人根本没在一起住。

  18. 拍个照片扎克还不好意思,不像是个情场老手的样子。

  19. 我的直觉是扎克不梦游呢。

  20. 在韦真拍下这幸福的一刻时,扎克总做鬼脸,害得韦真沒拍下一张正儿八经的照片。这个情节会不会是今后发展的一个伏笔?

  21. Zac should have made a clear move by now. I don’t understand… I hope he sees Vivian the way she sees him. From what it looks like, he is holding back. I am guessing 1) he has LTD 2) he has criminal history 3) he is gay(dancer?) 4) he thinks he might have cancer (Laosan again?) 5) on the off chance,which would be what Emmey likes to write about– a true gentleman who is patiently and civilly courting Vivian. Well, even that, he would have proposed for marriage for now. Anyway, something is wrong.

  22. silvereagle:扎克现在不大可能向真真求婚。因为他们寒假时刚认识,现在才是新年,所以他们刚认识几个星期。

  23. 扎克会不会进房间拿被子,出来陪韦真聊天因而二人感情大进?

  24. He didn’t kiss her on the lips while there was such a good opportunity, you know, she kissed him first. Albeit that was on the cheek , she initiated the intimacy, well, that is more than the encouragment a dude needs normally. But again, Emmey doesn’t write about common dudes. This one might be special, very gentleman like. I hope it is like what you said, dear Camellia.

  25. 《友谊地久天长》(又译《过去的好时光),很老也很好的歌,元旦前夜唱起来,别有一种感慨。韦真在美国的第一个新年夜就和扎克一起倒计时,还啃了几口,真幸福啊。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