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51)

凝重的气氛,一直到扎克再次出现,才告一段落。

四个人围坐在桌前吃早餐,是用昨天的莲藕排骨汤煮的韩国年糕,名字叫“糕”,其实不是糕,也不是通常见到的年糕片,而是些一寸多长的小圆棍,应该叫“年糕棍”才对。

资家三个人的表情都恢复正常了,大家边吃边聊,谈笑风生,雀儿喜一路讲笑话,有听来的,有自己编的,逗得在座的几个人不时地呵呵大笑。

但韦真总觉得他们是在表演,这里的“表演”,没有丝毫的贬义,绝对不是说那三个人虚伪,因为他们即便是在表演,也是那种很感人的表演,就像家里有人得了癌症,其他人都装作不知道,免得患癌的人难过;而患癌的人不知道其他人其实已经知道了,也在那里演戏,装作没生癌的样子,免得家人为他担心。

患者和家属都心怀“鬼胎”,所以都在卖力地表演,一个个都显得挺开心,甚至有点过分开心了。只有她这个旁观者,对患者和家属双方的心情都清楚,看他们各自为了蒙蔽对方那么卖力地演戏,就觉得特别心酸,特别难过。

她直觉扎克以前应该是有过被人纠缠的前科,所以他和家人听说了师妹的胡言乱语,才会如此紧张。但她坚决不相信扎克真的有过性犯罪的前科,不可能!他这么清白善良孝顺,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来呢?如果他有那样不堪的前科,医院怎么还会雇他当医生呢?

就说昨晚吧,她自己主动凑上去吻他,半夜又自己找到他跟前来,他后来也自己找到她跟前来了,还跟她头对头地睡了一夜,如果他是个性犯罪者,难道还不利用这么大好的时机?

当然,也许真的跟师妹说的那样,扎克不是那种饥不择食的性犯罪者,他是有品位的,对方不漂亮到一定地步,他还懒得犯罪呢。

这个想法太打击人了!难道我就那么不堪一摸?师妹就比我漂亮那么多?她虽然一直恭维师妹漂亮,自己也觉得师妹是很漂亮,但她内心深处也没觉得自己低师妹多少个档次,大家各有各的长处,各有各的漂亮法。

但漂亮这种事,完全是各花入各眼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嘛。如果扎克认为师妹比她漂亮,她也没办法,总不能为这个把他打死吧?

但她觉得师妹应该不是扎克的情人,因为扎克一点都不喜欢师妹,资阿姨和雀儿喜更是厌恶师妹。你听她们问的那话“师妹又说什么了?”,一个“又”字,就说明她们对师妹的信口开河胡说八道非常反感。

不过她马上想起师妹的那些话,也是她传给雀儿喜的,顿时非常心虚,好像自己为了击败师妹,获得扎克,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似的。

她只好自我安慰:反正我传的那些话,也不是我编出来的,都是师妹的确说过的话,我不过是转述了一下而已。你要是怕别人知道你在背后说了什么,那就别说啊!说了就别怪人家传话。

她想转移一下大家的注意力,加上也是没看见邵伯伯,便问:“邵伯伯不来吃早饭?”

雀儿喜说:“他早就吃了,现在要吃就是吃午饭了。”

“那我去叫他来吃午饭吧。”

资阿姨说:“不用叫,他早就去实验室了,不然我也不会允许他那么早就到厨房来弄早餐,把你们都吵醒了。”

“没事没事,我醒了一下,很快就又睡着了。邵伯伯工作这么勤奋,新年都不休息?是不是老板太pushy(逼迫,强推)了?”

雀儿喜笑嘻嘻地说:“嗯,老板太pushy了,别人是live and let live(自己活,也让别人活),老板是die and let die(自己死,也让别人死)。”

她听室友说过一些有关各国老板的事,便猜测说:“老板是华人吧?”

“嗯,华人。”

“华人老板就是比较pushy,反正自己没什么业余生活和爱好,就成天泡在实验室里,所以也逼着手下人全都像他一样卖命。”

雀儿喜说:“你说得太对了,老邵就是这种人!”

她愣了:“邵——邵伯伯就是老板?”

资阿姨说:“也不是什么老板,就是一个小项目的PI(科研项目主领导)。”

她尴尬之极,急忙声明:“这些关于华人老板的事,我都是听我roommate(室友)说的,可能她系里那些华人老板很pushy,但不代表所有华人老板都很pushy。我不该以偏概全,一竿子扫落一船人——”

资阿姨宽宏大量地说:“你说的没错啊! 你邵伯伯就是你室友说的那种人,自己没什么业余爱好,就成天泡在实验室里,不过他对手下人还是蛮好的,不会逼着他们新年也跑实验室去卖命。”

她已经不敢再做什么申诉解释了,因为她总是顾此失彼,解释了这件事,又引出另一件事。这样解释下去,可能一辈子都解释不完。

她沮丧地发现,自己虽然不经常八卦,但只要开八,必然八出祸事来。这才多大点时间?就八哑了一个扎克,现在又八错了邵伯伯。

这可怎么办?

貌似那三个人并没见她的怪,还是有说有笑,雀儿喜还借题发挥,现场编了几个有关华人PI不苟言笑,成天钻实验室的小笑话,并感叹说:“哇,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老邵也是个极好的笑话来源呢?”

扎克揭短说:“你编老邵的笑话还编少了?”

“但都是生活方面的啊!他这人生活能力那么差,总闹笑话,还用得着我编?都是现成的! ”

几个人吃完早餐,坐在桌前聊了一会,扎克起身说要去耙草坪上的落叶,她也跟风:“我也去,我也去!”

资阿姨说:“外面挺冷的,你就别去了吧。”

”没事,耙耙树叶就不冷了。”

雀儿喜也劝她别去:”就在这儿陪我们聊天吧,耙什么树叶啊?那是他们男人干的活。不过我这里说的男人,不包括老邵,他已经超越了性别界限了,他是工作狂人。”

但扎克很支持她去耙树叶:“走,我们去耙树叶!”

两个人来到外面草坪上,扎克分工说:“只有一个耙子,我来耙,你负责把我耙好的树叶装到袋子里去。”

“但我想耙!”

“那你来耙吧,耙累了就换我。”

“好的。”

她拿起那个竹子做的耙子,把草坪上的落叶往外耙,一直耙草坪旁边的水泥地上,扎克就用个电动吹叶机把落叶吹成堆。

还没耙完门前左边巴掌大的一块草坪,她已经开始冒大汗了,两臂也很酸软,但她不好意思这么快就换人,咬着牙继续耙。

扎克看出来了,走过来说:“还是我来吧。”

她乖乖地把耙子递给他,自己去用吹风机吹树叶,哪知那玩意也不是那么好掌握的,一不小心就把本来已经成堆的树叶吹得到处都是。

扎克见状,笑昏了:“哈哈——-,你这是在搞破坏啊! 算了,你别吹了,就站旁边看吧。”

她只好放弃吹风机,找了扫帚和畚箕来,把成了堆的树叶往塑料袋子里装。

两个人干得很愉快, 战果也很辉煌,总共装了五大袋树叶,房前房后的草坪都变得干干净净。再看看邻居们的草坪,明显没这么干净,到处都是落叶。

她更加自豪了。

耙完树叶,扎克又拿出一个电锯一样的东西,修剪房子周围的小灌木,安排她把修剪下来的小树枝装在塑料袋子里。

她嫌装树枝的工作太没有技术含金量,便撒娇地要求换工。

他不肯:“这个不比刚才那个耙子,也不比那个BLOWER(吹风机) ,这个是电锯,万一掌握得不好,会伤到你的。”

她只好作罢,但很不甘心,满怀艳羡地站在那里看他“枪打出头鸟”,把凡是高出整体的树叶都削剪掉了,只剩下那些循规蹈矩,“跟群众打成一片”的树叶。

他修剪完了房前的小灌木,又转到房子的侧面,那里也有一丛一丛的小灌木,他扬扬手中的电锯:“想不想来试试?”

“想啊”

“那就来试试。”

“你不怕我受伤了?”

“我肯定会保证你不受伤嘛。”

她高兴地跑过去,他把电锯递给她,很重,不过还没到双手拿着都举不动的地步。她用两手握好电锯,他从后面伸出两臂,帮她固定,然后操控着她的手,去修建树枝。

她等于是被他搂在怀里,一下就晕了头,根本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像个木偶一样,他搂着她往左边,她就往左边,他搂着她往右边,她就往右边。

他这样搂着她修剪树枝,肯定比自己修剪累十倍,很快就有点气喘吁吁了。

她浸润在他的体温和呼吸里,醉了。

他在她耳边说:“我可不可以告诉她们我们俩在dating(约会,处对象)?”

她没听明白:“What(什么)?”

他关掉电锯,但还是那样圈着她,把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她羞怯地说:“可以啊。”

他立即扔下电锯,拉着她跑进屋里,找到那两位女士,郑重宣布说:“We’re dating(我们在谈恋爱)!”

雀儿喜问:“Since when(从什么时候开始的)?”

“Just now(就刚才)。”

“不止吧?”雀儿喜对扎克说,“是不是早就看上真真了?”

扎克笑着不说话。

资阿姨笑咪咪地说:“好,太好了!你们好好相处哈。天儿,你可不许欺负你真真妹妹。”

42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51)

  1. 沙发😄

  2. 双人沙发:)

  3. 太好了,好甜蜜,终于确立关系了

  4. 【天儿】、【扎克哥哥】,哈哈让我想起靖儿、靖哥哥…好萌好萌!

    祝贺二人正式进入恋爱节奏!

    Ps:艾米为什么要用一个人得了癌症,家人病人故作欢颜做例子,我很担心艾米这么清晰的描述在这一集是个例子,但这个场景会不会成为后面故事发展的一个真实情景重现。在那一天韦真回想起跟扎克哥哥定情的这一天,这一幕大家的表演,二者重叠。

  5. 这个癌症的例子举在这里形容当时场景的氛围是非常贴切好懂的,但除了贴切,是不是还有暗指?也就是说会有真实的一天,大家仍然是同样卖力的表演,但却真的是这个例子的内容。

    总感觉是把枪。但愿我的预感和分析不对。

  6. 【我就这么不堪一摸?】—–笑晕了,看到这我立马做了一个决定,等哪天我老公嫌弃我的时候我就这么质问他一下!

  7. 早晨上班的路上看到这一集,很开心。

  8. 开心极了!

  9. “We’er dating” ——– We’re dating

  10. 这么美的爱情,真不忍心去想什么暮色苍茫。。

  11. 扎克 is gay?

  12. 好萌好甜美!

  13. 看着就像今儿的天,晴朗无云啊!

  14. 太美好了。希望就这样美好下去。

  15. 他在她耳边说:“我可不可以告诉她们我们俩在dating(约会,处对象)?”

    她没听明白:“What(什么)?”

    他关掉电锯,但还是那样圈着她,把刚才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她羞怯地说:“可以啊。”

    他立即扔下电锯,拉着她跑进屋里,找到那两位女士,郑重宣布说:“We’er dating(我们在谈恋爱)!”
    *************************************************************
    So cute!!! Thank you, Ai Mi.

  16. 这集充满正能量,看完人都轻松很多!

    祝艾米黃颜全家圣诞节快乐!

  17. 太甜蜜了!扎克肯定是早就喜欢上真真了!
    艾米写得太好玩了,比如这段也超级搞笑:”她沮丧地发现,自己虽然不经常八卦,但只要开八,必然八出祸事来。这才多大点时间?就八哑了一个扎克,现在又八错了邵伯伯。
    这可怎么办?”

    ———–顺妞妞

  18. 看到扎克和真真过新年,想到这两天就快到新年假期了,艾米和家人也能好好休息,享受圣诞节和新年了,提前祝福艾米和家人节日快乐,新年快乐,假期快乐!也祝福艾园的朋友们圣诞节和新年快乐!

    ————顺妞妞

  19. “她不好意思这么块就换人,咬着牙继续耙。”
    快?

  20. 虽然还是有点暗暗担心真真和扎克不知道怎么“苍茫”的未来,但这集看得很开心啊,总算是开始dating了!
    顺便祝福艾米全家和所有艾园人圣诞快乐,新年吉祥如意!

  21. 她直觉扎克以前应该是有过被人纠缠的前科,所以他和家人听说了师妹的胡言乱语,才会如此紧张。但她坚决不相信扎克真的有过性犯罪的前科,不可能!他这么清白善良孝顺,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来呢?如果他有那样不堪的前科,医院怎么还会雇他当医生呢?
    ………………我这个旁观者也是坚定地这么认为的!

  22. 他立即扔下电锯,拉着她跑进屋里,找到那两位女士,郑重宣布说:“We’er dating(我们在谈恋爱)!”
    扎克太可爱了!终于表白了!祝福!祝福!
    预祝艾黄全家圣诞快乐!永远欢乐幸福!
    一抹蓝

  23. 就冲扎克这么果断动人的表达方式,此情此景,不管前方的恋途有什么暮色、什么苍茫,韦真一定要坚信鼓励你的扎克哥哥;扎克呢,我想对你说一句,天儿,冲!

  24. 她只好作罢,但很不甘心,满怀艳羡地站在那里看他“枪打出头鸟”,把凡是高出整体的树叶都削剪掉了,只剩下那些循规蹈矩,“跟群众打成一片”的树叶。
    ————————–

    艾米的形容手法生动贴切,笑晕我了。

  25. 很高兴看到扎克对真真简单直白的告白,两人真是心有灵犀啊。

  26. 但韦真总觉得他们是在表演,这里的“表演”,没有丝毫的贬义,绝对不是说那三个人虚伪,因为他们即便是在表演,也是那种很感人的表演,就像家里有人得了癌症,其他人都装作不知道,免得患癌的人难过;而患癌的人不知道其他人其实已经知道了,也在那里演戏,装作没生癌的样子,免得家人为他担心。

    患者和家属都心怀“鬼胎”,所以都在卖力地表演,一个个都显得挺开心,甚至有点过分开心了。只有她这个旁观者,对患者和家属双方的心情都清楚,看他们各自为了蒙蔽对方那么卖力地演戏,就觉得特别心酸,特别难过。
    ———————————————-
    我也觉得扎克身上一定发生过一些难过的事情,跟他去做义工可能有联系。上集说道扎克仔细回想了自己是怎么来到沙发上睡觉的,我就一直在猜测是不是扎克真有梦游症或者类似于梦游的一些不受控制的症状。但冲真真对扎克的感情,她是不会介意扎克有类似梦游这样的病的,这不会是造成“暮色苍茫”的原因。从扎克的一举一动看,扎克是非常喜欢真真的,时刻关注关心这她,如果没有特殊的原因,他应该不会离开韦真。所以我还是猜测扎克以后是不是可能会像他生父一样,罹患癌症,而扎克为了真真的幸福而选择离开她,导致暮色苍茫。

  27. 明天就是平安夜了,在此祝艾黄一家和艾园的知傻们节日快乐!!

  28. Zac宣布Dating,好像是高中生谈恋爱,有些孩子气,挺可爱的,妈妈忙叮嘱。

  29. 恭喜恭喜!终于表白了!——Tina

  30. dating对美国人来说,没有中国人说的“谈恋爱”或者“处对象”那么正规,就是约会的意思,而约会离谈婚论嫁还有十万八千里。

  31. 患者和家属都心怀“鬼胎”,所以都在卖力地表演,一个个都显得挺开心,甚至有点过分开心了。

    ~~~~~

    到底是什么事呢?为什么他们会为免对方担心而装作不知道呢?

  32. “我可不可以告诉她们我们俩在dating(约会,处对象)?”扎克的表白方式很特别,不是直接说他喜欢韦真,要和她约会。而是说要告诉她们,还特意去宣告一下。是什么原因让家人为扎克担心,而上一集喜妹又说扎克好久没有这么开心了?为韦真和扎克在一起感到高兴,同时也有点担心。
    祝大家圣诞节快乐!

  33. 一步一步来,先dating,然后互相了解更多,更加喜欢对方,就会说“我爱你”了,到了合适的时候,就会求婚。

  34. 看了这集,我的心终于从上集的紧张中释放出来了!我认为扎克的dating宣告,其一是因为他真心喜爱真真,其二是为了让家人高兴、放心,其三是期盼他和真真公开dating后,其他有意于他的女孩能主动撤退,不再纠缠他。

    衷心祝愿扎克和真真从此幸福在一起!

    但是我潜意识中觉得他们的爱情之路不会就此一帆风顺。除了师妹可能会继续给他们挖坑,故事中提到的假结婚、癌症、及暗示扎克有一段不愉快的过去,是否预示着他们未来的路上会遇到类似其中之一?

    圣诞和新年快到了,在此祝艾米和家人节日快乐!新年万事如意!

  35. 借此宝地,为扎克和真真的原型送上祝福,祝你们节日快乐!永远幸福!

  36. 这个本该很喜庆的开头,确实给师妹搞的有点不祥之兆的感觉。 但是也看出真真是个很率性的女孩子,不是那种患得患失斤斤计较的人, 这样的人爱情光顾的时候才会义无反顾。 希望能够美满。

  37. 扎克终于向前迈进了一大步,赞一个。
    祝福艾米全家和所有艾园人圣诞快乐!

  38. 为真真和扎克高兴,又快新年了祝福他们!
    祝艾黄全家及所有艾园人圣诞快乐!

  39. 他楼着她往左边______搂

  40. 雀儿喜是全盘西化了,对父亲叫“老邵”,对后妈叫“zoe”,定事业找工作的方式也很西化,不谈赚钱,只看自己的兴趣。不会做饭,会讲笑话。

    扎克就更像华人,找一份稳定的工作,假期回家看望父母,还做yard work(割草修建树枝之类),老邵这个一家之男主人,又是常年住户,反而什么都不做。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