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53)

韦真满肚子的无名火,不知道是在火老爸晚节不保,还是在火老妈含糊不清,或者是在火扎克不够血性。

貌似三股火都有,烧得最旺的竟然是第三种火:难道我连个三十多岁的乡下保姆都不如?人家一个中年有夫之妇,竟然能搞得年近花甲的老爸春心泛滥。而我,一个————啥?也快三十了?那不马上就是中年女人了?

她安慰自己说:“马上就是”和“已经是”还是有很大不同的,怎么说我也才二十多,虽然比二十多出很长一截,但毕竟还没到三十,所以还是青年人。

但为什么扎克一点没春心泛滥呢?

难道是我魅力不够?

还是他真心爱我,所以尊重我,珍惜我,要等到入了洞房才会走出那一步?

她当然是宁愿相信后一种可能的,但考虑到美国长大的人,在性方面都是比较开放的,这种可能又太不可能了。

她妈肯定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哀求地问:“那你说我该怎么办呢?离婚?那你不是成了————单亲家庭的孩子?”

本来她也没肯定地认为父母必须离婚,但听到妈妈用她来做不离婚的理由,一下就火了,气呼呼地说:“单亲家庭的孩子怎么了?现在单亲家庭的孩子还少吗?也没见人家活得比谁差!”

“但即便是我跟他离了婚,他还是你爸呀!如果他一个人流落在外,无依无靠,也没生活来源,到处讨米要饭,你————看得下去?”

她估计自己是看不下去的,但也吞不下这口气,狠狠地说:“那是他自讨的!”

妈妈自我检讨说:“这事我也有责任,这些年,只在批评他不上进,也没好好帮助过他,找个学他上,或者找个培训班他读。他挣不到钱,靠我养活,心理上压力挺大的——”

她怒了:“你真是一点原则都没有!他又不是孩子,怎么就该你去给他找学校找培训班读呢?他自己不会找?他这么对你,你还为他说话,还自我检讨?难怪他出轨呢!有你这么窝囊的老婆,他不出轨都对不起你!”

她妈哭了起来。

她爸勇敢地把电话接过去:“真真,你有什么火,都冲我发,这事是我的错,我来承担责任,你别发她的火。她这几天已经是心力交瘁了————”

“你还知道她心力交瘁?那你先前干什么去了?你在跟那个女人——瞎搞的时候,就没想到过这一点?”

老爸突然强硬起来:“那你的意思,是一定要我跟你妈离婚的了?”

其实她从开始到现在,从来都没想明白这个问题,只是顺着心里的无名火在发泄罢了。现在听老爸这样一问,就张口结舌起来:“我——你——你们的事,我不管!”

“你不管就好。”

她更生气了,你是过错方,你还这么凶?仗着我妈心疼你,珍惜几十年的感情,你就这么猖狂?要不是看在我妈的份上,我坚决撺掇你们离婚,还立马跟你断绝父女关系!

她妈察觉到父女双方的剑拔弩张,赶紧接过电话:“真真,这事急不得,你容我们慢慢商量。”

“随你们的便,这是你们的事,我不干涉!”说完,她就挂了电话。

但她心里那团无名火,还在那里熊熊地燃烧。

这世界到底是怎么了?男人为什么都这么花心?而女人都这么卑躬屈膝?难道世界上除了这个男人,就找不到别的男人了吗?

她从父母的狗血剧情,联想到这些年听到看到过的狗血剧情,顿时对自己和扎克的未来担起心来。

她想起《老友记》里的一个情节:Monica(莫妮卡)和Chandler(钱德勒)暗中相好很久了,床单是老早就滚了,但还没向大家公开。后来大家都猜出来了,决定使个计谋,逼他们公开,于是叫Pheobe(菲比)去勾引钱德勒,迫使他露馅。

而莫妮卡和钱德勒猜出了其他人的诡计,决定来个将计就计。

最后的结果就是钱德勒露了馅,对菲比说:我不能跟你睡觉,因为我爱莫妮卡。

菲比欢呼说:我以为你们只是滚个床单而已,原来你们是真心相爱呀?太好了!

莫妮卡听了钱德勒的爱情宣言,也是又惊又喜,说明莫妮卡事前也没想到这一点。

这个情节给她印象很深,因为对她来说,两人连床单都滚了,那就是相爱了。看了《老友记》,她才知道原来滚床单并不代表相爱,还是要以说出那三个字为准。

现在扎克连床单都没跟她滚,更别提那三个字了,她算是他的什么呀?

虽然他向家人宣布两人在dating(约会)了,资阿姨和雀儿喜也很支持的样子,但dating毕竟不是I love you(我爱你),更不是结婚。现在连结婚都不能保证爱情不变,一个dating能算个什么?

况且他对她的态度也没什么变化,他送她回家,两人一起吃饭,有说有笑,很和谐,但也仅限于此。

除了新年夜他拥抱过她,亲吻过她的脸颊之外,他还没有任何更亲热的举动。而新年夜的亲吻和拥抱,也只是在回馈她,因为是她先主动亲吻拥抱他的。

现在她后悔极了,新年夜不该主动的,应该等他先主动,那样就可以知道他究竟想不想拥抱亲吻她了。

但如果他不主动呢?那怎么办?不是错过一个机会了吗?

她又羡慕起她妈来,老妈好像就没经历这种猜心的折磨,起先根本没注意到老爸,自然不用猜心,然后老爸就救了老妈,也不用猜心,再然后老爸老妈就成了男女朋友,还是不用猜心。

不过,老爸老妈从救人与被救到谈起恋爱,这中间是怎么过渡的,她还从来没听老妈讲过,感觉就是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地就谈起恋爱来了,以前没多问,现在倒很想知道这中间的每一步每一步了。

正想去问妈妈,又想起老爸出轨的事,顿时心灰意冷,还问个什么啊?不管当时每一步是多么成功,多么甜蜜,最终都是这么个结果,那借鉴他们的恋爱经验,又有什么意思呢?

她乱七八糟地想了一通,也没想出个头绪来,决定把爸妈的事告诉扎克,看他有什么反应,说不定可以据此看出他在这方面的态度。

她知道他很忙,也没想占用他太多时间,只想借此机会,跟他联系联系。

于是,她给他发了一个短信,把爸妈的事说了一下。

他很快就回了信,说很抱歉听到这样的消息,叫她不要着急,然后很美国化地问:“Do you want to talk about it(你想谈谈这事吗)?”

她有点好笑,真是书呆子,我们这不是在谈吗?

但盛情难却,而且也很希望能有机会跟他说话,便回答说:“Yes, of course(想,当然想谈谈)。”

他回信说:“Do you want to meet at the nursing home or your home(你想在哪里见面?老人院还是你家)?”

哇,这是面谈的节奏啊!

她还以为就是在电话或短信上谈谈呢,那就已经很让她满足了,现在居然是面谈!那就不只是满足,还满手了!

她想了想,觉得还是在上班的小镇面谈比较合适,他可以少开点车,于是回答说:“那就nursing home吧,你可以少开一点车。”

“好的。”

下班之后,她一直在办公室等,等到快七点半的时候,他打电话来了,说已经到了,在停车场。

她立即跑到停车场,看见他的车就停在大门前,没熄火。

他招手让她上车,她上去后,他问:“吃晚饭了吗?”

“没有,一直在办公室等你呢。”

“那我们找个地方吃晚饭吧。”他把车开出老人院,问,“想吃什么?”

“随便。”

“呵呵,我奶奶最恨我这样说了,每次问我吃什么,我就说‘随便’,等她做好了,叫我去吃的时候,我一看是我不爱吃的东西,就对她说:我不吃这个!”

“那她不是很生气?”

“是啊,所以每次都要骂我:你说随便的呢?”

“那你怎么说?”

“我就说:我说的随便就是anything but this(什么都可以,就是不吃这个)。”

“你奶奶懂英语吗?”

“她不懂,所以就更要骂我了。”

她好奇地问:“那你干嘛不直接说你想吃什么,而要说随便呢?”

他一笑:“因为每次她来问我的时候,我都正忙着玩呢,根本没听见她在问什么,听见了也没工夫想自己到底要吃什么。”

“哈哈,不过我说的随便,是真的随便,我什么都吃的。”

“那好,我们去吃中国buffet(自助餐)吧,你可以自己挑,就不存在anything but this的可能了。”

“哇,你好狡猾啊!”

说笑之间,已经来到了那家中国自助餐餐馆,两人拿了食物,坐下吃饭。

他问:“现在不那么生气了吧?”

她都忘了这次talk的终极目的了,诧异地问:“生什么气?”

“不是你爸爸——cheated on your mom(背叛你妈,出轨)吗?”

“哦,是的,我当时是很生气的,但现在——已经不那么生气了。”

“那就好。”他很内行地说,“你可以让你爸爸去看一下性心理医生,他这是一种病,但他自己不知道,你们也不知道。”

“什么病?”

“sex addiction。”

她听到“sex”这个词,就有点不好意思多谈了,但看他一本正经的样子,又觉得自己心术不正,如果害羞地不谈,就会让他也觉得她心术不正了。

她问:“什么是sex addiction?”

“就是对sex有一种——不可控制的——需求。”

她直觉老爸不是这种病,但她不好拂了他的好意,便做出很认真探讨的神情说:“但是中国有没有这种医生呢?”

“肯定有。这是一门很成熟的学科,中国这么大,应该有这方面的specialist(专家)。”

“好的,我待会告诉他。”

他看看表:“你现在就可以给他打电话,有些不明白的地方,我可以跟他谈。”

23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53)

  1. 老三!

  2. 回首青葱岁月

    排排坐

  3. 三句不离本行。喜雀儿大家说是心理问题但是扎克认为是病。现在韦真爸爸出轨是sex addiction。看来很多我们看来不正常行为或不在我道德规范范围的都有可能是一种病。

  4. 回首青葱岁月

    扎克看起来对这个“sex addiction”比较内行呀,会不会是他通过自己的事情而得来的经验啊。

  5. 前面提到扎克认为雀儿喜不吃饭是一种病,厌食症,原来是一个伏笔,从侧面告诉我们,扎克是一个很信美国这一套的人,很多我们中国人认为是思想问题的表现,在美国人看来都是病症。

    比如为了节食不吃饭的,是厌食症;上课不听讲,不遵守纪律的,是多动症;不爱跟人交往,不懂社交礼节的,是自闭症;水性杨花,脚踏几只船,出轨的,是性瘾症。

  6. 呵呵,这个扎克看起来有点儿书呆子气的样子。韦真如果要想期待更进一步的发展,有时真需要主动些呢。就象新年夜那样

  7. 美国还有一种风气,就是对那些犯罪分子,都追溯到童年时代受到的性侵,或者心理疾病,最后都能得到宽大,送到精神病院去,逃过牢狱或死刑。

  8. 看着这节奏,韦真的爸妈是不会离婚了。扎克确实很美国化,在中国女儿是不太会跟爸爸直接谈性方面的问题。

  9. 马上打电话给韦真的爸爸谈他的sex addiction问题,那还不把他吓死?

  10. 我们分析问题一般会归结到自控力啊,甚至道德啊来考虑,美国人可能会从生理心理病因开始分析,真是大不同。

  11. 韦爸怎么好意思跟扎克谈自己的“sex addiction”,多尴尬啊!

  12. “呵呵,我奶奶最恨我这样说了,每次问我吃什么,我就说‘随便’,等她做好了,叫我去吃的时候,我一看是我不爱吃的东西,就对她说:我不吃这个!”

    “做饭的和吃饭的”天生是一对不可调和的矛盾啊!看来哪家都一样!哈哈!

    我们家儿子在场的时候也是实行点菜制,点什么做什么或买什么,省得吃饭时他望着菜盘叹气。可惜他太偏食了。经常是两个菜:回锅牛肉、周黑鸭。以前经常点酸辣土豆丝,千张肉丝,现在也不点了。青菜是几乎不吃,每次劝着才吃点。

  13. 有些事情一时还说不清谁对谁错,比如这个性瘾的问题,到底是道德问题,还是生理问题,我是搞不清楚的,专家也没有统一的看法。

    从中国的思想教育能在一些性瘾者身上生效来看,貌似性瘾是道德问题。但从美国对一些性瘾者进行药物治疗也收到效果来看,貌似性瘾又是生理问题。

    但也许这些效果都不是两种方法本身带来的效果,而是副作用的效果。比如道德教育,也许伴随着行政威胁:再这样就开除你了,或者抓你去坐牢。性瘾者当然吓得不敢乱搞了。而药物治疗说不定把人家性欲都搞没了,当然谈不上性瘾了。

  14. 吃什么“随便”这个问题,我女儿和我之间也经常上演。我女儿有时也会有Anything but this的想法。呵呵呵,这一家人里吃饭的和做饭的能高度和谐的,真是莫大的幸福啊。

  15. 我们的耳聋婆婆一听“随便”就去做面,因为听成了“吃面”。

  16. 这晚吃完饭谈完话加上和韦爸讨论完他的“sex addiction”就不早了,扎克不会放心韦真一个人开车回去的吧?

    要么送韦真回家,要么和韦真一起住旅馆,扎克今天还是开两间房吗?:)

    扎克再做柳下惠,韦真要怀疑自己的魅力或扎克的“血性”了。

  17. 如果扎克和韦爹一谈,韦妈妈在一旁听见,正在气头上,来一句:“你说性瘾是病,恐怕是替你亲爹找借口吧?”
    ——这下,扎克和韦真的感情就真苍茫了。

  18. 回复“天舒”:

    我觉得韦真妈妈听到性瘾的说法,不会发脾气,反而会高兴,因为她本来就在替老公辩护,说明她潜意识里是不愿意接受丈夫不爱自己背叛自己的事实的。

    如果现在证明韦爸不是道德问题,而是一种病,她就彻底解脱了:人家不是不爱我,而是有病!咱们别离婚了,还是快给人治病吧,治好了就没事了。

  19. 丈夫出轨,老婆替丈夫辩护,其实不一定是袒护丈夫,而是要给自己一个说法,一线希望:如果是我自己的问题(比如关心不够,打扮不好,怀孕不能性生活,等等),那就说明丈夫不是不爱我,而是我自己有些地方没做好,一旦我做好了,丈夫就会回到我身边。

  20. 回复“十年忽悠”:
    有道理。不过她爱女心切,会不会借此敲打扎克一下呢?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