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54)

韦真非常为难,她还没对父母说起跟扎克dating(约会)的事,更没对父母说已经把家丑外扬给扎克了,怎么好让扎克跟老爸讲电话呢?

再说,他们要讲的话题,也不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家常,或者“今天天气哈哈哈”的寒暄,而是性,并且是不正常的性,这得是多尴尬啊!

她支支吾吾地说:“这个——恐怕——”

他很有悟性:“如果你不想我跟他谈这个,I understand(我理解)。你跟他们谈吧,就说是我建议的。”

“但是——我还没有——告诉他们——我们的事呢。”

“我们的事?”

“就是我和你在dating的事。”

“哦。”

她怕他误会,赶紧声明:“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他们,我今天打电话给我妈,就是告诉她这事的,但是——哪知道,我妈不接电话,最后是我爸接的,我爸一接,就告诉我他cheating(出轨)的事,所以就——”

“I understand(我理解)。”

他一口一个I understand,还真把她搞糊涂了,他到底understand(理解)什么了?

是不是生气了?

两人默默地吃了一会,他说:“你可能不知道,我的biological father(生父),就是一个——sex addict(性瘾者)。”

这个她是真的不知道,她只知道他的生父比较水性杨花,情人多,但不知道他是sex addict,她吃惊地问:“是吗?”

“嗯。他对sex有着一种无法——控制的欲望,所以他——会跟不同的异性——have sex(发生性关系)。”

“但是——那不是因为他——太滥情了吗?”

“烂晴?”

“滥情,滥是泛滥的滥,情是——爱情的情,滥情就是——处处用情,对谁都用情,date(约会)这个,又date那个,甚至同时date好几个,就是常说的——花心。”

他貌似听懂了,但不同意她的观点,坚持说:“不是这样的,他那是一种病,需要的是医生和药物,还有其他sex addicts 的帮助,而不是——unemployment(失业),他们fire(开除)他,是不正确的,那样不会帮助他,只会毁掉他。”

他说得振振有词,而且很真诚,说明他的确是信这个的。但她知道他说的这些,完全不符合中国的国情,连现在的都不符合,更别说几十年前的中国国情了。

她能理解他为什么这么想,因为他生在美国,长在美国,虽然从父母那里学到一些中国文化和语言,但思维方式还是更趋向美国的方式。不过她也不想花太多时间给他讲文革的事,估计讲也没用,资阿姨肯定都给他讲过,但他只能接受和理解这么多。

他可能是怕她不相信,接着说:“他是一个很有才华的人,不可多得的芭蕾舞演员,如果他们不fire他,他可以取得很大的成功。我这里有他演出的照片。”

他从手机里找出一些照片让她看,都是芭蕾舞剧照,可能是因为上了妆的原因,他的生父看上去非常英俊,比他更像老外。

他指着一张俊男靓女的黑白合影说:“这是我的paternal grandparents(父方的爷爷奶奶),他们都是professional dancers (职业舞蹈演员)。”

她接过手机,把照片放大了仔细看,感觉他爷爷完全是个老外,但他奶奶应该是华人。

他仿佛知道她在想什么,解释说:“我爷爷是苏联人,Caucasian(白人),他和我奶奶是因为dancing(跳舞)相识的,他们生下了我的biological father——”

“哦,原来是这样!难怪我觉得你爷爷——他很像外国人呢。”

“他是苏联的功勋演员,得过列宁奖章的。”

“你奶奶——后来回到中国了?”

“嗯,他们都去中国了。”

“那文革时不是——整得很惨?”

“我奶奶自杀了,我从来没有见过她。”

“你见过你爷爷吗?我的意思是你生父的爸爸。”

“也没有,他1950s(上世界五十年代)就离开了中国,我奶奶和他失去联系了。”

她完全可以想象出他生父当年的风头,中苏混血儿,舞又跳得好,那还不迷倒一众女生?

资阿姨肯定也没逃过扎克生父的魅力,爱上了他,虽然违心地与当官的结了婚,但也是为了保护他,暗中并没断绝来往,所以有了扎克。

如果怀孕的事被当官的丈夫发现,资阿姨肯定会遭大殃,腹中的孩子也难保性命,当官的随便踹两脚,就可以让扎克一命呜呼。而那个肇事者,即扎克的生父,更会遭到报复,所以资阿姨只好冒死外逃。

当官的最后肯定还是知道了真相,所以狠狠报复了扎克的生父,把他开除出文工团,使他流落到街道工厂去打工。那个打断了扎克生父腿脚的人,说不定也是当官的指使的,所以才会不受法律制裁。

她把手机还给扎克,关心地问:“那你在中国见到你生父的时候,有没有对他说这个呢?”

“说哪个?”

“就是——他是一个sex addict?”

“没有,因为我那时也不知道。”

“那你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后来,他去世之后。”他很遗憾地说,“我没有帮到他。”

“你——妈妈没有想过——跟你生父——破镜重圆?”

“破镜重圆?”

“就是——和好,像一面破碎的镜子,重新粘合在一起。”

他很快弄懂了“破镜重圆”的意思,说:“没有,我妈没有这样想过。她很固执,不相信我的生父是——sex addict,她认为是moral(道德)的问题,是感情问题。她说他背叛了她,背叛了很多很多回,所以她不再爱他了,她爱我的dad(爸爸)。”

“Mr. Anderson(安德逊先生)?”

“嗯,我只有这一个dad。”

“你dad——有过——cheating(出轨)吗?”

“没有。他是一个family man(很看重家庭的人),总是呆在家里。”

她觉得资阿姨的选择是对的,一个是处处留情的花花公子——到后来连公子都算不上了,只是一个花花乞丐,另一个是专一且温柔善良的白人帅哥,不仅接受了资阿姨,还接受了资阿姨跟别人生的孩子,爱他们母子,爱他们的家人。

如果一个女人不选择安德逊,而去选择那个花花乞丐,那就真是脑子有病了。

他催促说:“你给你爸爸打电话吧。”

她尴尬地说:“我觉得——我爸——他跟你的生父不同。”

“How(怎么个不同法)?”

“他——从来没有cheating过,就是这一次,而你的生父——是很多次很多次——”

“次数没关系的,次数只是一个机会问题。有的人机会多,有的人机会少,但他们从根本上是一样的,都是一种病。”

她还是没勇气打这个电话。

他看了她一会,问:“你不想救你的爸爸吗?”

“怎么救?”

“让他去看医生,参加SAA。”

“什么是SAA?”

“就是像AA一样的therapy(治疗),不过是针对sex addict的。”

“AA是什么?”

“Alcoholic Anonymous(匿名戒酒会)。”

“Alcoholic?不是——酒鬼吗?”

“对,就是酒鬼,AA就是——酒鬼们的一种therapy,大家聚在一起,谈自己的酗酒的历史,定计划戒酒,互相鼓励,互相监督。”

她终于懂了,在电视上看到过,一群酒鬼聚在一起开会,每个人站起来,自我介绍:“我叫XXX,我是一个酒鬼。”

然后大家都鼓掌:“欢迎你,XXX。”

再然后,该酒鬼就讲述自己酗酒的历史,其他人也讲,还亮出奖章,说这是我多久多久没沾酒的证据。

她在电视上看到这些的时候,只觉得很搞笑,怎么搞得跟妈妈讲过的文革办学习班一样,大家聚在一起批评与自我批评,这能戒酒?

她没想到扎克这么信这个,又不好表现出不屑一顾,便认真地问:“那SAA是不是sex addict的AA?”

“是Sex Addict Anonymous(匿名性瘾戒除会)”

“美国还有这种协会?”

“有啊,中国没有吗?”

“我没听说过。”

“应该有的,这是非常有效的therapy。”

她许诺说:“我先上网查查,如果有的话,就叫我爸去参加。”

“你可以先让你爸做个测试,网上就有的,很方便,叫SAST,sex addiction screening test (性瘾者测试)。”

“是吗?英语的?”

“嗯。”他说着就在手机上找到那个网页,指给她看,“我不知道有没有中文的,你可以找找,如果没有的话,你可以帮他翻译成中文,再让他做。”

她点了几个“next(下一页)”,看到最初几个问题,无非是问性别性向之类,再后面是问为什么要做这个测试,是好奇,还是性方面有问题,接下去就开始问性习惯等问题了。

她估计很难说服老爸做这个测试,但还是许诺说:“好的,我会试试,让我爸做这个测试。”

“You promise(你保证)?”

“Yes(保证)。”

“太好了!”

两人吃完饭,走出餐馆,他提议说:“太晚了,就在这里住一晚吧,你就不用今晚开车回去,明早又开车过来。”

她积极响应:“好啊!但你明天不是得很早起来?”

“我今晚开回去。”

她大失所望:“你今晚就回去?那我也回去吧,我不想一个人住在这里。”

“是吗?那我也住这里,明天再回去吧。”

22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54)

  1. 沙发:)
    祝大家新年快乐!

  2. 占位

  3. 谢谢艾米!
    祝艾园的兄弟姐妹们新年快乐!

  4. 扎克好善良。

  5. 扎克也有这个病?

  6. 看起来,最暮色苍茫的就是扎克的爸爸了, 何等的凄凉。

  7. 扎克真是诚心诚意和真真交往。我和真真看法一样,韦爸爸是思想问题,不是SEX ADDICTION.

  8. 我猜测扎克是Sex Addict Anonymous(匿名性瘾戒除会)的成员,他对这方面的知识很了解,很快就找到SAST网页。如果他不是专门研究这类病的医生,也不是为了治疗他生父这个病,未免对这类信息太过熟悉。联系到之前提过扎克交往过几个女友,又梦游中对小师妹上下其手(如果师妹说的话是真的话),扎克很可能是sex addict,并在接受治疗。是不是扎克每周去老人院就是参加Sex Addict Anonymous的活动?
    如果真是像我猜测那样,韦真能接受这样的扎克吗?在我看来,韦真追求的爱情是一心一意的那种,估计这是故事苍茫的原因吧。

  9. 我也猜测扎克是Sex Addict 。

  10. 原来扎克是出生在美国的。那个扎克提到的一直想给资阿姨办移民的姑姑有可能是扎克的亲姑姑?因为资阿姨怀着孕出国演出的,那时应该还不认识扎克的美国养父吧。可能是扎克苏联爷爷和中国奶奶生了一儿一女,姑姑跟苏联爸爸走了,或者姑姑先出了国。

  11. 我怎么觉得扎克不是性瘾者呢,因为扎克说资阿姨不相信扎克生父是性瘾者,有可能是说她一直没改变看法。如果儿子也是像生父那样有性瘾者的行为,那么资阿姨做为母亲是不是宁愿相信儿子是病态而不是道德有问题?

  12. 原来花心是一种病,有一定道理。花心可能也有一定的成因,生理的、心理的、社会成因等等。

  13. 扎克可能是因为生父的原因而了解Sex Addict Anonymous吧,他为没能帮助到生父而遗憾。所以到了韦真这里,他很希望能够帮助到韦真爸爸,而且还要韦真做了保证他才放心。

  14. “滥是泛滥的烂,”是不是应为“滥是泛滥的滥”
    第一次听到性瘾者的说法,以前总把这类人归结为滥情、花心。
    到网上搜索了相关内容。百度解释为:性瘾又叫性高潮瘾,全称性爱上瘾症,是指个体出现强烈的、被迫的连续或周期性的性冲动行为,如果这些性冲动得不到满足,就会产生焦虑不安的痛苦感觉。就年龄档次而言,大多集中在30~40岁的男子,这也是人一生中性生理最为活跃的时间段。他们如同吸毒者、赌徒、酒鬼一般,一旦性瘾发作,就会不顾一切放下所有工作,去寻找发泄的对象。如果一个人沉溺在网络色情中不能自拔,那么原因很可能是他有性瘾。
    还有相关的电影:凯维赫·扎赫迪执导的《性瘾者》和拉斯·冯·提尔执导的《女性瘾者》。
    从我看的资料来看,韦真的爸爸应该不是性瘾者,他只有这一次出轨行为,可能当时的确因为对方引诱情难自禁,但还没有成瘾。扎克的生父应该是性瘾者,他屡次背叛资阿姨,应该是纵欲成性了吧。
    国外对于性瘾者的态度应该是接纳的,劝其积极治疗的。国内对于性瘾者不会这么大度,起码是排斥的。“性”已经是隐讳的了,一旦冠上“病”,更会让人避之不及。

  15. 据说毒瘾是很难彻底戒断的,貌似吸毒就是走上了一条不归路。性瘾症应该还不是像毒瘾发作一样不可控制吧?

    也可能因为性瘾发作起来不像毒瘾的那样激烈,所以人们没有意识到当事人的不能自我控制?

  16. Zhenzhen is Zac’s angel, who will save him out of his pit of sex addiction. She is the sunshine of his life, the breeze on a hot summer day and stars in his dark sky:). Only true love and an essentially good base character of a man could bring this man from the verge of hopeless dependence on pleasure. Oh, of course, the group therapy is helping too.

  17. 老虎物资(Tiger Woods) 不是全世界最著名的性瘾者么?自从他的丑闻出来,全世界都知道这是一种病了。

  18. 我也猜测扎克是Sex Addict 。

    一直到tiger woods我对这病都持怀疑态度。期待看到病人的自述,到底是咋个回事,这么不可控制。扎克对师妹上下其手,看上去经过了一定治疗。

  19. 我觉得韦真的爸爸不会是Sex Addict。他可能是因为在家里没有地位,而对面的保姆把他当个重要人物,崇拜、尊敬,他被胜利冲昏了头脑,一不留心就出轨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