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时报》:中国将向海外中国籍公民征税

KEITH BRADSHER 2015年01月08日

香港——随着更多的中国公民和企业到海外发展,中国税务机关也紧随其后。

为了隐藏巨额财富,在英属维尔京群岛以隐晦的名称注册公司的北京亿万富翁,以及在非洲和拉丁美洲工作的广东推销员,都成为了中国税收官员的目标。他们现在开始要求公民报告自己在境外究竟赚了多少钱。

要求公民提供这些信息,是因为中国国家和地方税务机关已经悄然开始执行一项鲜为人知、普遍遭到忽略的监管规则:公民和企业不仅要为在中国取得的收入纳税,也必须为在其他国家和地区取得的收入缴纳国内税。

应该在国内还是全球范围内征税,各国对这个问题存在争论,中国在今年冬天刚刚开展的这些活动,让它和美国处在了同一个阵营。欧洲国家、日本、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属于另一个阵营,这些国家在本国境内向公民课税,但是它们对大多数外派人员和海外子公司,豁免了本国国内的所得税。

“最新动向是,中国税务机关决定更加严格地执行全球征税政策,中国法律一直都要求个人这样做,”普华永道(PricewaterhouseCoopers)在北京负责国际业务的合伙人杨治中(Edmund Yang)说。“驻外中国公民的合规度一直比较低。”

经济学家和会计师长期以来一直在质疑,向驻在境外的个人和企业征税是否公平。欧洲人认为,外派人员使用的政府服务较少,如公立的医疗体系,而且他们在促进出口方面发挥了很重要的作用。

批评者争辩道,这种豁免是累退性的,伤害了低收入人群,很多外派人员都是银行从业者,或金融领域的其他高收入人士。如果本国经济繁荣、运转良好,而且课税基础稳固,那么外派人员也可以受益,毕竟他们有朝一日会返回本国。

中国作出这个决定的根源,可以追溯到它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与全球税制接轨的努力。当时中国仍然非常贫穷,它派出税务团队到美国、英国、德国及其他国家考察,征询建议,以便起草一部现代化的税法。

德勤(Deloitte)会计师郑莉莉说,前往美国的一个团队在加利福尼亚州和纽约州拜会了州级税收官员。协调这次访问的郑莉莉,现在已经成为德勤亚洲国际投资实务部门的联席领导人。该团队在美国国税局(Internal Revenue Service)考察了很长一段时间,获赠了两卷一套的美国税法和五卷一套的国税局规章。

中国在1993年颁布自己的税法时,选择了美国人对收入的定义,也认同了全球性的课税范围。这部法律一直沿用至今,不过进行过多次修订。

现在,中国正在为落实这种宽泛的定义,而采取最早的举措。

广州是中国东南部的商业中心。1月28日,当地政府召集辖区内最大的150家企业的高管开会,讨论其驻外员工在中国交税的义务。在北京等大城市,市政府也与辖区内的大公司联系,要求提供外派人士详细的收入信息,税务顾问透露。

北京的国家税务总局也开始了另外一项举措,在中国企业刚刚开始在海外做出重大投资之际,遏制它们的避税行为。2月1日生效的一项新规章,将禁止一系列被视为避税安排的国际投资方式。中国富人经常在加勒比海等地注册专门的公司,来进行海外投资。新规章可能会对他们造成间接的打击。

税收法规的执行度很低,合规程度也很低,部分原因在于中国缺乏公民海外收入和投资的数据。美国一直在努力收集本国企业和公民在海外活动的更多信息,中国政府把这当成了一个契机。中国政府正在同时与美国和其他国家协商,请求分享属于中国公民的海外银行账户的信息。

中国在税收执法上开展行动,正值该国经济增长开始放缓之际。中国个人和企业在海外的投资激增,国税官员正在寻找各种方法,从这种趋势中获益。地方政府则在大力开辟新的税收来源,以弥补其他渠道日益减少的税收收入。

过去两年里,中国各地地方政府的财政收入大幅下降。把国有土地出售给开发商修建公寓楼和写字楼的收入也减少了,因为房地产价格下跌,新楼开工数量大幅下挫。与此同时,北京对企业税收制度的修改,也令地方政府收入下滑。

过去,地方政府会对服务业和房地产业的大多数企业,征收5%的营业税,然后将其中部分收入上缴中央。北京方面正计划逐步取消这种方式,改为征收增值税,后者直接流向中央。

这强烈推动了地方政府在个人和企业所得税方面的征收力度,所得税仍然由地方收取,然后部分上缴中央。安永(Ernst & Young)税务合伙人彭绍龙(Sam Pang)帮助广州政府起草了税收执行手册,在今年1月的那次会议上分发给了与会者。

对于那些面临庞大财政赤字,并且富裕外派人员众多的国家,比如澳大利亚、英国、法国和爱尔兰,中国的决定可能构成压力,促使它们采取类似的行动。虽然没有任何迹象显示,这些国家有兴趣改用不同的模式,但对于更多地分享海外金融账户的信息,世界各国的政府表现出了广泛兴趣。

虽然中国效仿了美国的做法,但北京的税收政策在某些方面甚至比美国还严苛。

中国所得税的最高税率是45%,美国是40%。此外,中国人每月最终收入达到1.29万美元(8万元人民币)就需要按照最高税率纳税。

在美国,外派人员境外收入的免税额为9.92万美元,超过这个数字的部分会被征税。中国公民在境外的收入,每月只能得到210美元的额外减免额。

德勤的郑莉莉预测,中国会追查一些影响力很大的案例,从而促使其他中国企业和个人申报海外收入并据此纳税。

“法律一直都有这样的规定,过去一直因为资源不足而没有执行,”她说。“中国会利用一些执行案例,来让大家知道这件事。”

翻译:土土
http://www.nytimes.com/2015/01/08/business/international/china-starts-enforcing-tax-law-for-citizens-working-abroad.html?_r=0

6 responses to “《纽约时报》:中国将向海外中国籍公民征税

  1. 这个主要针对到海外发展的企业和外派人士吧?对于那些单打独斗的海外中国人,中国政府怎么搞到人家的收入资料?

  2. 窟窿太大,只好猛刮地皮。

  3. 可怜的中国老百姓,离天又远了三尺三。

  4. “中国所得税的最高税率是45%,美国是40%。此外,中国人每月最终收入达到1.29万美元(8万元人民币)就需要按照最高税率纳税。”

    ——我查了一下原文,月收入超过1.29万美元的部分,要征收45%的税,低于1.29万美元的部分,也要征税,但税率低一些。

    究竟怎么对海外的中国公民征税,还没见到具体方法,不过听说中美两国会互通情报,所以那些没加入美国国籍的人,应该都在征税范围内。

  5. 中共高官在海外的后代,要么就还没挣钱(比如习明泽之类),要么就回国赚大钱去了,所以政府要对其他人征税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