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60)

奇怪的是,听到扎克亲口证实自己是sex addict(性瘾患者),韦真的心情反而平静下来了。

可能就像癌症病人一样,发现自己生了肿块,但尚未确定是癌的时候,心情最烦乱,每天马不停蹄地到处求医问诊,今天有人说是良性肿瘤,就欢欣鼓舞一把;明天有人说是恶性肿瘤,又跌入绝望的深渊。如此这般,周而复始,像坐过山车一样,每天都在提心吊胆等宣判,没有一刻的安宁,那滋味可不好受。

一旦证实是癌症,心情反而平静了,剩下的无非是在自己经济条件许可的范围内,尽力延长生命,寻找最好的医生,接受最好的治疗,同时,该吃的吃,该穿的穿,该玩的玩,享受临终前的宝贵时光。

她看了扎克的短信之后,就是这么一种心态。

好吧,扎克自己都说自己是sex addict了,那就不用猜测来猜测去,也不用找这个找那个打听了,剩下的就是决定如何处理这件事。

其实sex addict也没什么,不就是一种病吗?生病不丢人,吃的是五谷杂娘,谁还没个病病灾灾的?只要他愿意接受治疗,彻底把病治好,就啥事都没有了。

她觉得他是愿意接受治疗的,不然也不会每个星期跑那么远去参加SAA(匿名性瘾戒除班)。他那么愤恨那些不愿悔改的sex addicts,说到那些人的时候,是一副深恶痛绝的样子,说明他自己是不愿意那样的。等他治愈了,说不定比一般男人更忠实于爱情和婚姻。

他现在应该算治愈了吧?他在她面前那么规矩,那么克制,一点不像个对性上瘾的人。他在别人面前肯定也是很规矩很克制的,不然医院不把他开除了?

她兀自在那里推理,忘了及时给他回信。

他见她老半天没回信,又发了一条短信过来:“If you want to break up with me, I understand, even though I’ll be very very sad.(如果你想跟我分手,我理解,尽管我会非常非常伤心。)”

她鼻子一酸,赶紧回信说:“No,I don’t want to break up with you!I love you!(不,我不会跟你分手!我爱你!)”

“I love you too! You are my savior!(我也爱你,你是我的救星。)”

他们来来回回互发了很多条短信,互诉衷肠。

他说他这些年都生活在twilight(暮色,半明半暗)中,觉得自己就像werewolf(狼人),长着人形的外貌,但胸腔里却藏着一颗野兽般的心,使他无法全身心地融入文明的人类社会中去,因此对生活失去了信心和热情,只是为了家人尤其是母亲才挣扎着活在这个世上。是他亲爱的真真让他看到了一线光明,发现自己有变成文明人的愿望和能力,让他重新燃起生活的热望。

她被震撼了,没想到自己对他这么重要!

她撒娇地问:那你是什么时候爱上我的呢?

他回答说:不知道确切的时间,但自从我妈讲到她和你妈的友谊起,我的脑海里就有一个印象,在大洋的那边,有个阿姨,她跟我妈从小就是好朋友,在我妈被人孤立被人歧视的年代,她勇敢地跟我妈站在一起,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后来,她们都结了婚,我妈生下一个儿子,你妈生下一个女儿,那就是我和你。上一辈的友谊通过血脉,传给了下一代。

再后来,我知道你要来美国,而且看到了你的照片,听到你的故事,我仿佛在苍茫的暮色中,看到一个女神,在召唤我,让我走向光明。

我知道我配不上你,你是女神,而我只是一个狼人,所以我只在远远的地方关注你,听我的家人讲述你的故事,一点一滴,都像甘露一样,滋润着我。我愿意沐浴在你的光环里,一心向善,脱胎换骨,成为一个真正的人。

跟你见面之后,我又觉得你不是高不可及的女神,而是一个从上界下凡到人间的天使,是专门来拯救我的,你变成了一个美丽聪明可爱的小姑娘,并非无所不能战无不胜,你也需要关怀和帮助,而我能给你这些。

我关心你,帮助你,照顾你,你让我感受到一种被需要的自豪,我想跟你在一起,过正常人的生活,像我的mom and dad(爸爸妈妈)一样,相亲相爱一辈子。

我本来是想一开始就告诉你,我是一个sex addict的,但我妈和喜妹都劝我不要告诉你,怕把你吓着了。她们说我已经治愈了,就不算sex addict了,干嘛要用已经过去的事实来惊扰你呢?

我觉得她们说得有道理,所以就没告诉你。为此,我非常抱歉,我这是欺骗,不诚实,你可以用任何方式惩罚我,但请不要为此受伤,更不要因此对人类尤其是男人失去信心。

她看短信看得泪流满面,打心眼里感激室友。如果不是室友揭穿这件事,她怎么可能听到扎克这番发自肺腑的表白呢?

她谦虚了一番,说自己也不是什么女神,有很多很多缺点,但她对他的爱,一点也不比他少。她愿意跟他在一起,像他的mom and dad一样,相亲相爱一辈子。

正聊着,有人打电话进来,她一看,是禺杰,马上紧张起来,怕是师妹又闹出了什么幺蛾子,赶紧对扎克说:我们今天就聊到这吧,我有个重要电话要接。

他乖乖地答应了,道了晚安,结束了对话。

她急忙来跟禺杰交谈:“禺杰,是你啊,有什么事吗?”

“我就是想看看你给你们那个约兰达打了电话没有。”

“打了。”

“她怎么说?”

“她不肯说,叫我去问扎克本人。”

“你问了吗?”

“问了。”

“他怎么说?”

“他承认了。”

禺杰呼出一口气:“承认了就好。看来他还算个直率人。”

“嗯,很直率。”

“那他同意跟你分手吗?”

“他说如果我要跟他分手的话,他能理解。”

“嗯,我也觉得他还算个gentleman(绅士),应该不会为这事找你麻烦。再说他外在条件不错,要骗到一个女朋友也挺容易,犯不上为了你大动干戈。”

“但我没跟他分手。”

禺杰的声音一下提高了:“是吗?为什么?”

“因为我觉得他是真心爱我的。”她把扎克的twilight(暮色)说法转述了一番,不无得意地说,“不是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吗?我能救他,干嘛不救?”

禺杰生气地说:“你也太好哄了!他现在为了留住你,当然要拣好听的说。”

“至少他还想留住我,而且为了留住我还能拣点好听的说。这比那些留都不想留我,或者即便想留也不拣好听的说的人,还是强点吧?”

禺杰沉默了一会,问:“你是在含沙射影地说我?”

“你说是你就是你。”

“我是没拣好听的说,但那不等于我不会说。我是个实诚人,不喜欢把好听的话成天挂在嘴上,但那不等于我心里没那些话。”

“你这是在说你心里还是想留我的,只是嘴上没说出来?”

禺杰不正面回答:“我这是在告诉你,不能相信他那些保证,男人的誓言,本来就不可信,更何况还是他这样的男人!老实对你说,我就没听说有哪个sex addict被治好了的!好莱坞那几个有名的sex addict,还有Tiger Woods(泰格-伍兹,著名高尔夫球选手),他们该是多有钱!看得起最好的医生,吃得起最好的药,但他们被治好了吗?还不照样在外面乱搞!”

“那是他们不愿意被治好。你不是说了吗,现在有几个男人不出轨?你能保证你今后不出轨吗?即便你能保证,我也不会相信,因为你刚才还说了,男人的誓言,本来就不可信。”

“那你干嘛要相信他呢?”

“他至少还承认自己有病,还愿意接受治疗,而且我能帮到他。”

“那你就慢慢帮他吧!到时候把他帮到监狱里去了,可别跑来对我哭鼻子抹眼泪。”

“我什么时候对你哭过鼻子抹过眼泪?”

禺杰把电话挂了。

她“嗤”地笑了一声,也把电话挂了。

她知道会有很多人来劝说她,只要是认识她的人,或者知道了扎克病情的人,或者既认识她又知道扎克病情的人,都会来劝说。就算是探个消息,看个稀奇,都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但她不怕,这世上也没几个有资格劝她的人。既然这么多人在出轨,又能有几个人的配偶是绝对忠诚的呢?就算到目前为止还是忠诚的,也不能担保今后永远忠诚。

可以这么说,有资格劝她的人,都在坟墓里,或者她们的配偶在坟墓里,或者她们和她们的配偶都在坟墓里,因为只有盖棺了,才能肯定地说:这个人没有出过轨。

她宁愿给扎克这个真心爱她的sex addict当savior(救星),也不愿意给禺杰那种勉为其难接受她而且会犯“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的人做老婆。

她没把这事告诉老妈,知道老妈会担心。她准备能瞒多久瞒多久,最好能瞒一辈子。

但她妈像有神助一样,很快就发现了这事,打电话来询问:“听说你在跟扎克谈恋爱?”

“怎么了?”

“听说他有那个什么性瘾病?”

“你听谁说的?”

“你甭管我听谁说的,你先告诉我这是不是真的。”

“是真的,怎么了?”

她妈一下就哭出来了:“真真啊,你怎么这么不懂事呢?放着好好的禺杰不要,偏要去招惹那个流氓!你这是找死还是咋地?”

“谁说扎克是流氓了?”

“他都被人告上法庭了,还不是流氓?”

“但告他的人不是撤诉了吗?”

“人家是撤诉了,那还不是因为他家贿赂人家了吗?”

“一个接受贿赂的人,会是什么好人?你还相信她说的话?”

“那还有师妹呢?他对师妹做下那事,你不嫌恶心?”

“谁说他对师妹做下那事了?师妹不会造谣?”

“人家一个大姑娘,干嘛要造这种谣?这多损害自己的名声!”

“师妹还什么大姑娘?天知道跟多少男人上过床了。她早就想嫁给扎克了,外科医生有钱,又能帮她搞定身份,她上哪儿去找这么合算的人?肯定是她挑逗了扎克没成功,才想出这么个毒招来。”

“这都是那个扎克说的吧?”老妈恨铁不成钢,“你现在是鬼迷心窍了!他说什么,你都相信。”

“这根本不是他说的,是我自己根据师妹的为人,推理出来的。”

“不管是谁占主动,反正这事女的说了算。他有前科,如果师妹告他,他肯定是吃不了兜着走,医生执照被吊销,你得一辈子养着他!”

“养着他怕什么?你不也养着老爸吗?老爸不是也对那个保姆耍流氓了吗?如果那个保姆告他,还不是可以把他告上法庭。”

她妈斩钉截铁地说:“你给我马上跟他断掉,不然的话,就等着每个星期去探监吧!你不嫌丢人,我还嫌丢人呢!好端端的大姑娘,干嘛找个流氓囚犯?你这是没人要,还是怎么的?”

“你别说我了,你自己怎么不跟老爸断掉?”

她妈气昏了,结结巴巴地说:“你——你不听——我的劝,要是把我气——气出病来,我看你——我——我要你负责!”

她心里还是很害怕把老妈气病的的,但嘴上不肯告饶:“你要生气,那是你的事,我可没叫你气出病来。”

30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60)

  1. 沙 发

  2. 第一次靠前

  3. 佩服十年忽悠,这个禺杰果然没有那么好心。 十有八九是禺杰告诉韦真妈妈的,妈妈的反应很正常。

  4. 赞一下韦真的坚定。

  5. 我支持真真和扎克在一起!

  6. 给真真一百个赞!

  7. 也给扎克100个赞!

  8. 这个故事让我想起糟糠联盟里,玉珊说过:“只要保证了‘不爱我的人,我绝不爱他’这一条,咱就刀枪不入了,放心大胆地接受男人的爱。”

    真真是活在当下的人。

    非常感谢艾米的妙笔让我们有机会认识这么多有智慧的人儿!

  9. 扎克真真资阿姨喜妹都是本性善良的人,他们与人相处事事都是先替别人考虑,真温暖的感觉。

  10. 扎克的情话真是太感人了,我也看得泪流满面,读了好多遍,还是泪流满面
    在想这些话换成英文表达,读起来会是什么感觉

    真真连养着扎克都不怕,估计师妹听到这个就不敢去告了,真真不怕 师妹就该怕了,万一证明了她是诬告,她就会吃不了兜着走,如果可能被赶出美国,这太不划算了,她还敢告吗

    真真真的是扎克的天使,是被派来拯救扎克的

  11. 真真在暮色苍茫中遇见了自己的男神扎克
    扎克在暮色苍茫中看到了自己的女神真真在向他招手
    这是什么样的缘分啊!

  12. 暮色苍茫原来是这样来的。估计真真和扎克之间的感情还会有来自妈妈方面的干涉,但我坚信两个人会排除所有阻力在一起的。扎克本性善良,抱着坚定的信心去与疾病做斗争,治愈了性瘾症,对真真有着真诚的爱及感激,我相信扎克会和真真拥有幸福的家庭生活的。真真说得对,那么多在棺材里的人,在没有盖棺之前谁都都无法定论谁会出轨谁不出轨。消极点想,既然大多男人都可能犯”全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那我宁愿找扎克这样的男人。

  13. 支持韦真!
    只是担心师妹会闹事,因为禺杰可能不会帮她了。

  14. 哈哈,韦真反驳禺杰和老妈的话,真是刀刀见血!

    不过,得罪了老妈没什么,顶多就是生场病而已。但得罪了禺杰,就麻烦了。他所谓一直“压着师妹”,不让师妹告扎克,可能就是一句空话,师妹是因为没证据(或者就是根本没这事)才没告。现在他看见韦真死心塌地和扎克好,肯定会去撺掇师妹告扎克。

    我认为韦真对师妹的推测有道理,扎克并没对师妹做什么,但麻烦就麻烦在双方都没证据,而扎克有前科。

  15. 韦真和扎克也许可以去找个律师咨询一下,如果师妹要告,打赢官司的可能性有多大。

  16. 隐形的翅膀

    其实真真爱上扎克也是在认识扎克之前呢。 韦真是个性格很坚韧的女孩子, 为了她喜欢上的人, 她一定会努力到最后的。

  17. 有一首歌送给韦真和扎克:

    邓丽君 – 漫步人生路

    作词:郑国江 作曲:中岛美雪

    在你身边 路虽远 未疲倦
    伴你漫行 一段接一段
    越过高峰 另一峰却又见
    目标推远 让理想永远在前面

    路纵崎岖 亦不怕受磨练
    愿一生中 苦痛快乐也体验
    愉快悲哀 在身边转又转
    风中赏雪 雾里赏花 快乐回旋

    毋用计较 快欣赏身边美丽每一天
    还愿确信 美景良辰在脚边
    愿将欢笑声 盖掩苦痛那一面
    悲也好 喜也好 每天找到新发现
    让疾风吹呀吹 尽管给我俩考验
    小雨点 放心洒 早已决心向着前

    路纵崎岖 亦不怕受磨练
    愿一生中 苦痛快乐也体验
    愉快悲哀 在身边转又转
    风中赏雪 雾里赏花 快乐回旋

    毋用计较 快欣赏身边美丽每一天
    还愿确信 美景良辰在脚边
    愿将欢笑声 盖掩苦痛那一面
    悲也好 喜也好 每天找到新发现
    让疾风吹呀吹 尽管给我俩考验
    小雨点 放心洒 早已决心向着前

    http://www.baidu.com/link?url=LmpPUpD3UU3retdyVMMdBP9gCfKY9M9CNg0sfe1QDIvOo2PXt5bPZw31881qMuXm8E7y1oaEAPplL4Kis8l3V_

  18. 如果师妹真的要告,那扎克可以摆出奉陪到底的架势,据说美国打官司,要耗费很大的金钱和精力,师妹很大可能就退缩了。

  19. 上集真是高看了禺杰了。我猜也是禺杰告诉韦真妈妈的。
    扎克和韦真还是应该跟韦真妈妈解释清楚他被华女起诉的事儿和师妹的事儿,别给韦真妈妈留下“流氓”的印象。我觉得一定另有隐情。
    最喜欢“你可以用任何方式惩罚我,但请不要为此受伤,更不要因此对人类尤其是男人失去信心。”和“她宁愿给扎克这个真心爱她的sex addict当savior(救星),也不愿意给禺杰那种勉为其难接受她而且会犯“天下男人都会犯的错误”的人做老婆。”
    为扎克的真挚坦诚,韦真的不离不弃而感动。他们彼此这么相爱,我相信战胜病症、排除外界的干扰、得到亲人的理解也都不成问题的。祝福韦真和扎克有情人终成眷属!

  20. 回复“千里雪”:

    如果师妹真要打官司,她应该不用花钱,她作为受害人,只要向警方报案就行了,如果能立案,就该公诉人来起诉扎克,她只需出庭做证。

    真正需要请律师的,是扎克。而正如师妹分析的那样,双方都没证据,但扎克有前科,那将对他很不利。即便不判刑,他行医也会受到影响。

  21. 韦真在这件事上表现出的大气淡定和智慧,值得喝彩。

    艾米选定的主人公,都是有与众不同之处的,往往都能让我们眼前一亮,学到几手,增添做人的智慧。

    如果这事放在一般人身上,肯定是哭哭啼啼,左右为难,禺杰、师妹和妈妈的压力加在一起,可能早就崩溃了。

    但韦真没有,不仅没有,还能马上镇定下来,用对方的软肋或者对方说过的话,一个一个驳倒对方。而她自己在驳倒对方的过程中,也一步一步理清思绪,坚定信心。

  22. 真真是个智慧而勇敢的姑娘!扎克的表白特别真诚感人,是一个值得真真爱的男人!为真真和扎克感到高兴!不管师妹和禺杰最后使什么坏招,相信真真和扎克会同心协力,化险为夷!
    昨晚有好些知傻都在担心,盼着这一集,今晚大家可以睡个踏实觉了!

  23. 狠狠赞一下韦真!

    到现在还是觉着扎克比禺杰讨人喜欢!他的思想历程有迹可循,目前看还蛮真诚的。

  24. 扎克说自己的境遇真让人难过,甚至把自己比作狼人,真是暮色苍茫.真真坚定勇敢,让人佩服.话说很多妈妈常常会拿自己的身体生病来要挟孩子听从妈妈的意愿,从琼瑶的妈妈到真真的妈妈,到身边N多妈妈们.真是让人无语,只要孩子听话,不管自己的话对不对,这是什么道理!
                  ---顺妞妞

  25. 给扎克韦真点个赞,太棒了!加油!

  26. 发完上一条,我又觉得自己也是个妈妈,如果女儿遇到这样的事情这样的人,是不是也会像真真妈妈一样反对呢?仔细想想,估计是会的.我没有见过扎克本人,也不了解他,单单是有别人来跟我说女儿遇到这样的人还去爱,我肯定也急了!
    但是这世界上孩子最坚强的后盾就是家人,妈妈还是要相信她,支持她.真真妈妈估计现在内外交困,急昏了,她仔细想想可能就会慢慢明白了.读艾米的小说,就是像艾友友说的,总能启智,学会几手,长点本事.
    谢谢艾米,谢谢提供故事的原型人物!
           ---顺妞妞

  27. 站在韦真妈妈的角度看,她的反应真是可以理解的。她那么爱韦真,视为珍宝,怎么能轻易相信扎克,把女儿交给一个可能习惯性出轨的人呢?韦真爸爸出轨她或许可以原谅,但不能忍受女儿遭受自己那样的待遇。中国很多母亲可能都是这样子,自己可以受委屈,但绝不能让子女受到任何伤害。有妈妈说“她(他)是我的命根子啊!”或是“她(他)比我的命还重要!”当了妈妈的人才能体会到这样的话真不夸张,尤其是在中国。

  28. 回复晟煊:
    韦真妈妈是不错啦,但是在中国,一边说着“孩子是我的命根子”,一边自私自利的父母大有人在。因为付出的多,所以要求的回报也多。本来中国就有要子女牺牲自己来满足父母要求的传统。这是个有着几千年封建历史的国家,同学。

  29. 如果扎克真的被告上法庭,并被吊销行医执照,就算韦真愿意养他一辈子,前景也不乐观。韦爸的例子摆在这里,别以为你不离不弃爱他一辈子,养活他,供着他,他就会开开心心跟你过。

  30. 不知道性瘾症是不是容易治愈,又爱不爱复发,我现在担心的是扎克并没有真正治愈,而在日后发作,那时对真真的打击是致命的。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