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61)

韦真虽然跟老妈唇枪舌剑,把老妈杀得片甲不留,落花流水,但心里其实是虚的,既不知道师妹和扎克那事,究竟谁是过错方;也不知道如果扎克被吊销执照,她有没有能力养他一辈子;更不知道如果她养扎克一辈子,他会不会变成她爸那个德性。

她那时就是跟老妈斗气斗红了眼,只想着把老妈驳倒驳哑,就不管不顾地乱说起来了。

等到老妈气得挂了电话,不理她了,她才开始后怕。万一真的把老妈气病了怎么办?万一老妈为此寻了短见怎么办?万一老妈从此不认她这个女儿了怎么办?

她试着再给老妈打电话,想赔礼道歉,但老妈不接。

她更慌了,只好厚起脸皮,给老爸发短信,问老妈怎么样了。

老爸见女儿肯跟自己联系,不禁受宠若惊,急忙回说:“别担心,她没事,哭了一会,现在在拖地。”

她知道老妈的规律,跟谁闹了矛盾,就拿地出气,使劲拖,狠狠拖,一直拖到精疲力竭,就扔下拖把,洗个澡,睡觉。等一觉醒来,气也差不多消了。

现在听说老妈在拖地,她就放心了。

不过,心还才放了一半,就又悬了起来:因为师妹那事,还没解决呢!

她从来没把师妹的事告诉老妈,连自己在和扎克dating (约会)的事也没告诉过。但老妈什么都知道,肯定是这边有人打了小报告。

是谁的嘴这么快这么贱?

应该不是室友,因为室友自从知道她不会跟扎克吹台之后,就不再担心遭报复,甚至支持起她和扎克的事来,很有“我和你男朋友是同事”的味道。

应该也不是师妹告的状,师妹只想敲资家一笔钱,没想过把她和扎克搞散,就让她和扎克好着,资家人就又多一个惧怕之处,怕扎克上法庭,她会跟扎克吹,那样,就更有可能庭外和解。

用他们MBA的话来说,这个叫做collateral (抵押)。

只能是禺杰告的了!

禺杰知道这事的方方面面,什么前科啊,什么“女方说了算”啊,什么吊销执照啊,等等,估计朱小亮那样的智商,想告都告不了这么全面彻底。

为什么禺杰要向她妈打小报告呢?

明显是为了拆散她和扎克。

而禺杰为什么想拆散她和扎克呢?

当然是为了把她弄到手。

有那么一刻,她甚至有点飘飘然,虽然禺杰的手段卑鄙了点,但目的是为了得到她,也算情迷心窍,爱到走火入魔了吧?

历史上,小说中,两个男人为了抢一个女人大打出手的典故,不要太多!自己能有幸成为两个男人抢夺的对象,还是挺不简单的!

何况这两个男人条件都还不错,能不让人飘飘然吗?

但她刚飘了一会,就飘不动了,啪地落到了地上,因为这两个男人现在不是势均力敌,扎克的命运掌握在禺杰手中,禺杰越想得到她,就越会对扎克下狠手。

千不该,万不该,就是不该在禺杰面前秀恩爱,秀忠贞,不该跟他针锋相对,搬起他的石头砸他的脚,不仅伤了他的心,还伤了他的面子!如果他一气之下不再压着师妹,甚至撺掇师妹去告状,那不是害了扎克吗?

虽然她对老妈推理说,是师妹勾引扎克,但她心里并不是很相信自己的推理。

首先,如果真是师妹勾引扎克,怎么会那么理直气壮呢?

比如她自己,新年夜那天,是她主动凑上去吻扎克的,她就绝对没法对人说是扎克先吻了她。如果怕说出真相会丢人,那她可以不对人说这事。但如果要说,她就只能说是她自己主动,没法说是扎克主动,因为那不是事实,她说不出口。

就算师妹脸皮厚,可以颠倒黑白,但扎克呢?如果他没做那事,干嘛不直接告诉她,说“我没做过这事,是她造谣”或者“是她勾引我不成,反咬一口”。

说出一个事实,就那么难吗?

但扎克没说!

说明不是师妹勾引他。

不仅如此,连资阿姨和雀儿喜听到这事也都没反驳,没声明,直接就吓哑巴了,面面相觑,一副做贼心虚的样子。

所以,她认为扎克还是做了那事的,但不是有意的,而是梦游症,或者性瘾症犯了,在无法自控的情况下做的。

这样才能解释为什么师妹那么有恃无恐,而扎克和资阿姨他们却那么胆战心惊。

她越想越觉得自己重任在肩,师妹这事,靠扎克是没法化解的,因为他是当事人,肇事者;靠资阿姨和雀儿喜可能也不行,如果行的话,她们就不会那么恐慌了。这事只有靠她了,她是扎克的savior(救星),又是师妹的朋友,她最有机会化解这事。

而师妹之所以会去扎克家,也是因为她,不然的话,师妹根本就不认识扎克和资阿姨她们,也就不会去他家,那就不会发生那事了。

所以说,她是肇事者,又是救星,她既有责任也有义务搞定这事。

关键是挽回禺杰!

她决定亲自找禺杰谈谈,如果能让他相信,她其实是爱他的,愿意与扎克分手,跟他好,他可能就会压着不让师妹告状。

虽然她一万个不愿意跟扎克分手,但为了他的前途,她只能这样。

她怀着革命先烈上刑场的悲壮心情,给禺杰打了个电话,说做了点家乡菜,请他一个人过来尝尝。

她怕朱小亮也跟着跑来,搞得她无法说话,特别强调了一下“一个人”这几个字。

禺杰心领神会,果真一个人跑过来了。

还没动筷子,禺杰就问:“你今天找我来,不是为了请我吃家乡菜,而是有什么事吧?”

她坦率地说:“是有事。你学MBA(工商管理硕士)的,最有商业头脑,我就不跟玩虚的了,直说了吧,我今天找你来,是为了扎克的事。”

“扎克怎么了?”

“我不知道他到底对师妹做过那事没有,但不管做过没有,他有前科,如果师妹告他,都会对他很不利。”

“你找我来,是想我为这事安慰你几句?”

“当然不是。你曾经说过,师妹到现在都没去告扎克,是因为你一直在压着她。”

“没错,是我一直压着她。”

“你还说过,你压着师妹不让告状的原因,是——为了我——是为了——不伤害我。”

“我是这样说了。怎么,你过了这么久,终于感动了?”

“我一向都很感动。从我到美国的第一天起,你就——帮助我,照顾我,我又不是木头,怎么会不感动呢?”

他好像也有点动情:“我一向都是各人自扫门前雪,休管他人瓦上霜的,但我从见到你的第一天起,就一直想方设法帮你!”

她心说你也就是开车载载我而已,但我也没白让你载啊,我每个周末做饭你吃,难道还没抵消你载我的恩惠?

但她当然不会这么说,只低眉顺眼地附和:“所以我一直都很感激你。”

“也就是感激哈?”

“当然不止,其实我一直都是很——喜欢你的,我妈也很——看好我们两个——”

“但还是敌不过高富帅哈?哪怕他是个大流氓,哪怕他玩的女人遍天下!”

她差点又要跳起来争辩,但及时忍住了,装作改过自新的样子说:“我妈也这样骂我了,把我骂醒了。”

“你妈怎么说?”

“她说扎克是——流氓,说我跟着他没有好下场。”

“到底是过来人,看问题就是比初出茅庐的人清楚。”

“所以我——决定跟他吹了。”

“那你找我来是干什么?向我宣布你跟他吹的决定?”

“我是想让你知道,我其实——我妈她——希望我们——”

“干脆点,你是不是想做我的女朋友?”

“是。”

他笑起来:“呵呵,早说了多省事,还绕这么大个圈!”

她见他没拒绝,还很高兴,便抓紧时机说:“不过我有一个条件,你要保证不让师妹去告扎克才行。”

他一声不吭地盯着她,她生怕他会借此机会扑过来,逼着她当场就跟他合欢。

但他猛地叫道:“我看你是脑子进水了!”

她吓了一跳,差点回敬他一句“你才脑子进水了呢!”,但她知道不能图口舌之快,现在是她求人,不是人求她,只好强压住火气,听凭他教训。

他拉拉杂杂地训了她一通,无非就是说她给脸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之类。

这些,她都受了,忍了,为了救扎克。

但他话锋一转,讥讽地说:“你以为我在跟扎克抢你?为了得到你,才想着除掉扎克?切,别矫情了!你也不看看自己多大一把年纪,长什么破样,整个就是一没人要的齐天大圣。现在有个流氓性瘾症要你,你就以为自己多大一坨糖了!实话告诉你,我是想过追你,但只想搞了你再甩你,煞煞你的傲气,我禺杰还从来没有说追谁追不上的,绝对不能在你一个老剩女面前马失前蹄!现在你为了救扎克,就假惺惺地来求我要你,你以为我会上你的当,给你当备胎,等你的扎克安全了,你再把我一脚踢掉?哼,别做梦了,我现在连搞了你再甩你的兴趣都没有了!”

她气得浑身发抖,手脚冰凉,想大喝一声“你给我滚出去!”,竟然发不出声来。

禺杰嘲笑说:“呵呵,看你那熊样!就你一个学social work(社会工作)的,成天跟老弱病残打交道,自己都搞成弱智了,还想斗得过我们学MBA的?”

他掏出一个小录音机,在她面前扬了扬:“看见没有,你一叫我,我就知道你葫芦里卖什么药,我是有备而来的,你求我的那些话,我都给你录下来了,做个证,证明我禺杰从来没有追不上的女人。”

她终于骂出一声:“你个流氓!”

“我流氓?呵呵,我算有良心的了,不然继续陪着你演戏,一直演到你脱光了求我上你,我全都录下来放到网上去,那才够你喝一壶!”

她冲上去抢他的录音机,但他早有准备,迅速收回手去,边向外走边说:“又老又丑的傻B,送给我都不要!”

40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61)

  1. 沙发

  2. 第一排,先排号

  3. 第三。

  4. 愚杰真是比我想的还要渣!

  5. 前排——-
    ——小丑鱼

  6. 十年忽悠看人真准。

  7. 这个禺杰太卑鄙无耻了。看得我是又急又气的。我仔细看了他们的对话,他录下来又能说明什么呢?用这个去敲诈扎克吗?

  8. 禺杰嘴好毒!
    三观也不正,原来是这样一个人,还好及时看清了。
    他录这个音是要干嘛?

    给师妹当告扎克的辅助证据?
    那韦真这次不是帮倒忙了?

  9. 愚杰应该是恼羞成怒了,看之前的表现真没有看出来他是个这么卑鄙的人。。。真的为扎克捏一把汗,真真应该好好跟扎克聊聊,看看有什么对策才行。

  10. ”你求我的那些话,我都给你录下来了,做个证,证明我禺杰从来没有追不上的女人。“如果只是像他说的那样,为了证明他追到手了,就不用去担心。怕是他和师妹串通好了陷害扎克。”还想斗得过我们学MBA的?”他所说的”我们“好似是只他、师妹和朱小亮。
    幸亏韦真没和禺杰这样的烂人恋爱。韦真最好还是和扎克商量对策,毕竟扎克多少还是了解情况的。当时,不是师妹和室友一块儿住在扎克的卧室吗?室友能不能作证呢。扎克家客厅有没有录像之类的设备啊?他在梦游中怎么给自己作证呢?真愁人!

  11. 看了这集更着急了,扎克会怎么做?是不是也在想办法? 希望禺杰只是录音,不会把录音拿去做啥文章。
    祈祷啊!——Tina

  12. 禺杰录音是为了证明他没有追不上的女人,那看来是和谁打赌了?也许是和师妹打赌。

  13. 禺杰, what a scum.

  14. 我觉得在愚杰认为真真还是很值得追的,只不过他这个人内心太猥琐,知道了真真是为了救扎克才要跟他在一起之后才恼羞成怒,满嘴喷粪。

  15. 天哪,这都什么人啊!上次夸了禺杰爷们儿之后,看到十年忽悠的分析就觉得自己又幼稚了,果真啊!这禺杰太坏了,真真根本没想到他这么阴险!想起一句话:坏人不知道好人有多好,好人不知道坏人有多坏。

  16. 隐形的翅膀

    为什么真真这么可怜,初到美国遇到的都是这么可怕的人渣。师妹是个可怕小人, 禺杰也是一个可怕的恶魔。 他的这个行径,我简直不是用气愤可以形容的了, 只觉得脊背发凉。 我这一腔愤怒不到62集估计是无法平息了。 只盼着艾米赶紧写了下文,好有个峰回路转的情节,比如扎克来安慰真真了。 扎克也是真真的救星啊,真希望他们两个能排除万难走到一起。

  17. 禺杰这人不是一般的垃圾,现在看来以前照顾韦真动机就不单纯。

    看来禺杰是和小师妹打赌了,否则谁会那么无聊和他打泡韦真的赌啊。打这种赌的人,除了小师妹我还真想不出别人,只有她才那么无聊那么无事生非。

    禺杰的嘴脸撕下来还挺可怕的,一点不念朋友之情蹭饭之谊,幸好真真没同他谈恋爱。我觉得这样的人除了犯“天下所有男人都能犯的错误”外,还能把人往死里整。

    ——–春天

  18. 人至贱则无敌,没有最无耻,只有更无耻!以前还真小看了禺杰,以为他顶多就是个小男人而已,告小状什么的.现在看其真面目,垃圾顶极啊!录音也没什么可怕,顶多够他炫耀,或者给扎克听听真真在背后怎么说扎克.但是真真和扎克真心相爱,彼此信任,不会被这些困难和误会打倒的.真真现在要赶紧和扎克通个气吧?
                    ------顺妞妞

  19. 我要拍死我自己!我在59集还夸禺杰大气!以前只觉得禺杰心胸狭隘,说话尖刻,不是真正理解、欣赏韦真,和韦真不是一类人,后来看到他在59集的表现又对他有了一点好感。没想到他是如此卑鄙无耻的小人!用这么恶毒的话伤害韦真!
    希望韦真和扎克一起商量对策,解决难题。
    祈祷!祈祷!

  20. 禺杰拿到这个录音,能证明什么?跑到小师妹面前,“证明我禺杰从来没有追不上的女人”,这可真是自欺其人,掩耳盗铃。这个录音说明不了什么,相反倒是让人可以真正看清禺杰是个什么样的人。

  21. 韦真和妈妈吵归吵,还是心疼妈妈。不管妈妈怎么反对韦真,也是因为替韦真担心。只要扎克和韦真真心相爱,扎克又好好待韦真,我相信妈妈总会接纳扎克的。韦真现在面临的最大困难是师妹和禺杰会不会给扎克带来麻烦。赶快和扎克商量,联合扎克家人解决问题。我的心一直提着,耐心等待故事的转机。

  22. 恶心死我了,这人真无耻啊,渣男典范!我猜他是不是和师妹之间有什么勾当,录音是拿去在师妹面前炫耀的?

  23. 天哪,禺杰真恶毒啊,他录音肯定是有用途的。难道是和师妹串通好了,师妹要拿着这个录音去找扎克,离间扎克和韦真,然后威胁扎克和自己结婚。
    希望师妹心存善良,不要和禺杰同流合污。

  24. 看来在知道扎克的病后真真依旧没有选择禺杰,大大刺激了禺杰的的神经,伪君子都做不下去了。

  25. 这个禺杰真是卑鄙无耻到了极点!
    在我看来,不用担心这段对话录音的暴光。它除了显示真真为了扎克而违心说喜欢禺杰,更暴露了禺杰的阴暗、卑鄙和无耻。其它说明不了什么。
    愿真真能坚強、冷静,与扎克多沟通,共同面对一切的困难。

  26. 禺杰会不会把录音剪接了又放给扎克听?

  27. 禺杰真是个恶毒小人。

  28. 气得我都看不下去第二遍。

  29. 韦真过高的估计了自己魅力,过低的估计了禺杰的猥琐。

  30. 这个事,如果韦真和扎克商量,扎克肯定不会同意让韦真去为他献身,所以她只能背着扎克进行。

  31. 韦真去找找喜妹,跟喜妹谈谈,或许喜妹能帮到她。这是我个人主意,仅供参考。

  32. 禺杰真可怜,扎克知道自己有病,还有治愈的可能。禺杰他连自己有病都意识不到,心理严重扭曲。他自私、自恋、又自卑,我虽不懂这该叫什么病,反正是晚期,哎~禺杰,快看医生吧!

  33. 一开始觉得愚杰人还可以,没想到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幸亏真真没和他在一起,太渣了。

  34. 好想把这几个小人拍扁啊

  35. 没觉得韦真高估自己的魅力。但是她编出来的话确实很多漏洞,自相矛盾,一看就是为了Zac,加上之前种种放弃禺杰的表现,让他恼羞成怒。抛开他品格不高的一面,单是他极尽讽刺挖苦之能事,不就说明韦真魅力高,让他吃不着葡萄说葡萄酸吗?
    韦真遇上禺杰,真是“遇劫”。这下子他一定要找师妹一起迫害Zac了。

  36. 回复“早苗”:

    我把你的贴删了,也把你的IP封了。

    你说韦真太傻,希望艾米笔下的女主多一点心眼,说明你不适合看艾米写的东西。

    你应该看《甄环传》之类的宫斗戏,那里面的女主心眼比较多,符合你的审美情趣。

  37. 要说心眼,“早苗”这种人也不比谁多多少心眼,不然怎么会在艾园发这种言?这不明摆是讨砸讨删吗?

    人家韦真至少还挺讨人喜欢,而“早苗”这样的人,有谁会喜欢?事前也不比谁更有眼光,就会在事后指责那些正在倒霉的人,谁要是愿意跟这种人交朋友,那才叫没心眼。

  38. 读者能不能批评故事人物?当然能。我就经常批评故事人物。

    但你的批评要符合事实,有理有据,像“早苗”和“天舒”那种把韦真和扎克目前所处的困境全都归罪于韦真交友不慎,就不符合事实了。

    扎克已经被人告过一次,那时他根本不认识韦真。即便韦真以后不跟扎克在一起了,扎克还是有可能被人告,因为他的“名声”,还因为他是高富帅,告他可以从中得利,也可以出口被他拒绝的气。

    怎么能把扎克被人告算在韦真头上呢?

  39. 禺杰这段时间可能就在等这一刻,好把面子要回来。

    他说师妹有把柄掌握在他手里,有可能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让韦真觉得扎克的命运攥在他手里,就会来求他,而他就可以借此机会羞辱韦真一把。

    也许师妹并没什么把柄掌握在他手里。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