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62)

韦真气疯了!

这真是奇耻大辱,奇耻大辱啊!

她活了这么多年,还从来没被人当面骂得这么惨,更没向人乞求过爱情,现在两样占全了,人生完整了。等禺杰把录音放到网上去,她就成名人了。

她现在很能理解人为什么会杀人了!

她现在就很想杀人!

再不济也得扇那个王八蛋几耳光才解恨!

但她很快就从自己的羞辱和气愤中跳脱出来,因为她想到了扎克。

既然她没能骗过禺杰,还让他录下了她求他放过扎克的那些话,那就对扎克非常不利,因为他可以用那盘录音来做旁证,证明连她都承认扎克对师妹做过那事。

这不是弄巧成拙了吗?

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

她仓皇地急了一阵,发现没别的办法,只能孤注一掷,直接找师妹。

如果师妹坚持要告扎克,那怎么办?

恐怕只有杀人一条路了。

不管怎样,只要能救扎克就行。

她不敢延误一分一秒,马上打电话找师妹,说做了点家乡菜,请师妹过来品尝。

她生怕禺杰已经把刚才的事告诉了师妹,那就惨了。但貌似禺杰还没这么快,也可能正陶醉在刚才的胜利之中,或者正忙着上传那段录音呢。

师妹很快就到了,一进门就说:“好久没吃你做的饭菜,太想念了!都怪阿杰,他自己不愿意上你这儿来吃饭,还不让我们来,每次我说上你这儿来吃饭,他都说‘别去,别去,别让她情场友场都得意,那她还不把头昂到天上去了?’”

“哈,昂到天上怕什么?该我摔跤,又不该他摔跤!”

“就是。切, 他只顾着吃醋,害得我好久都没上你这儿来打牙祭了。”

“他吃谁的醋?”

“当然是吃你的醋啰,还能吃谁的?”

“他吃我的醋?我有什么醋值得他吃的?”

“你不懂我这个说法?我的意思不是他吃你的醋,而是他为你吃醋,就是吃扎克的醋,因为他辛辛苦苦追你半年,你却跟了那个破人,他能不吃醋吗?”

“他追了我半年?”

“你不知道?那你也真是太迟钝了!要不要我替你们传个话?”

“不用不用。 其实我也没瞎到看不出他的意思的地步, 只不过我觉得他这人嘛——别的还好,就是有点——自以为是,爱当头头,总想管人。他爱管着我,也就算了,毕竟我们学social work(社会工作)的没他学MBA(工商管理硕士)的有领导才能。但他连你也要管着,这就不靠谱了,你凭什么要听他管?”

“我才不听他管呢!我也是学MBA的,比他还有领导才能!我每次做项目,都是跟美国同学一起做。他呢?人家美国同学根本不要他,他只能跟小亮一组。”

“是吗?但他说你才是没美国人要,都是跟中国人一组呢。”

“放屁!我什么时候跟中国人一组了?”

“他说刚开始还有美国人要你,但后来人家就不要你了,说你是free rider(搭顺风车,占便宜)。”

师妹更生气了,哇哇地骂起禺杰来。

她知道自己说的话有挑拨离间的嫌疑,但没有捏造,因为禺杰的确就是那么说师妹的,只不过她平时没传话而已,现在一古脑全传了:“他还说他掌握了你的把柄,所以你不敢不听他的话,他指东,你不敢往西。”

“是吗?我看他是脑洞大开了!我有什么把柄给他掌握?”

“我也是这么问他,但他不肯告诉我。”

“你别听他瞎说!我又没干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怎么会有把柄捏在他手里?”

“反正他这么说的,他说他一直压着你,不让你去告扎克,我说师妹这么听你的?他说你有把柄捏在他手里。”

“哈哈,他骗你的!昨天他还叫我去告扎克呢!他这人,就是又阴险又贪心,暗里两边都坑害,明里又恨不得两边都讨好!”

“他昨天还叫你去告扎克了?”

“是啊,他说一定要把扎克告进大牢去。”

她紧张极了: “那你怎么说呢?”

“我?我没他那么恶毒,我把扎克告进牢里去,对我有什么好处?”

她心里一喜:“还是你懂道理!”

“我不是早就叫你给资阿姨她们捎信了吗?你可能以为我在开玩笑。”

“你的意思是——你不会告扎克,但要跟他们——庭外和解。”

“对呀,我说的话你都没当回事?”

“我以为你在开玩笑呢。那你——想要多少钱?”

她心说只要是钱能搞定的事,就不是大事,她愿意想办法搞一笔钱,在师妹闹到扎克家去之前,就把这事平息掉,因为他家经历过上次的风波,肯定都大受其伤,不能让他们再经历一次伤害了。

但师妹说:“其实钱对我来说,也不稀奇,我又不缺钱用。而且就他家那个穷样,也要不出多少钱来。我估计他们上一次庭外和解把钱都花光了。这才几年时间,能存下多少?真要他们赔,也顶多赔个一二十万。”

“美元?”

“当然是美元,难道我还让他们换成人民币赔我?”

她听得心惊肉跳,这师妹的牙齿也太深了吧?被人摸了两把,就要人家赔偿一二十万美元,切,你以为你是皇后娘娘,龙体凤体,摸一把就值十万美元?

她知道自己家里就算刮锅底卖,也刮不出这么多钱来,但她家的房子有可能卖到这么多钱,问题是怎么好意思把爸妈赶到街上去,把房子卖了替扎克赔偿师妹呢?

看来只能卖她自己了。

为了扎克,她愿意出卖自己,就怕没人肯出那么高的价钱,因为她这不是要人包养,一点一点地往外掏钱,而是要人家一次性地拿出一二十万来,她活了这么大,还没遇见一个愿意出这么多钱买她的人。

她硬着头皮问:“一二十万你还嫌少?那你想要多少?”

“我已经说了,钱对我来说,不稀奇。”

“那什么才稀奇呢?”

“身份,绿卡,公民。”

她如梦初醒,怎么把这事忘记了呢?这不明摆着的吗?

真是谈场恋爱笨三年啊!

她主动说:“那你可以先和扎克假结婚,半年之内就能拿绿卡,三年就能拿到美国公民,等拿了公民,就跟他离婚,你的身份问题就解决了。”

师妹说:“哇,你比我还懂啊?你找扎克是不是就打的这个算盘?”

她顾不上发表爱情宣言,而且觉得对师妹这样的人发爱情宣言也没用,只能换来一顿嘲笑,便放过闲篇不提,紧扣正题:“你对扎克说这事了?”

“还没有,怕你不肯跟他分手。”

她悲壮地说:“这个你放心,只要你保证不去告扎克,我会主动跟他分手。”

“你当真?”

“当然当真。”

“你别指望你这样主动一把,就会感动我。”

“我不是要感动你,我知道你们MBA只讲商业效益,不讲感动的,我只想让他避免这个麻烦,毕竟你是我带到他家去的,我有责任。”

师妹半开玩笑地说:“真的呢,我可以连你一起告。”

她心说给你二两颜料你就想开染房了?切,我怕你告?如果不是为了扎克,我早把你一脚踢出去了!

师妹说:“好,那我们就这么说定了。但你不要对他明说,不然他肯定不好意思同意分手。你就找他个茬,跟他吵一架,然后自然而然地分手。”

她担心地问:“如果我跟他分了手,但他不愿意跟你办假结婚怎么办?他们在美国长大的人,在这些方面都是比较——拽的,他妈当初要跟喜妹的爸爸办假结婚,他就坚决不同意的。”

“最后不还是同意了吗?”

“那是为了救喜妹。”

“他为了救别人都能同意假结婚,现在他是为了救他自己,能不同意?”

她不相信扎克会那么自私,但她不想跟师妹辩论这些,便交代说:“嗯,好吧。但你要保证,我跟他分手的话,你不会去告他。”

“我都准备跟他结婚了,还告他干嘛?就算告了也没人信啊!“

她想想也是,这下好了,一劳永逸,即便三年之后师妹想告,也没人相信: 如果他曾经猥亵你,你干嘛跟他结婚呢?分明是人家跟你离婚,你在搞报复!

她终于放了心。

但想到要跟扎克分手,她又觉得非常非常不舍,只好咬紧牙关,安慰自己说:这是为了救他才不得已采取的措施,他们只不过是假结婚,他心里还是爱我的,而且三年之后就会跟师妹离婚,回到我身边。

就怕这样不明不白地跟他分手,他不知道个中缘由,以为她是在嫌弃他,或者不再爱他了,那就惨了,说不定他会真的跟师妹好起来,毕竟师妹对他还是有生理上的吸引力的,不然他也不会去对师妹“上下其手”,他可能只是心理上无法接受师妹,因为他的理智告诉他,师妹跟他不是一路人。

但如果师妹跟他假结婚之后,真心爱上了他,又受了他的感化,改邪归正,变成了一个好女孩,那他就会从生理上心理上都爱上师妹了。

怎么办?

她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救扎克要紧。分了手,能救他,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跟他破镜重圆;如果不分手,固然没了他跟师妹爱上的危险,但也没了逃脱官司的可能。他去坐牢,出来一辈子不能行医,就跟她爸一样,全废了,就算他能跟她在一起,又有什么意思?

损人的事不能干,损人又不利己的事,更不能干。

她想明白了,感觉脑子清爽了,心里轻松了,剩下的,就是制定一个方案,天衣无缝地跟扎克分手。

Advertisements

37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62)

  1. 地板。

    ——–春天

  2. 双人沙发!!!

    -------顺妞妞

  3. 隐形的翅膀

    可怜的真真, 这真的都不是办法啊。 可惜她身边一个可以帮她拿主意的人也没有, 妈妈她也信不过, 朋友也没遇到一个真心的, 她这个事情看样子也不想和扎克商量一下来办。这下可麻烦了。 我可要急死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当了妈妈的缘故,虽然自己也不见得比真真大了很多岁,总觉得如果自己的孩子遇到这种情况可怎么办,这么一想就急得不行。 以后争取要做女儿的闺蜜妈妈,让她有心事可以和自己商量。

  4. 唉,善良的真真啊!
    如果把事情跟资阿姨和喜妹说一下,看看能有多严重,真真再做决定如何啊?

               --顺妞妞

  5. 真真好伟大!——Tina

  6. 顺妞妞说的对,可以找资阿姨和喜妹来商量啊!——Tina

  7. 我到觉得韦真选择的是最好的办法。

    如果她找她妈拿主意,肯定是没用的,她妈在这件事上只会添乱,因为她妈不懂美国的事,又一向不赞成女儿跟扎克好,现在除了大骂女儿,或者大哭一通,肯定想不出更好的办法来。

    资阿姨和雀儿喜,如果有比庭外和解更好的办法,早就使出来了,不会等到现在。但师妹并不愿意庭外和解,所以这两人出马也没用。

    至于扎克本人,也一样,如果有更好的办法,早就使出来了。

    韦真的办法,也根本不能与资家人商量,一商量就露馅了。资家人都是好人,肯定不会同意韦真牺牲自己。

  8. 我觉得大家提建议的时候,要把理由完整地写出来。比如建议韦真与资阿姨和雀儿喜商量,那就要写出商量的好处,不商量的坏处,还要考虑到商量的坏处,不商量的好处,全面考虑权衡一下,到底要不要与资阿姨和雀儿喜商量。

    很可能在写理由的过程当中,就发现自己的建议不切实际,也就会放弃不提了。

    不光是跟帖时如此,平时给人家提建议也应该如此。

    如果遇到事情,不先想清楚就提建议,只能给当事人带来烦恼,人家还得一点一点对你解释为什么不接受你的建议,多麻烦!见到你只能绕道走。

  9. zac 才不会和人渣师妹假结婚呢。真真要不要和喜妹先商量一下。看来读MBA的人渣还挺多的,今后绝不提咱也读过。。。。丢不起人

  10. 韦真遇到这么多事还能稳住,真不错!要换成我早就气得七窍生烟,六神无主了。

  11. 读MBA的既有好人也有人渣,读什么专业的都一样,有好人有坏人,不能因为刚好有几个人渣是读MBA的,就觉得自己读MBA很羞愧。

  12. 真真真是遇人不淑,一个禺杰,一个师妹,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扎克怕是不能同意真真的想法,我觉得他不是只为自己打算的人。

    ———春天

  13. 同意艾友友说的,不到更好的方法。zac毕竟有”前科”,虽然这个前科的来龙去脉尚待说明。

    师妹受上下其手这件事,总是半信半疑,就连zac梦游这个可能都觉得不像。但此事难在法庭上辩白清楚,更不用提有前科。

  14. 真真为了爱奋不顾身了!真真一旦和扎克分手,扎克得多难过呀!

  15. 还是觉得师妹说扎克对她上下其手的事是在说谎, 很可能是她夜里看到扎克梦游了(或者就是不习惯走错房间了),就顺势编了这样的故事出来,好以此来敲诈一下。

    1.
    //
    她试着争辩几句,辩白几句,解释几句,但那几个人根本不听,照样闲言碎语负面新闻。最后师妹还说起感恩节那次,扎克对她上下其手的事来。

    她烦了,站起身说:“你们无凭无据,在背后这样乱说人家,真是太——不厚道了。”

    那几个人都笑嘻嘻地说:“我们又没说你,你急个什么呀?”

    “既然你们知道我和扎克在dating(约会,谈恋爱),你们还当我面说这些,真是太不把我当人了!”

    禺杰大惊小怪地说:“哇,你终于承认在和扎克dating了?刚才不是还说那是瞎说的吗?”

    师妹也说:“我们这是激将法,不这样议论他,你会承认dating的事?”
    //
    师妹是说谎都不脸红的人,如果真有其事,那么师妹这个时候为什么不坚持说虽然没有证据但这就是事实,反而说是激将法?

    2.
    之后听说扎克出事的时候,她又开始激动了,竟然跟她编的故事沾上了边!她喜出望外!
    //
    “有证据我还拖到今天?早就把他告上法庭了!”

    她听说师妹没证据,心里一喜:“你没证据告个什么?”

    “我没证据,但他有前科啊!像这种he said ,she said(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事,法官就只好看前科啰。”
    //

    3.
    之后真真分析自己主动吻扎克,不能说成是扎克先吻他, ”因为那不是事实,她说不出口。” 但是师妹是很会歪曲事实的。真真又想即使师妹颠倒黑白,扎克也没说自己没做那事。

    我想可能是扎克虽然治好了,但是他是有前科的人,所以夜里发生的事他自己也不知道,所以也不确定。

    如果师妹真是在说谎,现在她把小天使真真逼到这种程度,真是太过分了。

    扎克说了:真真是从上届下到凡间的天使。
    扎克本来已经对生活失去了热望,现在好不容易遇到了天使,难道真要接着受罪吗?

    天使是被派来拯救扎克的,那么现在天使有难,会有神助吧?

    还是觉得接下来情况会有转机

  16. 呵呵,又一个一心为对方考虑主动离开的人,好熟悉,艾米的小说里这样的主人公很多😁

  17. 韦真是要做孤胆英雄了,好悲壮!
    可是,如果她跟扎克分手,那对扎克的打击也不可低估啊!不怕他又对生活失去希望,自暴自弃?

    现在她是沉浸在急于救扎克的情绪中,等到她要跟扎克分手,遇到扎克的反对,或看到扎克的绝望的时候,她忍得住继续下去吗,我觉得太难了。

    或者明告诉扎克,暂时分手只是为了化解来自师妹的这场危机,扎克会不会同意?在这种无可奈何的情形下?

    唉,真是左右为难啊,太心疼韦真了。

    或者,能不能录下师妹的音,证明师妹为得到绿卡诬陷扎克?比如像刚才这样的谈话?

  18. 想想看,扎克现在像是一个被毒蛇咬了的人。

    这条毒蛇要的是身份绿卡,好像除非有证据证明师妹是蓄意诬陷,就只能遂她的意了。好人要被坏人胁迫,真令人难受。

    心术不正的人真可怕啊!

  19. 不知道是否可以:

    扎克将计就计跟师妹假结婚,然后诱她说出自己为绿卡而诬陷扎克的事,师妹会不会得意忘形说出来?把这种谈话录音,能否当关键证据翻案?反诉师妹为绿卡诬陷扎克?

    还有个问题,像这种假结婚,如果离婚,男方要付赡养费给女方吗?或者如果不付赡养费的话,女方就不离婚,那不是就必须养着她了?还是事先会签个协议,表明离婚都不必付对方赡养费,各走各路?而这个协议法律认可吗?

  20. 真佩服韦真,在这样混乱的情况下还能跟师妹斗智斗勇。扎克要是知道韦真为他做这么多事儿,得多心疼。但师妹的为人怎么能让人相信她会乖乖的假结婚,办完身份就离婚呢?我想扎克是宁愿坐牢也不会愿意因为这事儿和韦真分手的。一定会有更好的办法的。希望师妹赶快找个别人解决身份,别再给扎克和韦真裹乱了。

  21. Zac 可以跟师妹先谈恋爱然后再找个理由分手,这样一来不管师妹怎样告也就不用怕了。因Zac可以有理由为自己辩护:哪有一个女人会跟一个曾经猥琐自己流氓谈恋爱呢?法官也不会听信一个恋爱不成才告曾经爱过的男人是流氓。
    真真

  22. Zac怎么会同意跟师妹呢…

  23. 或者如果不付赡养费的话,女方就不离婚,那不是就必须养着她了?——-

    表述有误,其实是“或者如果不付赡养费的话,女方就不离婚,那么想要离婚的话,就必须付赡养费了?”

  24. 艾米的其他故事里,不是闺蜜,就是闺蜜妈妈,帮忙出谋划策,或者慰藉一下。韦真是孤身一人,周围都是狼的感觉,好艰难。
    到目前为止,室友除了自私点,好像还可以,也许室友能帮点忙。那天晚上室友和师妹在一起睡,会不会知道些什么。说扎克想对师妹做点什么,有点站不住脚啊,室友也在呢,他能干什么呀。

  25. 在想最后救真真和扎克的人有可能就是害他们的人:禺杰和师妹

    师妹知道了禺杰手里捏着她的把柄,可能会想方设法毁灭证据
    禺杰心想你想毁灭证据那还了得,而且听说师妹要和扎克结婚,觉得就她这种鸟人运气竟然这么好,实在气不过,就拿出证据破坏师妹的好事

    在狗咬狗的过程中,真真掌握了师妹的证据,师妹再也不敢诬告扎克了

    这就是神助啊!

  26. 既然师妹这么卑鄙,不如以其人之身还治其人之道,先假结婚,不等师妹拿到绿卡就离婚,等她绿卡拿不到,告也告不成。

  27. 韦真可以让师妹写个保证,保证三年后拿到绿卡就和扎克离婚。只要这个保证一写,师妹骗取绿卡的证明就有了,可以直接报告移民局,把她赶出美国。

  28. 韦真一直都希望能有一个类似当初老爸救老妈的机会,让她考验一下谁是真爱她的人,谁为了她可以舍身忘死。

    这下有机会了,在危难之中,她经受住了考验,为了扎克,她可以舍身忘死。

    相信扎克也会经受住考验。

  29. 韦真制定的“天衣无缝”地和扎克分手的方案,会不会是第一打着妈妈不同意的旗号,第二她自己思来想去还是在乎他的性瘾症。这样一说扎克可能还真不好意思不同意了。

  30. 总觉得扎克根本没对师妹“上下其手”,那天晚上到底有没有发生什么,没准韦真的室友能作证说清楚,那晚她和师妹睡在一个床上,而且是睡在外面,扎克开门进来——贴近床边——探身越过她——对里侧的小师妹上下其手,能不惊动到她?(哈哈,现实生活中像韩剧里那样被人抱来抱去仍在熟睡的人不多吧?)。没准恰恰相反,是师妹半夜起床对沙发上的扎克“上下其手”吧?引诱不成倒打一耙,先下嘴为强占据舆论上的主动(虽然这样猜测一个女孩很过分,但依据师妹的言行就忍不住往这上面猜测)。

  31. 即使扎克同意和韦真分了手,那么他也不会接受师妹吧?
    师妹能和扎克达成婚姻有途径:
    一种是扎克主动追求师妹,现在看来不太可能,师妹言行暴露出来的品格太差了,扎克没有可能去追;
    一种是师妹主动追求扎克,但我觉得扎克不会接受师妹的追求,还是师妹的品行不是他喜欢的类型。扎克在出那事儿之后和遇到韦真之前的这些年里,应该不乏可交往的女孩,可是扎克一直未婚,就说明至少没有他认为合适的,现在又有了韦真这个他眼中的天使作比较,再退而求其次也不会接受连他家里人都看出来的品行不怎么样的小师妹吧。
    一种是师妹用告他性侵做结婚的筹码,那么扎克会接受威胁吗,难道他是传说中的“厦大”的?这样一来不就暴露出韦真为保他做出爱情上的牺牲吗?扎克不会甘愿为了自保接受婚姻的,除非还有什么更为特殊的理由。

  32. 更正:有途径….可能有几种途径

  33. 不知道真真有没有马上吸取教训(指禹杰录了真真的音),在和小师妹谈话时,做了录音?如果录了的话,不知道这个有没有作用?

  34. 从本集文中看,真真应该没有录音

  35. “她左思右想,还是觉得救扎克要紧。分了手,能救他,还有百分之五十的希望跟他破镜重圆;如果不分手,固然没了他跟师妹爱上的危险,但也没了逃脱官司的可能。他去坐牢,出来一辈子不能行医,就跟她爸一样,全废了,就算他能跟她在一起,又有什么意思?

    损人的事不能干,损人又不利己的事,更不能干。”

    ——韦真不仅爱扎克,而且爱得很明智,问题想得很清楚,没有感情用事,也没有哭哭啼啼。

    我相信她能救扎克,不仅能把扎克于从师妹诬告的危险中救出来,还能把他从“性瘾”的twilight(暮色,昏暗)中救出来。

  36. 哈哈,挑拨离间的方法很好,用来对付禺杰和师妹之类虚荣心强、道德底线低的人,最好不过。

    希望韦真对师妹和室友也采取这个方法,让室友出来作证,证明那晚扎克没有猥亵师妹,或者证明是师妹挑逗扎克,而扎克拒绝了师妹,所以师妹老羞成怒要告扎克。

    只要室友愿意出来做这个证,师妹就告不赢了,反正都是没证据,师妹只有自己这个证人,而扎克有自己和室友两个证人,应该会打赢官司。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