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暮色苍茫(63)

那个周末,确切地说,是星期六,扎克像往常一样,很早就来到韦真的住处。

也许是因为知道今天是最后一次见面,她感觉空气中都弥漫着一种忧伤的气息,而他显得比平时更帅更迷人,更让人不舍。

她迫不及待地投入他的怀中,紧紧搂住他的腰,把脸埋在他胸前。

搂了一会,他轻声说:“来,还是像上次那样,你坐回床上去,我把早点端给你。”

“不用。”

“那就去餐桌边吃?”

“嗯。”

她赖在他怀里不肯挪窝,他笑了一下,用胸膛顶着她,慢慢往餐桌那里走。

她想到他起得早,又开了这么长时间的车,为了赶时间,可能买早点时都没下车,直接开到窗前买,买好就拿走上路,肯定饿了累了,只好放开他,跟他一起来到餐桌边,把早点在桌上摆开。

是麦当劳的早餐,一个是Big Breakfast(经典大早餐),有松软的炒鸡蛋,喷香的煎鸡肉肠,还有一块金黄色的hash brown(碎土豆煎饼),另一个是Chicken Sausage McMuffin(鸡肉香肠松饼),还有两杯咖啡。

这将是她和他最后的早餐,她感到鼻子发酸,心里发堵,但装作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掏出手机,拍了几张,自嘲地说:“呵呵,吃货就是吃货,先拍再吃。”

他躲在一边,等她拍完照,放下手机,才在桌边坐下,指指两份早餐,问:“你想吃哪份?”

“我两份都想吃。”

他有点尴尬:“那就——都给你吧,下次我多买点——”

她呵呵笑起来:“不是那个意思,我哪能吃这么多?我就是不想跟你分开吃。”

他也笑起来:“那就——中国式吃法?”

“嗯。”

两个人比中国式吃法还中国式吃法,是恋人才有的特殊吃法,你吃我一勺,我吃你一勺,过会又你喂我一叉,我喂你一叉,再过会还坐到一把椅子里,用嘴喂起来了,吃得香艳无比。

吃完早餐,也不用收拾碗筷,把那些纸袋子团巴团巴,扔垃圾桶里就行了。

休息了一会,他问:“今天想去哪里玩?”

“哪里都不想去,就待家里。”

“看电视?”

“也不看电视。”

“那干什么呢?”

她搂住他:“就干这个。”

两人热烈拥抱了一会,他开始坐立不安,想挣脱:“嗯——我们去你们学校的Botanic Garden(植物园)玩吧。”

“去过了,不想去。”

他提议了好几个地方,她都不肯去。

他又提议了几个从来没去过的地方,她还是不肯去。

他黔驴技穷,她撅起嘴问:“为什么你总要到外面去?就跟我一起待在这儿不好吗?”

“好啊,但是,这样站着——很累。”

“那我们去床上躺着吧。”

“嗯,躺会也行,就怕一躺就睡着了。”

“睡着就睡着了呗,反正也没什么任务要完成。”

“嗯,也是。”他说着就往沙发那边走。

她拉住他:“就睡床上吧。”

“你不睡?”

“我也睡。”

他摊开双手,面有疑问。

她厚着脸皮说:“我们都睡床上,不行吗?”

“但那是个twin(单人床),太小了。”

“不小。”她低着头问,“为什么你不愿意跟我一起呢?”

“我没有啊!从星期天到星期五,我都在等着星期六这一天,半夜就睡不着了,很早就起来,开车往这里跑,不就是为了跟你在一起吗?”

她指指床:“我的意思是——你不愿意跟我——在那儿一起。”

他懂了,低头看着她,有点不自在。

她问:“是不是我——很难看?”

“当然不是!”

“那是因为什么?”

他很尴尬,摸摸头,咧了一下嘴,没说什么。

“是不是我对你——完全没有吸引力?”

“当然不是!”

“那为什么这么久了,你还没有——我们还没有——make love (做爱)呢?是不是你那个SAA(性瘾戒除班)不让你make ——”

“不是啊!SAA不排斥正常的——活动。”

“那就是你自己不想跟我make love(做爱)。”

“Oh,no no no no no(哎呀,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不是)!”他搂住她,“It’s not what you think (不是你想的那样)!”

“Then what is it (那是因为什么呢)?”

“It’s just that——that I promised not to do it ——(只不过是因为我起过誓不做——”

“Forever? (永远不做?)”

“Of course not!Only for—— two years (当然不是,只是两年之内不做爱)。”

“Why two years(为什么是两年)?”

他搔搔头:“No particular reason。It’s just that ——two years seemed pretty long for me。(没什么特殊的原因,就是当时觉得两年很长很长。)

“You promised to whom(你向谁发誓来着)?”

“To myself (向我自己)。”

“Why (为什么发这个誓)?”

“Because I——I wanted to cure myself(因为——我想治好自己)。”

“Of what(治好什么)?”

“You know what (你知道是什么)。 ”

“I don’t know(我不知道)。

他尴尬地说:“sexual addiction(性瘾症)。”

“So sexual addiction’ means making love to whom you love?(那‘性瘾症’的意思就是跟自己所爱的人做爱?)”

“Of course not (当然不是)。”

“Then what is it (那是什么)?”

她见他答不上来,进一步敲打说:“Oh, I see. It simply means you don’t love me (哦,我知道了,就是你不爱我)。”

“Of course I love you (我当然爱你)!”

她调皮地盯着他,看他手足无措样。

他想了想,说:“You are right. I’m being Illogical——I mean—— ridiculous. (你是对的,是我犯糊涂了,我的意思是——荒唐。)Do you want it (你想吗)?”

她点点头。

“Me too (我也想)。”

现在轮到她尴尬了。

他指指门说:“I’ll go get some condoms (那我去买安全套)。”

“Where (上哪儿买)?”

“Gas station,grocery store,department store——(加油站,副食店,商场——)。”

“No, don’t go (别,别去)。”

“You have some (你有)?”

“No (我没有)。”

“Then——(那你——)”

“I don’t want them and we don’t need them. (我不想要那玩意,我们也不需要那玩意。)”

他想了想,抱起她,来到床边,把她放到床上。

接下来的情景,有点象她在影视中看到的做爱场面,但比那个更生动具体,更浪漫。

一言以蔽之,他很温柔,很耐心,也很内行,让她体验到做女人的极致欢愉。

然后,两人紧搂着躺在一起,她闭着眼睛问:“这是不是你——最好的?”

“嗯,从来没有这么——好过。”

“别骗我!”

他有点委屈地说:“我从来没有骗过你!”

她赶紧说:“我知道,我知道。我只是不相信自己——能让你觉得——最好。”

“你就是最好!”

“那就好。”

又躺了一会,她问:“你——跟很多女人——这样过吗?”

“没有。只跟你。”

“我不是说——love (爱情),我是问——making love(做爱)。”

他想了想,说:“Yes, when I was a werewolf (是的,跟很多人做过,当我还是个狼人的时候)。”

“One night stand (一夜情)?”

“Some of them——one night; some——more than one (有的——是一夜情,有的——不止一夜)。”

“Did you love them (你爱过她们吗)?”

“Not the way how I love you (不是我爱你这种爱法)。”

虽然她从小憧憬的都是一个从来没爱过任何别人,也没跟任何别人做过爱的男人,但眼下能从他那里得到这样的答案,她已经很满意了,因为她知道他是个老实人,不会违心地说一点都没爱过那些女人,更不会说从来没跟别的女人做过爱。

她依偎在他怀里,小声说:“I want to have a baby——with you, a baby of you and me (我想有个孩子——跟你,我和你的孩子)。”

“Isn’t it a little bit too early(是不是太早了点)?”

“No, not at all!It’s very late. I’m almost——30。(一点也不早,我都快——三十了。)”

“No, you are not (不对,你不是快三十)!”

她把国内计算年龄的方法对他解说了一遍,在娘胎就已经待了十个月,所以生出来就是一岁了,然后,进入一个新的年头,就按那年的生日算,所以多出近两岁。

他笑了起来:“那是我奶奶计算年龄的方法。”

“Have you ever thought of being a father(你想过做爸爸的事吗)?”

“Not until I met you(在遇到你之前没想过)。”

她唐突地问:“Then what were you thinking when you slept with those women (那你跟那些女人睡觉的时候在想什么)?”

他很认真地想了想,说:“Nothing,just releasing myself(没想什么,只是泄欲)。”

都是她想听到的答案,好像有人事先对他漏题了一样。

她本来还想问他以后会不会背叛她,但她觉得没必要了。既然已经决定跟他分手了,还问什么今后呢?

今后的事,今后再说吧。

现在说了也没用。

两人恩爱了一整天。

又一整夜。

第二天,他很早就起床去Greenleaf(绿叶县),她要跟他去,他就带她去了。

很严肃的场合,大家都一本正经地汇报自己最近一周的表现,交流经验,吸取教训,表达决心。除了话题不同之外,形式和格局都跟她妈描述过的文革办学习班的情景一模一样。

刚开始,她有点想笑,主要是她已经不习惯看到一群成年人这么正儿八经地检讨自己汇报自己了。但过了一会,她就受了传染,觉得戒瘾班真是一个和睦亲爱的大家庭,每个人都那么天真,那么单纯,那么一心向善,那么关心他人。

他已经是那里的senior member(老学员,高级学员)了,是好几个人的sponsor (介绍人,发起人),跟好几个新学员结成了对子,帮助他们,指导他们。他在那个班里有很高的威望,让她想起班长团支书之类的角色。

特别是今天,他把自己的女朋友带来了,更说明他已经戒瘾成功,得到了她的认可,步入了正轨。他像个先富起来的土豪,又像个极富感召力的精神领袖,被全班同学尊重仰望。

绿叶县的活动搞完之后,她又跟他去V市玩,一直玩到室友下班,她才坐室友的车回家。

路上,她抱着最后一线希望,再一次问室友:“还是去年感恩节的事,我就想确定一下,那天晚上,扎克到底对师妹——动手动脚没有。”

“我不是已经告诉过你了吗?我睡着了,什么都不知道!”

“但师妹说你知道,还说你可以给她作证。”

室友叫起来:“我什么时候说过我会给她作证了?我根本就没看见,怎么会给她作证?那不是作伪证吗?做伪证要判刑的!”

“师妹说你那夜睡在外面,但扎克嫌你丑,没动你,隔着你去动她,所以你一定知道。”

“哪里有什么外面里面?那个房间里只有床头靠着墙,其他三面都是——敞开的,怎么叫我睡在外面?”

她知道最后一根稻草也顺着河水飘走了,只好狠了狠心,回到家就给扎克发了个短信,说她妈坚决反对她跟他好,已经气病了,进了医院,她不得不跟他分手。

他马上回信,提了很多说服她妈的办法,包括马上订票,跟她一起回国看她妈,他当面申诉,当面请求,等等。

她狠下心,一个一个否决了。

但他还在不屈不挠地提各种措施。

她只好撒谎说:不光是我妈反对,我自己也觉得不合适。

他蔫了,说如果是因为他的性瘾症,他可以理解,但请她一定不要放弃他,请她一定不要把他一个人留在twilight(暮色)里,她是他脱离twiligh zone (暮色地带,昏暗地带)的唯一希望。

她忍不住哭起来,想象他一个人,像个迷路的孩子,孤独地行走在苍茫的暮色之中,看不到出路,也没有路径,每走一步,都撞在树上岩石上,头被撞破了,身上被荆棘划出一道道血痕——

41 responses to “艾米:暮色苍茫(63)

  1. 沙发

  2. 谢谢艾米!

  3. 沃尔塔瓦河

    地板
    看哭了。。。
    一直潜水,实在忍不住冒个泡。

  4. 资深潜水员

    哎….. 好心痛

  5. 又甜蜜又心酸。

  6. 谢谢艾米!

    …我也看哭了。心疼真真,心疼扎克!

    德国粉丝

  7. 不知道艾米这篇文章是否是实时。如果是已过故事,希望如今已经雨过天晴,日出烈烈。如果真真还在暮色中,那请考虑为了扎克的心理考虑,跟他有所交流,否则他被拿走唯一的生活亮色和目标,很容易复发。

  8. 很担心扎克,这个会不会崩溃,刚刚更进了一步,又如此亲昵,然后马上就要分手。如果这个时候师妹要挟他的话,会是怎样的双重压力。也好心疼真真。其实如果真真告诉扎克师妹的想法,两个人可以去咨询律师有所应对,或者真真可以尝试说服扎克同意跟师妹假结婚来解决这个问题,这样也许两人就不会这么痛苦。
    希望一切都已是过去,两个人现在已经不再在暮色中挣扎。

  9. 我觉得这事扎克和韦真双双跑去咨询律师没什么用,要咨询扎克早咨询了,即便扎克不去咨询,资阿姨喜妹她们也早就咨询了。

    扎克已经被人告过一次,虽然这次的事情和上次不会完全一样,但可以根据上次的情况推断出这次的官司该怎么打。如果能打赢,扎克、资阿姨和喜妹就不会那么害怕了。

  10. 韦真提出分手,即便不考虑师妹告状的事,仅仅是对他们两人而言,也未必就是个坏事。

    如果扎克真心爱韦真,那么他不会因为这次分手就马上去爱别人;如果他是真的想治好自己的病,他也不会因为这次分手就萎靡不振,旧病复发。

    他们俩都可以借这个机会审视对方,也审视自己的内心,看看两人到底有多想和对方在一起。

  11. 很为韦真和扎克痛心。师妹太可恨了。

  12. 真心疼扎克和韦真,从那么甜蜜亲近一下子落 入谷底,得多难过啊。希望韦真能有扎克的宝宝就好了,如果韦真的计划成功,在师妹和扎克假结婚的时间有孩子陪伴,三年的时光精神上更容易过一些。

  13. 那个叫”“有病要吃药”的人真的该吃药了,跑到这里来瞎叨叨。不爱看就别来,谁强迫你了。

  14. 想到这个“拿走唯一……陷入暮色”的情景就心痛……
    不相干的人尚且如此,更何况当事人韦真的心痛!

  15. 即使真真和扎克分了手,扎克也未必会答应和师妹结婚哪!

  16. 我不认为真真离开扎克就会接受师妹。真真跟扎克分手只是分手,扎克会等着她的。师妹去告他,应该不会有什么结果,因为那是个法制社会,毕竟只是师妹的一面之词。希望这段岔路不要走的太久,让两个善良相爱的人煎熬太久。

  17. //
    但他还在不屈不挠地提各种措施。
    //

    不屈不挠很让人感动,为扎克点赞👍

    扎克第一次和真真住旅馆时就说过:communication is very important.
    你想让我多睡会,我想让你多睡会,结果都没多睡会。

    所以如果真真跟扎克讲了师妹的问题,也许会更好。看扎克不屈不挠的劲头,扎克也会想尽办法来解决师妹这个麻烦的

    也许可以这样跟师妹说:如果你去告,我们就会向法庭申请双方做测谎测试。he said, she said, 那谁说的是正确的?做测谎吧。

    除了激将法的说法让人高度怀疑她说谎–她没有跳起脚否认真真说她没证据瞎说,就连那晚室友住里面外面也跟室友的说法不一致,所以更加相信师妹是在说谎。

    师妹自己说谎,心是虚的,所以她根本不敢去告

    如果她再跟禺杰狗咬狗咬出点什么对她不利的证据,那她就更应该哪凉快哪呆着去了,没戏。

  18. 回复”jan“:

    我觉得你想得太天真了。师妹是个说谎会心虚的人吗?法庭又会为了这点事动用测谎仪吗?即便动用,你确定师妹就一定通不过而扎克就一定能通过?那玩意也不是百分之百准确的,通过了测谎仪测试的罪犯不要太多,错判的好人也不要太多。

    更何况扎克已经有”前科“,即便不被判坐牢,行医执照也保不住。

  19. 同意Jan的说法,如果在法庭上撒谎应该属于诬告是犯罪的吧,师妹未必敢

  20. 回复”燕窝“:

    我把你的贴删了。你说韦真没跟扎克商量就做决定,是自以为是,但你还没看到下文就做结论,才真的是自以为是。

    韦真的决定是跟扎克分手,好让他与师妹办假结婚,这种事怎么可能先与扎克商量呢?如果商量,那就不可能分手了。

    你还说如果韦真要与扎克分手,那就不要与他做爱,免得他更难接受分手。

    我觉得你这也是自以为是想当然。如果扎克的爱可以因为做爱不做爱而改变,那还有什么稀奇的?

  21. 回复“艾友友”:好人永远不知道坏人有多坏,坏人永远不知道好人有多好

  22. 回复”身是过客“:

    在法庭上撒谎当然是犯罪,但你怎么证明师妹是在撒谎呢?你又有什么把握师妹一定不敢去法庭上撒谎呢?‘’

    你现在处在旁观的位置,当然可以用“未必敢”来安慰自己,觉得别人的担心和防范都是多余的,但如果是你的亲人处在被人诬告的危险之中,你能满足于“未必敢”吗?

    即便你能满足于“未必敢”的可能性,你也不能要求韦真和扎克都满足于“未必敢”的可能性。

  23. 我提个建议:

    如果你有切实可行的办法,就在这里提出来。如果你的建议只是基于”可能不会“”应该不会“”未必敢“之类的前提,就别提了,更别用你的”可能“和”未必“来批评指责故事人物的做法。

    对扎克一家和韦真来说,现在不是用最好的可能来麻痹自己的时候,也不是把师妹等人往最好的人性上靠的时候,现在要想到的,是墨菲定理:凡是可能出错的事,必定会出错。

  24. 回复“身是过客”:

    你说“好人永远不知道坏人有多坏,坏人永远不知道好人有多好”,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说你是好人,所以你不知道坏人有多坏,而我和韦真之类的人不是好人,所以知道坏人有多坏?

    既然你不知道坏人有多坏,干嘛在这里提建议呢?

  25. 师妹撒谎脸不红心不跳的,测谎仪都拿她没办法。

  26. 还是相信韦真会帮扎克打赢或者避免官司,如果不能,这故事就没写头了。

  27. 为真真和扎克感到难过!
    师妹这种小人,恐怕不是一个假结婚帮她拿到绿卡就能满足她的胃口的,离婚后可能还要扎克每月付她生活费。
    我赞同十年忽悠提到过的那个方法:让师妹写个假结婚的保证书,然后报告移民局,一脚把她踢出美国去。
    如果拿不到保证书,就让扎克与她谈一场众所周知的“恋爱”,甚至办一场订婚宴或party ,然后一脚把她踢开。到时她再想告扎克在她非愿意的情况下对她“上下其手”就不能成立了。如果当初她非愿意,为何不告扎克反而与他谈恋爱?在法庭上她说不通的。她要么承认她是自愿的(那她就是诬告),要么承认她借此事胁迫扎克与她假结婚,给她办身份(这是犯法的)。在“上下其手”之事无一证据的前提下,这场官司师妹不但赢不了,反而有可能自己会成为被告。权衡之下,估计她不敢告了。
    我至今不相信有“上下其手”一事,相信扎克和真真能打赢或避过这场官司。

  28. 扎克好可怜啊!一定怀疑那个周末是场梦!太心疼真真和扎克了!

             ---顺妞妞

  29. 其实,扎克就有切实可行的办法:communication is very important.
    只是很多人不能接受这个办法。而且,如果对方不配合,这个办法也很难达到预期的效果。我还是觉得韦真应该多与扎克商量。两个人肯能回想出更好的办法。当然,这样的话,故事可能就没有这么曲折了。

    为扎克和韦真感到伤心难过!

  30. 错字连篇。—– 两个人“可能会“想出更好的办法。
    :(

  31. 回复“艾友友”,我认为这个故事是发生过了而不是正在发生的,所以不是给真真和扎克出主意,只是单纯表达自己的看法。也许我是太天真了(可能还有Jan),所以我说“好人永远不知道坏人有多坏”,真真和扎克一家也是好人,我觉得不会这个也要争论吧。。。坏人当然指的是师妹和禺杰,他们如果知道(这个知道含有理解还有同类那么一些意思)真真和扎克的好就应该于心不忍了。。。

  32. 回复“身是过客”:

    不知道你这个帖子想说什么。

    真真和扎克一家当然是好人,但你凭什么说他们不知道坏人有多坏呢?如果他们不知道坏人有 多坏,就不会在听到师妹说扎克猥亵她的时候,那么恐惧了。

  33. 回复“请见谅”:

    我觉得你把communication当成解决这个问题的具体办法,有点太空泛了。你得具体地说说到底谁跟谁communicate,如何communicate,comminicate什么内容,并证明这样communicate确实能解决这个问题,才算一个切实可行的建议,不然就像建议人家“动动脑子”或者“调查调查“一样,都是毫无用处的空泛教导,而且有好为人师之嫌。

  34. 虽然已经知道真真已下定决心要跟扎克分手,但看了这集,仍然很难过,我也蔫了,做事儿打不起精神来!我猜想扎克会不会宁愿不要工作,也不肯跟师妹假结婚,这样师妹无利可图,就放弃了告状。希望结局是美好的!

  35. 翻到前面的章节看了,发现最早告诉韦真说扎克是性犯罪者的人是师妹。也许,感恩节那次师妹在资阿姨家翻到了什么东西,那时就已经在打算盘要威胁利用扎克了,所以所谓的上下其手根本子虚乌有,可惜却无法证明。和真真一样,真想给师妹和禹杰一顿爆揍!

  36. 两个人恩爱了一天又一夜,没有TT,真真会怀孕吧!

  37. 老实说,很遗憾,对于美好的上半集中XXOO部份只是~~~一言以蔽之~~~~~~

  38. 回复“艾友友”:

    Communication 是个需要技巧的办法。
    如果你有这个技巧,你就知道该"跟谁communicate,如何communicate,comminicate什么内容",最终找到可行的方法,解决这个问题。如果你没有这个技巧,即使别人告诉你"跟谁communicate,如何communicate,comminicate什么内容",最后也很有可能是一团乱麻。
    我觉得以扎克和韦真的聪明和智慧,他们通过交流,应该会想出更好的解决办法。

    抱歉,我是”好为人师”,不只是"之嫌",否则就不会回你的征求"建议"贴了。

  39. 回复“请见谅”:

    既然你知道会communicate的人就知道怎么communicate,不会的话别人说了也没用,你干嘛还要提这个建议呢?

    这比“好为人师”还可恶,好为人师的人,至少是觉得自己的方法有用才提出来,而你提这个建议是为了什么?提一块肉在饥饿的人眼前晃,馋馋他们?

    64集已经出来了,韦真已经妥善解决了这个问题,并证明她不把自己的计划告诉扎克是对的(不然他的表现就不像已经跟韦真吹掉的样子了),你还在坚持说韦真应该跟扎克商量,并说商量会有更好的解决办法。请问到底是个什么更好的解决办法?

    我建议你不要再就这个问题纠缠了,否则我只能封掉你。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