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天:探女记

作者:春天

18岁考上大学以前,我几乎没有长时间离开过家。

我妈爱女如命,不舍得把我放出去受苦,初中、高中都是就近就读,而且是走读。我妈开了个百货店,除了照顾店里的生意外,我妈把我的一日三餐当做她工作的重中之重,无论春夏秋冬,天天换着花样。每次我到家时,我妈把饭菜都摆到了桌子上,而且温度总是刚刚好,到家就可以吃。

记忆中,我妈做的饭从来没有晚过一次。我一直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我妈默默的奉献,从来没有细想过妈妈是如何来安排我的日常生活的,相应地,也没有去真正感恩妈妈那时辛苦付出。

我一直很羡慕离家住校的同学们,可以远离父母的叨扰,自由地安排自己的学习和生活。为此我发起过抗争,并争取到了短时间住校的机会。住校倒是住了,可只能睡觉,我妈没给我太多的钱,学校的伙食也不好,所以一日三餐还是得乖乖回家吃饭。学校住宿条件不好,校没住上几天,洗漱如厕都极其不方便,最后我还是乖乖地投降,重新回到走读的状态了。我一直憧憬着离开住了十几年那个的地方,去到外面精彩的世界。从来我就觉得我的舞台是家以外的地方。

真正离开父母的日子,是我考上大学以后。知道自己上线的那一刻,心情无比高兴,要知道那时候的高考是真的千军万马过独木桥,我很幸运地挤了过去。我妈那自豪的心情远甚过我,出趟街买个菜都能收获盛赞无数。

接下来的日子就是就是为离开家求学做准备,我妈把我的行囊打点得满满当当的。虽然学校离家不过一百公里,我妈搞得仿佛嫁女儿一般,就只差红盖头和新郎官了。

去学校报到的时间到了,我妈和我爹一起出动护送我,父母两个人一起离家的次数在我的记忆中为数不多。我小学数学老师的儿子也是同年考生,与我同校,老师找了一个车,就这样两家人带着一大堆行李浩浩荡荡地向学校进发了。到校后,我妈忙前忙后把我的床铺好,在学校的招待所住了一晚,第二天等我报完道,带我出去买了一些生活的必需品,留了一些生活费给我,然后又细细叮嘱一番后才千不舍万不舍地离开。

开学后日子顺风顺水,我忙着熟悉学校的环境和课程安排,忙着结交新的朋友,还要忙着憧憬未来几年怎么在大学校园里度过,无暇顾及家中父母。那时候家里没有安电话,连公共电话都很少有长途的,写信只是与同学朋友们之间的来往,所以在外读书那几年,与父母之间几乎没有电话书信联系,只是逢年过节暑假寒假才回家。

我妈在家一点没担心我这个孙悟空能蹦跶到哪儿去,她气定神闲地掐指算计着,算到二十天头上,差不多是她去批发市场进货的日子了。我妈提前一天启动扫荡模式,把家里的好吃的好喝的统统划拉一遍,然后拎着大包小包,打着给我和我老师的儿子带生活费的旗号到学校来了。我妈一到寝室,就把好吃的从包里一样样拿出来,什么老家产的水果啦,小零食啦,凉拌瘦肉啦、椿芽鸡蛋啦、香肠啦、盐蛋啦……我妈带的吃的很多,也很大方,没让我一个人吃独食,她招呼着我的室友们一起享用美味。我那些室友一个嘴巴比一个甜,一边吃一边赞,不但夸厨艺,还夸我妈的美貌,一个个把我妈哄得眉开眼笑的,嘴都合不拢了。

这次探望,仅仅是一个开始。从那以后,我妈开启了一个常规模式,每隔二十天来学校探望我一次,给我送生活费,送好吃的,每次来一定要和我亲密地挤在我那张小床上睡一晚上,说说家里的事,说说邻居的事,第二天一早离开去批发市场批货,然后返家。刚开始几个月,我还没觉得怎样,我妈来看我的次数多了,就常常有人关心起我妈来,说我妈对我好,成天来看我,还问我妈什么时候来。说的人多了,就让我的心里极不是滋味,总觉得在别人心里我一直离不开我妈,我让我妈捧着,不能独立。我妈频繁的探望让我倍觉压力。于是在我妈再一次来的时候,我冲着她发脾气了,我生气地让她不要老来看我,生活费通过邮局寄给我就行了。我妈被我突然的指责搞得有些不知所措,本来笑意吟吟的脸,一下子就没了光泽,错愕地看着我。我的心,也被刺痛了一下,觉得不忍,但还是坚持着我的想法。

我妈的常规模式停止了,她不再每二十天出现在我们校园里,也没有好吃的送来了,批发市场她还照常去,只是不来看我了,每个月她会通过邮局给我寄上一笔钱,邮寄单是父亲的字迹,偶尔会有几个字简短的叮嘱。

室友们很奇怪我妈怎么长时间没来看我了,动不动就七嘴八舌地怀念起我妈来,说我妈如何如何好,做的东西如何如何好吃,她们都好想她,说我是多么有福的一个人。其实我也很想念我妈,常常会猜想她现在怎样了,我从来没有那么长时间没有不见她。其实,我只是想让她把我放开一点,让我独立一点,绝没有要伤她心的想法。

可是我的做法,的的确确让我妈伤心了。我思考过妈妈的探望对我的成长来说有哪些利弊。结果表明,我妈来看我只有利没有弊。我妈经常来看我,并不会影响我的独立和我对生活和学习的规划;我妈经常看到我,她就不会担忧,心情就会好,工作生活就会有干劲,有干劲才能挣更多的钱,让家人生活得更好,还让我吃好穿好,我也不用担心我妈会忧思过虑,影响身体健康和家庭和睦,这样我才能学习好,才能有心情去玩耍。

想通后,我心情大好,趁节日放假回了一趟家,父母见到我的惊喜那是自然不用提的,像是对待甚少上门的贵客。交谈中,我对我妈郑重地说:“生活费以后不用寄了,取钱要走很远,很麻烦,还是你以后带给我方便,顺便看看我,我的同学们都很想你了,别忘了带点好吃的就行。”我妈如同奉了特赦令一般,欢喜得要命,一脸笑容,犹如绽放的花,而且是沐浴着清晨阳光的粉色牡丹花。看在眼里,我心中无比感慨,让父母开心原来是那么简单,简单到只说一句话就可以。

我妈二十天一探望的模式又重启了。跑得比以往更欢快,心情也更好。而且会尽量在周末来看我,这样我还能陪她出去玩一玩,然后去批发市场批货,再把她送上返家的客车。从此我再不纠结我妈是不是来得太频繁,不再纠结别人的看法,而是和她一起享受难得的相聚时光。我妈对我的探望,一直坚持到我大学毕业。我毕业以后,我妈又开启了新的运行模式。要知新模式如何,有机会咱们再分解。

5 responses to “春天:探女记

  1. 母爱太感人了。

  2. 春天太幸福了。

  3. 难怪春天美丽善良又博学,原来是有遗传滴哦!春天好幸福!——Tina

  4. 孩子长大了,就想着离开父母。但真的到了外面,有时还是很想父母的。

  5. 同各位楼上,再感慨一下春天真是好幸福!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