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4)

如果凌云她爸那个数学老师听到“出现”这个词,肯定要说她用词不当,因为戈亮一直就在她眼前,又不是突然从天而降,也不是刚从地下冒出来的,怎么能叫“出现”呢?

戈亮是她的同班同学,两人抬头不见低头见已经两年多了。

不过她以前从来没有注意过戈亮,或者说她没注意过班上任何一个男生,因为她憧憬的是“邂逅”,而他们都是她一个班的,怎么个“邂逅”法?

戈亮到了大三才想到她头上,是因为他大一大二大三上学期都有女朋友,不是一个班的,但在同一级,两人经常相伴着招摇过市,大家都知道那两人是恋人。

所以,即便在她从“邂逅”的高峰降落到“适当”的平台之后,她也没把戈亮纳入候选人名单,人家的男朋友,怎么能纳入?

咱可不当小三!

现在,她体会出老妈用词是多么的当了!

适当,就是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地点通过适当的中间人提出那个适当的问题。

适当的中间人就是朱艳,戈亮的“大老乡”。

所谓“大老乡”,就是同一个省份,但不同县市。

她知道朱艳和戈亮是“大老乡”,盖因他们B省人有一种特殊的地域优越感,除了A市他们还瞧得起之外,其他任何非B省的地方,在他们眼里都是“城乡结合部”,一律嗤之以鼻,不屑一顾。

她第一次注意到这一点,也是她第一次知道戈亮有女朋友,还是在大一的时候,她和朱艳一起去自习室,路上遇见戈亮和一个女生从对面走来,两个“大老乡”就站住了,开始对话,叽里咕噜的,旁若无人。

她一句都听不懂,有点自惭形秽。而戈亮那个女朋友,显然也听不懂,脸上却是愤懑的神情,虎视眈眈地瞪着两个“大老乡”。

戈亮看了一眼女朋友的脸色,就结束了叽里咕噜,跟女朋友走了。

公道地说,朱艳除了有点地域傲娇症之外,别的方面倒也无可厚非,跟她还算谈得来。

戈亮大概也知道这点,所以特地选了朱艳这个“适当”的中间人来撮合。

那天,朱艳突然对她说:“戈亮叫我问你有没有男朋友。”

她一惊,首先想的是:什么?连男生也开始关心我是不是剩女了?

她结结巴巴地问: “他——他问这个干什么?”

“想追你啰。”

“追——追我?他——他不是有——女朋友吗?”

“吹了。”

“是吗?什——什么时候吹的?我——我好像上个星期——还看到他们在一起。”

“前天吹的。”

她脑子里跳出一个成语:“尸骨未寒”,但马上责备自己用词不当,在心里对戈亮的女友——应该是前女友——道个大歉,然后问:“怎么会吹呢?”

“因为他女朋友想留在A市。”

这个真是比脑筋急转弯还急转弯啊!她拿出冲奥数的劲头,使劲琢磨了一阵,才琢磨出想留在A市和吹台之间可能存在的逻辑关系:“而他——不想留在A市?”

“他当然想留在A市,谁不想留在A市啊?除了我之外。“

“为什么你不想留在A市呢?”

“A市有什么好的?热起来那么热,冷起来那么冷,哪像我们B省——”

“但是A市大呀,发展机会多呀!”

“发展机会多,也不是给你这种人的。你一个外地人,又没后台,还想留在A市?别做梦了!”朱艳有点不耐烦地说,“我在跟你说戈亮的事呢。你是没男朋友吧?那我就这么告诉他了。”

她的脑子还在“你一个外地人”上打转呢,朱艳已经出发报信去了。

当天晚上,戈亮就来要求她加他QQ,她加了,两人就在QQ上聊了起来。

戈亮没提“追”的事,她也不好问,两人就这么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天。

聊了几天,戈亮约她出去吃烤串。

她想起《十年忽悠》里也有吃烤串的情节,不知道戈亮是不是也看过《十年忽悠》,在生活模仿艺术,反正感觉有点“邂逅”的味了,于是欣然前往。

但戈亮没有像《十年忽悠》的男主那样,让她坐在桌边,自己去买烤串,端饮料,拿纸巾,而是让她也站在那里排队,两人边排边聊,轮到他俩的时候,戈亮掏出钱包说:“今天我买,下次你买。”

她有点失望地说:“好的。”

她倒不是在乎这几个钱,主要是觉得这样轮流坐庄,太生分了,不像男女朋友。但戈亮也没说她是他的女朋友,甚至都没追,那么轮流坐庄也算很好的安排了,至少好过AA制。

到了下一次,她主动上前付了账。

再到下下次,戈亮上前付了账。

完全没有男女朋友的意思!

她感觉这事一定是朱艳在中间传错了话,或者添了油加了醋,可能戈亮就是问了句“凌云有没有男朋友”,而朱艳就会错了意思,以为人家是要来追她。

也可能戈亮说的是“全班就凌云一个人没男朋友了”,本来是嘲笑的意思,而朱艳听反了,以为戈亮对她有意思,就跑来搭桥引线。

甚至有可能是朱艳看见自己的“大老乡”刚失恋,挺难过的,就想用她来安慰一下戈亮,或者气一气他的前女友,于是跑来撮合他们。

最后一种可能:戈亮跟《十年忽悠》里那个日本人Yoshi(哟西)一样,一如既往地含糊着他的含糊,模棱着他的模棱,既没说出那句话,也没做出什么亲热的举动,但也没断绝跟她的来往。一直要到最后的关头,Yoshi才会表白,不是言语上的表白,而是拿出一枚戒指来——

也许戈亮就是她生命中的Yoshi,是来陪她走过这段“空档期”的,而她的真命天子,要等到戈亮毕业走了之后才会出现。

她就怀着这样的心情继续跟戈亮聊天吃烤串,貌似也过得挺开心。

但事实证明戈亮不是Yoshi,因为突然有一天,他给她发来一个短信:“老婆,今天是我生日,晚上请我吃海底捞吧!”

她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第一个想法是拉黑他!

但她决定先去问问朱艳,看他们B省人是不是有什么别具一格的风俗。在一个连话都说得别具一格的省份,肯定有很多别具一格的风俗习惯。

但朱艳根本没觉得这声“老婆”叫得有什么别具一格:“既然你自己答应了他的追求,那不就是他女朋友了吗?他叫你‘老婆’不是天经地义的吗?现在谁不是把女朋友叫‘老婆’?”

“他——他追我了吗?”

“他怎么没追你呢?他不是让我来问你有没有男朋友吗?”

“那就是追?

“他不是还跑来要你加他QQ了吗?”

“好多人都要我加他们QQ了呢。”

“但他是问了你没男朋友之后才要你加的呀!”

“那——你的意思是——既然我加了他QQ,就是答应他的追求了?”

“难道不是这样吗?”

“但是——我也不止加了他一个人的QQ——”

“你这段时间不是老跟他在一起吗?”

“我们只是一起吃个烤串而已——”

“那他现在叫你‘老婆’,还不能说明问题?难道你还有很多人叫你‘老婆’?”

“那个——倒是没有。”

“那不就搞定了?”

她不知道“搞定”在这里是什么意思,只知道一旦她今天跟他一起出去吃海底捞,就等于她回应了他那一声叫,也就是承认自己是他“老婆”了。

她恨死了那个发明“老婆”这个词的人,也恨死了那些把女朋友叫“老婆”的人,还没邂逅呢,还没谈恋爱呢,就变成了“老婆”!

又“老”,又“婆”,还有什么诗情画意?

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便打电话向老妈请教,说现在有一个人在追我,是一个班的,B省人,如何如何。

连她自己都没察觉到的是,她在讲述的过程中添加了很多枝叶,还编造了不少花絮,用以说明戈亮还是很爱她的。

她倒不怕老妈不喜欢戈亮,但她潜意识里不希望自己的初恋就是这么味同嚼蜡,所以不知不觉地就把想象和现实糅合在一起,变成了一个还算动人的故事。。

她妈很高兴:“太好了!我和你爸正在担心你——埋头读书——错过了大学里的机会呢——”

“那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接受他的追求?”

“那还用说?这么好的孩子,上哪儿找呀?”

“他是B省人哦,很瞧不起我们C市这种小地方的——”

“那有什么?他瞧不起的是C市这个城市,又不是瞧不起你——”

她爸爸听说了,也帮未来女婿辩护:“你放心,他会喜欢我们C市的,爱屋及乌嘛。等他来我们家了,我好好招待他,带他去C市水库钓鱼,保证他玩得舍不得走!”

“但是——如果我现在答应了他,不就等于——定了终身?万一我今后遇到更好的呢?”

她妈说:“那没什么嘛,你先跟他谈着,骑驴找马,如果遇到更好的了,就跟他吹了,如果没遇到更好的,你也有他做后盾,不会做剩女——”

她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老妈竟然是这么老奸巨猾!

她很严肃地说:“妈,你可真是!连这么不厚道的方法也能想出来?”

“什么不厚道的办法?”

“骑驴找马呀!”

“那有什么,现在的人,谁不是骑驴找马?你在这里讲厚道,你能担保他对你不是在骑驴找马?”

“那你那时候呢?爸爸他是你的——驴还是你的马?”

妈妈黯然的说:“我们那时候有什么驴呀马呀?驴也好,马也好,都是他!”

“为什么?”

“那时候的人思想——封闭嘛,谈多两个就认为你作风不好,谁还敢骑驴找马?其实我跟你爸爸好上之后,还有人追我呢,不知比你爸强多少倍——”

21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4)

  1. 戈亮肯定不是凌云真命天子。他才是来找备胎的。

  2. 板凳!

  3. 戈亮与前女友拍了几年拖,因为留A市而分开,应该还有感情。但没几天就马上找个女朋友,这是啥情况?对戈亮先存个疑。

  4. 这个戈亮第一次吃饭就说好下一次归凌云请。过生日又要她请客,感觉挺小气的。

  5. 总觉得戈亮是利用凌云来气前女友的。吃几次烤串就想骗个老婆,还是轮流请吃串,哪有那么便宜的事儿。这男孩儿不靠谱。

    “现在,她体会出老妈用词是多么的当了!”少了适。

    “戈亮叫我问我你有没有男朋友。”多了一个我。

  6. 【是因为他大一大二大大三上学期都有女朋友】—大三前面多了一个大!

  7. 戈亮和凌云这样相处完全不是喜欢对方,而是觉得对方还算“合适”。太沒有激情浪漫了。

  8. 我在大学里见过太多戈亮这样的男生了。刚分手没几天就可以找到下家。或者是广撒网的那种男生,同时对好几个女生献殷勤,根据互动看谁有戏就重点培养成女朋友。

    不知道这些人的恋爱里有没有爱情,不过也许是对“爱情”的定义不同。

  9. 戈亮这种人,真叫人倒胃口。女主一开始就遇上这种男人,让人挺担心的。不管成不成,都够他受的。

  10. 好看!

  11. 回复“窚煊”:

    “现在,她体会出老妈用词是多么的当了!”

    ——这句话没有掉字,艾米应该是在搞笑,是从“用词不当”这个词发展来的,“用词不当”的反面当然是“用词很当”,“用词多么当”了。

    如果这里用“适当”,就没搞笑意味了。

  12. “那有什么,现在的人,谁不是骑驴找马?你在这里讲厚道,你能担保他对你不是在骑驴找马?”

    ——没办法,现在这个社会,大多数情况下就是这样。

  13. 骑驴找马的这个事我妈也建议过,说完还补充了一句 “虽然这样不好,但现在大部分人都这样,社会就这样”。

  14. 找工作可以骑驴找马,找男女朋友也可以骑驴找马,现代人不必拘泥旧传统。

  15. 回复十年忽悠:
    又读了一遍,的确“当”是“不当”的反面,这样用效果更好!
    我因为后面紧跟着“适当”的解释,就有点儿想当然了。学习了,谢谢!

  16. 凌爸凌妈这种夫妻,真是太常见了,总是标榜自己当年多么热门,看上对方是天大的恩惠。很多人这样说只是开个玩笑,但女方比较容易被激怒,所以还是少说为佳,免得影响夫妻关系。

  17. 戈亮连稻草都算不上

  18. 看来《十年忽悠》成了女主的爱情教科书。
    的确,书中很多有关爱情的论述,都可以写进爱情教科书。
    艾米对爱情的追求和定义,以及担心男友不再爱自己的恐惧,都是很多浪漫少女拥有的情怀,但艾伦这样对爱情理解这么通透而且专一于爱情的男生,就太少太少了。

  19. “现在,她体会出老妈用词是多么的当了!”应该是“现在,她体会出老妈用词是多么得当了!

  20. 艾园管理员

    回复”清露“:

    如果你说的“得当”是一个词,那么相当于“适当”,请参见”十年忽悠“的回复,为什么艾米不用“适当”,而用“当”。

    如果你说的“得”是一个助词,那么请参见汉语语法,助词“得”是用在动词或形容词之后的,引出补语,比如“干得漂亮”:,“红得可爱”,而不是用在副词比如“多么”之后的。

    副词“多么”可以用来修饰形容词,加不加“的”都行。比如“多么漂亮”或者“多么的漂亮”,这里的“的”如果换成“地”,从语法上还说得过去,但换成“得”。就说不过去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