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5)

如果只听老妈的一面之词,凌云会以为老妈当年是多么的万人迷,身后跟着一个加强排还不止的追求者,每个人都是各方面比老爸强十倍百倍,只是因为老妈有着奇特的三观,才万里挑一,选中了老爸这个德智体各方面平平且家境贫寒的男人做丈夫。

她曾经不解地问:“妈,你对爸爸这么不满意,干嘛要跟他结婚呢?”

妈妈没好气地说:“蠢呗!”

“怎么个蠢法?”

“唉,我那时——特别讨厌那些有钱有势的人,总觉得嫁入豪门就是拜金,就是趋炎附势,就会变得一身铜臭,就会被婆家瞧不起,所以凡是别人给介绍的干部子弟富豪子弟,我一律不见面——”

“这么傲娇啊?”

“你不相信?”

“那你怎么说自己蠢呢?明明是清高嘛。”

“切,那个时候就可以叫清高,到了现在,就叫有病!蠢!”

她安慰说:“那我得感谢你的蠢,不然就没我这个人了。”

她很希望老妈能说一句:“虽然我没嫁入豪门,但我有了你,这辈子也值了。”

可惜她妈从来没这样说过。

老妈炫耀自己年轻的光辉历史,一般都是背着爸爸进行的。但爸爸不同,每次都是当着妈妈的面进行:“嘿嘿,小云啊,如果不是我当年娶 你妈,你妈就当剩女了!”

老妈最烦老爸这样说,哪怕是开玩笑也不行:“胡说!”

“怎么是胡说呢?你那时都二十六了,还没男朋友。”

“你以为你自己那时挺年轻?你不也是二十六吗?要按月份算,你还比我大!”

“我是比你大,大五个月。但我是男的啊!男人二十六算什么?男人四十都还是一枝花,你们女人三十就豆腐渣了。别说我那时是二十六,就算是六十二了,照样娶年方二八的黄花闺女——”

“那你当年怎么不去娶个年方二八的黄花闺女呢?”

“我对你动了恻隐之心啊!你想想看,如果我娶了年方二八的黄花闺女,你怎么办?不是老死闺中了吗?”

“我老死闺中,关你什么事?”

“所以说我这人心软啰,见不得别人受苦受难——”

每当爸妈这样斗嘴,她心里就很难过,他们两人这么不待见对方,都是因为同情对方才结合的,结合了又都这么后悔,那她成什么了?还算爱情的结晶吗?、

她那时又暗下决心:我今后绝对不因为同情就跟谁结婚,更不能跟一个不爱我仅仅是同情我的人结婚!

而这个戈亮,种种迹象都表明他很可能是个老爸这样的人,不管他们心里想的是什么,反正嘴上都是不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的。

如果不是因为有老妈的“骑驴找马”理论垫背,她绝对不会请戈亮吃那顿海底捞,那不是违背了自己多年前以及多年来暗下的决心吗?

暗下的决心也是决心!

而且是更重要的决心!

但既然是骑驴找马,那就不同了,我又没说我会跟戈亮结婚,我只是——骑个驴而已,嫁还是要嫁给——马的。

她没想到的是,一旦骑上了驴背,形势就不那么受她控制了。

只怪她骑术不高明!

那天,两人一起去吃海底捞,她因为“骑驴找马”的事,有点愧对戈亮,好像做了什么对不起他的事一样,所以点菜付账特别殷勤,对他照顾特别好。

吃完海底捞,两人酒足饭饱地离开饭店,回到校园,戈亮把她送到寝室楼下,她正想说“再见”,戈亮突然把她捞到怀里,吻了她。

她终于明白“大脑一片空白”是什么意思了,因为她那时就是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没想,什么都不会想,脑子好像锈掉了,不能思维,不能感知,没有惊喜,没有厌恶,什么都没有。

等她回到寝室,漱洗一番躺在床上,才有能力回味刚才那一吻。

那可是她的初吻啊!

就那么轻而易举地被人偷走了!

一点前戏都没有,一点暗示都没有,太霸道了!

捅破窗户纸的第一个晚上,就被他吻了,这是不是太快了点?

她闭着眼睛,反刍了一下《十年忽悠》的情节,感觉不算太快,因为《十年忽悠》里的男主和女主也是捅破窗户纸的第一天晚上就接吻的。

能跟《十年忽悠》同步,应该不算离谱。

但是——但是——,《十年忽悠》里是女主先吻的哦,男主是在被女主像小鸡啄米一样乱吻了一通之后,才反守为攻,吻住女主到处乱啄的嘴的,而且,那是一个又深又长的吻,女主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化成了水。

她这个吻呢?不记得深不深长不长了,就记得满嘴都是海底捞的味。

“化成了水”

“海底捞的味”

还挺押韵的哈?

估计这就是唯一一个能与《十年忽悠》挂上钩的地方了。

她这趟“骑驴找马”的行程,没有预期的那么顺利,完全忘了“驴”也是活物,是有自己的头脑和意志的,不是你想骑就骑,你让它往哪儿走就往哪儿走的。

她一开头就被“驴”占了主动,接下去就从理想中的“骑驴找马”变成了现实中的“跟驴远行”,“驴”往哪儿跑,她就跟着往哪儿跑,跑着跑着,就忘了自己“骑驴”的初衷,把那个该找的“马”忘在脑后,径直拿驴当起马来。

等到戈亮再叫她“老婆”的时候,她就觉得非常亲切,嗯,他还在叫我“老婆”,说明感情没变,没有因为偷吻成功就变得大喇喇的。

如果哪天他不叫她“老婆”,而叫她“喂,姓凌的”,她就满心难过,以为他变了心。

不过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叫她“老婆”的,还提出要去开房,她死也不答应,不是因为她想把自己的第一次留给今后那个“马”——她可以对天发誓,她真的没想过找马的事了——她只是心里有个坎,暂时还跨不过去。

那个“坎”,就是戈亮的前女友赵 小昭。

自那次两人一起吃了海底捞之后,戈亮就把两人的关系公开了,不仅对寝室的哥们说了,还对她寝室的姐们也说了。

寝室的哥们姐们又对他们在别的寝室的哥们姐们说了。

然后,全班同学都知道了。

再然后,全班同学在其他年级的哥们姐们也都知道了。

她在男生嘴里已不再是“凌云”,而是“戈亮老婆”。

戈亮在女生嘴里也不再是“戈亮”,而是“凌云老公”。

他们两人的名字,从名词变成了形容词,不再是用来标识他们自己,而是用来标识对方。

但戈亮还有一个别名,叫“小昭的ex”,而她就没有对等的别名了。

心里很不舒服。

戈亮和赵小昭在一起两年多,按照他跟她现在这种速度,肯定早就开过房了。

也就是说,他把他的第一次给了赵小昭。

还有第二次,第三次……

就算他们一星期开一次房,那也得有上百次了。

她用自己的第一次,换他的第一百零一次,不管怎么算,都很亏。

最重要的是,他可能还在爱着赵小昭,跟她开房只是解决生理需求,到时候肯定会把她跟赵小昭相比较。她一个初次上阵的新手,怎么会比得过那个身经百战的赵小昭呢?

当替身就已经挺没脸的了,还当个比不上真身的替身,那就不光是没脸,连后脑勺都没了!

她又去跟她那老奸巨猾的老妈商量,没提赵小昭的事,因为不想让老妈知道自己骑的是头二手驴。

老妈果然老奸巨猾:“坚决不能开房!现在的男人,都很看重第一次,千方百计要找处女。你要是跟他开了房,就——大跌价了,万一哪天你们吹了,就不好找下家了。这事一定要等到结婚那天——”

“但是——如果我不同意开房,他可能——根本就不会和我结婚——”

“那就算了,说明他不是真心爱你,早吹早好!”

有老妈的这个态度就好,就算戈亮真的为这事跟她吹了,老妈也不会怪她。

于是,她坚决不答应跟他去开房,等着他来跟她吹。

但他没跟她吹。很失望,很郁闷,但没吹。

她很高兴,说明他跟她在一起,不是为了解决生理需求,而是因为感情。

她感觉自己在他心目中的位置还是挺高的,也有了胆量拷问他的历史。

“你和那个小昭是怎么——爱上的?也是——聊QQ?”

别看戈亮平时话不多,说起前女友来,还是挺带劲的,一下就把两人的恋爱史数落了出来。

如果用“四字真言”总结起来,就是:校门相遇,一见钟情,送花求爱,一拍即合,金童玉女,欢爱无比——

听得她心里酸溜溜的,厚着脸皮问:“那你——什么时候才——想到我头上来的?”

她知道“一见钟情”之类的答案是不可能的了,只希望能听到个“那时觉得你高不可攀”之类的答案,再不济也要有个“那时年轻,太糊涂了,不知道什么样的女生值得爱”之类的答案。

但戈亮的答案总是特别接地气:“跟她吹了之后。”

“为什么跟她吹了——就想到我头上了呢?”

“你那时不是还没男朋友吗?”戈亮完全没注意到她失望之极的表情,继续说,“呵呵,她以为我离了她就不能活,其实,现在这个时代,谁离了谁地球都是一样转!”

“那如果我——跟你吹了呢?你会不会马上就去找个新的女朋友?”

“你不会跟我吹的。”

她很反感他这么有把握,真像吃定了她一样。她很想跟他吹一次,让他的预言泡汤,让他的自信破产。但她有种感觉,即便她跟他吹了,他的自信也不会破产,他会去找另外的女生。这些对他来说,太简单了,无非就是加QQ,聊天,吃烤串,叫“老婆”,吃海底捞。

她扪心自问,如果他跟我吹了,我会一辈子不恋爱了吗?

肯定不会。

算了,终生相爱的事只存在于小说之中,咱们凡世浊物,就别强求了。

19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5)

  1. 沙发,谢谢艾米周末还更新。

  2. 凌云的这段感情真是让人郁闷得不得了,希望真心爱凌云的真命天子早日登场。

  3. 二手驴, 哈哈哈。。。。
    凌云很清醒, 没被戈亮忽悠着去开房。

  4. 两口子相处嘴甜舌滑还是需要的。像凌爸妈这样挖苦讽刺对方,次数多了会对对方心生仇恨。

  5. 凌云的心态从骑驴找马到骑二手驴忘了马的转变写得特别精彩。几番的提醒自己,不甘心,又不断的自我安慰。总对凌云的初恋有不祥的预感,这个戈亮不像她的良人啊!

  6. 看来这段恋爱俩人都不怎么投入,期待凌云的"马"快点出现。

  7. 终于追上大部队了,谢谢艾米,谢谢艾园!
    我读书时也见过类似戈亮这样的男生,让人哭笑不得。

  8. 我发现凌云在找男朋友方面的每一个关键进展,都能做到跟老妈汇报,或者说沟通。从这个角度来看,说明母女之间还是没有什么隔阂,是可以无话不谈,很有点母女加朋友的。
    可能跟时代也有点关系,我记得当年这个【开房】我无论如何是说不出口的,尤其如果你要叫我跟我妈说,那还不得一通混双胖揍——不过这也是猜测,反正我也没说过:)))

  9. 戈亮应该不是男主,他的具体作用要随着情节慢慢浮现出来?总觉得真正的男主还是跟邂逅什么的有关,难道是凌云跟着戈亮去一个什么场合或者聚会时邂逅的?比如吃自助餐?凌云拿着餐盘去取东西,背后有人跟他说话,然后凌云转身?(想象力有限而且落俗哈)于是…于是,从故事发展的角度来讲,戈亮的作用就是【引男主出来】。

  10. 跟读的时候,生活都变得充实起来。

    戈亮的这场“追求”,就像在做一道已经知道基本思路的考试题,行为看不出感情,就是为了答案一步一步得分。
    加QQ聊天,得分,吃烤串,得分,叫“老婆”,得分,吃海底捞,得分……对象与是不是凌云没有多大关系。这种交往,多少是有些意难平的。

  11. 凌爸凌妈这种夫妻,真是太常见了,总是标榜自己当年多么热门,看上对方是天大的恩惠。

    很多人这样说只是开个玩笑,但女方比较容易被激怒,所以还是少说为佳,免得影响夫妻关系。

  12. “别看戈亮平时话不多,说起前女友来,还是挺带劲的,一下就把两人的恋爱史数落了出来。”

    ——看来戈亮对前女友仍然念念不忘,可能是因为爱情,初恋嘛,是比较难忘,也可能是因为面子,是前女友甩的他,所以他念念不忘,如果是他甩的前女友,可能早就忘了。

  13. “化成了水”
    “海底捞的味”
    还挺押韵的哈?

    ——女主有幽默感,能幽自己一默。

  14. 凌云和戈亮像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人。

  15. 戈亮同学的表现不好不好,坐等“男主”出场。

  16. “她在男生嘴里已不再是“凌云”,而是“戈亮老婆”。
    戈亮在女生嘴里也不再是“戈亮”,而是“凌云老公”。
    他们两人的名字,从名词变成了形容词,不再是用来标识他们自己,而是用来标识对方。
    但戈亮还有一个别名,叫“小昭的ex”,而她就没有对等的别名了。”

    ——总结精辟!

  17. 快睡觉时刷一遍艾园,意料之外看到齐刷刷的出现的艾友友老师的名字,这是今天最高兴的事!

  18. 看到艾友友老师重出江湖好开心😊

  19. 又看到艾友友老师精彩的评论真好!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