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8)

工作的事有了着落,凌云感到一身轻松。

她这才意识到,以前总想着考研啊出国啊什么的,其实并不是为了高学位或者洋学位,甚至也不是为了浪漫的邂逅,而是为了逃避她一直在惧怕的一件事——找工作。

可以这么说,从她记事起,她生活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找份工作,因为父母鞭策她好好读书的理由就是:“你现在不好好读书,怎么能考进重点中学?你要是进不了重点中学,就别想进重点高中了。如果上不了重点高中,你进重点大学的机会就等于零!而像你这样的寒门子弟,如果考不上重点大学,你肯定找不到工作!”

至于找不到工作会怎么样,就不用爹妈细说了,脑残都知道的事。

她一点都不怪父母用找工作的事逼她学习,因为这些年看到的情景,都证明父母的担心是有道理的。

中国的职场就只那么大,而人口却是那么多,劳动力从来都是供过于求。以前老毛在世的时候,就把年轻人赶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其实就是为了解决就业问题,怕失业的人多了,呆在城市会造反。

现在的政府,不敢把年轻人都赶到农村去了,就让他们全都进入劳动力市场去自相残杀。

由于电脑的介入,自动化的提高,中国的职场更是年年缩小,而找工作的人却越来越多,年轻人一批批长大,进入劳动力市场,老年人越活越带劲,根本不想退休,好不容易到了年龄退了休,又以各种理由返聘回岗,或者脚踏两只船,几个地方供职。再加上大批海龟和老外也来抢饭碗,搞得职场竞争越来越激烈,就业前景越来越暗淡。

最糟糕的是,拼爹的势头越来越猛,塞钱的势头也越来越猛,像她这样无权无势的寒门子弟,没爹可拼,也没钱可塞,就只能靠成绩出众才能跟人竞争。

她这一路上来,如果不是学习特别优秀,早就被那些有爹可拼有钱可塞的人给挤下去了。

她高中分班,大学选专业,她父母都是围绕“找工作”来决定的,什么科好找工作就选什么科,什么专业好找工作就选什么专业,根本不考虑她自己的爱好。

当然,她也没有自己的爱好。一辈子都在为找工作而学习学习,哪里有时间发展自己的爱好?虽说也学了一点钢琴什么的,但那都不是因为爱好,而是为了高考加分。一旦发现学那玩意学不到加分的地步了,就快刀斩乱麻地停了下来。

她自己也已经被父母彻底洗脑了,从来没想过“如果我以后能做某某工作就好了”,想的都是“这个专业比较好找工作”,至于自己喜欢不喜欢那个工作,根本无需考虑:那么好找工作,你还不喜欢?有病啊你?

她没辜负父母的唠叨,如愿以偿进了名校读一个“好找工作”的专业,她爸妈可能觉得大功告成,高枕无忧,或者因为鞭长莫及,黔驴技穷,反正是没像以前那样成天唠叨了。

但她自己心理上的压力并没减轻,可能因为父母不再唠叨,没人分忧,压力反而加重了。名校毕业找不到工作只好去集市上卖猪肉的例子时有耳闻,为了留A市就把青春和贞操出卖给糟老头子的例子更是亲眼所见,像她这样既不愿意卖身又不愿意卖(猪)肉的寒门子弟,要说不担心是不可能的。

现在突然一下,戈亮把她找工作的事情给承担了,等于从她心里搬走了一块大石头,让她怎能不开心呢?

更重要的是,戈亮同时也从她心上搬走了另一块大石头:他主动要求她跟他去B省,还提出在B省给她找工作,等于是向她求了四分之三个婚。

事业爱情一举搞定,太辉煌了!

古人不是说了吗,人生最大的得意之事,莫过于“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而她早就金榜题名了,现在离洞房花烛也指日可待,不得意都对不起古人!

戈亮说话算话,真的让家里人为她在B省找工作,而且真的找到了。

寒假的时候,她跟戈亮回B省面试加省亲。

她爸妈听说她寒假不能回C市,非常沮丧:“你找工作也用不着整个寒假吧?不能面试完了就回来过春节?”

“我——已经答应去他家过春节了。”

“门都没过,就跑人家里去过春节,像什么话?”

“妈呀,你真是老脑筋,现在很多人在大学里就——”她不好意思说很多大学生早就同居了,只好改成,“结婚了。”

她爸妈还是不为所动:“那又不同,到了法定年龄,当然可以结婚,但你这是还没过门——”

她拿出杀手锏:“那我不去面试了?”

“面试当然要去,但面试完了马上回来!”

“那我春节——不是要跟他分着过了?”

“你可以叫他也到C市来过春节嘛。”

“那跟我去他家过春节有什么不同?”

“当然不同啦!”

她没办法,只好去跟戈亮商量。

但戈亮坚决不同意到C市过春节:“我才不去那个什么C市过春节呢!城乡结合部,有什么好玩的?”

她很生气:“你去过C 市?”

“没有啊。”

“那你怎么知道那里是城乡结合部?”

“我还用去了那里才知道?一点名气都没有嘛。”

哼,说好的爱屋及乌呢?

她赌气问:“那以后呢?你永远都不去C市,不去我家?”

“以后是以后的事嘛,今年春节不是要找工作吗?跑那去怎么找工作?”

“面试不是春节前吗?面试完了就去我家不行?”

戈亮解释说:“面试是只有一次,但我们得去拜访很多人啊,那都是去了之后才好安排的——”

“拜访很多人?是不是你家的亲戚?”

“有的是亲戚,有的不是。”

“那干嘛要去拜访?”

戈亮嘲笑说:“你是真傻还是装傻?托人找工作,不去送礼能行?”

“但是——你不是说你家里已经——帮我们弄好了吗?”

“我家里是帮我们弄好了,但我们作为当事人,不能大喇喇地连面都不露一个吧?”

“但是——我们只需要一个工作,干嘛要去——拜访那么多人?”

戈亮居高临下地说:“这些事,你没我懂,就老老实实听我的吧。”

“我是听你的呀,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

“听就听,干嘛还要知道为什么呢?”

“知道了——才好说服我爸妈,再说,”她不无谄媚地补充说,“知道了也能更好的听你的嘛。”

戈亮笑笑说:“你想知道为什么?那我告诉你吧,因为这样找下的工作,都是口头上应允的事,有的人连口头应允都做不到,只是答应帮忙而已,因为他们自己也话不了事,还得再去找别人,所以你也不知道最终哪个能搞成,哪个搞不成。”

“所以要广种博收?”

“是啊。”

“这么——玄?”

“那你以为呢?”

她想了想,觉得有道理,戈亮家也不是什么红二代,也不是开公司办工厂的,招工招人不能自己说了算,都得去求人。

这年头,能求到人就不错了。像她家这样的,想求人都不知道去求谁!

她把个中缘由都对父母解释了,父母还是通情达理的,尤其是关系到找工作的事,他们可不敢怠慢。

那个寒假,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去别人家过春节,像每一个即将见公婆的新媳妇一样,又激动又担心,成天想着该如何穿着,如何打扮,如何言行,如何应对,把自己搞得兴奋不已,夜不能寐。

等到了戈亮家,才发现一切担心都是多余的,戈亮的爸妈非常和蔼可亲,非常平易近人,非常好相处。

戈亮的爸爸是某个机关的中层干部,但跟她心目中的干部模样很不相同,不是大腹便便脑满肠肥,而是精瘦干练,面貌清癯,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多余的肉——应该说没有一点肉——包括肌肉和肥肉。如果不是个子稍矮的话,简直算得上玉树临风。

戈亮的妈妈是同一个机关的会计,也是精瘦干练,面貌清癯,浑身上下也是没有一点多余的肉,连不多余的肉都没有,非常骨感。

那两人为了迁就她,都憋着一口B省普通话跟她交谈,但看得出来,憋得很难受,只要有机会,就都讲回B省话,她一句都听不懂。

她去了那里才发现,戈亮的全部人脉,就是他的一个舅舅,是E市里比较大的官,但也不是一把手二把手,只能算m人之下,n人之上,估计m会大于10,n就不知道了,可能大于E市人口的二分之一。

他们回去后,戈亮的爸妈请舅舅吃了一次饭,算是向舅舅引荐她这个未过门的新媳妇。

戈亮的舅舅也不像她概念中的市级干部,绝对不是肥头大耳的死胖子,而是骨骼清癯的活瘦子,给她一种道骨仙风的感觉,好像时刻都能放下俗世的风花雪月吃喝玩乐,上山修炼成仙而去。

她和戈亮虽然还拜访了其他一些人,但她直觉那些人都是陪练的,全都不如戈亮的舅舅,无论是地位还是神通,肯定都达不到舅舅那个级别,但本着“宁可错拜三千,也不放过一个”的原则,他们还是一家一家地拜访,一家一家地送礼。

礼物都是戈亮的父母帮忙准备的,都已经包好了,每次他们出发前就拿出来让他们提上。她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什么,但知道都不便宜。这年头,便宜的东西早就拿不出手了。要么不送,要送就别吝惜钱,不然会舍了孩子还没套着狼。

她私下问戈亮:“这些——东西,都是你——爸妈出钱买的?”

“不是他们出钱还能是谁出?我又没钱。”

“那我——是不是也该出点钱?”

戈亮豪爽地说:“到了我这边,怎么会要你出钱?”

12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8)

  1. 哈哈!沙发!

  2. 双人沙发

  3. 三人沙发

  4. 戈亮还是比较豪爽的。

  5. 现在找工作真的很难,即使拼爹,也得送礼,四处奔走的。没爹没钱的,就像无头苍蝇一样乱撞。有个单位接收就像抓个救命稻草,恨不得赶快签三方协议,马上工作,立马过试用期,才能放心。
    戈亮在帮凌云找工作上看是真心帮忙的,也有长久打算的,不然不会这么大费周张的。
    我们单位刚招新,中专生和北大博士都有,当然去的部门不一样,工资差异不会太大。但不免猜测啊,也为这种就业压力而发愁。之前,总抱怨工作味同嚼蜡,挣得少的同事也不敢轻举妄动了。

  6. 戈亮的爸妈貌似通情达理,样子慈祥,应该好相处。

  7. 可以这么说,从她记事起,她生活的终极目的就是为了找份工作—–身边太多这样的例子了,特别是在选择专业的时候,一切都以“好找工作”为中心。

  8. 大的就业环境和社会风气不好,影响了很多人的选择。

  9. 从这集来看,戈亮对凌云还是真心喜欢的,也有长远打算。虽然不是我们想象当中的多情男主,但也许这个故事就是写一个普通男生成长为情圣的经过?

  10. 想当年报大学专业,也是冲着21世纪最有前途的专业去的,结果现在是最苦闷悲惨的专业了,前一段时间同学群还发了最难找工作的10种专业,我们的专业 排名第一。

  11. 国内找工作真的很难,尤其大城市,如果去2,3线城市会不会好很多呢。

  12. 就凭戈亮瞧不起C市,不愿意去凌云家过春节这一点,他就不可能是这个故事的正宗男主。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