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9)

凌云的母上大人同意女儿寒假去戈亮家,是有一个特殊的前提的: “去了那里,一定要自己住一间房,如果他家没多余的房给你住,你就到旅馆去住,千万别中了那俩老家伙的圈套,早早地就跟他们的儿子住一起!你不答应我这一条,我绝不让你去他家过春节!”

她知道她妈对她寒假去戈亮家很不高兴,但没想到是在为这个担心,还以为就是像所有独生子女的家长一样,为了宝贝孩子去哪家过春节在争锋吃醋呢。

她不以为然地说:“没问题,我答应你!”

“你说这话根本没过心!”

“过了心的,真的。”

“我为你操碎了心,你还一点都不领情!”

“你干嘛操那么多心啊?”

“你是我的女儿,我能不操心吗?生你之前,我就想过,一定得生个儿子,免得操那么多心。”

“哇,你还后悔生了我?”

“不是后悔生了你,我也不重男轻女,而是生儿子省心。”妈妈感叹说,“现实就是这个样子,养儿子的和养女儿的就是不同。养儿子的从小就培养儿子厚脸皮,放纵儿子追女孩,追到了光荣,追不到也不吃亏。但像我们养女儿的,就得像防贼一样防着那些男的,不然的话,我们千辛万苦养大的女儿,随随便便就让那些猪给拱了!”

她笑嘻嘻地问:“戈亮是猪?”

妈妈狠狠地答:“男人都是猪!”

“那爸爸呢?”

“爸爸?你爸爸不同,他老实得很,我们是等到结婚了才——”

“但你刚才不是说男人都是猪吗?”

“我说的是别的男人!”

她挑衅说:“我觉得那不是因为爸爸老实,是因为那个年代就是那样的吧?”

“那个年代怎么了?还不是有未婚同居的,还不是有未婚先孕的!”妈妈见话头被扯歪了,赶快扯回,“我现在是在说你,你别往我和你爸爸身上扯。”

她嘻皮笑脸地说:“好好好,继续说我,继续说我。”

“那些养儿子的父母,都巴不得早八百年就把生米煮成熟饭,让儿子一上来就把人家闺女——霸占了,然后他们就占了优势,不管是娶你还是不娶你,都是他们占上风。”

“哇,我这是不是穿越了?”

“穿越什么?”

“穿越到《山楂树之恋》那个年代了?”

老妈也是熟读《山楂树之恋》的人,知道女儿在说什么:“不管哪个年代,社会对女孩子的要求都是一样的。静秋不是她妈管得紧,还不是早就出事了!”

“出什么事?”

“出——大事!她那个年代,更不得了,女孩子要是——失了身,就是死路一条,即便不死,也是一辈子被人瞧不起,好多女孩子就是因为这个自寻短见的!静秋要是跟老三做了那个事,她后来还嫁得出去?”

“嫁不出去就不嫁呗!” 她还巴不得静秋不跟别人结婚,一辈子爱着老三呢。

但她妈真正关心的不是静秋嫁不嫁得出去,而是自己的女儿嫁不嫁得出去:“你说得轻巧!嫁不出去就得一辈子做剩女,让人家笑话,让爹妈操心。等爹妈一过世,就剩你一个人,孤苦伶仃地活在这个世界上,我进了坟墓都不得安心!”

她是个乖乖女,最怕父母担心了,现在老妈连“坟墓”都扯出来了,马上投降:“别瞎操心了,静秋那个年代早就过去了!现在的年轻人,谁不是一谈对象就——同居?”

“同居又怎么样?两个人不吹就没事,一旦吹了,还是该那个女孩子吃亏!再找男朋友,就被人家嫌弃!”

“哪有这种事?你还在搬老皇历——”

“我才不是搬老皇历呢!现在的社会,开放是开放,但那是对男人开放的。三妻四妾,寻花问柳,养情人,找小三,都成什么样子了!”

她知道老妈最恨这一点,生怕老爸有朝一日也做出这种事来,总是念叨毛爷爷时代多么好,找个丈夫结婚,一辈子就有着落了,安安稳稳,白头到老。哪像现在,今天这个的丈夫出轨,明天那个的老公嫖娼,搞得老妈心惊胆战,防不胜防。

她安慰说:“你别担心了,爸爸不是那种人。”

“我不是在说你爸,是在说你的男朋友!”

“我的男朋友怎么了?”

“哼,现在的男人,对人对己都是两套原则,找女朋友,巴不得找黄花闺女;找到了,巴不得早早上床;上完床了,又嫌弃人家不检点;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还是要找黄花闺女。要不然怎么那么多女孩子去医院做处女膜修复手术?”

处女膜修复手术,她是听说过的,但没当回事,觉得那都是一些极品男,才会挑剔女生不是处女,而只有那些极品女,才会为了这样的极品男去做处女膜修复这种极品手术。

反正都是极品!

她妈见她不吭声,觉得自己辩赢了,继续敲打说:“我叫你别去他那里,你不听,说要找工作。好,找工作我不耽误你。但如果你不答应我这一条,我死也不会让你去他家!”

“答应哪一条?”

“不跟他在一起住呀!”

“我怎么会跟他在一起住?”

“你只身去了他们家,人生地不熟的,还不是由着他们摆弄?所以我尽早提醒你,到时候放警惕点,如果他爸妈安排你们住一起,你千万不能答应,实在不行,你到旅馆去住。”

“他们不会安排我跟他住一起的!”

“我说了你不相信,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你妈活了这些年,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

“哇,那你不咸死了?”

“你别跟我嘻嘻哈哈,先答应我这条再说,不然我不放你去他家。”

“答应,答应!我又不是脑残,怎么会中那种圈套?”

她是怀揣着各种警惕到B省来的,但到戈亮家后,发现人家根本不是她妈说的那种“养儿子的”父母,处心积虑帮儿子祸害女生。戈爸戈妈跟本就没安排她跟戈亮住一个屋,人家三个卧室,老两口一个,戈亮自己的卧室还保持在那里,每次回家都是住那里,剩下一间是客房,给她住,人家已经给客房打扫得干干净净,布置得清清爽爽了。

她一到那里就给老妈发短信,详细描述住宿安排,还拍了照片作证,让老妈放心。末了,也没忘记调侃老妈一句:“瞧瞧,你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吧?”

老妈一点也没预言破产的尴尬,坚持说:“这种事嘛,都是不怕一万,只怕万一的,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即使不住一个屋,你也要小心,每天睡觉前都要检查一下门闩没闩好,床底下藏没藏人——”

她努力忍着才没笑出来,一本正经地举着手机,在房间里查来查去,让老妈观察全过程。

不过,她自己倒有点诧异起来,戈爸戈妈这样安排,到底是因为他们为人正直,还是因为瞧不上她?按照她妈的理论,男方的家长都是想方设法把生米煮成熟饭的,她也听到过这种故事,还在网上看到过类似段子,像什么男生到女生家,女生妈妈就守在那里,寸步不离,而女生到男生家,男生家长就齐刷刷地到外面打麻将去了,生怕两个小青年办事不方便。

但戈亮的爸妈为什么没这样呢?是不是觉得她长得不行,是小城市来的,不够格做他们家的媳妇,所以只是把她当客人?

但如果把她当客人看,会帮她在B省找工作?

搞不明白了。

戈亮本人也挺规矩,连平时那些搂搂抱抱都没有了,

她到了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界,满眼都是陌生面孔,只有戈亮一个熟人,越看越觉得他帅气。以前还觉得他个子矮小,现在有他老爸老妈做陪衬,一下就高大起来,五官本来就英俊,再加上玉树临风的身材,简直就是大帅哥一枚!

大帅哥的爸妈虽然礼貌周全,但无奈普通话都说得不是那么顺溜,估计就像她讲英语一样,日常的寒暄问候是知道的,但如果要深谈,立马发怵。

她只有大帅哥一个说话人,所以只有他在场的时候,她才觉得比较安心,一旦他去了别的房间,剩下她和他爸妈在一起,她就觉得坐立不安。

其间,戈亮被他妈支出去买啤酒,据说小卖部就在前面那栋楼房的一层,但她感觉去了一年都不止,只恨自己没要求跟着去。她不停地到阳台上去等,都快等成望夫石了。

从那之后,她就吸取教训,对戈亮脚跟脚,腿跟腿,他到哪去,她就跟到哪去,一直跟到晚上,该睡觉了,只好回到自己的房间。

她孤寂地躺在陌生的小床上,想起《十年忽悠》里艾米风雪天开车到多伦多艾伦家的情景,鼻子有点发酸。

也是别人家的客房,也是别人家的小床,男友的房间也是近在咫尺——

她越想越觉得神同步,越想越睡不着觉,待会要不要摸到戈亮房间去推门?

她想起艾米写的《十年忽悠》番外《一夫当关》,那里面说艾伦那天其实没拴门,是那个门挺紧的,而艾米又做贼心虚,推了两下没推开,就跑掉了。

不知道戈亮的房间有没有门闩?

她住的那间房是有门闩的,她刚才进来后就下意识地闩上了,还按照她妈的安排,检查了床下藏没藏人。但她现在有点犹豫了,要不要去把门闩打开,免得待会戈亮找过来的时候进不来?

如果真打开了,而戈亮也真的找过来了,那怎么办?难道就让他得逞算了?

这在当今真不算什么大事,谁不是一谈恋爱就滚床单了?但老妈那个老脑筋,要是知道她跟戈亮也滚了床单,肯定能把她吃了。

她犹豫再三,还是起床去把门闩拉开了,她相信自己在这一点上对戈亮还是有绝对权力的,她不同意,他绝对不敢乱来。但她希望他能来她卧室找她,证明她对他有那个魅力,必须的!

一直等到半夜十二点,戈亮也没到她房间来找她。

怎么回事?难道我这么没魅力?

或者是我太有魅力,所以他不敢跟我单独呆在一起,怕按捺不住?毕竟我从来没让他得逞过,他怕着呢。

她在床上辗转反侧,把《十年忽悠》的情节过了一遍又一遍。最后,鬼使神差地从床上爬起来,赤足走出卧室,蹑手蹑脚地来到戈亮的房间门前,尖起两个指头,在门上轻轻推了一下。

一推就开!

15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9)

  1. 沙发吗?啊!!!

  2. Sofa

  3. 生女孩儿的妈妈就是操心啊!我也一样,虽然女儿还小,就早早的担心她上学遇到坏老师、坏男孩儿。想着得严防死守,净化她生活的环境和灌输防人之心不可无的想法。
    凌云这是自己送上门去了?危险啊!我还是不看好戈亮,直觉他不是男主,是推动情节发展的一环。

  4. 前排?先跟读一一

  5. 故事里套着故事,有意思。

  6. 去复习了一下《一夫当关》,时间过得好快啊。

  7. 艾米的故事总是这么引人入胜.
    谢谢艾米:)

  8. 危险。

  9. 这是生活模仿艺术了。凌云受《十年忽悠》影响很深,一心向往那样的爱情,有意无意地在美化戈亮。

  10. 我猜凌云会仓惶逃窜。

  11. 凌云在玩火啊,平时她是能控制戈亮,说不上床就不上床,但那是在学校,要上床还得去开房,如果她不肯去开房,戈亮当然不能把她拖去。

    但现在是在戈亮家,根本都不用开房了,房就在那里,床也在那里,她还想凭自己几句话就制止戈亮,恐怕不容易了。

  12. 看样子这是生米自己往锅里去了。不能那么简单的模仿啊,凌云对戈亮的感情和对他的了解,应该还没有达到当年艾米对艾伦的感情和互相之间的了解吧。不过话又说回来,当代青年特别是大学生似乎已经没有生米煮成熟饭这种说法了。

  13. 戈亮哪里能跟老黄比呢。

  14. 有时候女生找男生,或者挑逗他们,并不是自己有什么性趣,而是要证明自己的魅力。可惜的是,有时魅力是证明了,但自己不想做的事也做了。

  15. 要怎么样才算是艾迷呢?这里家一个书橱上海家里一个我妈家一个我妹家一个凡是跟我有关系的书橱我都给它们装置艾米出版的所有书籍,我妹妹说还不够?请教下各位要怎么样才能称得上真正的艾迷呢?谢谢!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