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10)

凌云愣了,这个她可没想到。

但她很快反应过来,门没闩,说明他给她留着门!

她飞快地做了决定:如果他就站在门后等她,那就说明他也睡不着,在想她。那她今天就从了他了。毕竟现在已经不是《山楂树之恋》那个年代,甚至也不是《十年忽悠》那个年代,而是“后十年忽悠”年代了,没谁会像她那样,谈了近一年的恋爱还没做爱的。她拒绝了他那么多次,按照现在的标准,已经够作的了,再作就人神共愤了。而他,虽然有怨言,但也没因此离开她,也算经得起考验的了。

关键是今夜这一幕,简直就跟《十年忽悠》一模一样啊!

艾米和艾伦都说了,如果那晚艾米推开了门,两艾肯定滚床单了,那样就不会加深误会,艾伦也就不会只身跑回中国去,害得两人隔着大洋过圣诞节,耽误了多少好时光!

严格地说,今夜这一幕跟《十年忽悠》还不算一模一样,只算0.8模0.8样,相差的那0.2,是睡觉之前那一段,戈亮没到她房间去,告诉她灯开关在哪里,洗手间在哪里,要喝水到哪里去拿,要吃东西到哪里去拿。

他压根就没到她房间里去,在过道里就跟她互道晚安,然后回了他自己的房间。

对此,她完全可以理解:还是因为她魅力太大,磁场太强,强得像阿富汗交战双方布下的地雷阵一样,根本不能接近,接近就会引爆,炸死。

所以,就这么定了,如果他从门后跳出来搂住她,她就从了。

她怀着“从了老衲”的决心站在那里,但他并没从门后跳出来。

她站了好一会,他都没跳出来。

一股冷气从她脚下直窜上来,那可是一种内外兼顾的冷啊!不仅脚冷腿冷手冷,连心都是冷的,如果眼皮知道冷,肯定连眼皮都是冷的了!

怎么回事?他上厕所去了?

等到她的眼睛适应了黑暗,才发现他在床上,正裹着被子睡大觉呢!

再看看自己,光脚站在过道的瓷砖地面上,只穿着一件薄薄的睡衣,屋子里没暖气,只在每个房间里放了个立式取暖器,但过道里没放,她快成冰棍了!

她怒了!

好你个戈亮,平时总在那里唧唧歪歪,说想那事都快想疯了,今天两个人都到了一个屋檐下了,你却睡得像头死猪,一点想法都没有?

搞什么搞嘛?

她头脑一热,几步走到他床边,在被子上拍了几下。

他肯定被拍醒了,因为被子里有了动静。但他没从被子里出来,而是更紧地卷住被子,闷声闷气地说了一句B省话。

她没听明白,又拍了两下,小声说:“喂,问你事呢!”

他听见是她的声音,才伸出头来,惊讶而又郁闷地问:“是你呀?吓我一跳!”

“你就这么点胆子?”

“什么事呀,不能明天问吗?”

“不能。我——想问你——开水在哪里。”

“你现在找开水干嘛?”

“喝。”

“半夜三更找开水喝,你疯了?”

“可能是晚上吃得太咸了——”这可太冤枉戈妈妈了!戈妈妈的菜绝对是偏淡的,淡到不怎么送饭的地步,但事到如今,也只好让戈妈妈做个替罪羊。

“咸吗?我一点没觉得咸啊。”

她赌气说:“你不觉得咸,我觉得咸,不行吗?”

他听出她在生气,缓和了口气说:“暖瓶不是在客厅里吗?怎么找到我这儿来了?”

她气昏了!

哼,你不愿意我来找你,我还不愿意找你呢!

她立即往外走。

他跳起来,一把拉住她。

她压低嗓子呵斥说:“干嘛——你干嘛呀?”

“先给你暖暖——”他半推半抱地把她弄到床边,拉进被子里,小声说,“看你,脚冰凉!”

他搂着她,把她的两只脚夹在自己的小腿中间,她感觉到他腿上的汗毛,有种奇怪的感觉,从来没注意过他腿上有汗毛,可能一直把他当小毛孩看待了。

他夹了一会,问:“好点了吧?不冷了吧?”

她感动地点点头,小声问:“你刚才睡着了?”

“嗯,正在做梦呢。”

“做什么梦?是不是——spring dream(春梦)?”

“spring dream?什么意思?”

“不知道就算了。那你做的什么梦?”

“鬼梦!”

“难怪我拍你的时候,你吓成那样!”

他有点不好意思地说:“是被你吓了一跳。”

“你就这么点胆子?”

“其实我胆子大着呢,什么都不怕,就是有点——怕鬼。”

她也有点怕鬼,但她强作镇定地说:“哪有什么鬼呀?”

“谁说没有?我就看见过。”

“你看见过鬼?”

“是啊,就上次回来过暑假,半夜被尿胀醒了,正想下床去上厕所,突然看到床边站着一个人——”

“是你——爸妈吧?”

“肯定不是,我自己的爸妈,我还认不出来?”

“会不会是进屋——偷东西的?”

“肯定不是,因为我爸妈后来到处都查了,门窗全都锁了闩了,没有破坏的痕迹”

“那最后——有没有查明究竟是——什么呢?”

“肯定是鬼!因为这个屋里死过人的。”

她吃了一惊:“是吗?”

“嗯,我爷爷就死在这个屋里。”

她是背对着床沿躺着的,听了这话,顿时汗毛倒竖,感觉背后就站着一黑影,一声不吭地盯着他们俩。她吓得缩进他怀里,不敢转身去核查。

她在他耳边低语道:“你爷爷是在这间屋里死的?”

“不是这间屋,是这套房子——”

“那他是在哪间屋里——死的?”

“是你住的那间。”

她更害怕了,心说难怪把那个大的房间给我住呢,原来是死过人的房间!

“那你们怎么——不把这房子卖了,自己搬到别处去住呢?”

“卖给谁?人家知道这房子死过人的,谁还会买呀?”

那倒也是,如果她是买主,也不会买这样的房子。

他体贴地说:“你要是怕的话,就在这里睡好了。”

“嗯。”

两人躺了一会,她问:“既然你那么怕,怎么不闩门呢?”

“闩门闩得住鬼?”

“闩一下总比不闩好吧?”

“没用的。”他低声说,“我可不想把你闩在外面。”

“把我闩在外面?什么意思?”

“我特意给你留的。”

“什么给我留的?”

“门呀!”

“你——知道我会来——找水喝?”

“ 我知道你会来找我。”

她竭力抵赖:“瞎说!如果不是晚上吃得太咸的话——”

“别装了,我家的菜从来不咸。”

她不好意思再冤枉戈妈妈,默认了:“那你呢?就没想过去找我?”

“想了啊。”

“那你怎么没去呢?是不是准备——待会在去?”

“我不敢去找你。”

“为什么?”

“怕你不依,大喊大叫起来。”

“你怕把你爸妈惊醒了?”

“那个倒不是。”

“那是怕什么?”

“怕——你告我。这种事——讲究自觉自愿嘛,如果你不愿意,告我一个QJ,我不玩完了?”

“所以你等我自己送上门来?”

他没回答。

“那如果我今晚不来呢?”

“我明天就把爷爷的事告诉你——”

她擂了他一拳:“你好坏啊!”

他“哎哟”了一声,开始对她发起进攻,边爱抚她的胸边问:“这得有C吧?”

她不无骄傲地说:“反正我的罩罩都是C的。”

“原装的?”

“什么原装的?”

“就是没做过假的。”

“当然没做过!”

他的手顺着往下摸,一直来到她两腿间:“这里也是原装的吧?”

她拨开他的手:“原装的又怎么样,不原装的又怎么样?”

“原装的就好好爱惜——”

“不是原装的呢?”

“呵呵,就猛打猛冲啰。”

这真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啊!想象当中的爱情,应该不是这样的!艾米小说中的做爱场面,比这个温柔浪漫多了。

他催促说:“说呀,是不是原装的?”

她赌气说:“当然是原装的!”

“我就知道是原装的!放心,我会轻轻的——”

她竭力推开他:“别开玩笑了!我说了要等到结婚之后才行的——”

“那我们明天就去结婚!”

“还没毕业呢,结什么婚?”

“谁说要等到毕业才能结婚?大学里结婚的还少吗?”

“但是——我们还什么都没有呢!”

“谁说什么都没有?房子我爸妈已经为我们准备好了,是我们自己那套房子,现在出租给别人,等我毕业就收回。这套房子是我爷爷的,他病倒之后,都是我爸妈在伺候,所以这房子就留给我爸妈了。车钱也存好了,只等我毕业回来就去提车。”

“我——不是说这个。”

“那是说什么?婚戒?明天就去买!”

“我也不是说这些。”

他不解地问:“那你是在说什么?套套?我有啊!你等等,我这就去拿。”

他勇敢地从被子里跳出来,到抽屉里去拿套套。

她趁机从床上爬起来往门外走。

他在门边追上她,抱紧了,在她耳边说:“你不怕我爷爷的鬼魂了?”

她还真有点怕。

他恳求说:“就在这里睡吧。你不想做就不做,我们就抱着睡觉就行了。”

“你说话算数?”

“当然算数,这么久了,你还不相信我?”

她犹豫了一下,跟他回到床上。

他真的只抱着她睡觉,没乱动,但她能感到他那个地方的坚挺,呼吸也是急促且滚烫。

她自己倒还好,呼吸平稳,心情也挺平静。

但两个人都睡不着,一会翻过去,一会翻过来。

翻了好一会,她动了恻隐之心:“如果你实在想的话——”

“没事,我能忍。”

“听说忍了不好——”

“都忍这么久了,要不好早就不好了,不在乎多忍一次。”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作?”

“没有啊。”

“那你有没有找其他人——发泄?”

“没有啊。”

“那你——怎么办呢?”

“自撸啰。”

“你不觉得——很亏?有个女朋友,又不能——”

“不亏呀,值得嘛。”

她已经感动得无以复加了,这真是比得上《十年忽悠》了!

她拉起他的手,放到自己睡衣带子那里。

他愣了一下,问:“可以了?”

“嗯。”

14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10)

  1. 沙发抢了再慢慢看

  2. 现在还只是简单的模仿情节,等过了这个阶段,凌云慢慢会拿戈亮跟艾米小说里的老三黄颜们比了。戈亮已经先输一场,居然没有告诉凌云“灯开关在哪里,洗手间在哪里,要喝水到哪里去拿,要吃东西到哪里去拿。”

  3. 双人沙发

  4. 前排入座。

  5. 现在的小年青们太开放了,恋爱一年不上床就是作了。
    还是不看好戈亮,他不强迫凌云做爱,不是因为尊重和爱惜,而是怕凌云告他Qj.
    凌云真是《十年忽悠》铁杆粉丝啊,无时无刻不拿自己的爱情与之比对。我觉得最终还是会失望的,像老三和艾伦这样的好男人绝对是可遇而不可求的。

  6. 哈哈!来迟了?前排挤挤一一

  7. 老三和黄颜把好男人的标杆提得太高了!

  8. 先占位

  9. 精彩!

  10. 我还是坚持我的观点,这个故事是写一个并非小说男主材料的人,逐渐变成小说男主的过程。

    这不一步一步发展过来了吗?

    用鬼来吓唬女朋友,使之投入自己的怀抱,老三也这么干过。开着房门等女朋友,艾伦也这么干过。

  11. 戈亮是不是也看了《山楂树之恋》和《十年忽悠》?

    不过说句公道话,即便他是看了这两本书,甚至是为了讨好女主才看的, 也算有心人了。

  12. 凌云要把戈亮培养成好男友、好老公,任重而道远啊。

  13. 在当今这种环境下,戈亮能在多次拒绝后仍然等着凌云,也算不错的了。

    毕竟老三生活的环境不同,那时的人,普遍都能等,大多数人都是从一而终。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