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13)

凌云站在裴伯伯的公司大门外,每隔十分钟就下一次决心:再等十分钟,如果裴伯伯还不来,那就说明他根本没给我安排工作,是老妈自作多情听错了,我就别在这里丢人现眼了,老老实实搭公车回去,一辈子别对人提这事。

十分钟一到,她就给她妈打电话:“裴伯伯还没来,肯定是不会来了,我回去了。”

她妈立即阻止:“别别别!他肯定会来的,现在还早嘛,哪个老总会这么早跑去上班?”

“哇,你还知道老总不会这么早来上班啊?那干嘛把我轰起来上班?”

“你是雇员,又是新来的,当然应该早点到,怎么能跟老总比呢?只能雇员等老总,不能老总等雇员嘛。”

有道理,于是她又等十分钟。

十分钟一到,她又给老妈打电话。

然后重复这一套。

不知道等了多少个十分钟,终于等来了一辆老总级别的黑色轿车,在离大门不远的地方停下,车上下来一个西服革履的男人,司机就把车开走了,大概是去停车。

西服男人向她的方向走过来,肯定是裴伯伯!她的心咚咚直跳,低眉顺眼地等着裴伯伯来发现她。

她和裴伯伯虽然还没正式见过面,但都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她是在她妈那次同学聚会的照片上见识裴伯伯的,比她印象中的暴发户要帅很多,一点也不大腹便便脑满肠肥,身材很挺拔,但身上有股黑社会打手的气息,穿着黑色的短袖T 恤,露出肌肉结实的手臂,下穿黑色长裤,足蹬黑色皮鞋,鼻梁上还架着一副墨镜,留着寸头,嘴唇紧闭,下颌内收,咬肌突出,给人一种打架不要命,被人砍个十几刀都不会叫疼的拼命三郎印象。

但穿西装的裴伯伯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除了身材仍然高挑,仍然戴着墨镜之外,其他方面判若两人,手里提着一个公文包,玉树临风,文质彬彬,让她想起“儒商”这个词。

她早知道西服革履能改变(或曰“掩盖”)一个人的气质,但没想到能改变到如此的地步,今天算开眼界了。

看来真是人靠衣装马靠鞍,黑社会和儒商之间,只隔着一套西服。

裴伯伯走到她跟前的时候,好像看了她几眼,对此她不很确定,因为她抵着头,看不见裴伯伯的脸,她是从视线范围内的物体来判断的:笔挺的黑长裤和锃亮的黑皮鞋在她视线内有个一两秒钟的停顿。。

她等着裴伯伯认出她,并惊喜地说:“小云啊?你来这么早?”

但对方什么也没说,黑长裤黑皮鞋就就从她视线里飘逸出去。

她急了,抬起头来,冲着裴伯伯的背影叫了一声:“裴伯伯!裴伯伯!”

那人转过身。

她举起手,示个意,又叫了一声:“裴伯伯!”

那人问:“在叫我?”

她点点头:“嗯。”

那人走到她跟前,她不由自主地低下了头,小声自我介绍说:“裴伯伯,我就是——凌云,陈——陈超英的女儿。”

她又等着裴伯伯惊喜地说:“哇,陈超英的女儿都长这么大了?跟妈妈年轻时一样是大美人啊!”

她这绝对不是自己夸奖自己,而是根据现在的风气才这么预见的,不是说现在的男人见到女生都叫“美女”吗?

但对方只说了句:“哦,新来的?”

她的心急速下沉,看来老妈这次真的搞了个大乌龙!人家根本就不记得你陈超英了!你还真以为人家会看在你面子上给你女儿安排工作!

她头也不敢抬,小声说:“嗯。”

“那你怎么站在这里?多热啊!”

她想说,我在这里等你啊!但突然意识到完全不用站在外面等老总,可以到里面去等嘛,只能怪自己底气不足,胆子太小,才会傻呆呆地站在外面等。

她有点语结地说:“我以为——我觉得——”

“我带你去人事科报到吧。”

看来还得走正规程序,哪怕是老总钦定的招工,也得过过人事部门那一套。

她解释说:“我刚去——看过了,那里——没人。”

“是吗?现在应该有人了。”

她终于放了心,跟着裴伯伯往公司大楼里走。

他腿长,跨一步能顶她两步,她又穿着不常穿的高跟鞋,走路不大顺当。

他放慢脚步,陪着她,边走边问了问她毕业的学校,学历和专业之类。

两人来到人事科,果然已经有人了。

裴伯伯对里面一个中年女人说:“刘姐,这是新来的,你给她办办手续,告诉她办公室在哪里。她一直在外面等,多热啊。”

刘姐盯着她看了几眼,摇摇头地说:“我没听说公司新招了人。”

“是吗?那——是怎么回事?她说是新来的,我以为——”

“她说是新来的就是新来的?前几天还有个要饭的也说自己是新来的呢!哼,有些人就是爱钻空子,占便宜,知道公司招待客户有吃的,就想混进来吃东西!”刘姐转向她,伸出一只手,“拿来给我!”

她莫名其妙:“什么?”

“派遣证啊!你是应届毕业生吧?应届毕业生不是有派遣证吗?”

“但是我——”她求救地看着裴伯伯,希望他能说一句,“不用了,是我派遣的!”

但裴伯伯脸上满是鼓励的神情,仿佛在说:“你就把派遣证拿出来呗。”

她的脸涨得通红,羞愧地说:“可能是我搞错了。你们在,我走了。”

她转身就往外走,听见刘姐讥讽的声音:“还说是新来的,派遣证都没有,骗谁呀?”

她丢了这么大的脸,想死的心都有了!使劲忍着才没让眼泪掉下来,以尽可能快的速度冲下楼梯,跑出门外,又像乡巴佬一样不管不顾地横过马路,冲到对面街边千米以外的公车站,去搭回家的公车。

一到公车站,她就拿出手机,冲她妈发脾气:“你做的好事!害我丢这么大个人!”

“怎么了?”

“裴伯伯根本就没给我安排工作!”

“谁说没安排?”

“他们人事科的人根本就不知道这事!”

“你是他亲自安排的,关他们人事科什么事?”

“但他根本不认识我,更不记得给我安排工作的事,是你自己做梦做出来的吧?”

“怎么可能呢?他答应得铜铜铁铁,连上班日期都说得清清楚楚,怎么会是我做梦做出来的?再说,他还看过你的照片,怎么会不认识你?”

“你以为我那么美丽出众,人家看个照片就记住了?天知道他每天看多少人的照片!”

她妈说:“你别慌,等我打电话问问他。”

“你别继续丢人现眼了!人家根本不承认的事,你打电话追问有什么用?难道你还拿得出什么证据来?”

“那——我到你们公司去找他。”

“你还在‘你们公司’‘你们公司’的,真是——脸皮厚!记住了,那不是我的公司!我可没你那么皮实,丢了这种人,打死我都不会再去那里了,连这条路我都不会再走了!”

“这——怎么可能呢?他说得清清楚楚——”

“你敢说不是你自己听错了?”

这下说得她妈也疑惑起来了:“不可能啊,我还没老到那个地步吧?”

“这不是老不老的问题,而是你——不怪爸爸说你——自作多情——”

妈妈生气了:“连你也说我自作多情?你等着,我现在就给他打电话。我就不信——”

“我说了不许给他打电话的!如果你要打,那是你的事,你别把我牵涉进去——”

她正极不优雅地大声讲着电话,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她附近停下,右边的车窗开了,有人招呼说:“快上车,这儿不让停车——”

她以为是哪个富二代家里开车接来了,不由得向两边张望了一下,看谁是那个幸运儿,但貌似没人冲出来认账。

她继续跟老妈讲电话,那人又叫了一声:“凌云吧?快上车!”

她听见自己的名字,才注意看车里的人,是裴伯伯,从车窗向她招手。

她吃了一惊,难道老妈有分身术,跟她讲电话的同时又给裴伯伯打电话了?

还是裴伯伯自己回过神来,想起了给初中暗恋对象的女儿安排工作的事?

她还没想明白,公车已经来了,等车的人像打了鸡血一样,全都躁动起来,摩拳擦掌,做好了挤车的准备。

裴伯伯见状,赶紧从车里下来,指挥司机把车开走,自己向她走过来。

她想从人群里挤出来,看裴伯伯找她有什么事。但等车的人都急着上车,还没等下车的人着陆,就一拥而上往车边挤,一下就把她挤到了车门跟前。

她一边奋力往外挤,一边嚷嚷:“我不是上车的!我不是上车的!你们让我出去!”

那些站她后面和旁边的人都烦了:

“你不上车在这儿凑个什么热闹?”

“都到这时候,你不上也得上了!”

“伙计们,使劲挤啊!”

她的脚都挤得离了地,眼看就要被人流扛上车去,裴伯伯挤过来,侧着身子,用肩膀开路,左冲右突,挤开她身边的人,把她连拉带抱地救了出来。

她脚一落地,就急着整理自己被挤得歪歪倒倒的衣裙和散乱的头发,裴伯伯在一边等着,眼睛望着一边,仿佛在目送公车远去,还解嘲地说:“这条线这么挤啊?”

她见裴伯伯的眼睛望着别处,趁机打量了他几眼,墨镜遮盖了不少面积,但看得出来,五官是很端正的,鼻梁是很挺直的,头发比照片上长了些,增添了书生意气,西服遮盖了胳膊上的肌肉,抹去了黑社会打手的色彩。

如果不是知道他是老妈的初中同学,而且是学渣,又是卖身发财的已婚人士,女儿都比她还大,她简直就要爱上他了!

看来大叔还真比小男生有魅力!

站在戈亮旁边,她从来没有小女生的感觉,总觉得自己是个女汉子。但站在裴伯伯旁边,她就觉得自己娇小玲珑,弱不经风,需要男人保护。特别是他刚才用肩膀开路,挤开人群,将她救出的那几个动作,太有大侠风度了!让她想起她最爱的美国影片《保镖》,里面那个帅哥保镖,就是这样,将个人生死置之度外,一心保护自己所爱的女人,多么惊险浪漫啊!

24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13)

  1. 艾友友老师好像猜对了哦,男主是裴伯伯?

  2. 三人沙发

  3. 估计男主是那个玉树临风的小裴,凌云最先遇到的那个年轻人。

  4. 这个“裴伯伯”不是真正的裴伯伯吧,照片上的裴伯伯和现在这个人都带着墨镜,掩盖了真实的面容,所以凌云可能搞混了。

  5. 我也觉得这个是真正的裴伯伯,男主是那个凌云最先遇到的玉树临风的年轻人。那个人什么也不知道,不可能是看过凌云的照片,连上班日期都说得清清楚楚的裴伯伯。

  6. 这个人会不会是裴伯伯的弟弟或者侄子之类的亲戚, 所以外貌什么的有点像。

  7. 我猜猜后面的剧情:"裴伯伯"是个有主的人(上文看出,是个出众的人物,高富帅级别),而且裴跃进和"裴伯伯"都对凌云动心,但动机不一样。"裴伯伯"在公司要保护凌云又要保护饭碗,困难重重。俩人经过不少障碍走到一起。

  8. 我觉得是第一个带她进门的那个人是男主。但不管是哪个裴伯伯,估计都是小萝莉爱上大叔的故事吧。

  9. 裴伯伯英雄救美很是激动人心。

  10. 好开心😊男主终于出现了!

  11. 盼望已久的男主(?)终于登场了!这个登场,像艾米小说里每一个男主的登场一样,都很激动人心,连我们这些看热闹的都不同程度地爱上了男主,更别说我们年轻浪漫的女主了:)

  12. 这一章里写的这个裴伯伯,前后应该是一个人,不然的话,当黑色轿车停在女主附近,他从车窗里招呼她的时候,她就会惊奇地发现这不是刚才那个带她进公司办手续的裴伯伯,但她没有惊奇,说明就是那个人。

    但这个人是不是裴跃进,还很难说,因为一直戴着墨镜,而女主又一直低着头,就最后看了几眼侧面,而且是戴着墨镜的侧面,即便如此,她也觉得与照片上的裴跃进判若两人,所以很有可能不是裴跃进。

    当然,如果这人真是裴跃进,那么这一集的表现也极大地改变了我对他的先入之见。只要他真的像《保镖》里的帅哥保镖那样,对女主一往情深,我还是愿意投他一个赞成票的。

  13. 这个墨镜帅保镖应该不是裴伯伯,年龄应该也不大。上午匆匆忙忙看完,很多细节忽略了。凌云说判若两人,保镖跟人事的中年女人叫姐。我也猜他是男主,这么潇洒的出场。非常喜欢《保镖》,一下子对这个大哥十分看好。

  14. 两个“裴伯伯”前后应该是一个人,不然他不可能一下就从一堆挤车的人里把凌云认出来。

  15. 让我来回忆一下艾米小说中各位男主的出场式(记忆可能有误差):

    1. 《几个人的平凡事》:peter(正式)出场,是在台上表演太极拳,收放自如,潇洒。

    2、《致命的温柔》男主Jason出场,是在机场接carol,她看到他的那一瞬间,感觉整个机场都静了下来,只有她和他。

    3.《十年忽悠》:艾伦和艾米相逢在楼道,两人有一段机智的对话,艾米觉得这男生长相很舒服。

    4. 《山楂树之恋》:经典中的经典。傍晚的小山村,炊烟缭绕,空气中飘逸着青草的芬芳,工棚传出手风琴声,和男生低声合唱的《山楂树》。然后,身穿蓝色工装大衣的老三走出公棚,脸上是迷人的微笑,那是一种全身心投入的微笑。

    ……

  16. 《不懂说将来》:海伦对benny是未见其人,先闻其声,非常磁性的嗓音,中满了关爱。

    《三人行》:在安杰见识了本系那些外貌平平的同学时候,突然在讲台上看见一个长得像美国著名歌星的帅哥教授,上唇比下唇薄很多,手里端着一罐可乐,侃侃而谈。

    《竹马青梅》:岑今去上她最不爱上的马哲课,却发现授课的老尹很风趣,长得像高仓健。下课后,老尹叫出了她的小名“今今”,并说“我是卫国啊!”
    ……

  17. 这个“裴伯伯”应该是裴跃进的亲戚,肯定也姓裴,所以凌云叫他时他问“在叫我”?或许是小裴跃进的十来岁的弟弟?也有个富有时代特色的名字,裴卫东、裴卫国、裴卫军?

  18. 从人事科的人对待“裴伯伯”领来的凌云的态度上猜测这个不是裴大老板。可能是他见凌云“灰溜溜”地跑后觉得事出有因,就了给裴跃进打电话或裴跃进刚好来了问清了缘由,所以才上演了一出英雄大战人群抱得美人归的故事。

  19. 哇咔咔,真正男主出现了?

  20. “十年忽悠”请继续!

  21. 十年忽悠太厉害了!回想着各个男主出场的情节,又重温了一遍艾米的每部小说。

  22. 挤车这段好搞笑啊

  23. 看了好几遍,还是很激动。谢谢艾米!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