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14)

过了一会,那辆黑色轿车又开回来了,在凌云跟前的街边停下,引来后面车辆一串不耐烦的喇叭声。

裴伯伯为她打开后座车门,催促说:“快上车吧,这儿不让停车。”

她来不及多想,急忙坐进车里。裴伯伯也以极快的速度坐进前座,司机一松离合器,车向前开去。

但开过了公司也没停,还在往前开。

她糊涂了,耳边响起戈亮的警告:现在的霸道老总多得很,手边的女生,不玩白不玩。

难道——?

但裴伯伯不像是那种色狼老总啊!这么书卷气,这么礼貌周到,这么爱护女生,怎么会是见色起心的淫棍?

正揣摩着,车拐进了一条小巷。她有点忍不住了:“裴——裴伯伯,我们这是去哪儿呀?”

司机回头看了她一眼,很怪异地一笑,但没说什么。

裴伯伯说:“去公司呀。”

“去——去哪个公司?”

“当然是F公司。”

“去那儿——干嘛?”

“你不是要去公司报到吗?”

“但是——我——”

“抱歉,刚才是我搞错了。不过,你跑得也真快,我跟着追出来,你就没影了。”

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解释说:“主要是那个——刘姐太——太咄咄逼人了——”

“嗯,她是有点咄咄逼人。”

她有一种沉冤多年终于被包青天平反昭雪的畅快感,控诉说:“哪有像她那样——随便什么人都当——叫花子对待的?”

裴伯伯说:“就是,也不看看是谁!哪有这么文质彬彬的叫花子?”

司机不同意:“那你完全搞错了!现在的叫花子比谁都文质彬彬。”

“他们那是装出来的文质彬彬,我们凌小姐是 ——从骨子里散发出的文质彬彬,那还是不相同的哈。”

司机不屈不挠地抬杠说:“现在名校毕业的叫花子多了去了,人家那不都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文质彬彬?”

“名校毕业的当叫花子?太夸张了吧?”

“你不相信?前天网上还看到一个呢,A大毕业的,找不到工作,只好要饭——”

她觉得那两人话里有话,是在暗讽她名校毕业还要靠人安排工作,像个叫花子一样,顿时心里碗大个包,感觉屁股下的皮座椅长出了许多的小刺。

哼,学渣老伯,不带这么糟践人的!我并不是找不到工作,只是被B省那边耽误了,暂时没找而已。也不是我求你给我安排工作,我是准备考研的,是我妈自作主张跑去找你的。你要搞明白了再发言!

她决定跳车走人,反正路窄人多,车速不快,跳车肯定能成功。

她偷偷地拉了拉车门,锁得紧紧的,只好暂且按兵不动,等待停车。

车从一条小巷钻出来,回到公司门前的那条大路上,离公司大门还有个几十米的时候,司机放慢了速度,可能想在刚才停车的那个地方停下,但裴伯伯说:“往前开,一直开到公司门口去停。”

司机有点不乐意:“人家不让在门前停车的。”

“没事,就一会儿。凌小姐穿着高跟鞋,走远了累。”

她不知道他是不是在暗讽她刚才穿着高跟鞋还跑那么快 。

正瞎捉摸呢,司机已经把车开到了公司门前停下。

她急忙去拉自己身边的车门,但拉了两下没拉开。司机见状,按了一个按钮,只听“啪”的一声闷响,车门上的锁打开了。她赶紧去推门,哪知裴伯伯也刚好转到了她那边,正在拉车门。

她毫无思想准备,整个重心都在手上,门突然一开,她一个趔趄,栽到他怀里。

确切地说,是栽到了他的大腿根那里。

更确切地说,是头栽到了他的大腿根那里,两手像溺水的人一样,见什么抓什么,正好抓住了他的裤腿,但两脚还在车里。

他眼疾手快抓住了她的两臂,使劲把她往上提,想让她站起来。

她自己也拼命想站起来,但两脚挂在车边使不上劲,只能靠两手。

司机看戏不怕台高地说:“使劲扯!使劲扯!把他裤子扯下来!”

她这才意识到自己手里拽的是裴伯伯的裤腿,急忙放开。但一放开,就更没地方支撑了,整个人扑倒在他怀里,把他扑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司机笑得更放肆了。

两人拉扯了一阵,才总算站稳。

司机笑着说:“把车门关上,我好开走。”

裴伯伯把车门推上,司机把车开走了。

她喘息未定,语无伦次地抱歉说:“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没想到你——你会来拉车门。”

“我也没想到你正在推门——”他关切地问,“刚才生拉硬扯的,没——扯疼你什么地方吧?”

其实她两边腋下都扯痛了,但她怕他自责,撒谎说:“没有,没有,一点没有。”

“你活动活动胳膊,看有没有把哪个关节扯脱臼。”

她乖乖地活动了一下两臂,汇报说:“没脱臼。”

“那就好。”

她也关切地问:“你呢?我刚才没把你——撞疼吧?”

他有点尴尬地笑了笑:“呵呵,还好。”

她猛然意识到自己刚才撞的是他哪块,也很尴尬:“对不起,对不起——”

“没事,没事。”

两人整理了一下,他指着公司大门说:“我们进去吧。”

“好的。”

两人走进公司大门,还没上楼,裴伯伯就停住了脚步,指指右边靠窗的一个长条椅子说:“先在那儿坐会。”

她不明就里,但很乖顺地跟着裴伯伯往椅子方向走。

到了椅子跟前,两人坐下,中间隔着一个人的距离。

裴伯伯掏出手机,对她说:“把你号码给我,我好把wifi密码发给你。”

她心中一喜,哇,连公司wifi密码都发给我了,看来已经把我当员工看待了。

她立即把自己的手机号码报给了他。

他很快就把wifi密码发了过来,很长的一串,而且是毫无意义的字符,看十眼都记不住的那种。

他问:“收到了吧?收到了就试试,看我有没有记错。”

她试了,没错,一下就连上了wifi。

她真诚地夸奖说:“你记忆力真好,这么长的密码都能记住!”

他笑了笑,说:“你先玩会手机。”

她一愣,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公司考核的一个步骤?是不是现在的生意都是用手机在做,所以先得学会玩手机?但玩什么呢?是不是公司特制的什么游戏或者与公司业务有关的小软件?

她赶快跑到公司网站去看了看,没看到有关手机的内容,茫然地问:“玩——玩什么?”

“你平时玩些什么?”

“呃——”她想到这应该是业务能力考核,没敢把平时玩过的游戏说出来,支吾说,“没——没玩什么。”

“你平时不玩手机?”

她觉得这个题目太考人了,真不知道该怎么答。说平时不玩手机吧,又怕现在工作的性质就是需要手机玩得多的人来干的;说平时玩手机吧,又怕他觉得她只知道玩耍,不爱学习。

她吞吞吐吐地说:“玩啊,但是——功课挺忙的——”

“那就玩玩微信什么的吧。”

“好的。”

“你先在这儿玩会手机,我不陪你了。”

她搞糊涂了,难道他把她追回来,就是为了让她在这儿玩手机?

她见他已经站起了身,一副即将离去的样子,急了:“你——你要到哪里去呀?”

他指指楼上:“我去谈生意。”

“那我——”

“你就在这里玩会手机,你裴伯伯马上就到,我已经给他打过电话了,他说他知道你今天会来,但他——有事耽搁了——”

她愣了:“你——你不是——裴伯伯?”

他笑眯眯地说:“刚发现?”

她仰起头,第一次正视他摘去了墨镜的脸,马上意识到的自己刚才那个问话是多余的,他当然不是裴伯伯,裴伯伯哪里有这么年轻这么书卷气?

她的脸红了:“对不起,我以为你是——看我傻的!”

他很开心地笑着。

她见他笑得那么开心,胆子大了起来,娇嗔道:“那怎么我叫了你一路的裴伯伯,你也不——更正一下?”

“干嘛更正?叫裴伯伯不是更好?”

“为什么更好?”

正说着,前台小姐冲他的方向叫了一声“魏总”,又指指墙上的钟,大概在示意他会谈时间到了。

他冲前台小姐回了句“知道!”,然后转过身来,冲她一笑:“知道我为什么宁愿你叫我裴伯伯了吧?”

一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楼梯里了,她才悟出来,他应该是姓“魏”,如果她刚才知道他的姓,就该叫他“魏伯伯”了。

而“魏伯伯”听上去就像是“伪伯伯!”

哈哈,当然没有“裴伯伯”好听!

她坐回椅子上,但没心思玩手机,直接给老妈发短信:“裴伯伯还没来,我在前厅等他。”

“我打电话催催他吧。”

“不用,已经有人打过了。”

“是吗?谁打过了?”

“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反正别人叫他‘魏总’。”

“未必是公司的副老总?”

“呵呵,副老总就没什么,只要不是‘伪总’。”

她妈肯定不明白为什么女儿的心情突然变这么好了,只嘱咐说:“那你就老老实实在前厅等着,别一会一个电话一会一个电话地打给我,让公司的人听见你说的那些话不好——”

“我知道。我这不是在给你发短信吗?”

她想到自己今后就要和这个“伪总”在一个公司里工作,心里说不出的甜蜜,他是那种看一眼都能让你开心一整天的帅——什么呢?

她不知道他究竟算是“帅哥”还是“帅大叔”,但肯定不是“帅老伯”

28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14)

  1. Sofa

  2. 魏总应该比裴伯伯年青,凌云有希望。

  3. 看得我好开心,尤其是车门拉扯得很欢乐。魏帅哥不知有没有家室啊,人真不错,也很幽默,他要是喜欢凌云,估计凌云会招架不住,多半从了。

  4. 下车那段笑滚了!伪总幽默体贴记性好,看来真男主有着落了!

  5. “把他裤子下来!”是不是少了个扯字。
    魏帅哥挺细心的,又是公车救美,又是把车开到门口体谅凌云穿高跟,又是亲自开门,最贴心的是还让她用wifi来打发时间。真是充满书卷气的暖男啊!
    注意到一个细节,魏帅哥和凌云有了对方的手机号码了。(一般给对方WiFi密码,不是直接连接在对方手机上输入密码,保存起来更方便。当然也有通过短信发的。)

  6. 觉得以男主的角度来看,真是天上掉下个凌妹妹,莫名其妙的被叫住,然后就是追赶迅速逃跑的小女生、拼命的把她从公车上拉下来,又被她撞个正着,还有各种拉扯。这一天真是够开心闹腾的。

  7. 这集好欢乐呀!魏帅哥细心又体贴,加分加分!

  8. 司机也很幽默可爱。

  9. 很欢乐的一集。

  10. 这位司机大哥应该不是魏总的专职司机,听他们的对话没什么上下级之分,轻轻松松的。还敢调侃魏总和凌云,会不会又是一高层亲属啥的?

    无论如何,这集看得我好欢快。

  11. 艾米的文字真有画面感,下车那段笑得我眼泪都出来了!
    大胆猜一下,司机就是裴伯伯:1) 他们之间的对话没上下之分; 2) 伪总提到裴伯伯快到时有点停留; 3) 司机粗俗幽默的语言跟以前裴在聚会中的话类似。

  12. 如果司機真是裴伯伯,那真是太幽默了。

  13. 我觉得司机不是裴伯伯,他们没必要这样玩儿。司机和老总熟悉,随便是挺正常的啊!我认识的专职司机都挺幽默的,年龄差如果不大,大都是跟兄长似的。

  14. 司机肯定不是裴伯伯,哪有老总给人开车的?每次都是“伪总”先下车,司机去停车,人老裴会干这个?

  15. 估计“伪总”真是公司里的副老总之类,听说凌云是新来的,就按规程带她去人事处,结果人事处不知道这事,凌云因此跑掉了。“伪总”大概想到裴总有私下招人的习惯,所以打电话给裴总,果然是裴总私下招的,于是开车把凌云追回来,安置在前厅等候裴总。

  16. 笑的不行了……

  17. 现在回头来看前面那一集里伪总说的“在叫我?”,应该不是从那时就开始假装自己是“裴伯伯”,而是当时那里没别人,那么凌云只能是在叫他,所以问了一句“在叫我?”。

    他那时应该只是出于热心帮忙,后来给裴总打了电话,才知道是怎么回事。从那时起,凌云叫他“裴伯伯”,他也不解释,就是因为他后面说的原因了,叫裴伯伯比较“伪伯伯”好。

  18. 单位里有个赏心悦目的帅哥,虽然与自己没有任何(情感方面的)关系,但看着也舒服。

    不过有的帅哥就是刚一看的时候帅,等到了解了他的为人和才华之后,就觉得不咋地了。一个自私自利的男人,无论他长多帅,你也不会觉得他帅。

  19. 隐形的翅膀

    回国那么久, 错过这么多好文!这是男主角么?我一开看就看到了男主角, 太高兴了

  20. 看得我真高兴,天上掉下来个魏哥哥。希望是男主。

  21. 我总觉得魏总不是裴伯伯公司里的人,而是来公司谈生意的客户,一是他的司机说“人家不让在门前停车的。”,“人家”不像是指自家公司,而且公司老总在门口停个车,谁敢不让?第二点有点牵强:魏总是拿着公文吧来的,而裴伯伯好像没拿——不知道真正的老总上班要不要拿公文包?

    不过魏总又认识刘姐,熟记公司wifi密码,让我产生了一丝丝怀疑。

  22. 终于翻出墙了,这集笑的眼泪都出来了😂😂😂

  23. 偶是刚来的学徒,请教艾友们回国就看不到这个网了么?我下月就要回,那怎么办

  24. 艾园管理员

    回复”cathy chen“:

    回国了要翻墙才能进海外艾园。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