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15)

俗话说“事与愿违”,真是一点没说错!

刚才凌云心急火燎地等待裴伯伯到来,但裴伯伯就是不来。现在她坐在前厅回味刚才与“伪总”的种种奇遇,差不多忘了裴伯伯是谁了,结果裴伯伯一下就来了。

裴伯伯走到她跟前,招呼她说:“是小云吧?对不起,对不起,今天有点事耽搁了。”

她扬起头,看见一个高个男人站在面前,穿得上下一身黑,鼻梁上还架着墨镜。

她立即认出这就是裴伯伯,跟照片上的一模一样,慌忙站起身:“裴伯伯,您好!”

“你好,你好!你爸妈都好吧?”

“他们挺好的。我妈让我带话给您,向您问好,请您哪天有空了去我家吃顿便饭。”

“太客气了,太客气了!等我哪天有空了请他们吧。”

两人寒暄了几句,裴伯伯说:“我们上楼去吧,办公室在楼上。”

“好的。”

她跟着裴伯伯往楼上走,路过前台的时候,感觉前台小姐用眼剜了她几刀,不知道是鄙夷还是羡慕,或者兼而有之。

她边走边小声提醒说:“我早上去了人事科,那里的人好像——不知道我的事——”

“哦,是的,是的,我还没跟他们打招呼。不过没事,我现在就去对他们说一声。”

两人来到人事科,裴伯伯说:“刘姐,这是陈云,新来的,给你说一声。”

刘姐的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小陈啊?太好了!听说是A大毕业的,这可是大大提升了公司的平均学历啊!”

她小声纠正说:“我——不姓陈,我姓凌。”

“对对对,姓凌,我听魏总说过了。”

裴伯伯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哦,那是我记错了,只记得你妈姓陈。”

“我是跟我爸姓的。”

“那当然,那当然。”

刘姐温和地说:“小凌,你有空了,记得把你的人事关系转到我们公司来。还有银行帐号什么的,也给我一个,我好交给会计科,到时候发薪用的。”

她正在琢磨“人事关系”是指什么,就听到“发薪”二字,顿时两眼发亮,连声回答:“好的,好的。”

裴伯伯对她说:“好了,这块弄好了,去我那边吧。”

刘姐抓紧时机说:“我们裴总可是慧眼伯乐啊,最尊重知识,最能识别人才了。小凌你来咱们公司,那就算来对地方了,一定有机会施展你的才华——”

她听得鸡皮疙瘩直冒,哪有这样拍马屁的?不是说不能拍领导马屁,但别拍得这么明显嘛。

但裴总貌似一颗鸡皮疙瘩都没冒出,估计已经听惯了,她只好硬着头皮“嗯嗯”了几声。

裴总带她来到三楼的老总办公室,十分绅士风度地为她推开门,还摆个外国大酒店门童的姿势,右臂在面前划个半圆弧,上身略一前倾,说声:“请——!”

她不知道裴总是在搞笑,还是真的在扮绅士,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迟疑了片刻,才轻手轻脚走了进去。

是一间宽敞的办公室,分里外间,估计里间才是裴总的办公室,外间是秘书们用的。

靠近里间的地方,已经有个L型的大班桌,把外间隔出来一个小空间,里面站着一个年轻的女生,穿一条粉色连衣裙,正在往身上套一件白色开衫,很时髦的锥子脸,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人工的,但眼睛肯定戴了美瞳,因为眼珠子不是一般的大。

裴伯伯介绍说:“白云,快过来认识一下,这是新来的陈——凌云。”

白云站在原地没动,继续整理开衫,当她透明似的,只对裴总说:“她也叫云?那以后怎么区分?”

裴总恍然大悟:“哈哈,你不会说我还没发现呢!嗯,这还真是个问题,都叫云。呃——这样吧,你大一些,我就叫你‘大云’,她小一些,我就叫她‘小云’,行不行?”

她还没发声,“大云”就抗议了:“谁大谁小还不一定呢!”

裴伯伯推算说:“她刚大学毕业,也就二十二三吧,肯定比你小。”

“大云”娇嗔地说:“哪有像你这样算年龄的呀?谁说大学毕业就一定是二十二三?我就认识一个人,三十岁才上大学,那你说他毕业时得多少岁了?”

“三十岁才上大学?那是我哥那个年代才有的吧?很多人都是文革没上成大学,下乡进厂好多年了才有机会上大学,有的上大学的时候三十岁都不止呢!”

白云得胜地说:“所以你怎么能按大学毕业来算年龄呢?”

“但她不是那个年代的人嘛,连我跟她妈都不是那个年代的人。我听她妈说过,她是才二十二三,比我女儿还小呢。”

“大云”还是不高兴:“那也不能叫我‘大云’,多难听啊!哪有这样叫人的?”

“那我叫你什么呢?如果两个人都叫小云,我一喊,你们知道是在喊谁?”

她出来打圆场:“裴伯伯,您就叫我名字吧,凌云。”

裴总想了想,说:“也行。小云,你带——凌云熟悉熟悉公司,熟悉熟悉工作环境。以后你们两个人就在一起工作了,要好好相处,别闹矛盾。你先来的,要带着她点。”

白云像没听见一样,兀自看着手机。

裴总一看就是个支不动白云的主儿,让步说:“她这会没空,我带你到各部门转转。”

她本来不想到处去转,免得人人知道她是靠着裴总的关系才进公司的,但她很想知道“伪总”在哪个办公室,虽然知道了也不能天天跑到人家办公室去套近乎,但她就是想知道,凡是跟他有关的东西,哪怕再鸡毛蒜皮,她也想知道。

她欣然同意:“好呢,那就麻烦您了。”

裴总带着她四处转了转,但没看见“伪总”的办公室。她有点失望,但并不绝望,因为他们这次转悠,只是蜻蜓点个水而已,主要是去几个跟她可能有关的部门和场所,并没面面俱到,她以后可以慢慢探索。

转了一圈回来,白云还在玩手机。

裴总也没干涉,只指着靠门的一个孤零零的办公桌说:“这个——你先用着,我马上叫人给你再搬张办公桌来,也搭个小空间,还有电话电脑什么的,我让他们尽快给你搞好。”

她胆怯地问:“裴——总,我——做些什么工作啊?”

“哦,你妈没告诉你?我对你妈说过——”

“她——没说具体是做什么。”

“做我的二秘。”

“二秘?”

“就是我的第二个秘书,小云是一秘,你是二秘。”

她大失所望,堂堂的A大XXX系高才生,可不是给人当秘书的!现在谁不知道“秘书”是干啥吃的?就一花瓶,搞不好还是老总的泄欲工具。

听听这个称呼,“二秘“,跟“二奶”似的!

她斗胆说:“裴总,我在A大学的是XXX专业,不是文秘专业——”

裴总宽宏大量地说:“没关系,没关系,我这儿的秘书活不难,用不着文秘专业毕业,你一学就会。小云也不是文秘专业毕业的,还不是一学就会了?”

她真的想抬脚走人了,但想起了“伪总”,还想起了裴总在A市开分公司的计划,决定先干着再说,即便分公司开不起来,她也可以利用这一年时间复习考研,总比呆在家里每天听爸妈唠叨好。

裴总招呼白云说:“来,你过来,给她介绍一下日常工作程序——”

白云袅袅地踱过来,指点说:“我们的工作程序很简单,就是安排老总的日程,陪老总应酬客户。你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这套衣服扔破烂堆里去,换套像样的衣服再来——”

她看了看自己那套黑西服套裙,还挺新呢,不舍得扔破烂堆里去。

裴总插嘴说:“这套衣服还可以吧?我们公司没制服,也没什么特别的服装要求,只要别穿太随便就行——”

白云不依不饶:“这衣服怎么行呢?上下一身黑,像吊孝一样,多不吉利啊!”

她想说裴总不也是一身黑吗?但她没敢说,不想一来就吵架,而且她也知道州官可以放火,百姓不能点灯的老规矩。

她息事宁人地说:“好的,我明天就换掉这身。主要是因为今天是第一天,我是按正规面谈的要求穿的——”

“正规面谈穿得像吊孝?”

“欧美国家都是这样的,我们的就业指导教授专门讲过这一点,你可能不知道。”

她一抬出“欧美国家”和“教授”,白云的气势就被压下去不少:“我当然知道,但是——这不是在欧美国家嘛,入乡随俗你没听说过?”

“呵呵,那就看你随那个俗 了。现在一切都讲究与国际接轨——”

裴总插嘴说:“是的,是的,一定要与国际接轨,特别是像我们这种跟外商有业务来往的,不接轨不行的。”

白云不甘心地说:“反正你现在不是在跟外商见面,用不着穿成这样!”

她心说你自己穿得像个鸡一样,还来调教我?

但她也只敢心说一下而已,不想留给裴总一个咄咄逼人的印象。

裴总进里间自己的办公室去了,白云凑过来小声问:“你有男朋友吗?”

“你问这干什么?”

“想教给你一些职场文化。”

“什么职场文化?”

白云神秘地一笑:“你先别问这么多,相信我好了,都是为你好。”

她想了想,说:“我有男朋友,怎么了?”

“有男朋友最好,你今天回家记得找一张你和男朋友的合影出来,放在一个镜框里,明天带来摆在桌上。”

“干嘛,秀恩爱?”

“辟邪。”

“辟邪?“

“对呀!难道你不知道现在的职场对我们年轻女生来说,是多么危险吗?”

她想了想,说:“你说得对!我明天就把合影带来摆桌子上。”

白云满意地笑了:“这就对了!你新来乍到,涉世不深,很容易上当。不过我会罩着你的,不会让你吃亏。”

“太谢谢你了!”

21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15)

  1. Sofa

  2. 裴伯伯公司里都是些什么人啊?见风使舵的刘姐,明显二奶的白云,真让人担心凌云未来的工作环境。

  3. 摆张合照影响了跟“伪总”的进展速度。

  4. 凌云要是把她和戈亮的照片摆出来,想追求她的人可能会犹豫,包括魏总。

  5. 这个真裴伯伯真不靠谱。

  6. 这个白云是裴伯伯的小三吗?如果只是小秘,不会不听领导的话吧。凌云一来还各种尖酸刻薄,是不是在吃醋。

  7. 白云未必是二奶,是为了给凌云个下马威吧?

  8. 她斗胆说:“裴总,我在A大学的是XXX专业,不是文秘专业——”

    裴总宽宏大量地说:“没关系,没关系,我这儿的秘书活不难,用不着文秘专业毕业,你一学就会。小云也不是文秘专业毕业的,还不是一学就会了?”

    ——哈哈哈哈,裴总太搞笑了!人家是在抱怨大材小用呢,他却理解成人家担心自己资格不够了。

  9. 如果白云很紧张裴总,怕凌云抢走了裴总的感情,那她可能会撮合凌云和“伪总”。现在是她还不知道凌云对“伪总”的好感,所以只在撺掇凌云把男朋友照片摆出来辟邪,等她知道了凌云对“伪总”的好感,还不赶快把那两人撮合上,好解除她的心头之患?

  10. 这个白云好像不那么好相处呢

  11. 隐形的翅膀

    听说这样的国内私企, 下属们都是只看老板一个人的眼色,一堆女雇员都是把公司的这个总那个总当作自己的裙下之臣,是个女的,都不能随便对付了

  12. 凌云的这个位置,可不是好坐的。如果裴总对她有意思,她接受不接受都很难做,不接受就得罪了裴总,可能只好卷铺盖滚蛋,接受的话,白云要吃醋,大闹天宫。

    好在她有考研的准备,工作做得下去就做,做不下去就走人。

  13. 裴总不能那么禽兽吧。

  14. 十年忽悠:

    裴总那样理解了之后,反而凌云好下台了。哈哈,高情商的总。

  15. 文中多次提到考研,我猜凌云会遇到很多的波折,有可能魏总还是已婚人士,所以最终凌云还是考研留学去了。

  16. 秘书都有两个,这二秘应该是个闲职。

  17. 联系上一集,我推测魏总并不是这个公司的人,很可能是另外一个长期合作的公司的老总。
    1. 记得前一集的司机说过”人家不让在大楼前停车“这样的话,如果是自己公司绝对没有那么多顾忌的。
    2. 另外他当时带了凌云去人事科报到,刘姐的态度冷冰冰也和这次对裴伯伯的完全不同。
    3. 现在凌云在公司转了一圈也没有见到魏总的办公室–老总的办公室一般都在公司顶层吧,裴伯伯的在三楼,估计公司也就三层楼的规模了。不算大的地方怎么都能看到副总办公室吧。

    感觉这些都是艾米的伏笔,静待发展

  18. 哈哈,你不会说我还没发现呢!

    这里是不是多了一个“会”字。

  19. 很时髦的锥子脸,不知道是天生的还是人工的,但眼睛肯定戴了美瞳,因为眼珠子不是一般的大。—-哈哈哈,我感觉带美瞳的人近看很滑稽,像比例失调似的。

  20. 【结果裴伯伯一下就到了.】这个点句号需不需要与其他圈句号保持一致,改为。
    哈哈不是我鸡蛋里挑骨头哈,主要我总想着艾米的书是要出版的,提前减少订正的工作量哈。
    【请您那天有空了去我家吃顿便饭】“那天”应为“哪天”。
    【你新来咋到】应为【乍到】。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