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18)

第二天.凌云很早就起了床,梳洗打扮一番,吃了早餐,乘公车去上班。

有了昨天那些经验教训,她今天就不穿高跟鞋,也不穿西服套裙了,只穿了一双好走路的凉鞋和T恤短裤,但她包里装了一套比较正规的裙装和一双高跟鞋,准备到了公司再换上。

从昨天的情况来看,那两个家伙肯定不会这么早就来上班,她可以在办公室换装。即便那两个家伙一大早就来了,也没关系,她可以到洗手间去换。

她还用塑料袋装了一个比较轻巧的小花钵,里面种着一株“鸿运当头”,意头好,又好养,每周浇一次水就行。

到了公司,果不出她之所料,那两个家伙连影儿都还没有呢,整个办公室就她一个人。

她把门反锁了,换上裙装和高跟鞋,把花钵放在窗台上,把合影摆在办公桌上,把自己的包藏在办公桌的抽屉里,又磨蹭了一会,才到人事科去交材料。

但她磨蹭得还不够,人事科的门还没开。她正想离去,看见刘姐气喘吁吁地从楼梯口走过来,她想躲是来不及了,只好硬着头皮打个招呼:“刘姐,早上好!”

“小凌啊,这么早就来了?”

“我以为公司上班时间是朝九晚五呢。”

“是朝九晚五,是朝九晚五。”刘姐打开办公室的门,把她让进去,解释说,“不过也不是那么死板的,你要是有事的话,晚点来也行,下午晚点走呗,对不对?或者像我一样,白天抓紧点,把活做出来就行了。现在我女儿正在放暑假,我早上得把她安顿好了才能来上班——”

她知道自己无意当中抓了刘姐的“现行”,刘姐担心她向裴总汇报,正在百般解释呢。她附和说:“是的,是的,几点来几点走没什么,最重要的是效率。”然后,赶紧转移话题,“刘姐,您女儿上高中啊?”

“是啊是啊,上高一,正是关键时刻,暑假都在上课呢。”提到女儿,刘姐就没心思想别的了,“我女儿可用心呢,成绩总是班上前五,她志向大得很,一心想上A大。我听裴总说,你就是A大毕业的,什么时候我请你上我家吃顿饭,你好好指点指点我女儿——”

“那哪儿用得着啊?A大没什么的,连我这样的人都能考上,您女儿这么聪明,考上A大更不成问题了!”

她陪着刘姐聊了一会女儿,抽个空子转上正题:“这是我的材料,您看看还差什么不?”

刘姐看都没看就说:“没问题,肯定没问题的,裴总亲自招的,又是本地户口,能差什么?只要有银行信息,到时能把工资打进你户头就行了。”

她很想打听打听工资是多少,看值得不值得她窝在这里听白云的冷嘲热讽,但她实在问不出口,怕刘姐认为她钻钱眼里去了。算了,别问了,反正到了发工资的时候,自然会知道究竟是多少,如果太少了,再拍屁股走人不迟。

两人又拉了会家常,她壮起胆子问:“昨天带我来这里的那个——魏总——他在哪个办公室啊?”

“昨天?昨天不是裴总带你来的吗?”

“我说的是在那之前,早上——裴总还没来的时候,不是有个魏总带我上您这儿来过吗?”

“魏总?哦,你说蔚然呀?”

“他叫蔚然?”

“是啊,是啊。”

哈哈,原来是姓“蔚”!我就说那么帅的大叔,怎么会姓个“千字不像千,八字分两边,好一个红花女,跪在鬼面前”的“魏”呢!

“蔚然”,哇,这个名字太高大上了,跟我的“凌云”有得一拼!

她说:“我听前台的人叫他蔚总,还以为他是老总呢。”

“是老总,是老总。”

她脱口而出:“那怎么我在网上没找到他呢?”

她生怕刘姐追问她为什么要在网上找蔚总,但刘姐不解地问:“在网上?”

“是啊,我的意思是——公司的网页上。”

“哦——公司的网页上?应该有啊。”

“真的没有。”

“那我就不知道了。”

她估计刘姐这个年纪的人,不像她这代人那么熟悉网络,可能根本没上过公司的网页,反正公司的网页也不是为刘姐们设计的,而是为客户和潜在的客户设计的。

“那您知道不知道他的办公室在哪里?”她做贼心虚地解释说,“他昨天帮了我那么多忙,我应该——面谢他一下。”

“哦,知道知道,他的办公室在新华路那边的写字楼里。”

她知道新华路在哪里,那边属于新市区,是改革开放之后才发展起来的。而这边是老市区,房子旧,地方小,没法扩建。C市很多单位都是一半在老市区,一半在新市区,这里一块,那里一块,搞得跟五马分尸似的。

她没好意思问蔚总办公室的具体地址,反正她也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看看这人究竟是干什么吃的,并没想过真的跑到他办公室去面谢他。昨晚已经在短信里谢过了,他那么冷冰冰的,谁还找上门去自讨无趣呀?

她谢了刘姐,回到自己的办公室。那两个家伙还没来,这让她意识到昨天自己是多么的不受欢迎,人家正在夏宵一刻值千金呢,却被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蔚某一个电话叫醒,而叫醒的原因又是为了她这个新来的人,那人家还不烦得要死?

裴总还是不错的,一叫就到了。但那个白云,肯定是从床上就骂起,一直骂到下床,骂上车,再骂到公司,然后就专挑她的茬。

今后她肯定不会打扰那两个人的好梦了,希望白云会对她好点。如果每天都得承受白云的冷嘲热讽,那日子也不是好过的。

整个上午,办公室就她一个人,自由倒是很自由,就是感觉很无聊,很浪费青春。

她把考研的复习资料从手机里调出来,想趁此机会复习复习,但不知道是没了压力,还是没了动力,反正就是看不进去。

好不容易捱到了中午,她理直气壮地到外面去吃午饭。

正吃着,戈亮的微信进来了:“在干嘛?”

“吃午饭。”

“我也是。”

戈亮那边还挺正规的,上班时间连手机都不能用,一直要到吃午饭的时候,才能抓紧时机跟她聊几句微信:

“你中午吃啥?”

“吃炒粉。你呢?”

戈亮不无得意地回答说:“我们公司有free lunch(免费午餐)!”

“真的?你们福利真好啊!”

“你们公司没有free lunch?”

“我们上哪儿找free lunch啊?这么个破公司,连食堂都没有,哪儿来的free lunch?不free的lunch都没有!”

戈亮趁机诱惑说:“还是到B省来吧!我让我爸妈想办法把你也搞进我们公司来。”

“能搞进去吗?”

“事在人为嘛。”

“我们两学一个专业的,你们公司会一下需要两个同专业的毕业生?”

“想办法嘛。再说,也不一定非要专业对口才行,你现在不也没专业对口吗?”

她可不愿意到一个戈亮专业对口的公司去当专业不对口的“二秘”:“我先在这边干着再说,看他们对我咋样,如果对我不好,我再走人。”

戈亮满怀希望地问:“那时就到B省来?”

她也不知道到时会到那里去,含糊地说:“看情况吧。”

“你们国庆放几天假?”

“还不知道呢。你们呢?”

“我们要连放五天呢!”

“是吗?准备去哪里玩?”

“我想让你到B省来玩。”

她知道去了B 省,肯定又是白天无所事事,晚上就是滚床单。不知道为什么,跟戈亮滚床单总让她觉得尴尬,因为脱去了衣裤赤果果的戈亮,显得更瘦小了,完全是个没发育的孩子,一点男子汉的高大威猛都没有,但做的却又是成年男人才会做的事,所以她每次跟他滚床单都有一种陪小孩子玩黄色游戏的羞耻感。

如果戈亮像“伪总”那么成熟那么威猛那么男子汉就好了!

昨天他把她从挤车的人群里连拖带抱拽出来的时候,她第一次领略了什么叫“浑身的骨头化成了水”。如果不是从《十年忽悠》里学到这一句,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

如果把戈亮换成“伪总”,她愿意时时刻刻跟他滚床单。即便不做什么实质性的事情,就让他搂着也会是一件很惬意的事。

或者这么说,如果“伪总”能像戈亮那样追她巴结她,那就好了。可惜他那么惜墨如金,才聊了一句,就用个“晚安”打发了她。

戈亮催问道:“国庆到底来不来呀?”

“国庆——说不定我们——放不了这么久的假——”

“那我到C市去看你吧!”

她吃了一惊,这——这这这还是戈亮吗?

“你上我们C市来?”

“是啊。怎么,不欢迎?”

“那倒不是。”

“是不是你爸妈不欢迎?”

“我还没对爸妈说呢,怎么知道他们欢迎不欢迎?”

“那你今晚就跟他们说说,看他们欢迎不欢迎。”

“你不是一向都嫌弃C市太小太农村的吗?”

“我哪有嫌弃C市啊?”

“你不是不愿意来C市吗?”

她很希望他能说“有你的地方,我怎么会不愿意去呢?”,但他没让她如愿以偿,而是解释说:“我是不愿意去C市工作,又没说连旅游都不行了。”

“好吧,我先问问我爸妈。”

晚上回家后,她把戈亮国庆想来C市玩的事告诉了爸妈,老爸非常赞成:“好啊,好啊,让他来,让他来,来了我带他去钓鱼!”

她妈有点记仇:“要不是因为他,我小云肯定在A市找到工作了。”

她爸说:“那你的意思是让他俩吹台?”

“我也没这么说。”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他来玩,可以,但要守规矩,不能——”

老爸呆萌地问:“不能什么?”

她早懂了,但不仅不反感,甚至很感激,仿佛老妈帮她推掉了一个棘手的任务。

嘿嘿,戈亮,这下就不怪我不跟你滚床单了哈,是我妈不允许!

12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18)

  1. Sofa

  2. 双人沙发

  3. 三人沙发

  4. 蔚然这名字真好听,和凌云的名字就很登对。“魏”字的字谜原来是这样,很有意思。
    “浑身的骨头化成了水。”这是《十年忽悠》里艾米描写初吻的句子吧。凌云被蔚然抢抱下公车就有这样的感觉了,可见凌云对他的好感不是一般二般的了,感情的天平大大偏向蔚然了。不知道戈亮来C市是给自己加码还是减码呢?拭目以待。

  5. 占位先

  6. Emily
    凌云在办公室换衣服, 办公室会不会有摄像头啊

  7. 我觉得裴总的办公室不会安摄像头,一个是老总的办公室,另一个那公司比较破旧,也不像会安摄像头的样子。也许已经在新市区建了新楼,只等完工就搬过去了。

  8. 戈亮对凌云没有性方面的吸引力,如果没有更好的“马”出现,两人也许能将就下去。但如果有的话,就很难维持了。

  9. 戈亮来C市就是想滚床单的,如果凌云找借口不跟他滚床单,两人可能因此产生矛盾。

  10. 公司不忙,正是复习考研的好地方,对凌云很有利。

  11. 凌云这份工,简直就无事可干。

  12. 别看凌云现在见伪总很难很难,一旦戈亮来C市了,稍不注意就会和伪总碰面,那就坐实了凌云有男友这一传闻,就算伪总本来是有那个意思的,也要退避三舍了。

    “事与愿违”说的就是这种现象。

    民间的说法是“骑马没遇上亲家,骑驴子遇上了亲家”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