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20)

各位想象一下,炎热的夏天,在一个破旧的小饭馆里,隔着两尺来宽的小饭桌,对面坐着的那个浑身穿黑的中年男人,突然取下墨镜,露出一大一小两个眼睛,用一种聚不了焦的目光看着你,其中那个大的眼球白多黑少,毫无光泽,更没水波,也不会转动,凸在眼眶外,好像随时可能爆掉!

你能不吓一跳吗?

反正凌云是吓了一跳的,差点叫出声来。

那种惊吓,不是感觉自身生命受到威胁的惊吓,而是看到别人身体受到创伤的惊吓。比如当你看到一个人被人砍得血肉横飞,或者从高楼上摔下来脑浆涂地,虽然跟你没关,但你仍然会大吃一惊,魂飞魄散。

说得高尚文雅一点,就是当你看到一个生命遭到摧残时所感到的那种惊吓。

也许你一辈子没看见过砍人或者坠楼,那就回忆一下,也许某次,你看到谁切菜的时候,指头被切了个大口子,鲜血直往外冒;或者谁走路不小心踢在了石头上,大拇趾的指甲被踢得飞了起来……

那是一种令你心悸牙酸不忍直视的场景!

她吓得低下头,不敢再看。

裴总倒是很坦率:“是不是被我的假眼吓了一跳?呵呵,现在你明白为什么我平时总是戴着墨镜了吧?不知道的人,以为我装酷,其实我是怕吓着你们大家伙呢!”

她被裴总的坦率和自嘲感染了,感觉距离一下子拉近了许多,胆子也壮了一点,她试探地问:“裴——裴伯伯——裴总,您的——你的眼睛——是怎——怎么回事?”

“被人打的。”

“被——被人打的?”

“是啊,正好一拳打在我眼睛上,眼珠子都打得快掉出来了,眼眶里全都是血,一直流到鼻子里,流到嘴里,满嘴都是血腥味,我疼得晕了过去,醒来才知道医生已经把我眼珠剜掉了,只剩一个洞。没办法,只好装个假的充数。听说外国现在有做得很逼真的假眼卖,但我懒得淘那个神费那个力。做得再逼真也是假的,照样看不见,对不对?还不如随便装一个,用墨镜一遮就行了。”

裴总这么坦率,这么接地气,让她很有好感。

嗯,男人就应该是这样的!

相比而言,戈亮就显得太娇气太娘了。记得有次去吃火锅,揭开锅盖的时候,他的手被锅子里的热气“舔”了一下,他马上把锅盖往她那边一扔,捂着手嗷嗷叫,眼泪都快流下来了。

幸好她正在扎马尾,两手都在脑后,不在桌上,不然锅盖肯定把她砸伤烫伤。

她见裴总在等她发言,急忙把思绪拉回,猜测说:“是不是文革当中武斗——给打的?”

“文什么革啊!文革的时候我还在穿开裆裤,屁事不懂,人没枪高,腿没棍长,上哪儿武斗去?你别看我名字叫跃进,就以为我是50后,我可是你妈的小学同学,跟你妈同龄的!”

她其实没那么渊博的历史知识,能把“跃进”两个字跟50后联系起来,更没想到只有50后之前的人才有可能参加文革武斗,她只知道C市是以文革中武斗惨烈著称的,而这种把人眼睛打瞎的事件,应该是发生在文革之中。文革之后的年代,大家都忙着读书,上哪儿找这么惨烈的打斗?

反正她是没见过的。

裴总解释说:“我这名字,其实是我哥的名字,我哥命不好,还在娘胎里就开始受苦,几次都差点流掉了,好不容易保住了胎,生下来也是病病怏怏,小学还没毕业,就得了个什么红斑狼疮的病,身上长出一朵一朵的蝴蝶花来,吓死个人!他爸妈为了给他治病,都搞得倾家荡产了,但也没治好,他早早地就去了。”

她听糊涂了,又是“我哥”,又是“他父母”,这人称好像也太乱了吧?

裴总貌似看出了她的疑惑,解释说:“我哥的爸妈——就是我养父母——我哥是他们生的,我是他们领养的。他们中年丧子,难过得不得了,最后领养了我,让我顶了我哥的名字,算是给他们一个念想。”

“你是——被人领养的啊?”

“是啊,我家乡下的,穷,孩子又多,刚好我养父母死了儿子,养母年纪大了,身体又有病,唯一的儿子都是卧床十个月保下来的,再生是生不出来的了,只好去乡下领养。”

“那你自己的爸妈——舍得?”

“有什么舍不得?他们没文化,不知道避孕,怀了就生,像下猪崽一样,一生一大窝,我兄弟姐妹七个——”

“那你——舍得他们?”

“我是舍不得啊,主要是怕生,听说要跟生人去过,吓得要死,给我爸妈下跪磕头,说再也不喊饿了,再也不问他们要吃的了,再也不调皮了,只求他们别把我送人——”

裴总的眼圈红了,左眼里已经噙满了泪水,但右眼还是干巴巴的,唯一的变化,就是眼珠更向外凸了。

她瞥了一眼,又吓了一跳,生怕那眼珠会噹的一声掉进裴总面前的米粉碗里。

裴总借擦汗的机会把左眼也拭擦了一把,深吸一口气,接着说:“还好,我养父母人挺好的,自己的儿子没了,就把我当亲生儿子看待,管吃管住,没亏待我,就是管教得挺严格的,打起来也是把我当亲生儿子打的——”

她被裴总逗乐了:“可能他们认为棍棒底下出好人吧?”

“就是啊。我这人干别的挺活泛,一学就会,就是这个读书,死读不进。每次考试,都是玩尾巴,成绩单一拿回去,就是一顿胖揍!我只好涂改成绩单,被发现了又是一顿胖揍!我读不进书,上课就度日如年,少不得讲个小话呀,撩拨一下同学啊,招惹个是非呀,架也没少打,老师知道了就告状,一告又是一顿打——”

裴总说着就用两手抓住黑色T恤的衣领,向下向两边用力一拉,露出胸前几个疤痕:“看,这都是我爸用皮带打出来的!”

她又是一阵心悸牙酸不忍直视,急忙转移话题:“那你的父母都还在吧?”

“你说养父母?”裴总黯然地说,“都过世了。他们都是人好命不好,一直要不上孩子,等生出我哥的时候,就已经年过四十了,领养我的时候,都快五十了。等我长大成人,赚了钱,发达了,想好好孝敬他们的时候,他们都——过世了。唉,真是子欲孝而亲不在啊!”

她也表示了一下唏嘘,然后问:“那你的——亲生父母呢?”

“切,他们倒是一个个精神得很!”

“那是好事啊!”

“好事?你不知道他们有多黑心多贪心!当初生了我不养我,把我送给别人,我那么求他们都不听,现在好了,看我发达了,有钱了,一个个都来认亲了——”

“认亲也挺好的呀,多几个亲人嘛。”

“你以为他们的亲是那么好认的?讲明了就是来要钱的!今天这个过生日,明天那个做寿,后天又是谁谁谁要修房子,还有孩子读书,女儿嫁人,什么事都来问我要钱,好像我是一棵摇钱树,想要多少钱,只要狠命地摇就行了。”

“那是有点——过分了——”

“绝对过分!”

“那你——怎么办?”

“我?我就一个都不理睬!一分钱都不给!”

她感觉这样也过分了,毕竟是自己的爹妈嘛,怎么能一毛不拔呢?

但她不敢这样说,只模棱两可地“嗯嗯”。

裴总说:“我这个人,最恩怨分明了。对我有恩的人,我必将涌泉相报;对我有仇的人,我绝对以牙还牙,以眼还眼!

“但是,他们毕竟是你的——亲身——父母——”

“亲身父母又怎么了?既然他们把我当狗屎一样踢出了门,我就不再拿他们当父母!”裴总欢快地说,“你知道那个打瞎我眼睛的人,我是怎么报复他的吗?”

“怎么报复?”

“嘿嘿,我把他整进局子里去了。”

“他打伤了你,当然应该受到惩罚。”

“但是我也打伤了他呀!”

“是吗?”

“我把他肋骨打断了三根!”

“那——”

“嘿嘿,要论情节,我和他都该坐牢,但是——我有办法嘛,所以最终只有他坐了牢,判了三十年,到现在都没出来!”

她听得毛骨悚然,胆怯地想,我可不能得罪了他,不然的话,不定怎么制裁我呢。

吃过午饭,两人回到公司里,裴总还是坐在她的办公桌上,跟她聊天:“你外语怎么样?”

“你的意思是——英语?”

“对呀,对呀, 就是英语。”

“呃——还可以,反正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我都通过了。”

估计裴总根本不知道大学英语四六级考试是个啥玩意,但她没别的证据能证明自己英语不错,只好把这个抬了出来。

裴总说:“哦,那太好了!是这样的,过几天有个美国的客商来谈生意,我没学过外语,一句也听不懂,到时就请你给我翻译了。”

她听说是真刀真枪地跟外国人当面鼓对面锣地拽英语,立马吓趴了:“那不行的!那不行的!我说的四六级考试——那都是笔头的,我笔头还可以应付一下,但口头——我不行的!”

“笔头口头不都是外语吗?”

“是外语,但——我平时又没机会跟外国人交流——”

“别谦虚了!你A大毕业的,外语还能不好?”

“我——这个——虽然我是A大毕业的,但我学的不是英语专业——”

“那你刚才还说你学了外语的——”

“是学了外语的,但不是作为专业来学的——再说——哪怕是英语专业的,也未必知道咱们公司业务有关的英语——。反正,我——真的不行,你另找人吧 ,免得把你的生意谈——坏了。”

裴总又力劝了一阵,她一口咬定不行,裴总无奈地说:“是这样啊?那老蔚还一直说你行你行肯定行——”

她一听“老蔚”,马上问:“老蔚?是不是蔚——然?”

“是啊,你认识他?”

“我第一天来的时候,就是他——带我去人事科报到的——后来也是他给你打的电话,说我在公司等你——”

“哦,是的是的,是他打的电话。瞧我这记性!他提到你的时候,我还在纳闷,他怎么知道你哪个学校毕业的呢!”

“他问过我这些,我都告诉他了,所以他知道。但是——我可没对他说过我英语多么多么好,好到能当商务谈判翻译的地步。

20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20)

  1. 沙发?

  2. 双人沙发!

  3. 哈哈哈 今天我赶得好巧

  4. “他马上把锅盖把她那边一扔”第二个把是不是应该是“往”。
    我好像猜对了,裴总一只眼睛是假的,不过不是装的玻璃球儿。
    看来蔚然挺看好凌云的。不过从“老蔚”这称呼来看,至少也得四十了吧?和凌云年龄差距有点儿大啊!
    大学的英语还真不敢实战,除非他们的商谈并不正式,只是吃吃饭熟悉熟悉还行。洽谈合同还得有专业的翻译吧。

  5. 占个地儿!!!

  6. 我猜错了,以为裴总脸上有伤呢。
    戈亮的表现确实不好,太娇气,烫一下居然要流泪。

  7. Floor

  8. 【“哦,是的是的,是他打的电话。瞧我这记性!他提到你的时候,我还在纳闷,他怎么知道你哪个学校毕业的呢!”】—这一次谈判找凌云出马老蔚给裴伯伯力荐凌云哈!

  9. “也许你一辈子没看见过砍人或者坠楼,那就回忆一下,也许某次,你看到谁切菜的时候,指头被切了个大口子,鲜血直往外冒;或者谁走路不小心踢在了石头上,大拇趾的指甲被踢得飞了起来……”

    ——遇到过,遇到过,真的是心悸牙酸不忍直视!

  10. “亲身父母又怎么了?既然他们把我当狗屎一样踢出了门,我就不再拿他们当父母!“

    ——裴总倒是很直率。

  11. 裴总虽然不会读书,赚钱还是本事高强的。

  12. 接下来凌云是不是就要给老蔚发短信,问他是不是跟裴总说他英语不错能够应付外商谈判啊?如果这样的话,会不会就着这个话题能聊几句?
    还是凌云有过之前的顾虑,短信也不发了?
    另外不知道凌云没来这里工作的时候,裴总遇到外商谈判的事是怎么应付的呢?

  13. 凌云能不能和蔚然有发展先不说,但戈亮还是别寄予厚望了。从他往凌云那边扔锅盖就看出他不可靠。一个在危险的时候,不挺身而出反而拉你替他挡危险或是干脆把危险推向你的男人,怎么交付终生啊?

  14. 蔚然这么看好凌云,估计也对她动心了,开始从工作上事业上帮助她,提携她。加上他又这么帅,凌云不动心都不可能啊!

  15. 但这个故事肯定不会是一帆风顺的爱情故事,蔚然和凌云之间肯定有很多波折和困难,从题目来看,这些波折和困难很可能与这个“蓝指环”有关。

    莫非蔚然是已婚人士?

  16. 蔚总跟凌云短讯交流很慎重,恐怕已有家室。

  17. 裴总向素昧平生的凌云诉说人生,一下拉近距离很会笼络人心。他要是追求凌云的话,我也不惊讶。

  18. 裴总对外语的认识很能代表一批人: 外语就是英语,只要学了外语,就能跟外国人交流。

  19. 所以最终只有他坐了牢,判了三十年,……

    这是裴总在吹牛吧?没听说中国有三十年的刑期啊,好像二十年以后就是无期徒刑吧?

  20. 哟,还有远方厉害,我刚才也专门百度了一下,的确说没有三十年的刑期哈!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