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21)

裴总大包大揽地说:“没问题,没问题,老蔚说你行,那你肯定行!”

凌云急了:“我真的不行的!蔚总他——可能听错了,以为我是英语专业毕业的吧?”

“不会吧,他又不是七老八十的人,怎么会听错?等我给他打个电话问一下。”裴总掏出手机,给蔚总打电话,“老蔚啊,人家小凌说你可能把她的专业听错了,是不是这样啊?哦,你没听错啊?我就说你肯定不会听错嘛。但是——她一定说自己应付不了下星期的谈判啊,你看怎么办?”

不知道那边说了什么,裴总对她说:“我待会把有关的材料都给你,你先看看,准备一下,肯定没问题。”

她还是连连摇头。

裴总回到电话上:“她还是说不行啊。”

估计那边说了“让我跟她谈谈”,于是裴总把手机交给了她。

她竭力按捺着心中的激动,接过手机,小声说:“蔚总,感谢您——对我的信任,但是——我不是英语专业毕业的,口语真的很差——”

人家即便是谈工作,声音也是迷死人不偿命的那种:“那是你把商务谈判看得太神秘了。其实没什么的,这单生意,已经谈得差不多了的,这次只是签个字而已。你事先把有关材料拿来看看,熟悉一下,到时按裴总的原话翻译,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我——我——没跟真正的老外对过话,都不知道人家听不听得懂我的破英语——”

“那没什么,对方也会带翻译的。”

“啊,他们也带了翻译?那还要我去干什么?”

“裴总不能依赖对方的翻译嘛,你得帮忙把关,注意听着点,别让对方翻译搞错了重要东西。”

“但是——我就怕——我根本听不懂人家在说什么——”

他低声笑起来:“怎么对自己这么没信心呢?”

他的笑声满是宠溺,听得她浑身暖洋洋的,不由得撒娇说:“我哪是对自己没信心啊?根本就是实事求是,我可不想把裴总的生意搞砸。”

“那这样吧,这次还是我去滥竽充数,下次你一定得上。”

她一听蔚总要亲自出马当翻译,敬佩得五体投地,特别想去做个跟屁虫,但自己刚才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推辞说不去了,现在怎么好意思改口?

蔚总好像听见了她的心声一样,接着说:“但这次你也得出席——”

“好的,好的,我去向你学习!”

“学习谈不上,主要是想让你亲眼看看商务谈判有多简单,根本没你想象的那么神秘——”

“好的,好的!那就这么说定了,我去观摩学习!”

她把手机还给裴总,裴总就到里间讲电话去了。

过了一会,裴总从里间出来,把一叠文件放到她桌上:“这是老蔚要我交给你的,说让你看看,心里有个底。这可都是公司的商业机密,只能在这里看,别带回家去了,也别弄丢了,文件内容不能让任何人知道。”

“我知道。谢谢裴总!”

裴总一屁股坐在她的办公桌上,指着她和戈亮的合影说:“我听小云说你有男朋友,就是这个?”

“嗯。”

“同学?”

“嗯。”

“谈了几年了?”

“一年多——”

裴总拿起镜框看了一会,评论说:“长得还算秀气,但没多高嘛。”

“呃——是不高。”

“有没有一米七?”

“有,有。”她心说一米七都没有?你也太小看人了!

“哪里人啊?”

“B省的。”

“分回B省去了?”

“嗯。”

“我跟他们B省人打过交道,都是只长心眼儿不长个儿的那种,表面看挺礼貌的,说话斯斯文文,秀秀气气,但实际上很会算计,心肠很坏,很滑头,特会坑蒙拐骗——”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傻笑不说话。

裴总又问:“你爸妈见过你这个男朋友没有?”

“见过照片。”

“光见照片没用的,非得见真人不可。有些人看照片挺斯文的,结果一开口像土匪一样。还有的油嘴滑舌,甜言蜜语,专门哄你们这种小姑娘,所以我家小琪的男朋友,都得先过我这一关才行——”

她好奇地问:“要是过不了你这一关呢?”

“那就得给我吹掉!”

“如果他不肯吹呢?”

“谁不肯吹?”

“你女儿的男朋友。”

“他不肯吹?那就问他有几个脑袋!”

“如果是——小琪——不肯吹呢?”

“她不会的,她要不肯吹我就断她的月供。”

“她自己——没工作没收入?”

“她有工作也是我给她找下的,我可以随时随地让她没工作。”

“那她男朋友还可以——养活她呀。”

裴总鄙夷地一笑:“她要是找到愿意养活她的男朋友了,我会逼她吹掉?我又不是疯子傻瓜神经病!肯定都是一些冲她钱来的人嘛,她年轻,她傻,她看不出来,但我是那么好哄的?”

“难道就没一个真心实意爱你女儿的人?”

“有可能有,但我还没遇见。”裴总有点伤感地摇摇头,“唉,你说这人要是有钱了,也并不一定就是一件好事啊!没钱的时候,你至少知道谁是真心爱你的,对不对?等你有了钱,你就真心搞不懂谁是爱你,谁是爱你的钱了。”

她斗胆开个玩笑:“你刚才还说一眼就能看出谁是真爱谁是爱钱的呢——”

“我那是说追我小琪的那些人,哪里是说我自己呢?”

“你自己——”

“中国不是有句古话,叫做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吗?”

“那倒也是。”她心说你婚都结了,孩子都有了,还操这些心干嘛?你老婆当初没计较你是冲钱来的,还是冲人来的,就不错了。难道你还打算休妻另娶,所以要考察谁是真爱你谁是假爱你?

她斗胆说:“但你夫人——肯定是真心——爱你的吧?”

“我夫人?”裴总黯然一笑,“算了,不说这些了。我还是那句话,你应该让你父母见见你男朋友——”

“呃——他这个国庆长假——会来——我家的——”

“哦,是吗?到时候告我一声,我也去帮你把把关。”

“呃——”

“你信不过我?这么说吧,我这些年走南闯北,从上到下,三教九流,高低贵贱,什么人没见过,什么人没打过交道?你这个男朋友是人是鬼,是好是坏,我一眼就能看出来。你爸妈都是知识分子,根本不和社会打交道的,好哄得很。”

“呃——到时候——再说吧,还不知道他是不是一定来呢。”她竭力把话题转到别处去,“下星期见美国客户——白云她去不去呀?”

“她去干嘛?她又不懂英语。”

她有点担心:“如果她不去——而我去的话,她会不会——不高兴?”

“你管她高兴不高兴干啥?这是工作,又不是——那啥——别的什么事——”

“如果她不高兴的话,肯定会——骂我的——”

“你怕她骂你?”

她点点头。

裴总想了一下,说:“那你就别让她知道。”

“但是——到时你也会去,她不是就知道了?”

“她知道也只知道我去跟外商谈生意去了,又不知道别的,怕什么?”

“那她不问你为什么不带她去?”

“跟她没关的事,带她去干嘛呢?”

她稍稍放心了一点:“哦,是这样,我以为只要是跟外商谈生意,你都会带她去呢。”

裴总看了她一眼,解释说:“哪有那回事啊?前几次带她去,是因为那个山田对她——有点那个意思,指名道姓地要她去,不然我跟人家谈生意,带个娘们去干啥?”

“那她——懂日语啊?”

“懂日语?没听说啊。”

“山田不是日本人吗?”

“是日本人啊,怎么了?”

“白云要是不懂日语,怎么跟山田交流呢?”

裴总笑起来:“呵呵——她跟山田那种交流——还要个什么日语啊?”

“那你怎么跟山田交流呢?”

“用中文交流呗。山田是半个中国人,他妈是中国山东的人,只有他爹是鬼子,他从小就会说中文。”

“哦,是这样。”

她感觉裴总是在利用白云的色相帮自己做生意,有点替白云不值,联想到自己,不知是不是在扮演同样的角色。如果是的话,那裴总就太不是东西了。

但蔚总应该不会这么坑她呀!

她说不出是什么理由,但就是觉得蔚总不是那样的人。

她问:“那你以前跟——别的外商谈判,我的意思是那些不会讲中文的,都是谁——在翻译呢?”

“还不都是老蔚。”

“蔚——总他是学英语的啊?”

“不是啊。”

“那他的英语——怎么这么好,可以跟老外谈生意呢?

“他在外国喝了洋墨水的嘛。”

“哇,他是留学生啊?”

“是啊,你不知道?”

“呃——不知道,没问过他这些。那他怎么——不在外国发展呢?”

“他本来在外国发展的,但他爸病了,需要人照顾,只好回来发展。”

哇,形象更高大了!

高富帅,英语顶呱呱,业务又熟悉,还那么孝顺,这可真是神一样的存在啊!

什么样的女人才配得上这样的男人?

或者应该问,什么样的男人才配得上这样的男人?

现在不是说有钱的不帅,人帅的没钱,又帅又有钱的,那一定是gay(同性恋)吗?

按这个说法,蔚总就只能是gay!

16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21)

  1. 沙发!

  2. 哇,我也觉得蔚然的形象更高大上了!有才华、人又帅,还很孝顺,细心又体贴!如果他没有老婆,那多半是同性恋了!

  3. 裴总要帮凌云把关,戈亮肯定不过关,他明显是去清扫障碍的。
    那句“只长心眼儿不长个儿”说的太可乐了。很多人都这么说,个子没长起来吧,被心眼儿累住了。或是对高个子的人说傻大个儿,光长个儿不长心。

  4. Floor

  5. 哇!我很好奇的凌云没来之前由谁搞定外商谈判的人,原来是蔚总啊!又是高富帅,又孝顺,又留过洋,还迷死人不偿命,真是神一般的存在哇!

    不过从这几集来看,貌似还没看出裴总公司的高科技含量,再加上裴总的这种江湖风格,蔚总这么优秀,为什么要来这里就职?是跟裴伯伯有故交还是裴伯伯的公司在凌云所在的地方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说完这话,如果裴伯伯也在跟读的话,依他的脾气会不会把我作了???

    另外,蔚然这个高大帅,外形很符合前一篇唇膏男的描述啊,不会…??前面艾米也说了,故事说两遍就没人看,难道就是这个地方跟美丽长夜有相似??如果我猜错了,如果蔚总也在跟读,千万不要气的也把我作了啊!因为迄今为止,好像我猜啥啥不准。

  6. 占个地儿。戈亮会不会因为别的事情来不了呢?
    我猜蔚总是单身,也许他爸爸的病需要人时刻照顾,所以晚上回复凌云短信很简短。

  7. 其实,我对这位裴总印象还行,觉得人挺直爽的。应该不会对凌云有什么坏心眼吧。

  8. 挤一挤

  9. 这次去跟着学习最好能接上头哈!

  10. 裴总会不会撮合凌云和蔚然?

  11. “她感觉裴总是在利用白云的色相帮自己做生意,有点替白云不值,联想到自己,不知是不是在扮演同样的角色。如果是的话,那裴总就太不是东西了。”

    ——这个可能还取决于外商是什么样的人,如果外商是正派人,裴总想利用女下属的色相做生意也没用。

  12. 我猜蔚然因为要照顾爸爸,回国发展,老婆不愿回国,一直两地分居,婚姻有裂痕。
    不知为什么此处提起裴总女儿小琪,是不是她也喜欢蔚然呢?
    我越猜测越把故事弄复杂了,一下子就给凌云弄了两个情敌了。呵呵!

  13. 虽然蔚总只和凌云见过一面,就相信凌云的能力,向裴总推荐参与谈判,看来凌云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蔚总对凌云应该是有好感的。

  14. “我夫人?”裴总黯然一笑,“算了,不说这些了。

    这里有故事哦……

  15. 希望蔚总不是同性恋。

  16. “唉,你说这人要是有钱了,也并不一定就是一件好事啊!没钱的时候,你至少知道谁是真心爱你的,对不对?等你有了钱,你就真心搞不懂谁是爱你,谁是爱你的钱了。”

    ——那还不简单?把钱都捐给穷人,自己再做回穷人就行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