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22)

这下凌云有事干了!

一大堆文件呢,中文英文的都有,够她看一阵。

她先把所有文件大致过了一遍,心里有了一个底,知道是些什么文件,那些需要详看,那些可以略看,那些要先看,那些可以后看。

然后她先把中文的文件一目十行地看了一遍,大致知道公司是干啥吃的,这单生意又是干啥吃的。

她把重点放在英文的文件上,毕竟咱是当翻译的,不把外文搞清楚,还翻译个甚?

但英文的文件就不能一目十行地看了,一行十目都不行,因为很多单词都不认识,原本认识的单词也变了脸,放在上下文里不知道是个啥玩意。她不得不上网去查百度翻译,但很多时候查了百度翻译还是不行,因为那个翻译放到句子里还是讲不通。

她焦头烂额地查了一通,感觉进度太慢,而且似懂非懂,不知道外商究竟在说些什么,感到非常沮丧。

但她灵机一动,不是有蔚总这个喝了洋墨水的大师吗?这可是一个好机会,可以向他请教,借机倾谈倾谈。

她理直气壮地给他发短信,说看不懂英文的文件,要请教他。

她以为他会很热心地回答她,因为这是工作,而且这工作是他给她搅和来的。但他很公事公办地回复说:“这些都是商业机密,在短信上谈不好。”

她吃了一闷棍,还不死心,提议说:“那我们就在微信上谈?我微信ID是‘凌云大痣’,你加我一下。”

他回复说:“早加了。”

“是吗?什么时候?”

“拿你手机号码的那天就加了。”

她想起微信是有这么一个功能,会自动提示新加手机号码的微信ID,请示是否要加对方微信。可能他一拿到她的手机号码,她的ID就自动跳了出来,而他就加了。

但她也拿了他的手机号码,还存到联系人里去了,怎么没看见他的微信ID蹦出来了?难道他没微信?但他没微信怎么能加她?

她好奇地问:“那我怎么没看见你的微信ID?”

“不是没看见,是你没加我吧?”

“是吗?你——微信ID是什么?”

“蔚然成疯。”

她忍不住笑起来,哈哈,我这里凌云大痣,你那里蔚然成疯,我们两个还真是心有灵痣一点疯啊!

她解释说:“我那时不知道你姓蔚,所以没想到‘蔚然成疯’会是你,还以为是什么不相干的人在跟我捣乱呢,所以没加。我现在就去微信找找看,应该还在那里。”

她去微信看了一下,还好,“蔚然成疯”还在那里,她忙不迭地加了,开始用微信交谈。

但他还是那么公事公办:“微信上也不方便谈商业机密。”

“那怎么办呢?”

她希望他说“那我们约个时间面谈吧!”,但他说:“你查百度翻译吧。”

“我查了啊!还是搞不懂!”

“搞不懂也没什么,不会影响下星期见外商。”

她没话可说了。下星期见外商是他出马当翻译,她理解不理解外商的文件,当然不影响。

她碰了这么个又软又硬的钉子,感觉颜面全无,看文件的心思也没了,破罐子破摔地想:反正我就这么个水平,又不是我自己求着当这个翻译的,是你推荐的。既然你推荐了我,又不肯帮我,那我就没办法了。等下次跟外商谈判时,还得你自己出马。

对她来说,他出马真不是坏事,她可以多一个跟他见面的机会。但他会不会认为她外语不行,根本不要她跟去旁听了呢?

她可不想让他一次就把她看白了,从此瞧不起她。

她告诫自己:人家竭力推荐你,是因为人家看得起你,认为你是A大毕业的,智商摆在那里,学什么都会比别的人快。如果你这么不争气,学来学去还学不会,他肯定会瞧不起你,以为你是一个混进A大的高分低能儿。

她又打起精神来看英语文件,把一整段一整段的英文扔进百度翻译里,先得到一段半通不通的中文,再对照中文的文件来领会,虽然不能做到字字都搞明白,也能看懂个七七八八。

按照这个速度,她看到下星期见外商之前,肯定能把英文的文件全部看一遍。

但好景不长,她还没看两天,白云就来了。

裴总说了不让白云知道这事的,所以她不敢在白云面前大张旗鼓地看文件,只敢抽一两张出来看,还让抽屉半开着,以防白云走过来偷窥,她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把文件塞进抽屉里去。

但她看得很不安心,瞄两眼文件,就朝白云的方向瞟一眼,搞得像《潜伏》里的地下工作者一样。

只希望白云像平时一样,快走快走快快走!

但白云不仅没走,还站起身,向她的方向走来。

她吓昏了,差点把文件揉成团塞进嘴里嚼巴嚼巴吞下肚去,完全是因为怕苦怕死怕噎着自己,才没那样做。她急忙把文件塞到抽屉里,装模作样地摆弄桌上的镜框。

白云看了她手上的镜框一眼,问:“你跟你男朋友怎么样?”

“什么怎么样?”

“异地啊,你得盯紧点。”

“哦,有什么要盯的?是我的就是我的,不是我的,盯也没用。”

“但你要是不盯着,怎么知道他是你的还是不是你的呢?”

“嗯,那倒也是。”她转移话题说,“怎么没见裴总来上班?”

“他去省里了。”

“哦,是这样。去干嘛呀?”

“述职。”

“树脂?什么意思?”

白云轻蔑地看她一眼:“述职都不懂?亏你还是A大毕业的!”

“逗你玩呢!不就是——汇报工作么?”

白云若有所思地说:“他肯定会去见他的老婆。”

“是吗?他老婆在——省里?”

“你别装小天真了!”

“我是真的不知道!”

白云看了她一眼,说:“其实他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他早就不爱那个女人了,可以说从来没爱过。”

“是吗?那他干嘛跟她结婚?”

“还不是为了事业。”

“你的意思是——为了做生意?”

白云很不满意她把裴总的事业降低到做生意的地步,但也只翻了翻眼,没说什么,显然有心思。

她问:“听说他——老婆是红——二代或者红三代?”

“不管她是红几代,反正都是个又老又丑的女人!你还听说什么了?”

“我还听说裴总是用了一个——英雄救美的苦肉计才——得到他老婆芳心的?”

“什么英雄救美的苦肉计?”

她把道听途说的故事添油加醋转述了一通,白云鄙夷地撇撇嘴:“至于吗?”

“什么意思?”

“那么个老女人,跃进至于为她花那么大精力?”

一个“跃进”,听得她鸡皮疙瘩直冒,勉强忍着牙酸说:“但是她当时——应该还不是老女人吧?”

“不是老女人,也是丑女人。”

她解嘲说:“我还以为裴总的眼睛就是为她——打瞎的呢。”

“才不是呢!我都对你说了,跃进从来没爱过她!是她死乞白赖缠着跃进,不同意就要死要活,跃进是个善心人,怕她真有个三长两短的,才同意这门婚事。”

“哇,她一个红二代红三代,干嘛要死乞白赖缠着裴总呢?他那时肯定还不是裴总,只是一个——身无分文的年轻人吧?”

白云看了她几眼,仿佛下了大决心地说:“算了,我都告诉你吧,不过你不许告诉任何人。这事要是捅出去,不光是你我会吃不了兜着走,还会连累跃进。”

“你说吧,我不会告诉任何人。”

“他那个红老婆,其实有个相好的,是她的同学,但恰好是她老爸的政敌,文革的时候整过她老爸,所以她爸妈死不同意她跟那个男的在一起。”

“她爸妈说不行就不行?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管爸妈同意不同意啊?”

“那是你这种平民百姓的做派,反正你嫁谁都没区别,你爹妈该拾破烂照样拾破烂。但人家当官的就不同了,儿女的婚事直接关系到全家的政治命运,哪能像你说的那样,想嫁谁嫁谁?”

她想起《山楂树之恋》里老三和丹娘的故事,那不也是奉父母之命的政治联姻吗?看来这传统的确存在,而且阴魂不散,代代相传。

她问:“那裴总是她爸妈看上的?”

“哪能啊!她家在市政府里享大福,跃进在街头打短工,她爸妈哪里知道跃进是谁?”

“那他俩怎么会——”

“是这样的,她爸妈放了狠话,说她要嫁天底下随便哪个男的都行,唯独不能嫁那个仇人的儿子,所以她就挑了一个她爸妈最不可能同意的人,说你们不让我嫁我喜欢的人,我就嫁给这个人。”

“而她爸妈就同意了?”

“对呀,你说他们狠不狠?”

“而裴总就同意——娶她了?”

“他能不同意吗?那女人的爹在C市是一手遮天的人,跃进不怕死,还怕他爸妈受连累呢。”

“哇,这个真是——比小说还小说啊!”

白云推心置腹地说:“你说,这样的婚姻怎么可能有感情呢?”

“就是。不过——他们不是还生了一个女儿吗?”

“生女儿怎么了?既然结了婚,睡觉当然是要在一起睡的啰,但那不等于跃进爱上了她。”

“嗯,也是。那他老婆——有没有爱上他呢?”

“肯定爱上了,不然怎么死不肯离婚?我没见过她那个男朋友,但是想也想得到嘛,当官人家的花花公子,还不都是银样蜡枪头,拈花惹草的主,怎么能跟跃进比呢?”

她想到裴总的假眼珠,不得不佩服白云情人眼里出西施。

白云信心百倍地说:“你放心,跃进现在也就是看在事业的份上,暂时还得跟他老婆周旋,但他的心,早就不在她那儿了,每次回去,也就是述个职,谈谈生意上的事,两人根本不在一起住的——”

她心说你叫我放心,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能把自己说得放心就行了。

23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22)

  1. 沙发!

  2. 第二?

  3. 双人沙发?

  4. 我觉得白云嘴里说的裴总对妻子的态度应该是他平时用来哄白云的。

  5. 不容易,站到了前排!

  6. 裴总去见原配,白云心里不谈定了,看来她也挺孤单寂寞的,没有什么人可以倾诉烦恼,只好抓住没认识几天的凌云,给自己安慰打气。

  7. Floor

  8. 看来白云对裴总倒是有几分情意,可裴总好似没把她当回事儿。
    当红二代红三代比富二代强不了多少,婚姻成了政治的牺牲品。
    蔚总对凌云态度不亲近,是不是因为凌云没加他微信,以为凌云不愿深交。或是从裴总那知道她有男朋友,不想打扰。

  9. 目前为止蔚总完全没有追求凌云的意思。

  10. “那是你这种平民百姓的做派,反正你嫁谁都没区别,你爹妈该拾破烂照样拾破烂。…” 世上真有人恨不能把别人贬到泥水里心理才痛快。

    “她心说你叫我放心,我有什么不放心的?你能把自己说得放心就行了。”
    凌云真是聪明小孩儿,佩服。

  11. 今天终于上来了,太激动了!前排地板上挤挤。

  12. 小三也不好当啊!如果白云发现裴总请凌云吃饭什么的,还不知道要发多大脾气呢!

  13. 凌云和蔚总最后应该是在一起了的。
    那么,不管怎么说,这个主动提出添加申请,等待凌云审核通过加自己为微信好友的行为,我都认为是蔚总追求凌云的第一个回合!

  14. 凌云等待蔚总主动提出面谈公司机密,是不是蔚总其实心里也在等待凌云主动提出?从故事情节来看蔚然对凌云的确有好感,没有煮动,应该是出于某种顾忌。

  15. 看裴总在背后跟凌云谈起让白云去跟那个看上了她的日本人谈生意的口气,根本就是把白云当为公司挣钱的工具啊,一点谈不上尊重。
    我真的不知道白云是在最初因为看上裴总的钱进而喜欢上他的人,还是裴总其实是为了公司利益而表面百般讨好白云,让她很有满足感进而喜欢上裴总?

  16. 凌云深受《十年忽悠》的影响:喜欢相对成熟一些的帅哥,而且想接近帅哥的方式也是英语。

  17. “凌云大痣”“蔚然成疯”—太搞笑了。

  18. 裴总的婚事,已经有两个不同的版本了。貌似两个都有一定的可信度。

  19. 借宝地祝艾米家的老师们教师节快乐!(好像太奶奶、奶奶、黄教授、素芳奶奶、艾米爸爸都是老师哎!)
    也祝艾园的老师们节日快乐!

  20. 突然想起来,艾米以前在国内也是老师。静秋和静秋妈妈也是老师,艾米小说里也有很多老师,我就一并祝福了,教师节快乐,天天快乐!

  21. 干部子弟的婚事,往往受到父母左右,一个是他们的父母想借儿女的婚事巩固自己的人事关系,他们也比平民百姓更容易有仇敌。另一个是他们的子女往往依赖父母的力量才能在社会上混得好,所以子女不得不听从父母的安排。

    如果换成我的爹妈,都是平凡到没仇人的地步,我找谁都不会是他们的仇敌的女儿,他们也不能左右我的前程,所以他们顶多发表一下意见,我听不听,就无所谓了。

  22. “她想起微信是 有这么一个功能”——“是”和“有”之间多了一个空格哈。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