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23)

但白云肯定是放不下心的,不停地看手机,不停地发信息,一会没回音就烦躁不堪。

凌云被搅和得完全没工夫看文件,因为刚一开看,白云就走过来了,跟她跃进长跃进短的,讲个没完。

她没办法,只好放下手中的活儿,打起精神听白云讲古,权当遇上了祥林嫂。

中午的时候,白云又走了过来:“都十二点了,未必还在述职?述职述得饭都不吃了?”

她知道白云在烦什么,安慰说:“饭肯定要吃的,但可能他老婆也在饭桌上,他不方便回你的信——”

哪知道一句安慰话把白云搞爆了,大声呵斥说:“你脑残啊?表瞎说行不行?他怎么可能跟他老婆一起吃饭呢?那么丑的老女人,坐旁边他吃得下去吗?”

她又好气又好笑,看来白云对裴总是动了真感情了,但你动你的真感情,干嘛对我发火呢?裴总去省里述职,关我什么事呀?我又不是裴总的老婆,你吼我有什么用?把我惹毛了,我一古脑把裴总怎么不把你当人的事都说出来,气死你!

她隐忍着,不跟祥林嫂一般见识。

白云又查一遍手机,然后痛下决心说:“不管他了!走,我们也出去吃饭。”

“去哪儿吃?”

“你上次把他拖哪儿去吃的,我们这次就去那里吃。”

她差点跳起来:“我哪有把裴总拖哪儿去吃啊?”

“没有吗?别瞒我了,我连你们吃的什么都知道!”

“吃的什么?”

“米粉!不是吗?”

看来是真知道!

这事只有她和裴总两个人知道,她对谁都没讲过,白云却知道了,那只能是裴总自己告诉白云的。

她真的不明白,裴总为什么要把这些都告诉白云,到底是“三管严”,遇事都要向小三汇报,还是碎嘴子,不在背后瞎叨叨就活不下去,或者就是爱炫耀,屁大点事也要在小三面前编瞎话吹嘘自己,好让小三紧张他。

她不客气地说:“我跟裴总一起吃过米粉是不假,但不是我拖他去的,而是他拖我——是他硬要我跟他一起出去吃,我推了多少遍都没推脱。”

白云脸上是一付“你想说什么都行,但甭想骗我”的表情。

她知道肯定是那个八面讨好的裴跃进,到处放电,到处献殷勤,但为了在情人面前开脱自己,又把责任全都推在一众女人身上,老婆那边是老婆死不肯离婚,她这边是她硬拖着他出去吃饭。

这种没担当的男人,太让人瞧不起了!

她坚持说:“不管你信不信,真的不是我拖他出去吃饭的——”

“好了,好了,走吧。”

她感觉白云不是约她出去吃午饭,而是要把她拖到“事发现场”去当众出丑,就地正法。如果在米粉店打闹起来,那就丢人丢大发了,虽然她不是过错方,也不一定打输,但观众们那颗看戏不怕台高的心,才不管谁对谁错谁输谁赢呢,统统都是母狗打架,看的是双方笑话。

她推辞说:“我现在还不饿,你先去吃吧。”

“去吧,去吧!都十二点了,还不饿?你们那天不就是这个点儿出去吃的吗?”

她死推活推,白云死劝活劝,劝不动就真的动手来拖她。她见不去也会打起来,只好把心一横,哼,去就去,我就不信你能把我吃了。

她换上自己那双好走路的鞋,跟白云一起走出公司,来到外面街上。

白云还穿着高跟鞋,边走边抱怨:“这么大热的天,如果不是你拖他出来,他会跑这破地方来吃饭?我们每次都是开车出去吃的,不是‘海天阁’,就是‘翡翠楼’——”

她讥讽地说:“那你今天怎么不去‘海天阁’呢?”

“那么远,又没车,我怎么去?”

“叫司机送啊。”

“司机,哼——”

“司机应该没跟裴总去省里吧?”

“跃进才没那么傻,坐那么远的车跑省里去呢。他坐飞机去的——”

“就是啊,那司机不是还在C市吗?你打个电话,叫他送你去‘海天阁’吃午饭,我也跟你去沾沾光。”

“你以为司机那么好叫的?”

“我叫就肯定不好叫,但你叫肯定没问题。俗话说,不看僧面看佛面,他知道你是裴总的——什么人,敢不送你去?”

“我——没让跃进把我们的事告诉别人——现在他还没离婚,还是别张扬的好——”

她见白云这么自欺欺人,真的不忍点穿,只笑了一下,没继续敲打。

到了餐馆,白云又抱怨说:“这么小,这么脏,连空调都没有,怎么吃啊?”

“用嘴吃呗。”

“不嫌丢人?”

她烦了:“你嫌丢人就别来吃呀!今天该不是我拖你来的吧?”

白云哑了,好一会才说:“我就是想问问你到底是谁拖谁——”

“我不是已经告诉你了吗?”

“但是——”

“算了,如果你一定要认为是我拖他出来的才开心,那你就那么认为吧,反正我无所谓。不过,我不懂的就是他干嘛要把吃饭的事告诉你,明明这么怕你知道,那干嘛要做,做了又去告诉你呢?”

“我没说是他告诉我的——”

“是么?别对我说是你派人跟踪他。”

“你可别乱说!我可没派人跟踪他。”

“那就是你自己亲自跟踪?”

“我——才没那么无聊呢。”

“那你怎么知道他和我出来吃米粉的事呢?”

白云不肯泄漏机密:“老板和秘书吃个饭,有什么大不了的?你干嘛不敢承认?”

“是啊,你知道没什么大不了的,干嘛这么计较呢?”

“我没有计较!我只是问问是谁拖的谁——”

她见绕来绕去就是这点破事,懒得再绕了:“那就算是我拖他出来的吧,行了吧?”

白云的目的达到了,口气也温和下来:“其实我知道你——没什么坏心眼,你妈和跃进是同学,你就像他的——侄女一样,你根本不会打他的主意,对不对?”

她为了打消白云的疑虑,孤注一掷地说:“就算我想到他头上去,他那眼睛也把我吓跑了。“

“他眼睛?他眼睛怎么了?”

“难道你没——注意到?”

“你的意思是——他失去了一个眼睛?”

“是啊。”

“但是——那又怎么了?难道我们会因为他过去受过的创伤而瞧不起他吗?”

她还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说不会吧,怕白云以为她爱上了裴总,说会吧,又怕白云汇报给裴总,把裴总给得罪了。

她哼哼哈哈地混了过去。

两人点了餐,开始吃。她的胃口受了一点影响,但吃货的本色还在,仍然吃得很香。而白云简直没有一点心思吃饭,还是不停地发消息,不停地查消息。

她出于好心,也出于八卦的天性,建议说:“你别那么紧张他,而要让他紧张你。他在那边跟老婆聚会,你就说你在这边跟男生聚会,我保证他立马紧张你——”

“我说我跟哪个男生聚会?”

“你就说——你在跟蔚总聚会。”

“魏总?哪个魏总?”

“公司里的蔚总啊。”

“公司里的魏总?哪个公司?”

“不就咱们公司吗?”

“咱们公司哪有魏总?”

“没有吗?”她搞不懂了,“那未必他是总公司的?”

白云想了一会:“总公司也没有魏总,只有吉总,张总——”

她越搞越糊涂了:“那未必他是别的公司的人?但他怎么会在咱们公司谈生意呢?”

“在咱们公司谈生意?”

“是啊,我刚来的那一天,他就在咱们公司楼上谈生意,前台叫他蔚总呢。”

“那也可以是别的公司的老总,跟咱们公司有生意上的来往,谈判地点设在咱们公司,当然就在咱们公司谈生意啰。”

“但是——他怎么会认识人事科的刘姐呢?”

“认识人事科的刘姐?什么意思?”

“他听说我是新来的,就带我去人事科报到,一去就跟刘姐打招呼,直接称呼‘刘姐’——”

白云也搞糊涂了:“是吗?有这种事?”

“裴总也跟他很熟,还说每次跟英语国家的老外谈生意,都是他当翻译,因为他在美国留过学,英语很好——“

“在美国留过学,英语很好?你是不是说蔚然?”

“对呀,就是蔚然。”

“蔚然就蔚然,你说个什么‘魏总’,我还以为你在说谁呢!”

“他不是蔚总吗?”

白云有点不屑地一笑:“我差点忘记了,他也是个总,不过不是咱们公司的老总,是他自己那个破公司的老总。”

“破公司?”

“是啊,二三十个人的小公司,什么老总啊?只相当于咱们公司一个科室干部,我从来都没拿他当老总看,所以你刚才说蔚总蔚总,我都不知道你在说谁。”

“他不是咱们公司的?那他怎么对公司里的事那么熟呢?”

“他以前是咱们公司IT的头,后来跳出去自己开公司。”

“哦,原来是这样!”

“他刚从美国回来的时候,跃进看在跟他爸认识的份上,收留了他,让他做IT的头。刚开始他还是尽心尽力地在公司里干的,但等他站稳了脚跟,结交了一些人脉,就嫌咱们公司IT那块太小了,不能施展他的拳脚,要辞职去开公司。跃进这个人最善心了,一点都没怪他,也没刁难他,还往他公司里投了资——”

“难怪他那么感恩,一直在帮裴总的忙,比如做翻译什么的——”

“那是帮忙吗?他每次做翻译,跃进都付了他钱的。”

“那裴总招我来,是不是为了让我——”她差点把做翻译的事说出来了。

白云嘴一撇:“我不知道他招你来干什么,我只知道他这个人最善心,看到你妈那么求他,他能不给你安排个工作吗?但你也看见了,你在这里根本没什么事干,他就是看在你妈的份上,给你一口饭吃——”

18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23)

  1. 凌云还挺机灵的,一下子从白云那儿套出这么多蔚然的消息来。就是总觉得凌云的工作环境不好,裴总不太正派,白云又疑神疑鬼的。

  2. Floor

  3. 隐形的翅膀

    当小三好累啊, 防小四,防大婆, 防天防地防路人啊。

  4. 赫赫,白云不是醋坛子,是醋缸。
    “但你也看见了,你在这里根本没什么事干,他就是看在你妈的份上,给你一口饭吃——”这话说得太过分拉,看凌云怎么回答。

  5. 原来老蔚是这个公司出去的,难怪对公司那么熟悉。

  6. 我来猜两把:

    1. 老蔚后来潦倒了,公司不景气,或者父亲病重需要钱治病,还需要人照料,他没空打理公司,所以生意不好。但凌云对她不离不弃,最终感动了他。

    2. 凌云后来潦倒了,被白云排挤出公司,或者裴总追求不遂,一气之下把她赶出了公司,老蔚收留了她,两人建立起感情。

    呵呵,我怎么总要往“潦倒”上猜呢?

  7. 我来猜的是某种机缘凌云去照顾了(一段时间)蔚然的父亲,蓝指环就是蔚然父母那辈给儿媳妇准备的有点古旧(类似于传家宝之类的吧,我也说不好)的礼物。

  8. 我猜是艾友友老师的第2选项。凌云从裴总公司离开,去蔚总公司,还帮蔚然照顾父亲,和他一起共患难,可能最后去国外发展了,并有情人终成眷属。

  9. 占个地儿

  10. 我觉得蓝指环不是蔚然父母给凌云一个蓝色珠宝戒指这么简单,如果是的话,那只是故事里一个很小的情节,艾米不会拿来做题目。

    这个蓝指环,肯定有更重大的作用,只是目前还猜不出来。

  11. 白云说话真刻薄。

  12. 按白云目前的状况,她的下场会比较惨,不是被老裴甩了精神失常,就是把老裴惹火了给做掉了。老裴这种土匪大佬,可不是好惹的,最好是能躲多远躲多远。

  13. 嗯,十年忽悠,听您一说,我再略微变一下思路哈:
    这个蓝指环来源于蔚然父母,因为某些事由蔚然父母或者蔚然本人送给了凌云,后来它在某种关键场合或者关键事件中发挥了作用。
    这个关键事件出现在(此处接艾友友猜的选项1)后来蔚然潦倒的过程中。

  14. 我再来猜一把:戈亮在B市先移情别恋,找了新女友,于是戈亮凌云分手。

    后来凌云蔚然走到了一起,蔚然父亲病重,期间得到了凌云悉心的照料,于是收到了蓝指环。

    再后来蔚然公司因为某种原因(或者裴总追求凌云不遂,凌云与蔚然在一起,裴总土匪作风发作,大整了一把蔚然)受到重创潦倒,蔚然因为保护凌云竭力分手。

    再再后来,过程省略,因为细节猜不出,凌云蔚然一起克服困难(出国?)终于王子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不过这个猜测貌似没蓝指环啥事哈。

    重来一次再猜哈,或者蔚然凌云分手后,再没什么联系,凌云出国,在一个偶然的机会重逢蔚然,至此为止,凌云生活中意外邂逅《十年忽悠》情节(这也与艾米在前几集提及《十年忽悠》相呼应),凌云拿出一直保存的蓝指环,表明心迹,一直忘不了蔚然,于是王子公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

  15. 我觉得戈亮跟凌云走不到一起。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