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27)

凌云看着手中的香奈儿五号香水,等待裴总的经典表白: “我站在纽约第五大道最高档的商店里,看着这瓶最名贵的香水,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年轻貌美气质高雅的女生形象,我觉得我必须买下这瓶香水,找到那个女生,亲自把这瓶香水送给她。当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你跟我心目中的那个形象重合了——”

她有点拿不准待会听到这话要不要把香水往桌上一扔,或者就往裴总脸上一扔,正好扔在裴总的假眼上,砰的一声,香水瓶碎了,裴总的假眼也碎了,正当裴总捂着眼睛嗷嗷叫的时候,她就站起身,义正词严拿腔拿调地说;“你把我当谁呀?”

她知道这样做太狗血了点,跟那些国产婚恋剧有得一拼。但这事本身就是一件狗血的事,如果不这样做,就会显得太脑残太好骗。

说真的,你把我当谁呀?是不是当成那个胸不大但仍然无脑的白云了?

当然,这么狗血的剧情,狗血的桥段,最后的结局肯定也很狗血,她把裴总得罪了,裴总把她炒掉了。然后裴总继续做他的老总,继续骗他的小姑娘,而她就又回到失业大军里,重新找工作,每天听她爸妈唠叨,听戈亮劝她去B省。

算了,理智点,别搞得那么狗血,就装作从来没听说过“我站在纽约第五大道”这个桥段的样子,表现出真诚的感动神情,然后把戈亮搬出来,客气地推辞掉裴总的礼物,那样就既不会显得脑残,又不会得罪裴总了。

对,就酱!

再一次显示出有个男票的好处!

不过,她很快就发现这通盘算是多余的,因为裴总并没奉上那段经典表白,而是正儿八经地解释说:“这个你下星期见外商的时候用得上,因为这次来的是美国客人,他们不像山田那种杂种鬼子,就喜欢卡哇伊的女孩子,你穿得粉红粉绿的,他们就认为你漂亮。美国人——比较喜欢高档次的职业女性,这个香水配你那套黑西服套裙,正好。”

啥,还真是为了工作?

再看看手中的香水,突然发现瓶子好小啊!

是不是商家搞促销送的小样啊?

肯定是!

她现在手边没白云那瓶香水,无法比照,但凭印象,她觉得这瓶比白云那瓶至少小一半。

明白了!

白云那瓶才是裴总站在纽约第五大道浮想联翩时特意买下的,而她这瓶只是店家看在裴总买了那瓶的份上,顺便送的一个小样。

她怒了!

你把我当谁呀!

或者应该说,你把我不当谁呀?

意思是,你把我连谁都不当吗?

太欺负人了!

她不假思索地把香水放回到桌上,冷冷地说:“我有香水,用不着这个。”

“但是——这个的档次——”

“这个档次的香水我多了去了,光是这个香奈儿五号,我就有几大瓶。你这个这么小,是商家送的小样吧?”

“什么小样?”

“就是sample!商家免费给你试用的。”

“是吗?那我这个不是小样。”

“肯定是小样,正规卖的香奈儿五号,根本没这么小瓶的。这个能用几次?一次就用光了。”

“你也 就是下星期见外商时用嘛——”

哼,终于承认了,真的只能用一次!

她傲娇地说:“算了,用不着。高档香水我多得很,只不过我平时不怎么用而已。下星期见外商时我自然会用,随便哪一种都足够档次。”

“是吗?你怎么这么多高档香水——”

“我男朋友有亲戚在美国,他经常托他们从那边给我捎这些东西过来,高档香水啊,高档手包啊,高档鞋啊,什么都给我捎。像这个档次的香水吧,就给我捎了十多瓶,用到过期都用不完。哪天我带一瓶来送给你,你可以拿去送给白云那样的人。”

裴总目瞪口呆地看着她,好像被她的奢侈程度给镇住了。

她很得意,哼,你还想糊弄我?看我不糊弄死你!

然后她看看表,坚决地说:“不早了,我得走了,我爸妈还等着我回去吃饭呢。”

“菜都点了,干嘛又跑回去吃饭啊?”

“我出门时我爸妈就说了,如果我到五点还不回去,他们就打电话报警。现在已经三点多了,我不赶快走,五点就赶不回去了。”

“五点不回去就报警?为什么?”

“因为你把我约到这么个地方来见面,他们不放心。”

裴总很受伤的样子:“他们对我还不放心?你妈又不是不认识我,怎么会——”

“现在的老总,谁不是——谁能让人放心啊?”

裴总无奈地摇摇头,说:“你爸妈太多心了,我只是不想等到下星期在公司里把东西给你,让白云看见,所以约你到这里来——”

裴总越解释,她越怒。切,原来真是为了工作!再加上怕情人误会!

TNND!我还以为是对我有意思,至少是有企图呢!

原来你啥想法都没有啊?

难道我就那么没魅力吗?

难道我连白云都比不上吗?

她坚持要走,裴总只好打电话把司机叫来:“小云爸妈还等着她回去吃饭,麻烦你帮忙送回去一下。”

司机一副极不情愿的样子盯着她,好像刚才正在后座跟人车震,被裴总一个电话叫起来一样。

她不管那些,带头往门外走,司机只好跟上来。

坐进车里之后,司机发牢骚说:“刚来就要走,搞得人饭都吃不成。”

她只好继续撒谎:“我爸妈说好要我五点之前赶回去的——”

“那你早说啊!早说我就不用把你这么大老远拖到机场来了。”

“我哪知道路上要这么长时间呢?”

这倒是个事实,司机没话说了。

但过了一会,司机又说:“也就是裴总心善,能容忍你们这些任性的小女生。如果是我的话,菜都点好了,再怎么也得让人把饭吃了再送你回家吧?你愿意等,就坐旁边等,不愿意等,你自己打的回去。司机也是人,也要吃饭——”

她听司机的口气,原定计划是三个人一起吃饭的,这更让她光火,在心里暗骂裴总:你脑子有病啊?为了这么一瓶破香水,把我大老远地叫到机场来,你就那么怕你的白云啊?

回到家后,父母都上来问长问短,她没好气地说:“没什么,就是下星期跟外商谈判的事。”

她爸说:“那就好,我还生怕他对你有什么——不良企图呢。”

她妈说:“他对小云能有什么不良企图?他是我的同学,又是我以前的——”

这次,不等她爸跳出来鄙薄她妈,她就抢先说:“我说你有点自知之明行不行?别老以为人家怎么喜欢你了!那都是人家嘴里说说好玩的——”

她爸很开心:“看见没有?连小云都这么说你!”

她又冲她爸发脾气:“你也别笑人家!你自己还不是老以为哪个女家长对你有意思,其实人家那是为了孩子才说你几句好听的话——”

她妈警惕地问:“哪个女家长?哪个女家长?”

她见世界大战又要爆发,马上撤了:“我肚子饿了,不跟你们说了。”

她妈见女儿饿了,也没心思追究女家长的事了,赶紧到厨房去做饭。

天热,她妈没做什么大鱼大肉,就是两盘青菜咸菜和一盘凉拌的小虾。

她边吃边想,不知道裴总今天点了些什么菜?那么豪华的餐馆,菜式肯定很好,不怪司机那么遗憾那么牢骚满腹。刚才真不该发那通无名火的,至少还能吃上一顿豪华餐。

吃过晚饭,她就上线跟戈亮热聊,一直聊到眼皮打架了才罢休。

星期一,她回公司上班,那两个家伙一上午没露面。一直到下午两三点钟了,才看见白云姗姗而来,一进门就跑到她办公桌前来:“猜猜,跃进这次给我带什么 回来了?”

她以为裴总把那瓶她不要的香奈儿转送给白云了,略带同情地问:“香奈儿五号?”

“才不是呢!”

“那是什么?”

“猜呀!”

“我猜不出。”

“是一对香奈儿的珍珠耳环!”白云把头送过来给她看,“看见没有?他说我耳朵长得玲珑剔透,就该戴珍珠耳环,而且必须是香奈儿的——”

她心里酸水一冒,看来裴总还真是喜欢白云啊!

她忍不住说:“他是不是买了两副耳环,你一副,他老婆一副?”

“不可能!他怎么会给他老婆买耳环?”

“我听说那些有老婆有情人的男人都是这样,什么礼物都买两套,老婆一套,情人一套,这样才能把两边摆平——”

“不可能!他老婆那个耳朵——老得像牛耳朵,能算得上玲珑剔透吗?”

“那就买对铂金的耳环,牛耳朵马耳朵都能戴——”

白云愣在那里,她心里很得意,哼,我让你炫富,我让你秀恩爱!

但白云马上拿出手机:“我现在就打电话问他!”

她慌忙阻拦:“你问他什么?你问他什么?”

“我问他这次到底给那个老女人买了礼物没有!”

“你问他,他会告诉你实话?”

“他说过他早就不给那个老女人买任何礼物了——”

“既然他说过,那你干嘛还打电话问他呢?”她恐吓说,“男人最不喜欢找他们兴师问罪的女人了,你这样去问他,他会觉得你不信任他,你把他搞烦了,他会回到他老婆那边去的!”

白云放下手机:“我觉得跃进不会给那个老女人买礼物的,他都不爱她了,还给她买礼物干嘛?以前没我的时候,他兴许还买点东西应付她一下,自从有了我,他心里根本装不下任何人,更别说那个老女人了!”

她竟然找不出话来反驳,只感到说不出的失落。

白云秀完了珍珠耳环,就自我下班走掉了。

她也没心思坐班了,提前离开公司,坐公车回家。

晚上,吃过饭,冲过凉,她又上线跟戈亮热聊。

聊着聊着,戈亮说:“我们国庆节把结婚证扯了吧。”

她好像整装待发的士兵听到了冲锋号一样,雀跃地响应道:“好啊!”

21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27)

  1. 凌云和以前艾米笔下的女主角都不太相同。 那么男主也未必是类似的了。

  2. Floor

  3. 凌云这种心态很普遍:我肯定是不会上你的当,做你的情人的,但如果你对我完全没企图,我也是很失落的。最好的情况就是你死命追我,诱惑我,但我不答应,你不屈不挠的诱惑,我还是不答应,那样面子里子都有了。

    一旦有别的人在那里追求时,“驴”就显得各种不令人满意,但等到发现别人根本就没追自己,就会对“驴”格外感激,看着也就满意多了。

    在这种情况下结的婚,十有八九会后悔。

  4. 艾米写小说,从来不掩饰女主的缺点,包括《十年忽悠》中的她自己。当艾伦在收审站关押的时候,她也曾跟着小昆去舞会,她甚至安慰自己说,艾伦关在那里更好,那样他就不能和别的女孩子交往了,而她自己还可以跟别的男孩子交往。小昆送她项链,她也是很高兴的。如果不是看到小昆和那个女人“野合”的场面,说不定会走更远。

    谁还没点虚荣心了?

  5. 我很惊讶凌云答应戈亮的求婚,因为凌云不是很满意他的。

  6. “但这事本事就是一件狗血的事,”是不是应为“但这事本身就是一件狗血的事,”

  7. 我也觉得裴总是不是脑子有病啊?这兴师动众的把凌云叫来,就是显摆一下他的假眼睛,送个香水小样儿,让凌云陪她吃顿饭,听他左拥右抱的黄色床事?
    凌云看不上、甚至看不起裴总,但越是这样,越是会觉得自己看走眼,有点自作多情的以为裴总有什么不良意图,结果连这么个老渣男都看不上自己,的确有些失落。失落的是自己的魅力。不过,凌云有点儿冲动啊,夸大其词的顶撞了裴总,又挑起父母的战事,还答应和戈亮去领证儿,又险些勾起白云对裴总老婆的嫉妒心,估计她清醒了就会后悔的。还得百般挽救。

  8. 最后一句【雀跃的相应到】应为“响应”吧!

  9. 如果裴总真的对凌云没有什么企图,可是一件好事啊!虽说也就一时即刻的可能觉得有点失落,但这也就是个短时的心态问题,想通了或者及时把自己开解了就过去了,如果真被看上了,那可真是个麻烦呢。
    Ps:上个留言我写错了,把“道”写成了“到”。

  10. 【“这个你下星期见外商的时候用得上,因为这次来的是美国客人,他们不像山田那种杂种鬼子,就喜欢卡哇伊的女孩子,你穿得粉红粉绿的,他们就认为你漂亮。美国人——比较喜欢高档次的职业女性,这个香水配你那套黑西服套裙,正好”】——裴总还是肯定了凌云的高大上,算他有眼光!看来他还是很知道凌云与白云的区别的。嗯还有,裴总会适宜性的用人哈,知道二云分别适合哪种场合,分别负责哪种谈判。

  11. 哈哈,我不知道别人哈,不过我自己有时候倒是有过这种心态:如果遇到我自己比较鄙视的某人跟我表达了这种意思,我就会想:啊???我是不是有什么问题?怎么会被这种渣男看上?
    如果有人看上了我比较鄙视的人,我就会想:哎呀,这人,品味实在是不咋的!!

  12. 所以依着我的这种想法,加上裴总对凌云白云着装、气质上的评价,我这一集还给裴老总加分了呢,有眼光啊!

    如果是他本次出场的飘飘真丝衬以及好闻的男士香水的行头再不是勾引的行头,那我就当他品味不俗好了。至少很区别于那种恨不得十只手都带满大金戒,脖子上再外带一大粗栓狗链的暴发户老板。

  13. 聊着聊着,戈亮说:“我们国庆节把结婚证扯了吧。”

    ~~~~~

    只有我一个人觉得这求婚太潦草了?太没有仪式感了?这可是终身大事哦!最起码也要面对面的来吧?

    凌云一失落,戈亮多省事啊!然后假如凌云再一反悔,戈亮会不会怒了:你玩我啊?

  14. 凌云可能太性急了点,马上就要见外商了,也就能见着蔚然了,说不定会有些新发现,新进展。这么早就答应戈亮国庆拿结婚证,可能会后悔。

  15. 在裴总这个问题上,凌云也太性急了点,裴总不是山田那种人,他泡妞可能会讲点情调,慢慢来。

    我感觉裴总有点像《十年忽悠》里的小昆,他在凌云面前一点也不隐晦他和别的女人有性关系,可能是因为他认为性和爱是分家的。他跟老婆和白云保持那种关系,都是因为“心善”,不忍伤害对方,并非出于爱情。

  16. 凌云收到香水时的心理描写真形象细致。

  17. 哈哈,我今天也想说呢,下周见外商,蔚然这匹“马”一发威,高富帅,又成熟稳重,外加一口流利的英语,运筹帷幄的气场…那边厢又得逊一截!

  18. 不要紧,答应了结婚凌云还可以逃婚。

  19. 白云的话也要打几个折扣,她说礼物是裴总送的,未必就一定是裴总送的。我觉得裴总不会那么傻,两个在一起工作的女人,他送一样的东西,不怕这两个女人交流信息?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