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28)

答应了戈亮国庆节领结婚证,凌云有种倦鸟归山游子归家的感觉。

没结婚,哪怕已经滚了床单,都感觉自己是自由身,对方也是自由身,双方都有资格找别人。

所谓“有资格”是从一个角度看问题,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就成了“有责任”。也就是说,只要还没结婚,就总是感觉自己还没定下来,还得寻找意中人。

事实上,她一直是本着“骑驴找马”的原则在跟戈亮交往,内心深处总是不相信这就是她的最终归属。但她找来找去,也没看到一匹合适的马,大多数是劣马,连驴都不如的那种。好不容易看到一匹令她心动的骏马,人家却早已有主。

到最后,发现还是自己骑着的这头驴最好。

虽然刚开始一点也不浪漫,而且自己也不是戈亮的首选或者初恋,但一旦敲定关系之后,他还是很专一很可靠的。他看她的眼神,可能算不上摄人心魄,不能让她心旌摇荡,但也从来没觊觎过别的女生。他和前女友断了就是断了,没有拖泥带水,没有流露过怀念的意思。即便后来那个小昭被人抛弃,又来找他,他也没回头。

在当今这个“前任幽灵不散,小三继往开来”的世界里,能找到戈亮这样的男朋友,应该算得上一个奇迹了吧?

当然,戈亮不能跟《十年忽悠》里的艾伦相比,人家艾伦不仅高大英俊,还那么睿智幽默,深情专一。但她自己也不能跟《十年忽悠》里的艾米相比啊!就凭她“骑驴找马”的破德性,就说明她在爱情上一点也不专一,人品有问题,即便她遇到一个像艾伦那样的男生,估计人家也不会看上她。

俗话说得好,鱼找鱼,虾找虾,乌龟找王八,自己是什么样的人,就只能找到什么样的对象。

认命吧!

认命的好处,就是老老实实嫁给骑着的这头驴,别再想着找马的事了。不找马,就不会为骏马有老婆,野马有情人烦恼。也不会因为没人来追自己烦恼,咱不是没人看得上哈,咱是已经结婚了,所以人家不敢追了。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女人结了婚会长胖了——不操心找对象的事了呗!

她把国庆扯结婚证的事对父母说了,她爸头一个支持:“好啊,好啊,国庆节就把证领了,他过来玩也好——安排。”

她知道老爸的意思,如果领了结婚证,就可以名正言顺地住在一个屋顶下,邻居就不会说闲话了。不然的话,即便她和戈亮是分房睡的,邻居还是会认为他们在同居。而老凌让人家在自己屋檐下欺负自己的女儿,那就太没脸面了。

她发现她这代人和她父母那代人之间的代沟,真是太深了!尤其是在婚前同居这个问题上。她敢担保,她邻居家的孩子早就跟她一样,和对象滚了床单了,但他们的家长都蒙在鼓里,还在那里满脸鄙薄地谈论别家的孩子未婚同居。

太老土了!

她妈听说了扯证的事,很不赞成:“干嘛这么慌着领结婚证?我和你爸都还没亲眼见过他,都不知道他——人品如何呢。”

老爸说:“他人品如何,小云平时又不是没对你讲过——”

“讲过有什么用?那只是间接的了解,我还得直接考察他一下。”

“你当你在选干部啊,还考察?”

“当然要考察!这是我小云的终身大事,我能不考察吗?”

“怎么考察?”

“就从他的谈吐啊举止啊,会不会做家务啊,对老人的态度啊,等等,就可以考察出他的人品。”

她暗叫糟糕!戈亮在家就是个横草不拿竖草不拈的主,而她妈还在这里指望戈亮来了做家务,肯定会闹得皆大不欢喜。

她委婉地说:“妈,现在还有几个人自己做家务啊?都是请保姆。戈亮他爸妈都是干部,家里一向都是请着保姆的——”

“那他完全不会做家务?”

“没必要做嘛。”

“那你们将来也请保姆?”

“这都老远的事呢,干嘛现在拿出来说?”

她妈坚持说:“这什么老远的事?你们都是二十好几的人了,结了婚,还不生孩子?一生孩子,家务事多了,如果他什么也不会干,马上就闹矛盾。”

“真到了那时候,可以请保姆嘛。”

“请保姆不要钱?你们小两口,刚参加工作,能有多少钱请保姆?再说,你以为请保姆就万事大吉了?你请个年轻的,他跟保姆搞上了,剩下你一个人带着孩子哭!”

她恶心地龇了龇牙:“那就不请年轻的呗。”

“你以为请个老的就放心了?照样出事!我就知道一个,保姆都五十多了,硬是跟那个不到三十的男主人搞上了——”

她指指老爸:“那他也不会做家务呢——”

这话不说还罢,一说可就把老妈说火了:“就是因为他不会做家务,我上了当,吃了一辈子的亏,我才叫你睁大眼睛,别走我的老路!你看看我,家里家外都得忙,班没少上,钱没少挣,回到家还要围着锅台转,人累病了,心操老了,人家倒好,保养得红光满面的,反过来笑我看上去像他妈——”

她爸申辩说:“我又不是不做家务,是你嫌我做得不好——”

“我嫌你做得不好,那你就做好点啊!为什么你还是做不好呢?你以为我不知道?你那是故意的,故意做不好——”

她爸嘻嘻哈哈地说;“你这么会做家务,到时候跟过去给小云做呗。”

“切,你想得倒好!我侍候了你们爷俩一辈子,还接着去侍候戈家那小子?我自己的女儿,侍候时候没问题,你是我瞎了眼找下的,也只好侍候,但戈家那小子——”

“那是你女儿瞎了眼找下的——”

“所以我就不能让她瞎着眼找!”

她烦了:“算了,算了,懒得跟你们说了。本来很高兴的事,被你们左一说,右一说,就变得一索然无味!”

老爸警告她妈说:“年轻人的事,你别在中间搅合了。人家两人自己都决定领结婚证了,你插个什么话?”

“小云年轻不懂事,我不给她把着关行吗?”

“你把关,你把关。我就是怕你七搅八搅的,把孩子的事给搅黄了。”

“姻缘天定,如果他们两个人有缘分,谁也搅不黄——”

“既然姻缘是天定的,又还要你把个什么关呢?”

她真的听不下去了,扭身跑掉,回到自己房间。

躺在床上,想到自己憧憬过的婚礼和婚后生活,感觉现实真是太太太残酷了。

她自认并非那种眼睛朝天脚不着地的想入非非族,她对婚后生活的想象,并不是童话故事里王子公主不食人间烟火的“从此,他们过着幸福的生活”,也不是言情小说里要星星摘星星的花前月下,她只希望自己的婚姻生活像《十年忽悠》续集《憨包子与小丫头》和《小情敌》里描写的那样,一大家子,有老有小,平平淡淡,和和气气,恩恩爱爱,幽默风趣。

貌似那种生活也跟自己无缘!

她妈好像生怕她不够烦恼一样,追到她房间来烦她:“你领了结婚证,是不是就要搬到他那边去了?”

“我搬他那边去干嘛?”

“那他——搬到这边来?”

“他搬这边来干嘛?”

“那你们就这么——两地分居?”

“两地分居怎么了?现在不就是两地分居吗?”

“现在是两地分居,但那是因为还没结婚嘛。一旦结了婚,怎么还好两地分居呢?”

“为什么结了婚就不能两地分居?”

“结了婚,就是一家人了,老这么分着——容易出事。”

“那现在这么分着就不容易出事?”

“现在还是男女朋友嘛,如果出了事,可以分手——”

“结了婚就不能分手了?”

“分当然是能分,但是——多伤筋动骨啊!他离个婚没什么,现在离了婚的男人是香饽饽,但你一个女孩子,离了婚,身价就降低了,再找就——麻烦了——”

她知道她妈说的都是事实,但是这当口听到这些话,真的很崩溃!

说好的倦鸟归林游子归家呢?

怎么像是倦鸟归泥游子戴枷了?

戈亮的爸妈也没闲着,也赶来给她糊泥浆戴枷锁了,一定要他们领证前先搞个婚前财产公证。

戈亮是个乖乖儿子,赶紧来跟她商量:“我爸妈也是被现在这些刁蛮女生吓坏了,说我太老实,怕我到时候吃亏,落得人财两空,所以一定要我们签个婚前财产公证——”

“什么意思?”

“就是公证我爸妈给我的房子和车子什么的,都是我的,我和你婚姻存续期间,你都有权使用。但如果我们离婚的话,你不能——分割这些财产——”

她仿佛被人一脚从婚礼上踢跪到离婚法官面前,身上还穿着洁白的婚纱,耳边却是法官威严的宣判:“你必须净身出户——”

她郁闷地问:“难道你爸妈准备在房产证上写我的名字的?”

“呃——应该不会,只写我的名字。”

“那不就结了?”

“什么意思?”

“房产证上都没我的名字,我还分割个什么房产呢?”

“呃——但是——他们说中国的政策都是——千变万化的,说不定哪天就变成——有没有名字都得分割——”

“那签个婚前财产公证又有什么用?政策还不是可以变化。”

“但是那是公证,不是政策——”

“切,要是到了离婚份上了,谁还稀罕你那些财产?连人都不想见了,凡是跟你有关的,统统烧掉撕掉粉碎掉——“

“我知道我们不会到那一步的,所以现在签一个也无所谓,主要是让我爸妈放心,不然他们不让我们扯结婚证——”

“扯结婚证还要你爸妈同意?”

“扯结婚证本身不要我爸妈同意,但是——房产过户得我爸妈同意才行啊,而且——不扯结婚证,他们也不让我去拿车——”

原来这才是他急着扯结婚证的真实原因!

她冷冷地说:“我看我们国庆节还是别扯结婚证了——”

戈亮急了:“你这是什么意思?刚答应的事,转眼就变了,你玩我啊?”

18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28)

  1. Sofa

  2. 呵呵,今天好早啊!

  3. 为了要提车才要拿结婚证的!幸好发现得早。

  4. 貌似昨天俺也有幸言中一句:你玩我啊?

    哈哈哈!

  5. 很好,我就是怕凌云嫁错人。戈亮有不少毛病,我总觉得小云可以找到更好的。

  6. 两个老的也不好相处,这个证不领也罢。

  7. 本来就是个鸡肋,还这么多防范,双方的感情也没到不计较这些物质问题的地步。

    现实生活中常常有因为这些琐事闹崩了的,甚至订下了婚期,发出了喜帖。

  8. 婚姻是人生中的大事,结婚后应该如何,两个人都没有什么计划,继续两地分居,这很不靠谱。关键是戈亮这个人,虚虚的,靠不住的感觉。
    能不这么仓促的结婚挺好 。

  9. 这个老爸很不看好自己的女儿啊,生怕她嫁不出去似的。

    老妈的话虽然窝心,却是实实在在为闺女考虑,也很在理。

  10. 从戈亮爸妈的角度看,他们提出财产公证的要求也不算过分。

  11. 戈亮一句“你玩我啊”,暴露了小人之心。所谓黄者见黄,性者见性,如果他自己心地单纯,不会首先想到指责别人玩他。

  12. 隐形的翅膀

    好一堆的鸡零狗碎啊! 戈亮还没有拜见过凌云的父母就要扯证,在我这个比较传统的人看来,也是挺不合适的,至少不够尊重凌云的父母。

  13. “扯结婚证本身不要我爸妈同意,但是——房产过户得我爸妈同意才行啊,而且——不扯结婚证,他们也不让我去拿车——”

    原来这才是他急着扯结婚证的真实原因!
    *************************************************************************
    戈亮真是WSN,看来他绝对不是男一号了。

  14. 如果不是感情深到了想要天天在一起的程度,最好不要结婚,否则很容易把婚姻生活弄得一地鸡毛。

  15. 关键还是凌云不够喜欢戈亮,不然的话,双方父母提出的问题,都是很实际的问题,婚前应该考虑的。

  16. 爱情再浪漫,婚姻也会很现实。如果是跟一个自己很爱很爱的人在一起,或许会把这些现实化为浪漫,至少是不难忍受。但如果本身就不是很爱那个人,那就惨了,分分钟是煎熬。

  17. 看到凌云妹妹说国庆先别扯结婚证,我放心了。说实在的,分个手总比离个婚容易。

  18. 凌云千万不要心软了又答应结婚。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