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32)

凌云见蔚总跑得满头是汗,怪心疼的:“你干嘛跑啊?搞得满头都是汗!”

他抱歉地一笑:“怕你等太久了。”

“我站在荫凉地里,等等怕什么?你在太阳下面跑,当心中暑!”

“不会的,我经常在外面跑的。”

“经常在外面跑?为什么?”

“锻炼身体啊。”他把手里的西服递给她,“来,你帮我拿着衣服。”

她接过来,抱在手里,像抱着个宝贝似的。

他弯腰提起放在地上的那些购物袋:“走,我们上楼去。”

“给两个我提嘛。”

“不用,没几个。”

“那我帮你拿公文包吧。”

“不用,你帮我拿着衣服就行了。”

她跟在他后面,来到三楼。他放下手里的东西,掏出钥匙打开门,向里面通报说:“爸,我回来了,还有——我同事——小凌。”

她听到远远的一个男声说:“哦,有客人啊?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看这家里乱的——”

她跟着他走进客厅,没看见蔚爸,四下张望了一下,没觉得屋子里乱,只觉得与她想象的老总家很不一样,一点也不金碧辉煌,房子有点旧,装修就是一般工薪家庭的档次,而且是很多年前的格局。

客厅墙上挂着几个镜框,其中有个大镜框,里面是蔚总小时候和爸妈的照片,貌似他幸运地继承了父母两边的优点。

她指着镜框问:“那是你和你爸妈呀?”

他正在往冰箱里放东西,听到她问话,回头朝着她指的方向看了一眼,回答说:“是啊,很久以前的照片了。”

“是不是在彩虹中学读书时照的呀?”

“应该还在那之前。”

“怎么没看见你——夫人和孩子的照片?”

“呵呵,我和我爸都不爱挂照片的,这些都是以前我妈在世的时候挂的——”

她估计蔚妈在儿子结婚之前就去世了,所以没赶得上挂儿子媳妇的结婚照,更没赶上挂孙女的照片。

她附和说:“我家也是这样,我爸是又不爱照相,又不爱挂相;我妈是又爱照相,又爱挂相;我呢,照是愿意照,但不爱挂——”

“现在也不用挂了,照了像直接放网上,放朋友圈里去。”他招呼说,“你随便坐呀,站着不累?我去换个衣服。”

“快去换,快去换,穿着汗湿了的衣服不好,会感冒的。”

他进里间换衣服去了,她因为还没见到蔚爸,不好落座,先站在那里等着。

过了一会,她看见一辆轮椅从过道缓缓驶进客厅,上面坐着一个老人,身形瘦削,面孔清癯,满头银发,戴着墨镜,应该是蔚爸。

她赶紧打招呼:“蔚伯伯,您好!”

刚好蔚总换了衣服回到客厅,听到她的话便笑着说:“蔚伯伯?恐怕得叫蔚爷爷吧?”

“为什么得叫蔚爷爷?”

“为什么不是蔚爷爷呢?我上初中的时候,你还没出生,那我不得是你叔叔辈的?我爸爸当然就是你爷爷辈的了。”

她想了想,貌似是这么回事,只好改口说:“蔚爷爷,您好!”

蔚爷爷笑着说:“别听他的,他逗你呢。”

“怎么是逗她呢?真的是爷爷辈的。她妈就是以前彩虹中学的陈老师,我在那儿上中学的时候,她爸妈刚结婚,她还没出生——”

蔚爷爷说:“哪个陈老师啊?我记得彩虹中学好几个陈老师的。”

“是好几个,她妈是最年轻的那个,她爸也是彩虹中学的老师,当时彩虹中学就他们一对夫妻老师——”

“哦,你说到夫妻老师,我就知道你在说谁了,她妈是那个人家都叫她‘小陈老师’的,对吧?”

“是的,是的,那时陈老师多,只好加个词来区分,我记得那时有老陈老师,大陈老师,还有小陈老师。”

蔚爷爷问:“你是小陈老师的女儿?都长这么大了?时间过得真快啊!我家小然在那里读书的时候,你爸妈都才——你这个年纪吧?”

她笑着说:“是的,他们那时刚分到那个学校去没几年,才二十多岁。”

“彩虹中学后来就撤销了,你爸妈他们——现在在哪儿教书?”

“他们都调到六中去了。”

“那离这儿不远嘛。”

“是不远,只隔几条街。”

蔚总说:“你们聊,我把鸭翅拿到厨房去切短点,再端过来吃——”

蔚爷爷问:“你今天去‘金翅膀’了?”

“嗯,买了您最爱吃的卤鸭翅。”

“干嘛跑那么远去买鸭翅啊?”

“不远,顺路,今天在那边接待老外,回来的路上就去了‘金翅膀’,因为小凌跟我一起,可以帮我看着车——”

蔚总去厨房了,蔚爷爷招呼说:“小凌,坐呀。”

她在沙发上坐下,蔚爷爷把轮椅开到她对面,陪她说话。

她看了看蔚爷爷的腿,没看出破绽,蔚爷爷穿着长裤,一直笼到脚脖子那儿,下面是一双皮鞋。

蔚爷爷见她在打量轮椅,很骄傲地说:“这是小然在美国给我买的,可好用呢。我以前那辆是手动的,他说手动的转着费劲,又脏,就给我买了这辆电动的,现在我只需要掌握个方向就行了,像你们开汽车一样——”

“您儿子真孝顺啊!放下美国的工作和前程,回国来照顾您。”

“是啊,街坊邻居都夸他呢!”蔚爷爷往上拉了拉裤管,露出一截金属的脚杆,“我这腿截了肢的,装的假腿,说了你就知道不是我搭架子,客人来了都不站起来——”

她想到金属假腿与真腿交接的感觉,心里一咯噔,不敢多看:“我知道,我知道。”

蔚爷爷指指自己的眼镜,解释说,“我眼睛不大好,怕光,所以在家里也戴着墨镜。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赶时髦,臭美。”

“不会的,不会的。”

两人聊了一会,蔚爷爷感叹说:“唉,我这个病,真是拖累了一世界的人!小然他妈就是我给拖累死的,现在又拖累小然。要依我的,早就想个办法,撒手去了,解脱了自己,也解脱了别人,但他们死活不让——”

蔚总端着切好的鸭翅膀从厨房出来,正好听见这句,立即批评说:“又在说这些负能量的话?小凌,你给评评理,他这种想法是不是太自私了?完全不考虑家里人的感受——”

她急忙支持:“是的是的,蔚爷爷,您可不能那么想。您要是——走了,蔚总他得多——难过啊!”

“蔚总?谁是蔚总?”

“就是您儿子呀,他不是老总吗?”

蔚总说:“嘿嘿,她讽刺我呢。”

“我哪里有讽刺你啊?你是总么。”

“几十个人的小公司,还总个什么呀!叫我蔚叔叔吧。”

“我才不叫你蔚叔叔呢!”

“那就叫我蔚然。”

“我也不叫你蔚然,我叫你小——然!”

“淘气鬼!”

蔚爷爷饶有兴趣地看他们两个斗嘴,开心地说:“好了,我来做个仲裁,你们都叫对方名字算了,不讲辈分,也不讲大小。”

两人都表示同意。

蔚然把一大盘鸭翅放在客厅的饭桌上,招呼说:“来,我们吃鸭翅吧。爸,今天有客人,我给您破个例,允许您喝一小盅——”

蔚爷爷十分开心:“好好好,托小凌的福哈。小凌,你以后要经常来哦,你来我才有酒喝。”

“我以后天天来!”

“那我天天有酒喝!”

“他为什么不让您喝酒呢?”

“对身体不好。”

她卖弄说:“但我看网上说每天喝一杯红酒对身体有好处呢!人家法国人就爱喝红酒,所以身材特别好,得心脏病的也少。”

蔚然说:“那说的是健康人群,我爸情况不同——”然后问她,“要不要去洗个手,待会可以用手抓着吃。”

“好的。”她在他的指点下,找到洗手间,进去洗了个手,回来坐在饭桌前,没看到他,只看到蔚爷爷,她问,“蔚爷爷,小然呢?”

“在厨房做菜。”

“我也去厨房,帮忙。”她跟到厨房去,看见他在那里做菜,扎着个围裙,把腰背勒出个倒三角,穿着短袖T恤的胳膊露在外面,能看到上面干脆利落的肌肉,使她领略了那句名言:做饭的男人最帅。

他感觉到她在门边看他,转过身来:“你怎么不去吃鸭翅?”

“看你做菜。”

“做菜有什么好看的?快去吧,别站这里,当心油烟都钻到你头发里去,洗都洗不掉。”

“别吓唬我了,你这不开着抽油烟机吗?”

“开是开着,但也就声音大,抽油烟效果并不好。”

“没事,你炒菜没油烟。”

“尽量控制。”他开玩笑说,“你怕我爸?”

“不怕啊。”

“那你怎么不敢去客厅跟他一块吃鸭翅?”

“我等你。”

他回过头,很温馨地看了她一眼,没再赶她走。

好像才眨个眼,他就把菜做好了,盛在盘子里,一手端一盘,说:“走,现在可以去吃鸭翅了。”

两人来到客厅,见蔚爷爷已经吃了一小堆鸭翅膀骨头出来了,看见他们过来,有点不好意思地说:“快来吃,快来吃,再不来我都吃光了。”

“您吃呀,我其实不是很爱吃这个——”

蔚然说:“你都还没尝味呢,就知道不爱吃?来,先尝尝,我保证你一吃就吃上瘾。”他给她挑了几块鸭翅,放在她盘子里,“这个是中翅,最好吃。”

她拿起一块中翅,咬了一口,的确好吃,带点甜味,但又不是太甜,有点小辣,但又不是太辣,鸭皮软而不烂,鸭肉熟而不松,她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鸭翅。

他问她:“你也来点红酒?”

“不了,不了,我不会喝酒。”

“那就喝橘子水?”

“嗯,橘子水可以。”

他给她倒了杯橘子水,自己只倒了杯白水。

她好奇地问:“你连橘子水都不喝?”

“不喝,就喝水。”

“哇,那你太节省了!”

16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32)

  1. 沙发

  2. 双人沙发!

  3. 三人沙发!

  4. Floor

  5. 蔚然真孝顺!赞!!

  6. 这集真甜蜜。小凌一定要听蔚爷爷的话,以后多去,我们才有好戏看。

  7. 蔚然家果然不富裕,老爸还是残疾,估计他平时就用这个考验那些对他有好感的女生,估计到目前为止,还没谁通过了这个考验。

  8. 两人有戏,凌云一定不是贪钱之人。

  9. 蔚然可以请个人照顾老爸,给自己一点自由空间。

  10. 会做饭的男人最性感了

  11. 蔚爸是不是有糖尿病啊?这个截肢啊、眼睛怕光啊貌似都是糖尿病的并发症?

  12. 她好奇地问:“你连橘子水都不喝?”

    “不喝,就喝水。”

    “哇,那你太节省了!”

    ~~~~~

    蔚然肯定不会节省到舍不得喝桔子水的地步。:)我猜他是因为注意健康才这样的:好像糖尿病有家族发病倾向。

    他连红酒也很少让他爸喝貌似也能说明蔚爸有糖尿病?

  13. 隐形的翅膀

    这章特别好看, 想起美丽长夜了。

  14. 蔚然在美国不是有老婆孩子吗?我老记挂着这个

  15. 蔚爸是不是有糖尿病啊?这个截肢啊、眼睛怕光啊貌似都是糖尿病的并发症所造成的后果?

  16. 蔚总和蔚爷爷看来都很喜欢凌云。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