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33)

坐在蔚家的饭桌前,吃着卤鸭翅,喝着橘子水,凌云感到非常惬意,觉得眼前这一幕,跟《十年忽悠》里艾米坐在艾伦家的的饭厅里吃油条和捞糟汤圆的场景有得一比,都是无比的家常琐碎,但又无比的温馨甜蜜。

她记得艾米那时的想法是:如果每天都能象这样就好了,就这么平平静静,安安逸逸地过一辈子,该是多么甜蜜。

这正是她此刻的想法,不知道是与艾米不谋而合,还是受了艾米的影响。

与艾米不同的是,她从来没憧憬过轰轰烈烈的爱情,没盼望着谁为她打架为她死,可能她这人比较缺乏想象力和冒险精神,也可能她情窦初开得比较晚,前十八年都是在死读书读死书中度过的,爱情被老师和家长简化为“早恋”,而“早恋”又被等同于洪水猛兽,所以她那时从来没想象过自己的爱情应该是什么样。

她的爱情是从《十年忽悠》开始启蒙的,所以她一开始就知道轰轰烈烈都是暂时的,是表象,真正的爱情,就是能把平平淡淡的生活变得温馨甜蜜。

她在戈亮那里没有感受到这一点,平平淡淡就是平平淡淡。跟戈亮在一起的平淡,还比较好忍受,但和戈亮家人在一起的平平淡淡,就让她有点惧怕,不知道是因为语言不通,还是因为跟戈爸戈妈不熟,反正她宁愿待在自己家里,也不愿待在戈家。如果非待在戈家不可,那至少得有戈亮在场,最好是只有戈亮在场。

完全没有蔚家的这种宾至如归。

她一边吃,一边偷偷看蔚然,每次都正碰上他的眼神。她总是很窘,好像偷东西被人发现了一样。但他很泰然自若,两人眼神一碰,他就给她夹一筷子菜,说一句“你都没夹菜嘛”,好像她看他就是为了向他讨吃的一样,而他的任务就是在她讨吃的时候满足她的愿望。

三个人吃饱喝足了,他收拾了饭桌,把碗筷拿到厨房洗了,回到客厅对她说:“你要是等得来的话,我就去冲个凉,待会送了你就不用再跑回来冲凉,可以直接去公司。”

“你今晚要去公司啊?”

“嗯,去值班。”

“你们公司——晚上还要人值班?”

“是啊,我们的服务器上寄存着好多公司的网站呢,荡(down,停机,坏掉)了会给那些公司造成很大损失,所以日夜都要有人值班才行——”

“哦,是这样。但那也轮不到公司老总亲自去值夜班啊!”

“呵呵,我都对你说了,我不是什么老总,就是个打杂的,什么地方需要人干活,我就去什么地方干。”

“那你太伟大了。”

“哪是什么伟大啊,主要是为了省钱。别说晚上没人愿意跑那地方去值班,就算有人愿意,我也不想花那个钱,干脆自己去值班。反正荡机的情况极少出现,所以我基本上就是在那儿睡觉。”

“你在那儿有宿舍?”

“没有,那是租的办公楼。”

“那你在哪儿睡呢?”

“睡的地方多着呢!机房也可以睡,办公室也可以睡。”

“机房和办公室怎么睡?有床?”

“没床,但我有个睡袋。”

“哇,那你真够辛苦的!”

“没办法,创业阶段就是这样的。”

“那你快去冲凉吧,我等得来。”

“那太好了!”

他进洗澡间去冲凉,她继续跟蔚爷爷聊天:“蔚爷爷,您去过美国吗?”

蔚爷爷摇摇头:“没有。”

“您儿子在美国待了那么多年,没接您去美国玩玩?”

“唉,我这个样子,别说去美国了,下个楼都难。”

“那您媳妇和孙女有没有回来看您呢?”

蔚爷爷又摇摇头。

她安慰说:“可能她们太忙了。”

蔚爷爷欲言又止:“也不是忙——”

她估计蔚然跟老婆关系不是很好,所以老婆根本不回国来看望公公,也可能原本关系还是可以的,但因为老婆不肯回国来看望他老爸,他这个孝子就跟老婆关系不好了。

不管是什么原因,都让她感到一阵欣喜,随即又很内疚,很自责,很鄙视自己,你这什么人品啊?

蔚爷爷已经把话题扯一边去了:“我儿子读书很厉害的,回回都是考第一,你爸妈是没教过他,如果教过的话,肯定会记得他。有一年,我在菜场碰到他以前的班主任邹老师,那时我还没截肢,还能出去买菜。邹老师还记得小然,说她教了一辈子的书,教过的学生不计其数,就没遇到过比小然还聪明还用功的孩子——”

“那他是拿奖学金出国留学的?”

“是拿奖学金出国的,如果他不拿奖学金,我们哪里供得起他出国?他拿的奖学金可多呢,不光自己生活,还给我们寄钱回来。”

“您儿子真孝顺!”

“没办法呀,我跟他妈都是工薪阶层,又不会钻营,哪里能赚到钱?”

“我爸妈也是工薪阶层,他们也不会钻营,也是靠点死工资——”

一老一小两个人在那里自我褒扬,针砭时事,批评腐败,痛骂贪官,聊得很投机。

一直聊到蔚然冲完凉,穿好衣服出来,才打断他们的热聊:“对不起,让你久等了,现在我送你回家吧。”

其实她一点都没觉得久等,但人家提出送客了,她也不好赖在那里,只好站起身说:“蔚爷爷,我回去了,您好好休息!”

“有空多来玩哈。”

“好的,好的。”

“你来了我才有酒喝。”

“那我一定经常来!”

蔚然从厨房拿出一个装着东西的购物袋:“我留了一点鸭翅,带回去给你爸妈吃。”

她力辞:“不要,不要,留给蔚爷爷吃!”

“他今天已经吃过瘾了,要吃过几天我再去给他买。”

她推了半天没推掉,只好收下。

他提上自己的西服,拿起公文包,对老爸说:“爸,我送小凌回家,然后就去公司。您早点休息,有事给我打电话。”

“好的,好的,你放心去吧,我不会有事的。反正你安了那个玩意的,随时可以看见我。”

她顺着蔚爷爷手指的方向看去,看见墙上有个小小的摄像头。

他解释说:“怕他一个人在家有什么事——”

“你在公司能看见?”

“联了网的,只要有手机,在哪儿都能看见。”

“哇,太高端了。”

“这很一般啊,就是装了几个摄像头而已——”

她心说要是给你也装一个就好了,你走哪里我都能看见。

他又对老爸交待说:“您明天的饭菜都做好了,放在冰箱里——”

“好的,好的,我都知道。”

“记得按时吃药打针。”

“知道知道。”

“门我从外面锁上,您不用过来锁门。”

蔚爷爷笑着说:“你看,他总是把我当小孩,几件事交待了又交待!其实我就是腿脚不方便,又不是老年痴呆症——”

她恭维说:“您好幸福哦,有这么细心体贴的儿子,这么孝顺——”

“唉,就是难为他了,被我拖累得——”

他笑着对她说:“看看,负能量又来了。”然后转过去对蔚爷爷说,“爸,我都对您说好多遍了,不拖累,一点也不拖累,我又没做什么,都是您自己在照顾自己,我也没耽误什么,学也留了,公司也开了,您怎么老说拖累呢?”

蔚爷爷嘟囔说:“学是留了,公司是开了,但是——。好了,不早了,我不啰嗦了,你们快去忙你们的吧。小凌,如果你不嫌弃我一个残疾老头罗哩叭嗦,以后常来玩!”

“好的,我一定常来。”

他对她说:“不如你就在这里等一会,我去把车开过来。”

“不用了,我跟你一起去停车场。”

“那要走好一会的。”

“没关系。”

“也行,走不动了你再停下来等。”

两人下得楼来,一起往停车的地方走,她并没觉得走了很久,感觉很快就到了,坐进车里之后,就更快了,才一眨眼的功夫,已经来到她家楼下。

他问:“不用我送上楼吧?”

她半开玩笑地说:“用。”

“呃——这个——”

“你不想去拜见一下陈老师凌老师?”

“呃——是应该去看看他们,但是这个车——”

“算了,我跟你开玩笑的。陈老师凌老师又没教过你,拜见个啥呀?”

他马上把车熄了火,钻出车来:“话可不能那么说,没直接教过,也是我的老师。走,我们上楼去。”

她一路暗笑着爬上楼,来到自己家门前,敲了敲门。

她妈来应的门,看见是她,有点吃惊:“是你呀?怎么还敲门,又没带钥匙?”

“带了,不过我还带来一个客人,所以敲个门,让你们有个思想准备——”

“客人?谁呀?”

她闪在一边,指着身后的蔚然说:“是你们以前的学生,来拜望你们的。”

她妈一看是个帅哥,急忙整理自己:“你看你,有客人来也不事先通知一声,我这都穿的什么呀,睡觉的衣服了——”

蔚然自觉地说:“陈老师,太晚了,我就不进去了,改日再来拜望您和凌老师。”

“来都来了,进来坐,进来坐呀,我去换个衣服。老凌,你的学生来了——”

凌老爸闻声来到门边:“学生在哪?是来问问题的吗?这么晚了——”

“不是来问问题的,是来拜望你的,”她指着蔚然说,“喏,这就是你的学生,以前的学生。”

“哦,以前的学生!进来坐,进来坐。”

蔚然只好走进客厅,站在那里,自我介绍说:“凌老师,您可能不认识我,我以前在大陈老师班上——”

凌老师果然不认识:“哦哦哦,大陈老师——”

“彩虹中学的。”

“哦哦哦,彩虹中学的,呃——那有好多年了吧?”

“是很多年了。”

她解释说:“蔚总今天给我们公司的外商谈判当翻译,下午是他来接的我,现在他送我回来。”

“哦——是这样!谢谢你了,谢谢你了!”

她把装着鸭翅的袋子递给老爸:“他在路上买了些卤鸭翅,‘金翅膀’家的,特别好吃,送一些给你们尝尝,包你们一吃就上瘾!”

她爸接过鸭翅,有点手足无措:“这个这个——怎么好——”

她夺过鸭翅,放到冰箱里:“人家送了就收下呗,反正我已经收下了。来,坐呀,干嘛站这里?”

蔚然推辞说:“不坐了,车还停在楼下——”

“坐会,坐会,车没问题的,临时停停,又不过夜,怕什么?我妈专门去换衣服了呢,至少要等到我妈出来才行吧?”

他有点尴尬地笑了一下,在客厅沙发上坐下。

19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33)

  1. Sofa

  2. 一大早就看到更新,真好!谢谢艾米。很高兴的看到艾米的作品给凌云启蒙了凌云的爱情观。蔚爷爷家没挂蔚然妻子孩子的照片,她们也没回国看过蔚爷爷,可能蔚然和妻子关系不大好。很好奇的说,蔚爷爷和凌云的爸爸妈妈有谁能猜到凌云对蔚然的小心思呀?

  3. 居然有更新,太太太高兴了.眼神相碰的地方看得人怦然心动.就凭着蔚然每次考第一,凌云也要把他拿下—后代基金该有多么优秀啊

  4. 后代基因,激动下打错字了

  5. 蔚然又孝顺又体贴。估计凌云得一头扎到和蔚然的爱情里,大大咧咧的就见过蔚然爸爸,又带着见了自己父母。
    看蔚然和爸爸都对蔚然的妻儿避而不谈,我猜是不是蔚然在美国因为钱的问题给别人办绿卡假结婚,对方又不愿离婚?

  6. 进展不错。

  7. “ 算了,我跟你开玩笑的。陈老师凌老师又没教过你,拜见个啥呀?”

    她一路暗笑着爬上楼,来到自己家门前,敲了敲门。

    ~~~~~~

    凌云激将计成功,偷笑的样子仿佛在眼前,让人想去刮刮她的鼻子!这小鬼头!

  8. “记得按时吃药打针。”

    ~~~~~

    继续一条道走(猜)到黑哈———这个吃药打针呢就是吃降糖药注射胰岛素?

  9. 她的爱情是从《十年忽悠》开始启蒙的,所以她一开始就知道轰轰烈烈都是暂时的,是表象,真正的爱情,就是能把平平淡淡的生活变得温馨甜蜜。[鼓掌][鼓掌][鼓掌]
    大赞!

  10. 虽然蔚然很出色,但凌云的爸妈未必会喜欢他,年纪大不说,家里还有个残疾老爸, 他又这么孝顺,一切以老爸为重。做父母的,可能不希望自己的女儿嫁给这样的人。

  11. 从蔚然的年龄和家庭情况来看,凌云爸妈估计很难同意。
    艾米辛苦了。

  12. 凌云家和蔚然家很相似,都是工薪阶层,都不会钻营,所以凌云和蔚爷爷有共同话题。但在戈亮家,就不同了,不光语言不通,地位也不一样,戈亮的父母都是干部,都能开后门给儿子找工作,所以凌云跟他们没有共同语言,自然聊不起来。

  13. 清风白云飘

    好久没上来了 好想啊

  14. 这几集没有了裴总、白云、戈亮…画风都变了!
    “真正的爱情就是把平平淡淡的日子过的温馨甜蜜!”是的是的,就是这样!

  15. 蔚爷爷嘟囔说:“学是留了,公司是开了,但是——。好了,不早了,我不啰嗦了,你们快去忙你们的吧。小凌,如果你不嫌弃我一个残疾老头罗哩叭嗦,以后常来玩!”
    “好的,我一定常来。”
    蔚爷爷的这个但是后面的一一号应该是关于蔚总婚姻状况

  16. 戈亮不会就这么轻易的退出历史舞台吧?估计后面还会出来兴风作浪,搞些麻烦出来。

  17. 饭桌上的眼神以及去拜见没教过自己的老师,说明蔚然已经开始关注凌云了。而且,从凌云跟蔚然父亲的对话来看,蔚然的婚姻可能已经出现问题了。

  18. 饭桌上的眼神,也可以理解成对客人的关心,总不能望着别处,或者望着自己的老爸吧?上楼拜望没教过自己的老师,主要是受了凌云的激将, 不上去就显得不尊敬老师了,虽然没直接教过,也还是老师嘛。

  19. 蔚爷爷看似很欢迎凌云去拜访。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