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34)

其实凌云也很想去换衣服,穿了大半天的西服套裙,受了大半天束缚,恨不得立即宽衣解带,自由自在,而且进门后就把高跟鞋换成了平底拖鞋,配着一套正规西服,要多滑稽有多滑稽。

但她怕蔚然借她换衣服的机会告辞走了,所以坚守在客厅,寸步不离。虽然她知道无论她怎么坚守,他最终还是要告辞走掉的,但她就是想尽量多留他一会。

从前(并没教过的)学生的到来,勾起了凌爸对往事的回忆:“唉,我们那时刚毕业,一点社会经验都没有,又没后台,糊里糊涂地就被分到了那个彩虹中学。学校名字倒是很好听,去了之后才知道,那个学校的教学质量很差,主要是那块的生源非常差——”

她感觉老爸一杆子刷了一船的人,马上替蔚然打抱不平:“谁说那块生源差呀?我们蔚总不就是那个学校毕业的吗?一点都不差呀!”

凌爸坚持说:“我是从整体上来讲的,不排除个别学生很优秀。”

蔚然表示同意:“那个学校生源是不大好,因为那块就几个工厂,当时都快倒闭了,很多学生的家长都下了岗,成天都在为生计发愁,根本没心思过问孩子的学习——”

貌似凌爸刚认识到这一点:“哦,原来是这样?唉,我们当时年轻,没经验,只觉得学生不上进,也没想到他们家里正遭遇那么大的事。你们家那时还好吧?”

“我爸是工程师,妈是会计,都没下岗,所以还算过得去,不过也——就是一点死工资,奖金什么的都没有。”

“我记得彩虹中学是没有高中部的,那你后来去哪里读书了呢?”

“我后来就去C市一中了。”

“一中啊?那可是C市最有名的重点高中!”

“嗯,是重点。”

“那你挺不错呢!”

“哪里呀,误打误撞——”

“哦——我想起来了,当时是有个学生中考考得很好,全市第一吧,去了市里的重点高中,事迹都上报纸了,可让彩虹中学光彩了一把——”

她立即指着蔚然欢呼说:“那就是他!肯定是他!”

凌爸说:“嗯,我还有点印象,那个学生名字很大气,好像是叫蔚——蔚蓝或者蔚然吧?”

她又抢着说:“是蔚然,是蔚然,他就是蔚然!”

凌爸赞赏地说:“很不简单啊!在那样的学习环境里能考出那么好的成绩,那可真是——基因好,肯用功啊!”

正说着,凌妈换了装出来了,不仅穿上了见客的衣服,貌似还化了点淡妆。她从老爸脸上的表情就能猜到老爸在想什么,估计等客人走了老两口又会来一场唇枪舌战。

几个人接着聊当年的彩虹中学,“小陈老师”对那个学校的印象也不是很好:“那个学校的学生啊,调皮得很,我教了这么多年的书,还从来没遇到过那么不听话的学生,上课不听讲,下课不完成作业,对老师很没礼貌,还给老师起诨名——”

她瞟了一眼蔚然,发现他满脸尴尬。

她急忙出来调和:“你怎么知道他们给老师起诨名?未必他们还敢当着老师的面叫诨名?”

“他们不敢当着老师的面叫,但他们敢在背后叫嘛。”

“他们背后叫,你怎么听得见?”

“我听不见,还有人向我汇报嘛。”

“那说不定是汇报的人——造谣呢?”

“人家为什么要造谣?”

“为了——讨好老师,黑别的同学?”

“小陈老师”深不以为然:“那都是些好学生,班上的干部,人家怎么会造谣?”

她听说是老妈班上的学生,就松了口气,因为蔚然不是老妈班上的。

“小陈老师”说:“我那时正怀着你,刚开始反应特别大,吐得昏天黑地,后来肚子越来越大,行动都不方便,还要上课,批作业,很辛苦。但那些学生一点都不——体谅,毫无同情之心,欺负我是新老师,成天调皮捣蛋,给我惹麻烦,还在黑板上画——我的漫画——”

她很好奇地问:“画什么漫画?”

“哼,什么都画!青蛙呀,皮球啊,袋鼠啊,反正什么大肚皮就画什么——”

她忍不住笑起来:“那你怎么知道是在画你呢?说不定人家就是画青蛙,画皮球,画袋鼠呢?你可不要过分敏感,自动对号入座。”

“他们在那些青蛙皮球上写了我的名字,我还不知道是在画我?”

“呃——可能他们觉得——大肚子的老师——很好玩吧。”

虽然几十年过去了,当年的小陈老师也快变成老陈老师了,但凌妈想起来还是很生气:“这有什么好玩的?一个女人,成为母亲,是很——伟大很庄严的事,我就不懂他们为什么不理解不尊重,反而拿来嘲笑辱骂——”

她开解说:“他们都是小孩子,还没近距离见过怀孕的女人,你又是老师,上课站在他们对面,他们当然很好奇——”

“依我说,这不是什么好奇的问题,根本就是没教养! 有教养的孩子绝对不会做这种事!”

蔚然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尴尬,她也越来越后悔把他叫上楼来。

幸好凌爸想起了别的话题:“小蔚啊——呃——我可以叫你小蔚吗?”

“当然可以,您叫我名字也行。”

“嗯,蔚然,这名字不错,那我就直呼其名了。你后来去哪儿上的大学?”

“A大。”

凌爸凌妈都肃然起敬:“A大呀?那很不简单呢!我们小云也是上的A大。”

她激动地说:“哇,闹半天我们还是校友啊?我应该叫你——师兄才是,或者学长?”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就叫蔚然吧。”

她生怕他自己不主动交代自己的光辉业绩,越俎代庖地介绍说,“再然后,他就出国留学去了,是美国。”

凌爸凌妈又肃然起敬一把:“是吗?去的哪个学校啊?”

“K大。”

老两口不是很熟悉美国的大学,只知道哈佛耶鲁,一听是K大,都很茫然,没有虎躯一震的感觉。

她急忙出来扫盲:“K大很有名的,特别是计算机,排名比哈佛耶鲁靠前多了。你们不能只看整体排名,还要看专业排名——”

老两口脸上都露出“我们连这都不知道,还要你来扫盲?”的表情,点着头说:“那是当然,那时当然。”

她看了蔚然一眼,发现他正微笑着看她,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干嘛这么急着给我脸上抹粉啊?是怕你父母不接受我吗?”

她有点不好意思,辩解说:“我说的都是事实么。”

凌爸关心地问:“蔚然啊,你怎么不留在美国发展呢?”

凌妈说:“我都说了,美国现在不好找工作的,很多人都是花大价钱出国留学,最后还得回国来发展,还不如一开始就留在国内,工作机会还多一些,也不会浪费那么多钱——”

她又忍不住了:“他才没花钱留学呢!他拿了好多的奖学金,多得用不完,还寄回来给他爸妈用!”

他纠正说:“我拿的不是奖学金,是助研的工资——”

“都一样,反正都是美国的钱,不是你自己掏腰包。”然后对父母说,“而且他也不是在国外找不到工作才回来的,是因为他爸病了,他才回来照顾他爸的!”

凌妈将信将疑地说:“哦,是这样?”

凌爸问:“怎么不把你父亲接到美国去照顾呢?”

蔚然解释说:“我爸在美国没医保,看病会很贵。”

“不是说美国福利好得很的吗?”

“福利是不错,但那是给美国公民和永久居民的。”

“你还不是美国公民?”

“不是,如果是的话,我就可以给我爸办移民,让他享受美国福利了。”

老两口都似懂非懂地点着头。

凌爸说:“那你在美国的工作可不可以保留在那里,等你——国内的事办完之后再回去继续呢?”

“哦,那不可能的。美国的工作,没什么铁饭碗——”

凌妈说:“我就说吧!还不如国内!在国内你只要找到一个工作了,基本就是——铁饭碗——”

她反驳说: “国内哪有铁饭碗?还不是朝不保夕,老板说炒你就炒你!”

“谁说的?”

“你从来没在公司干过,当然不知道,只有你和爸爸这样的教书匠,饭碗才铁一点——”

“不光是教书,像公务员啊,医生啊护士啊,等等,都是铁饭碗。小蔚,你在哪里工作?”

“他开公司,当老总!”

凌爸凌妈有了肃然起敬的感觉:“哦,你自己开公司了?”

“啊,开了个小公司。”

“哪方面的?”

“网络方面的。”

“是吧?具体做些什么?”

“什么都做,从网络建设,到产品营销,广告设计,网站寄存,等等,一条龙服务,主要针对一些没有自己的IT部门的小型企业和个体户——”

估计凌爸也没搞懂究竟是些什么,但仍然做出“我知道你在说什么”的表情:“哦,挺好的,挺好的!”

凌妈问:“生意挺好的吧?”

“还行,维持个温饱没问题。”

“买房了吗?”

“没有,住在我爸以前买的旧房子里。”

“车呢?”

“公司买了辆车,二手的。”

凌妈内行地说:“开公司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也要看人来,不是谁开公司都能发财的。像我的老同学裴跃进那样,一开公司就发财的,还是不多。”

凌爸安慰说:“刚起步吧?是这样的,没关系,慢慢来,慢慢来。”

几个人大概聊了半个钟,蔚然起身告辞,她也不好再强留,只好送他出门。

凌爸凌妈都热情地说:“小蔚,以后常来玩!”

“好的,好的。”

但她有种感觉,他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17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34)

  1. 双人沙发:)

  2. floor

  3. 貌似凌爸刚认识到这一点:“哦,原来是这样?唉,我们当时年轻,没经验,只觉得学生不上进,也没想到他们家里正遭遇那么大的事。你们家那时还好吧?”
    估计凌爸也没搞懂究竟是些什么,但仍然做出“我知道你在说什么”的表情:“哦,挺好的,挺好的!”
    ***************************************************************************
    凌爸是个不可爱的人。

  4. 一天时间,凌云和蔚然把两边的家长也见了。我觉的凌云妈妈有点看女婿的意思,凌云爸爸就纯粹认为是以前学生来拜访。

  5. 至于蔚爸爸,我猜下后面的发展:某次蔚然晚上值班时发现爸爸在家出了状况,蔚蓝从手机里发现了,就求助于离他家比较近的凌云。然后一来二去,凌云和蔚爸爸单独接触增多,蔚爸爸喜欢凌云。时常创造机会给儿子和凌云,然后就皆大欢喜…

  6. 我也对蔚然肃然起敬,从上学到开公司,听不容易的。很喜欢男主,希望古灵精怪的凌云能让蔚然幸福!

  7. 一并很喜欢男主,希望男主也在跟读,知道我们对他的喜欢!学习好技能高,人又很有涵养稳重,外在内在都好!

  8. 我更喜欢男主孝顺体贴,勤奋自力,觉得很有担当。但为什么不能老婆孩子和老爸兼顾呢?很想知道蔚然美国的经历。

  9. 大家是不是像我一样,看见‘宽衣解带’这个词,就想起了艾米的小学作文?

  10. 她看了蔚然一眼,发现他正微笑着看她,脸上的表情仿佛在说:“干嘛这么急着给我脸上抹粉啊?是怕你父母不接受我吗?”

    她有点不好意思,辩解说:“我说的都是事实么。”

    哈哈,凌云这是不是“做贼心虚”?

  11. 凌妈说:“我就说吧!还不如国内!在国内你只要找到一个工作了,基本就是——铁饭碗——”

    ~~~~~~~

    凌妈这是啥时候的观念啊?

  12. 但她有种感觉,他以后再也不会来了。

    ~~~~~

    这句话让人有点莫名的难过,好像不得不跟一个很好的人绝交了似的。

  13. 隐形的翅膀

    最后一句,虽然就一句话, 但是能感觉到凌云的伤心。 大多数艾米笔下的主角和父母都有非常好的关系。 尤其是和母亲。 凌云则对自己的父母一般都是挺失望的, 所以她眼中看来, 父母对蔚然说的话,是各种的别扭,不合适。

  14. 隐形的翅膀

    我和还有远方感觉一样啊。

  15. 凌云在父母面前努力夸蔚然,很想让父母对他有个好印象。

  16. 其实凌云的父母也就是说了个实话,如果蔚然因此计较,那他就不是一个好同学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