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38)

领到人生第一笔“巨款”,凌云迫不及待地用微信向爸妈汇报:“我发财了!”

爸妈都好奇地问:“发什么财呀?”

她把提成的事讲了一下,然后说:“你们猜猜有多少?”

爸妈猜了半天,都没猜中,最后还是她自己忍不住把数目说了出来。

她妈死不相信:“搞错了吧?是连工资一起才这么多的吧?”

“不可能,裴总说了,工资是月底发。”

“这不是月底是什么?”

“这离月底还有——两三天呢!”

“但马上就放国庆长假了,人家不兴提前把工资发了好过节?”

这一说,把她也说愣了,赶快跑到人事处去问刘姐:“刘姐,我们公司是几号发工资啊?”

刘姐笑嘻嘻地问:“怎么?等不及了?”

“哦,不是,是——我妈在问——”

“你妈在问?那你对她说,我们是月底发薪。”

“有没有可能提前发工资?”

“提前发?”

“不是马上就放国庆长假了吗?”

“那也还有两三天呢。”刘姐体己地问,“是不是缺钱花?我可以帮你想想办法——”

“不是,不是,我不缺钱花。”

“那是你妈在让你上交工资?”

“也不是,也不是,就是问问,看是哪天发工资。”

“财会处过两天就会把工资打进你账上去的,放心好了!”

她回到办公室,特意又登录进自己的账户,翻到总数那一页,看了好几遍,一串零的前面的确有个不是零的数字,而那个数字后面,的确没有小数点。她总算放了心,赶紧拍了个照,传给爸妈看,并汇报说:“我刚去人事科问了刘姐,她说工资还没发呢,这的确就是我的提成!”

她爸有点不放心:“这个——不算是——受贿什么的吧?”

“这怎么是受贿呢?正大光明的提成!”

“但是——不是说你们公司做的都是——国家控制的物资吗?”

“是国家控制的,但又不是偷出来卖的,是经过国家批准了的。”

“我总觉得这事有点玄,你最好别沾边,万一哪天姓裴的红二代亲戚垮了台,他人头落地,你也跟着受牵连——”

“你说得也太夸张了吧?”

“反正我觉得那个公司不是个正派单位,迟早玩完,但你妈总是不相信,开口闭口‘我的老同学啊’什么什么的。”

“我又不是脑残,肯定会观察动静的,如果有什么不对头的地方,我立马就撤!”

“我觉得你——最好不要动用这笔钱,怕万一哪天需要吐出来,至少不用到处去借钱——”

她敷衍说:“好吧好吧,我不用。”

她爸还有满腹的救灾良策,但无奈要上课了,只好匆匆告辞,说上完这节课再跟你慢慢说。

她妈倒没担心人头落地的事,只是心理上有点不平衡:“你都没做什么呢,就拿这么多提成!我们辛辛苦苦干一个学期,拿的课时补贴也比这多不了多少——”

“呵呵,你羡慕嫉妒恨了?”

“我不羡慕嫉妒恨哦,就是觉得这个社会——完全没有一点章法,根本不是什么多劳多得——”

“我这也是蔚然帮我争取来的,没有他,裴总肯定不会给我提成。”

说到蔚然,老妈就担起心来了:“我总觉得这个蔚然——不是那么靠谱,奔四的人了,还把老婆孩子放在美国,自己跑回来——创什么业,结果又不好好创业,却把心思花在哄小女孩上。”

“他哄什么小女孩?”

“他肯定是在——打你的主意,不然他无缘无故帮你说话?你可得防着点,不要上当受骗!”

她装腔作势地说:“那我把这钱退回去吧。”

“你疯了?退钱干嘛?”

“你不是叫我别上当受骗吗?”

“这钱又不是蔚然给的,是跃进发给你的,干嘛要退?”

“你就不怕裴总在骗我上钩?”

“他怎么会呢?他是我的老同学——”

“还是你的追求者?”

“那是他当着那么多老同学说的,又不是我编出来的。”

“但我觉得他那说的是以前——你们读初中的时候,现在他——应该是在打我的主意!”

“别瞎说了。”

“不是瞎说,是真的!”

她把裴总请吃饭和饭局上讲的那些风流韵事汇报了一下,老妈还是不相信,或者说更不相信了:“他要真的在打你的主意,怎么会把那些事告诉你?”

“他就是这样的人,根本不觉得风流韵事有什么不好,恰恰相反,他觉得那证明他有魅力,所以他一点都不隐晦,可能他的想法是:既然这么多女生喜欢我,你知道了,也应该喜欢我。”

她妈还是不相信:“我跟他同过学,我了解他,他不是那样的人。”

“你跟他是初中同学,难道这么些年过去了,他不兴变的?”

“他再怎么变,也不会——对你有什么非分之心!”

“为什么?你是不是觉得他在为你守心如玉?”

“我有那样说吗?”

“你没那样说,但你心里就是那么想的。”

老妈烦了:“你怎么跟你爸一个德性?说个话总是夹枪带棒,含沙射影的!你爸总觉得我已经是徐娘全老,风韵无存,谁都看不上我了,你也跟他一个鼻孔出气!但是,事实就是事实,不是你们承认就存在,不承认就不存在的!”

她不想继续打击老妈的自尊心了,鸣金收兵:“算了,我跟你开玩笑的。裴总是什么样的人,暂时还没有定论,以后再慢慢看吧。”

她原以为报个喜讯会让爸妈开心的,结果搞得一个为人头落地胆战心惊,另一个为徐娘全老满心愤懑,算了,以后再不报这种喜讯了,得了钱自己偷着乐就行了。

但她觉得必须想个办法报答一下蔚然才好,不然显得太不懂得感恩了。

怎么报答呢?

她想来想去,最后决定去“金翅膀”买点卤鸭翅,一来那卤鸭翅实在好吃,二来可以有个借口上他家去,说不定能碰见他。

主意一定,她就坐不住了,下班时间还没到,她就翘了班,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之乎也。

出了公司门,她叫了个的士,直奔“金翅膀”。

如果她爸妈知道她打着的去那个菜市场买鸭翅,肯定会以为她疯了,你还真以为是金翅膀?花那么多的士费穿过半个C市去买鸭翅,真是鸡蛋盘成了肉价钱!

但她认为值得,怕坐公车岗岗岗地跑到那里,鸭翅早已卖光,那才真心不合算。反正她刚得了一笔飞来横财,用起来不心疼,就当没拿提成的,对不?

她坐的士来到那个菜市场,立即回忆起上次跟蔚然一起买菜的情景,真想一辈子都这么亲亲爱爱地上这儿来买菜,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两人靠得近近的,不时地摩个肩,擦个踵,跟这个讨价,跟那个还价,很世俗,但又很温馨。

她在甜蜜的幻想中排了一会队,买到了鸭翅,让师傅分成两包,一包送给蔚家,另一包带回自家。

这次叫的就费了一点功夫,因为菜市场门前没有的士开过,来这儿买菜的大多数是附近的居民,走来,骑车来,开车来,就是没有打的来的。

她只好提着两袋鸭翅往大街上走,走了十多分钟,才叫到一个的士,一口气坐到蔚家楼下,一路都没看到蔚然的车,估计还没回来。

她付了的士钱,提着鸭翅上楼去。

敲了一会门,蔚爷爷才隔着门在里面问:“谁呀?”

“是我,凌云。 ”

蔚爷爷把门打开,坐在轮椅里,仰头看了看她:“哦——是你呀?快进来,快进来!今天怎么有空上这儿来?”

她撒谎说:“我今天去市里办事,刚好从‘金翅膀’那里路过,买了点卤鸭翅,想起您喜欢吃,就给您送点过来。”

“鸭翅啊?小然昨天刚买了的,还没吃完——”

她感觉巨郁闷,一是人家已经买了,不稀罕她的了;二是蔚然买了鸭翅,却并没像上次许诺的那样,给她爸妈送些去,说明人家不想跟她家有什么瓜葛。

她硬着头皮说:“我买都买了,这一袋您就收下吧。”

“不了不了!太多了,我根本吃不了!”

“放冰箱慢慢吃呗。”

“这个鸭翅吧,就是吃个新鲜,在冰箱里放几天就枯了干了,不好吃了。”

“但是——我已经买了——”

“带回去给你爸妈吃吧。”

她很尴尬地站在那里,不知道如何是好。

蔚爷爷怕她不相信,特地把轮椅开到冰箱旁边,打开了门让她看:“你看,还剩一大盒呢。”

她无奈地说:“那——就算了吧。我回去了。”

她以为蔚爷爷会挽留她坐一会,说说话,但蔚爷爷没有,只抱歉地说:“哎呀,真是太对不起了,你跑这么远——,唉,小然也真是的,买了鸭翅也不给你说一声——”

她急忙声明:“不远不远,我今天是路过那里——”

她仓皇离开蔚家,越想越后悔,干嘛要买鸭翅呢?买个别的,就不会重样,蔚爷爷就没理由不收了。

但她又不是算命先生,怎么知道蔚然昨天已经买了鸭翅呢?都怪他,买了也不吱个声。

她提着两袋鸭翅走了好一会,才叫到的士。

刚坐进车里,她的手机就响了,是她妈打来的:“怎么给你发微信都不理呀?”

“我在路上,又没wifi——”

“怎么今天搞这么晚还没回来?”

“有点事。”

“快回来吧,家里来客人了。”

她一惊,然后一喜,哇,家里来客人了,肯定是蔚然!他昨天买了鸭翅,但没时间送我家去,今天就抽空送去了!

哈哈,我们这真是心有灵痣一点疯啊!我在这里想着送鸭翅去他家,他在那里想着送鸭翅去我家,世界上还有比这更巧合的事吗?

20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38)

  1. Sofa!!!

  2. 双人沙发!

  3. 会不会是弋亮?

  4. 弋亮假期到她家了。

  5. 我怎么一下子想到客人是裴总啊。

  6. 第一感觉是戈亮来了。凌云毁婚之后,没有像他预计的那样主动求和, 所以他坐不住了,赶紧来看个究竟。

  7. 我觉得是蔚然来了。如果是戈亮,应该不知道凌云家的具体位置吧

  8. 感觉不是蔚然。他那么忌讳跟凌云进一步,应该不会主动找机会上门。十有八九是戈亮。

  9. “事实就是事实,不是你们承认就存在,不承认及不存在的!”—-不承认就不存在的?

  10. 凌云老爸的话,可别一语成谶啊。

  11. 我也觉得是戈亮来了,因为凌云自己认为是蔚然,也希望是蔚然,那么实际情况往往会是与愿望相反,来了个不想看到的人。

  12. 感觉应该是裴总,蔚然的可能比较小。排除戈亮,有哪个妈会跟自己女儿这样称呼她男朋友的?一般在电话里面说“客人来了”都是一种当着客人的面表示尊重的意思

  13. 我也猜是戈亮来了。呵呵,很好奇如果戈亮来了,凌云会不会跟他彻底吹掉呢?

  14. 我猜也不会是蔚然。戈亮一个人来,凌云妈妈不会说客人来了,但是戈亮一家人来呢?

  15. “快回来吧,家里来客人了。”

    ~~~~~
    我也猜是戈亮来了。这里凌妈说来客人了是因为那天凌云已经明确跟她妈表示不领证而且处于吹掉的边缘了,凌妈当然要跟女儿站一边啊。

    而且由此可见是女儿的客人,不然干嘛要女儿快回来?潜台词:怎么处理你们的事你自己看着办。

    我猜凌妈也看不上戈亮,戈亮好像不是个会讨丈母娘欢心的主哦!

  16. 她以为蔚爷爷会挽留她坐一会,说说话,但蔚爷爷没有,只抱歉地说……

    ——蔚爸这集的表现有些奇怪呵,看不出热情不说,甚至有点不近人情。我也以为他至少会请凌云坐下来喝口水,拉拉话吧?他一个人在家,肯定很寂寞,恐怕儿子也很少会带女孩子回家的。从上次的表现来看,他应该对凌云也比较喜欢的。

  17. 等待戈亮出场。

  18. 凌云刚刚在蔚然家碰了钉子,如果现在戈亮不远万里来到她家,表现又特别好的话,可能她会答应与戈亮结婚。

    参见前面她答应扯证那几集。

  19. 如果真是戈亮来到,凌云千万不能头脑发热,答应跟他结婚。

  20. 可能蔚然嘱咐过老爸了,如果有女生上门来,一律拒之门外。蔚爸因为喜欢凌云,所以对凌云网开一面,放她进来,但也不敢多留。

    蔚然是海龟,又长得帅,应该会有很多女生喜欢,上门来找他的应该不少。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