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39)

凌云一的打到自家楼前,下了车,先四处张望一通,看蔚然的车停在哪里。

楼前停着好几辆车,她一辆辆都看了,就是没看见蔚然的车。心说可能他知道没地方停车,就没把车开来,直接留在公司那边了,说明他今天是准备在她家多待会的。

太好了!

她提着两袋鸭翅往楼上爬,边爬边后悔,刚才怎么不把鸭翅留一袋在蔚家呢?这下好了,人家把鸭翅送上门来,而我却把鸭翅从人家里提跑了。

但蔚爷爷那时的态度,的确让她不好意思把鸭翅强留在蔚家,虽然强留肯定能成功,因为蔚爷爷腿脚不方便,追她是追不着的,至少蔚爷爷不能下楼梯吧?只要她把鸭翅往客厅茶几上一放,转身就跑,蔚爷爷肯定抓不住她。

但那就不是送礼,而是强人所难了。

没办法,只好让蔚然待会把鸭翅带一包回去,当然是她买的那一包,而不是他送来的那一包。虽然两包鸭翅是一样的,都是在“金翅膀”买的,但一包是她为他家买的,另一包是他为她家买的,从心意上来讲,就不同了,一包代表她的心,另一包代表他的心。

想想,两人不约而同地选在今天去买鸭翅,又不约而同地为对方买了一包,多温馨甜蜜啊!

她兴冲冲地爬上楼,来到自家门口,因为两手不空,只好用脚轻轻叩了叩门。

没人理她。

她脚下加了点劲,又叩了叩,这回有人来应门了,她听见里面的人把门锁转来转去,拉了又拉,还是没打开。

她估计是蔚然在开门,才会左拉右拉拉不开,不熟悉嘛。可能她妈在厨房忙活,她爸上厕所了,就剩蔚然在客厅,他听到敲门声,知道是她回来了,所以急忙跑来开门。

如此说来,她爸妈已经没把他当客人了,一点不见外,陪都不用陪,而且他肯定是答应留下吃饭了,不然早就告辞走了。

她的心情益发激动了,大声说:“这门锁有点松了,你要往外拉着点再转!”

有她支招,门一下就打开了。

只听开门人欣喜地说:“哇,你终于回来了!”

听声音,她已经知道是谁了,但她的大脑不愿意相信,瞪着眼睛看了一会,不得不对自己承认:这不是蔚然,而是戈亮!

她的心扑通一声沉到了底,砸出一句很不礼貌的话来:“你——怎么跑这儿来了?”

戈亮得意地说:“开车来的!”

“我不是问你坐飞机来还是开车来,我是问——你怎么——这个时候跑来了。”

“不这个时候跑来还什么时候跑来?”

她正要发作,突然瞥见楼上有人站在栏杆边,很八卦地俯身往下看。她赶紧进屋,反身把门关上,不高兴地问:“你什么意思?”

“这不马上就要国庆长假了吗?”

“是要国庆长假了,但是——”

她想说的是“我们不是吹了吗”,却说不出口,因为他们谁也没说出“吹”这个字。但她至少说过不扯证了,他也生气地说了“你玩我啊?”,所以她完全没想到他会跑她这里来。

正尴尬着,她妈从厨房出来了,腰里系着个围裙,貌似在大烹大煮,看到她就说:“哎呀,终于把你等回来了!小亮都等半天了。”

她一听“小亮”二字,就觉得头皮发麻。她妈从来没这样称呼过他,她自己也从来没这样称呼过他,都是“戈亮戈亮”地叫的,怎么眨个眼就变“小亮”了?

她妈还在接着数落:“给你发微信你也不回——”

“我不是说了吗?在路上,没wifi。”

“现在好多公车都有wifi了。”

“我今天又没坐公车。”她埋怨地说,“怎么你打电话也不说是谁来了?”

“小亮叫我保密——。”

她本来还想继续埋怨,但觉得埋怨也没用,难道她妈告诉她是谁,她就躲在外面不回来?

她妈说:“唉,好不容易把你等回来,你爸又跑出去了!算了,不等他了,我们几个先吃吧!小亮肯定饿了——”

“我爸去哪儿了?”

“你爸停车去了。”

“他今天把咱家的车开出去过了?”

“没有啊。”

“那停什么车?”

她妈像个同谋似地看着戈亮,戈亮也像个同谋似地看着她妈,两人脸上都是那种心领神会的表情,仿佛在说“哈哈,我们都知道,就她蒙在鼓里!”

她不知道这两人之间分享了什么秘密,搞得她反而像个外人似的。她一直以为老妈是把戈亮当“驴”看待的,也一直认为见了面她妈肯定不会喜欢瞧不起C市的戈亮,上次因为房证的事她妈还说了戈亮很多坏话,怎么今天一见面就结成了统一战线?

她有点不耐烦地问:“到底是停什么车?”

戈亮笑咪咪地说:“停你的车。”

“我的车?我哪有车?”

“现在有了。”

她想了一会,有点明白了:“你——爸妈让你提车了?”

“是啊。”

“你开着新车过来的?”

“是啊。”

她妈对她说:“你跟他去停车场看看吧,怎么你爸搞这么半天还没回来,可别让你爸把新车刮了蹭了。”然后又很不好意思地对戈亮说,“我们这里车位少,停个车跟抢似的,而且停得一个挨一个的,我平时都不敢开进开出,怕蹭了两边的车——”

戈亮居然没嘲笑C市的贫穷落后,而是很理解地说:“现在到处都难停车,我们那里刚开始也是这样,谁抢到车位该谁停,后来才开始卖车位,那就好多了——”

“是的,是的,我们小区也说要卖车位,但是要抽签,所以我们这些抢到了车位的住户都不答应,谁知道抽不抽得到啊?”

她估计戈亮是靠一辆车把她妈给买活了,看眼下这架势,就算现在就让她嫁到戈家去,她妈也不会反对。

切,这眼界也太狭小了吧?难道我就只值一辆车?

她想质问戈亮在搞什么鬼,但她不愿意当着她妈的面跟他争吵,便说:“那我们去停车场看看吧——”

戈亮很随和地说:“好的。”

她带着戈亮来到楼下,往停车场走,走到没人的地方了,才数落地问:“怎么你跑过来也不跟我说一声?”

“说了还有惊喜?”

她心说惊你个头哦!我问你要惊喜了吗?你连我是否还爱你都不知道,你就开着辆新车跑过来,就不怕我不让你进门,赶你回去?

但她瞥了一眼兴致勃勃地走在她身边的戈亮,根本说不出赶他走的话来。

她闷闷地问:“你还没放假就跑了?”

“嗯。”

“还兴这样?”

“扣钱呗,我不要公司的钱,公司还有什么资格不放我走?”

“你刚去公司,就——翘班,这样好吗?”

“不是翘班,是请了假的。”

“那你干嘛不等到放假,要提前跑掉呢?”

“如果等到放假,那各个部门都放假了,还上哪儿去扯证?”

她站住脚步:“扯什么证?”

戈亮用了个很黄的说法:“扯XX 的证。”

她恶心之极,义正词严地说:“别瞎说八道了,我已经对你说过了,不扯证了,你怎么像没听见似的?”

“你当真啊?”

“当然是当真,难道我会在这种事情上跟你开玩笑?”

“那你当初答应扯证呢?那就不是当真?”

“当初是当初。”

“那你凭什么突然就变了?”

“我凭什么?”她又好气又好笑,“不凭什么,就凭你——领证只是为了——提车——”

戈亮委屈地说:“提车还不是为了你吗?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你不是说你爸妈——不让你提车的吗?”

“他们是怕我一个人跑去提了车,结果你又不喜欢我选的样式和颜色,所以想等——我们结了婚,再两个人一起去提——”

她突然感到鼻子发酸,喉头发紧,使劲吸了几口气,才让自己喉头放开,竭力平静地说:“那他们怎么又让你一个人去提了?”

“我把我们上次的对话都对他们讲了,他们说肯定是你误会了,以为我扯证就是为了自己开车,他们都怪我没把话对你说清楚,要我对你解释——”

她老实承认:“我的确是那么想来着,你干嘛不对我说清楚呢?”

“什么说清楚?”

“就是买车——”

“那不都是明摆着的事吗?房子没办法等你看了再买,但车可以啊。”

她越听越觉得自己人品很差,总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两人来到停车场,转了半天,也没看到她爸。

她推测说:“可能我爸在这里转半天也找不到车位,就开到外面找收费停车场去了,等我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她给老爸打电话,只听老爸很兴奋地说:“哇,到底是奥迪!开起来太过瘾了!特别是爬上坡的时候,一超一个,一超一个!”

“你现在在哪里呀?”

她爸显然是意识到了什么,小心地说:“我在——这个——我在找停车场呢。”

“那你怎么还爬上坡?”

“哦,我那是说——我说的是刚才来的路上——”

“来到路上也不用爬上坡吧?”

“那个——”

“你到底是想去哪里停车啊?”

“不就是——罗汉街那边吗?”

“到罗汉街那边哪里需要爬上坡呢?你以为我没去过?”

她爸不好意思地说:“我可能——走错路了。”

她听见另一个声音说:“老凌,当心!”,然后是吱吱的踩刹车声。

她吓坏了,大声嘱咐说:“好了,你别讲电话了,好好开车!”

“我知道!”

戈亮问:“爸他怎么了?”

她听得鸡皮疙瘩一冒,纠正说:“我爸(!)在找地方停车。”

戈亮死不改悔地说:“叫爸(!)小心点。”

“我知道。”

她的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这个老爸!怎么能开人家的车出去兜风呢?貌似车上还带了个什么人,这要是出了事,赔车赔人不得赔一辈子?

24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39)

  1. 第二!

  2. 酒酿小汤圆

    这下事情要复杂了
    一心软就很难摆脱戈亮
    ~酒酿小汤圆
    很久不能留言了
    不知道这次是否幸运

  3. Floor

  4. 这可真是复杂了,戈亮来了,凌云爸又有不好的苗头了。

  5. 精彩,艾米的一支妙笔写得活灵活现。我还是挺感动戈亮来看凌云,希望凌云不要心软,自己的婚姻大事要把住关。

  6. 清风白云飘

    一个冷一个热 冷的大部分都是自己在设想 热的可是追到身边 为难喽

  7. 会不会凌云的爸爸试车的时候把车给刮了?

  8. 就算是怕凌云不喜欢款色和颜色也不用要领了证才去提车有点难言其说。

  9. 凌云爸怎么这样啊?不喜欢这样做事的人

  10. 凌云爸把车刮了倒没什么,就怕把车撞坏了,那就麻烦了。奥迪车要几十万人民币吧?

  11. 我觉得戈亮是想用送车的方法来挽回上次的失误,反正车主也不会是写着凌云,只是给她开开而已,等结了婚之后,两人到一起了,还不是两人都开?万一离婚的话,车和房凌云都得不到的。

  12. 感觉凌云爸有问题,而且还挺虚荣

  13. 凌云爸把车撞坏了也是一个看人的契机。 戈亮同学由此暴跳如雷呢,那么女婿资格就被取消,戈亮同学阴阴沉沉呢,男朋友资格自动取消,戈亮同学硬撑着做大方呢,。。就不好办了,凌云同学估计道义上有以身相许的强迫感,情感上也会被感动一时。

  14. 来者是戈亮,我跟凌云一样失望。希望凌云不要心软,勉强结婚。

  15. 我猜测事情是这样的:凌云爸自告奋勇去帮戈亮停车,碰见一邻居,于是向邻居炫耀这是自家女婿为女儿买的车,不远万里送来的。如果人家问能不能带出去兜风,他肯定不好意思说不行,不然怎么显得是自家女儿的车呢?于是就开出去了。

  16. 虚荣心人皆有之,写在故事里,就比较显眼,但如果我们仔细观察身边的人,还有我们自己,估计也能看到大把的虚荣心。

    我们现在是因为有蔚然做后盾,所以总觉得戈亮不行。但从凌云父母的角度来看,戈亮还是最好的人选。难得这次又送车来,几十万的车,再加上名校毕业,人应该也不丑,还有已经买好的房子,和当干部的爹妈,砸不晕的(女友)父母应该不多。

  17. 同意艾友友的。人有点虚荣心很常见。从岳父母角度看,戈亮各方面也不错,绝对比巍然(年纪大,离异?有孩)有优势。

  18. 我来猜测一下:凌爸把车撞坏了,还伤了人,要赔很多钱,戈亮不高兴了,提出分手,蔚然英雄救美, 卖掉公司替凌云赔钱,两人终成眷属。

  19. 回复艾友友:

    如果真是这样,戈亮不高兴也很正常。这样的岳父真让人讨厌!如果凌妈和凌云不约束凌爸,凌爸又不自重,以后的生活还不定会出什么幺蛾子呢。一般老百姓,谁愿意跟这样的家庭结亲啊?

  20. 总觉得大家对凌爸太苛责。开自家女儿的车兜个风,怎么就不自重了?他不知道女儿心里对戈亮的感觉,以为就是要结婚的关系,闹过别扭而已。

  21. 倒觉得大家对凌爸太宽容。现在这个车就是自家女儿的车吗?无论怎样找理由,都看不出这个车就是自家女儿的。

    凌爸跟女婿根本就没时间说到几句话,因为当时急需去停车。何况就是这车是女儿的,难道女儿的就是他的?自家女儿还没见到这个车,女儿收不收?他就自觉笑纳这份彩礼了?这样的人能算是自重吗?

    如果是在农村,几千年的重男轻女观念,农民们觉得嫁女儿就应该收彩礼,父母可以随便动用儿女的财产,我倒能理解。凌爸不是农民,他是知识分子,是老师。

  22. 戈亮自私、斤斤计较,凌爸也并不比戈亮更好一点点。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