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48)

连着被裴总拍了两次手,凌云才敢相信自己已然被列入了裴总的花痴名单。

惨了!这人可不是传声筒的干活,明明就是个潜在的变声器,造谣机,如果指望他把“我单身了”的信息传给蔚然,肯定会适得其反!

她都能想象出裴总对蔚然会如何描绘她了: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公司来了个A大毕业的女生,叫凌云(裴总一般都是用真姓名的),长得还行,六七分吧(这是裴总给人打分时的最低分数线,低于这个数的根本不考虑),我是看在她妈的面子上才招她进公司的,对她也比较照顾。

但你在我公司干过,肯定知道我这人的特点,就是特善心,对公司里上上下下,老老少少,都照顾得很好,哪怕是人事科刘姐那样相貌平平的大妈,我也不会亏待。但这只是我一贯的行事作风,绝对没有别的意思。

可是,小凌她误会了,以为我这是对她另眼相待,结果一下就跌进情网里去了!

我上次对你说过,她来我公司的时候,是有男朋友的,在我这个外人看来,条件还是挺不错的,名校毕业,听说父母都是干部,颇有实权。但真不知她是怎么想的,自从来我公司之后,就怎么也看不惯她那男朋友了,觉得他太幼稚,太没男人气。

这个我也不怪她,一个大学刚毕业的小男生,长得又比较娘,怎么可能像我这种在社会上摸爬滚打几十年的人那样有男人气呢?再说我本来就生得高大,他生得矮小,顶多一米七。这个都是爹妈给的,没办法改变的,虽然我爸妈从小就把我给了人(此处省略三万字吧啦吧啦)。

她一来我就叮嘱她,叫她男朋友过来玩时通知我,让我亲眼见一见,参谋参谋,因为我知道现在的女孩子做事不靠谱,一旦爱上一个人,就不管不顾,完全不考虑后果。但她不听我的话,国庆长假她男朋友不远万里,开着车上她家来看她,结果她在人家踏进她家门的第一时间,就跟人家吹了!

你说,现在的女孩子,到底是怎么了?人家可是开着豪车,带着钻戒过来求婚的!我一个老头子,怎么可能比人家强呢?但她就是这么拽,硬是为了我跟男朋友吹了!

唉,真没办法,我这人就是惹桃花。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跟那些不检点的霸道老总一样,对手下的女性员工搞什么潜规则,但你是我公司出去的,你肯定知道事情完全不是那样的。

都怪我,都怪我,事前没把界限划得更清楚点(说得好像一直都划着界限似的!),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我也没办法了。你肯定也看出来了,这孩子可是个烈性子,这事要是处理不好,真不知这孩子会干出什么来!我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以前那个小X,就是因为我再三再四拒绝她才疯掉的——

想到这里,她的肺已经要气炸了。

世界上怎么有自我感觉这么好的老男人?

她可是读着艾米的一系列爱情小说成长的人,喜欢的是书中那一系列因为爱到极致所以对自己极为不自信的男人,哪怕女主钻到怀里来了,都还以为人家是来取暖的,因为他们实在想不出自己有什么地方值得女生爱,哪里会像裴总这样,扇他一耳光,都能当成是爱的表达。

她觉得蔚然就是艾米小说男主那样的人,自身条件是杠杠的,比裴总不知要杠多少倍,但从来不自作多情,甚至到了自作无情的地步,要是听了裴总这一套,肯定会以为凌云我就是那种没头脑的小女生,迷上了自己高富帅的上司。

她越想越着急,必须抢在裴总之前把事情的真相全部告诉蔚然,不然的话,裴总这么先入为主地一宣传,她再写自己的版本就成了洗白了,就算她有一支生花妙笔,也很难改变自己在蔚然心目中的形象。

说干就干!

她等裴总一走,就开始上网码字,回家后匆匆吃了晚饭,又接着码字。

这次她不花那么多心思斟酌字句,构思排版了,重要的是内容,是赶在裴总之前向蔚然表明自己的心意。

奇怪的是,一旦她不在乎遣词造句段落布局之类的事了,写起来就容易多了,就是按照整个事情的发生和发展过程,原原本本地写出来,写完一件事,就结束一集,贴出去,然后写下一集。

要是整个国庆长假都按这个速度写,老早就完工了!

希望现在这样写也不迟。

裴总那边,她也想了个办法对付,是受《十年忽悠》的启发,她像黄颜一样,用蔚然那张全家福,这里修修,那里剪剪,抹掉了蔚然的女儿,再用自己的头像盖住蔚然老婆的头。

成了!

亲亲爱爱的男女朋友照!

她把照片放进镜框里,摆在办公桌上显眼的地方,等着裴总来发现。

第二天快中午的时候,她听到裴总的开门声,就拿出手机,装作在打电话的样子,低声细语鬼鬼祟祟地交谈,脸上是一种羞怯幸福的笑,那是她假设通话对象是蔚然才成功装出来的。

裴总一进门,她做出一个想要挂掉电话的样子,裴总大度地挥了挥手,意思是让她接着通话。

她也不客气,侧身对着办公桌,继续机密地打电话。

裴总照例坐在她的办公桌上,东张张,西望望,一下就看见了她新摆出来的相框,无声地对她做了个“我能拿起来看看吗”的姿势,她点点头,裴总就拿起相框看起来。

她不想让裴总看太久,怕万一会看出破绽,于是急忙收线,从裴总手里把相框抢走了。

裴总问:“那谁呀?”

她以一种令自己都肉麻的语调说:“不告诉你!”

“呵呵,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知道了?”

“你怎么知道?”

“我会查呀。”

“你查他干什么?”

“我——要对你负责嘛,万一是个骗子呢?”

“不会的,他是我妈以前教过的学生。”

“是嘛?现在在哪儿?”

“在C市。”

“你们是什么时候认识的?”

“从小就认识。”

裴总显然心有不甘:“那你以前那个男朋友——?”

“是我赌气找下的。”

然后,她就编了一套故事,说照片里的男主是她妈妈的学生,比她大不少,以前只把她当老师的女儿看待,从来没往那方面想过,所以交了个女朋友。而她因为心灰意冷,也赌气找了戈亮这个男朋友。前不久,两人在C市重逢,把一切都讲清楚了,所以各自甩了各自的男女朋友,两人走到了一起。

裴总听了她的故事,还是那句话:“什么时候让我见见他,我帮你参谋参谋。你们这些小女生,社会经验少,容易被人骗。这事你爸妈知道吗?”

“知道。”

“他们都同意?”

“有什么不同意的?自己的学生,知根知底,人家又是海龟,高富帅——”

“他是海龟?”

她有点后悔提到“海龟”二字,裴总可别联想到蔚然身上去了。

裴总还真的就联想到蔚然身上去了,不过不是她惧怕的那种联想:“海龟你可别招惹,你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外面干过什么,很多都是结了婚成了家的,然后把妻儿丢在海外,自己跑回国来哄骗你这样的小女生——”

她咬着牙说:“他不是这样的人!”

“我刚才看那照片,觉得他也不像是二十郎当岁的小青年,少说也三十多了。这个年纪的男海龟,会没家没室?”

这话真的戳到了她的痛处,但她仍然咬紧牙关不承认:“真的没有!我爸妈都托人打听过了。”

“那就是在外面混得很差,不然怎么会连个老婆都没混上?”

“他在外面混得差不差跟我不相关,只要他在国内混得好就行了。”

“他在国内干嘛的?”

她撒谎的技能还是很有限,逼急了就没法凭空捏造,口不择言地说:“搞——互联网的。”

裴总舒了口气:“我说什么了不得的海龟高富帅呢,搞半天是个搞互联网的。我以前公司里的那个蔚然,你认识吧?也是个海龟,现在搞互联网的——”

“他——怎么了?”

“你看他混得多惨!背了一屁股的债搞开发,开到现在都还在起步阶段,一辈子都发不了财!我看你那个男朋友——他叫什么来着?”

“他叫W——成疯。”

“吴成峰?我劝你趁早跟他吹了!”

“为什么?”

“这名字就不吉利!姓吴的,就没几个能成功的。还成峰,别搞到最后搞疯掉了!”

“哈哈,裴总您还——迷信了。”

“不是迷信,我是有根据的。互联网曾经是个摇钱树,但发展到今天,钱都被人摇光了,也就是说,能赚的钱都被人赚光了,他这时才醒过来搞互联网,已经晚了。如果他就老老实实呆在国外打工,说不定还有碗饭吃,像他这样跑回过来开公司,到时候赔得精光,还背一屁股债,连饭都没得吃。”

她开玩笑说:“如果他真的赔得精光,连饭都没得吃,我就来求你帮忙呗。”

裴总玩味地看了她一会,说:“你觉得我会给你帮这个忙?”

“为什么不?你这么善心的人——”

“我善心也是有条件的——”

她不想再往这个方向引申,匆匆说:“我去上个洗手间。”

晚上,她回到家里,再一次上网去查看自己的博客,还是门可罗雀,什么留言都没有。

她着急了,怕裴总会把她有个海龟男朋友的消息传到蔚然那去,只好孤注一掷地给“蔚然成疯”发了个微信:“我在微博写了点东西,能不能去那里给我点个赞?”

他很快就回信说:“没问题。”

然后,过了十分钟不到,就上来汇报:“搞定!”

18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48)

  1. 双人沙发

  2. 第二 , : )

  3. “但发展到今天,钱都被恩摇光了,”应是被人摇光了?

  4. 凌云真聪明,遇到这么复杂难测的情况,还能灵动的面对,积极解决。
    蔚然十分钟就点赞了,是没看内容,还是早看过了?

  5. Floor

  6. 凌云是个积极的行动派,赞一个!

  7. 点赞! GAM

  8. 为什么,裴总看了改造了女儿和老婆的蔚然的全家福却没能认出蔚然来?

  9. 裴总脸皮比城墙还厚。

  10. 裴总的自信也不是凭空而来的,虽然凌云看不上裴总,但有些拜金女还是看得上裴总的。

  11. 裴总说什么,蔚然未必会相信。但凌云桌上摆着男朋友的照片,蔚然还是会相信的。

  12. 我感觉蔚然即便看了凌云码的字,也未必会有所相应。他有他的顾虑,而这个顾虑貌似不是担心凌云不爱他,不然的话,他会尽力争取凌云的爱。

  13. 是不是照片里面的蔚然很年轻,所以裴总没一下认出来?

  14. 凌云既然把蔚然的照片和她自己的p一块去了,怎么还怕裴总认出蔚然来?这段没看懂

  15. 回复xujing:

    我的理解:凌云p照片,是为了让裴总认为她有男朋友,因此不来骚扰她。她用蔚然的照片,当然是因为她喜欢蔚然。但蔚然是有老婆孩子的人,她也没经蔚然同意,所以她怕裴总认出照片上的人是蔚然。

  16. 回复艾友友:分析的精辟有理.受教了

  17. 蔚然反应不热烈,凌云只好再想办法。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