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51)

但凌云的心放得太早了点。

白云的敌意行为很快就升了级,不知道是从哪儿打听到了什么,还是从哪儿都打听不到什么,反正是从外围调查变成了正面交锋,直接上来跟她短兵相接。

那天早上,白云破天荒地没跟裴总一起出现,而是一个人先行来到办公室,径直走到她办公桌前,很没礼貌地说:“喂,想问你个事。”

她很反感,但竭力压住火气:“什么事?”

“我不在的这些天,跃进有跑这儿来吗?”

她想了想,如实回答说:“有啊,怎么了?”

“他跑这儿来干嘛?”

“那你得去问他。”

“是你叫他来的吗?”

“我吃饱了撑的?”

白云想了想,问:“那你跟他干嘛了?”

她极为反感:“我能跟他干嘛?”

“你又把他拉出去吃饭了?”

“我是饿死鬼变的?怎么会拉他出去吃饭?你还‘又’!我从来就没拉他出去吃过饭!”

“那你们——有叫外卖送进来吃吗?”

她不好当面撒谎,也觉得没必要撒谎,咱又没做什么亏心事,撒什么谎?

她堂堂正正地说:“是他叫的。他叫我跟他一起出去吃饭,我不肯去,他就叫了外卖进来——”

白云发作了:“哼,我就知道会这样!别看你成天装个老实巴交的样子,满口都是不要不要的,但其实你肚子里装的都是坏水,一股一股往外冒!”

她也发作了:“你别奈何不了葫芦,扯着藤子出气!明明是他点餐硬要我吃,你怪我干嘛?”

“他是个善心的人,叫了餐好意思不叫你吃?但你又不是没长嘴,不会推掉?”

“你最好去问问他,看我推了多少次!”

白云愣了愣,说:“我还用问他?只要不是脑残,都想得到!如果你不在他面前发骚,他会请你吃饭?”

她听到“发骚”这样的词,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应,说“我没发骚”,听着还是档次很低,好像自己有骚,只是没发而已;说“你才发骚呢”,更像是两个泼妇在吵架。

她深吸几口气,竭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冷冷地说:“是不是他最近冷落你了,你才像个弃妇一样到处找人闹?”

“他敢冷落我?”

“感情的事,没什么敢不敢的,如果你不是脑残,肯定能感觉出来。如果他没冷落你,你会不跟他在一起,却跑来找我闹?”

白云只好承认:“我回去这么久,他一次都没去看我,说好每个星期都去的——”

“那你还不醒悟过来?”

“醒悟什么?”

“他就是这么个花心大叔,玩厌了就会甩掉你。”

“他敢!”

“也许他暂时还不敢跟你分手,但他迟早是会抛弃你的。”

“为什么?”

“你真以为他爱你?别做梦了!你不过就是他情史上的一个过客而已!在你之前不知道有多少这样的过客了,在你之后,也会有无数的过客!”

她把裴总讲的那些情史一件一件地讲给白云听,不过每一件都只需提个头,白云就会插嘴说:“这个我知道,他还说什么了?”

说到最后,每一段情史白云都知道,但都不以为意:“那都是以前的事了。自从有了我,他就再也没喜欢过任何别的女人。如果不是你来勾引他,我就是一个终结者!”

“切,别以为每个人的眼光都像你这么低!坦白地告诉你,我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他根本不能入我眼!”

“不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

“他——那么出色,你会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有什么出色的?”

“至少比你的男票出色!”

“我的男票?”

白云朝她办公桌上的相框努努嘴,但突然发现换了人,一把抓过相框,看了看,说:“这不是从前那个了?”

“当然不是。”

“那个呢?”

“吹了。”

“为什么?”

“不喜欢,当然就吹了。”

白云恍然大悟:“难怪他这次态度大变,原来是因为你跟你男票吹了!哼,女人的直觉真的是没错!请你老实告诉我,你是不是为了跃进才跟你男票吹的?”

她冷笑一声:“我已经实话告诉你了,像他这样的,我根本不拿正眼瞧!都什么年代了,还这么自吹自擂,自我感觉良好,自恋情结这么严重,我特瞧不起这种人!”

“谁说他自恋?”

“我说的。”

“你凭什么说他自恋?”

“他不自恋吗?不自恋会把那些过往情史拿出来吹?”

“他有吹吗?”

“他要是不对我吹,我怎么会知道他跟那些女生的事?他要是不对你吹,你又怎么会知道他跟那些女生的事?天知道他还跟多少人吹过,而且每次都说是女生追他!”

她把裴总说白云的那些话一五一十地学说了一遍,说得白云愣在那里。

她居高临下地说:“你读书少,知识面有限。我告诉你吧,现在时代不同了,他这种自恋男人已经落伍了,现在已经到了用讽刺与幽默来表达真情实感的年代,真正有内涵的人,都是善于自嘲的,都懂得幽自己一默,哪里有像他那样,自作多情,成天以为每个女生都在爱他的?”

“本来就是每个女生都爱他嘛。”

“谁说每个女生都爱他?我就不爱他!”

“你是不敢承认。”

“才不是呢!我看得上的人,比他强十倍!”

“谁?”

她指指照片。

白云又拿起相框,仔细看了一会,说:“我怎么觉得这人挺面熟的呢?是我认识的人吗?”

她慌忙抢过相框,放进抽屉里。

白云想了一会,说:“是蔚然吧?”

“谁说是蔚然?”

“你有种就把照片拿出来让我再看看。”

她想了想,说:“是又怎么样?”

白云突然变了口气:“唉,说起来我们也是同病相怜!”

“什么同病相怜?”

“蔚然不也是有老婆的吗?”

原来是这个意思,她没吭声,做出一副同病相怜的样子。

白云说:“我以为就我这种读书少的人才会走这条路,哪知道你名校毕业还是要走这条路!只怪我们出生太晚了,这世上的好男人都被那些黄脸婆给抢走了霸占了。”

这下她真的有了同病相怜的感觉。

白云说:“我实话对你说,小三不是那么好当的!你别看那些大奶都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控诉他们的男人抛弃他们,其实那是因为她们什么都没有!像跃进老婆这种有实权的,你想她们的老公抛弃她们,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是吗?”

“当然是啦。跃进这么爱我,从看见我的第一天起,就想跟我结婚,但真到了要跟老婆离婚的地步,还是下不了手。”

“为什么?”

“因为他的事业全靠他老婆,如果离了婚,他这个公司就得关门。”

“关门就关门,你也不是贪图钱财的人,对吧?”

“我是不贪图钱财,哪怕他就是一个普通的打工仔,我也不会离开他。”

“是啊,那他还怕什么呢?就干干脆脆离了婚,跟你在一起,做贫贱夫妻——”

白云摇摇头:“你完全不懂男人。你以为男人像咱们女人一样,只要有爱情就满足了?根本不是这样的!男人还要有事业才行。如果事业和爱情让他们选一样,他们肯定会选事业,因为有事业就有爱情,但有爱情不等于有事业。”

“你的意思是有钱就有女人吧?裴总那个能算事业?顶多就是赚钱而已,他追求的也不是爱情,顶多就是——女人。”

“我不跟你玩字眼。”

“那你就这么没名分地跟着他?”

“他不会永远靠他老婆的,等他赚够钱,我们就移民到海外去生活。”

“那你就安安心心等他赚够钱呗。”

“但我不希望等了这么久,最后被你把他抢跑了!”

“我都跟你说了,我根本看不上他!他算老几啊?还要等赚够钱办移民才能去海外生活,我的男票本来就是从海外回来的,随时都可以再回去!”

白云被镇住了,好一会才说:“但是——蔚然在海外不是有老婆吗?”

她也被镇住了,想了一会才说:“他老婆在美国,我们会去加拿大!”

白云骄傲地说:“我和跃进是要去美国的,美国比加拿大好!”

她不想再往下扯了,做出一付心服口服的样子。

白云又问了一下蔚然离婚的可能性,等到听说是跟裴总一样,也需要等待等待再等待,就心满意足了,痛骂了一番黄脸婆,告辞离去。

白云一走,她马上给蔚然发微信,把今天的事情经过大致讲了一下,然后请求他原谅:“对不起,我那时也是没办法了,不拿出一个过硬的男票来,就没办法打消她的疑心。”

他还是那句口头禅:“没问题。”

她谢了他,但还是不放心:“如果你夫人知道了,会不会影响你们的关系?”

“她不会知道的。”

“但是我怕白云或者裴总会到处乱说。”

“他们不认识我夫人。”

“但他们知道她在美国,托人打听肯定能打听出来。”

“她知道了也不要紧,我会对她解释的。”

“我就怕她不相信你的解释。”

“会相信的。”

“你这么有把握?”

“是啊,我信誉好嘛。”

“有多好?”

“这么说吧,如果是你,你会不相信我的解释?”

她尽可能地设身处地了一番,还是找不到感觉,只好发了个笑脸过去。

他说:“我这边,你就不用担心了,倒是你那边要好好防范一下。”

“怎么防范?”

“最好辞掉工作,再不去那个是非之地。”

她觉得事情没那么严重:“辞职?没这么可怕吧?只要你不对人揭穿我的谎言,白云就不会再吃我的醋了。”

“但愿如此。”

19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51)

  1. 先占座

  2. 凌云这集的表现太棒了!

  3. 老三!

  4. 我猜凌云后来辞掉工作去帮蔚然了。

  5. 谢谢艾米。
    替国内的艾迷问:现在有什么好梯子?好多都不能用了。不能跟读好难受。谢谢!

  6. Floor!!

  7. 凌云干脆辞职算了,这个公司的老板和同事都不靠谱。

  8. 按裴总的说法,蔚然的公司并不景气,还在起步阶段,如果凌云去他公司,一是不知道有没有合适的职位,二来也不知道发不发得出工资。

  9. 估计凌云得去考研。

  10. 只要你不对人揭穿我的谎言,……

    这可是担虚名受谴责(?)的事哦,蔚然貌似一点也不怕老婆怀疑,是不是离婚了?或者老婆孩子根本就是子虚乌有?

    凌云把蔚然拉来做挡箭牌这招真妙啊!既可消除白云的怀疑,又可打探蔚然的婚姻情况。可惜蔚然嘴太紧了。

  11. “这么说吧,如果是你,你会不相信我的解释?”

    ~~~~~

    肿么觉得有一点点异样?这句话好像是说,如果你是我老婆的话,会不相信我的解释?😀

  12. http://www.sisimao.net
    这个梯子一直都好用

  13. 回复“本然”:我也是国内的,翻墙用“太太猫”,一直都很好用

  14. 凌云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吧?如果不是白云吃醋,她也不会扯出蔚然来。估计今后还得继续扯下去,也许扯着扯着,就扯成真的了。

  15. 谢谢大家,已转告国内朋友。

  16. 随便猜猜,蔚然会不会是同性恋。他的恋人在美国,他爸爸也不知情。这是他一直没有表态的原因。蓝色的戒指一般也少见,好像更合适同性关系。猜猜而已,猜错了,别拍我。

  17. 凌云撒的这个谎,也许可以让白云放心,但不一定能让裴总死心,因为裴总是个非常自以为是的人,即便人家有男友,他也觉得比不上他,人家仍然是喜欢他的。

  18. 白云估计会把凌云对老裴的负面评价添油加醋的转达。 内心无比自恋的裴总估计只会认为这是凌云摄于白云的淫威为了自保才如此说。 对于这么心理强大的追求者,该如何吓退啊? 结了婚人家也会说:”这年头,这种事哪说的准?“ 真是恨不得有刘翔的腿,跑得快跳得高桃之夭夭。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