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52)

幸好凌云及时给蔚然打了招呼,不然肯定会闹出大麻烦,因为白云在第一时间就把这事告诉了裴总,而裴总则在第一时间就开始了求证。

这次裴总和白云如影随形地来到办公室,然后哼哈二将一般坐在她办公桌上,两个人,四条腿,齐刷刷地从办公桌上挂下来,一边两条,正好把她夹在中间。

她尽力把座椅往后退,一直到退无可退才停下,总算跟那两个拉开了一米左右的距离,免得那两人说到得意之处,腿一甩一甩的,会碰着她。

白云果然得意得两腿一甩一甩的,没头没脑地对她说:“我对他说了,他还不相信!”

“对谁说了?”

白云朝裴总努努嘴:“他呀。”

她已经明白了几分,但仍然问:“说什么了?”

“你和蔚然的事啊!”白云对裴总唆使道,“喏,你不是要亲自问她的吗?快问啊!”

裴总没立即发话,而是四下里寻找着什么,找了一会没找到,才开口问道:“咦,前天摆这里的那个相框呢?给我看看,她说她一眼就认出是你和老蔚的合影,但我也看了那张照片,怎么没觉得是老蔚呢?”

白云说:“肯定是老蔚年轻的时候照的,跟现在不一样了,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老蔚年轻的时候?不可能吧!那上面的小——凌跟现在一个样。”

“那有什么?女人比你们男人爱保养呗。”

裴总不理白云,转而问她:“你很早就跟老蔚——好上了?”

她硬着头皮说:“嗯。”

“是吗?他的嘴还挺紧的呢,从来没听他说过。”裴总不甘心地说,“你那张照片呢?再给我看看,看我认不认得出来。”

“照片不在这里。”

“在哪里?”

“我拿回家去了。”

“拿回家去干嘛?”

“放这里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

她故作忸怩地说:“呃——他是一个——有老婆的人,让别人看见——不骂我是小三?”

“你知道他有老婆啊?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呢!”

“这种事,我怎么会不知道呢?”

“这种事,刚好就是处于你这个位置的人不知道!”

“为什么?”

“切,男人有几个老实的?他会对你说实话?还不是能瞒就瞒,能混就混!”裴总很有点恨铁不成钢,摇着头说,“你呀,真是——叫我怎么说你好呢?既然你知道他是有家室的人,怎么还跟他搅在一起呢?”

她不答话,只看着白云。

裴总不解,也看着白云:“是你——撮合的?”

“哪里是我撮合的啊?我昨天才听她说的。”

“那她怎么看着你?”

“我怎么知道?”

她提醒白云说:“你昨天不还说过我们是同病相怜吗?”

白云终于悟出来:“对呀,就是同病相怜!”

裴总问:“什么同病相怜?”

白云幽怨地说:“你不是也有家室吗?”

裴总好像刚发现自己有家室似的,愣在那里,好一会才说:“我有家室怎么了?”

“所以我跟她是同病相怜!”白云体己地对她说,“算了,也不怪他们,只怪那些黄脸婆,把我们的真爱抢走了!”

她忍俊不禁:“怎么是她们抢走的呢?应该是你——我抢走她们的真爱吧?”

“她们才不是真爱呢!都一把年纪的黄脸婆了,懂个什么真爱?”

“但她们当初谈恋爱的时候,肯定也是跟我们一样年轻的。”

“但是——反正她们都不是真爱,她们贪图的是别的东西。不信你可以问跃进,看他老婆对他是不是真爱!”

她问裴总:“是不是啊?”

裴总皱起眉头,愠怒地看着白云。

白云毫无觉察:“他是个善心的人,才不肯对外人说老婆坏话呢。但我不怕,我敢说,事实嘛,有什么不能说的?他那个黄脸婆根本不是真爱他,而是奉父母之命!跃进也不爱她,只是为了事业,才忍辱负重——”

裴总呵斥道:“小云,别在这里瞎说了!”

“谁瞎说啊?你自己不是这样对我说的吗?”

“你别管我怎么对你说,你自己说话注意点,别不分场合——”

她挑拨说:“白云,我觉得你说得不对,咱们裴总这么——高富帅的人,那还不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他老婆还能不——真爱他?”

“他结婚时哪里是高富帅呢?根本都不是!”

“那他是什么?”

“穷屌丝!”

“不会吧?”

“是真的!他那时——高还是高的,帅也是帅的,但是他——不富,一分钱都没有,连正式工作都没有——”

“那不正好说明他夫人对他是真爱吗?不然怎么会嫁给他?”

白云恼了:“我对你说了,她那不是真爱,你怎么不相信呢?”

裴总打断她俩:“这个老蔚啊,我真没想到他会是这样的人,平时装得挺老实的,出去应酬连酒都不肯喝,拉他去洗个脚推个油按个摩什么的,他也总是推三阻四不 肯去,搞得客户都很扫兴,每次都是我给他打圆场,说他老婆管得紧啊他是基佬啊什么的。哪知道他是闷头鸡吃白米,一点也没闲着,在暗地里勾引我的——手下!”

她怕裴总因此对蔚然怀恨在心,影响了他们生意上的合作,急忙说:“不是这样的,是我——主动找的他。”

“你呀,真是乱来!你以为他会爱你?他不过是趁着老婆不在身边的机会,打打野食而已!这种男人,千万不能相信!”

她禁不住笑起来:“呵呵呵呵,裴总,你说的‘这种男人’包不包括你自己?”

裴总一愣,半晌才说:“我是在跟你说正经的,你瞎扯个什么呀?”

她挑拨说:“白云,裴总在叫你别相信他呢。”

白云说:“跃进不是那样的人!他跟他老婆早就没感情了。对吧,跃进?”

裴总哼哈着说:“我们这不是在说老蔚吗?你别扯远了。凌云啊,你爸妈知道这事吗?”

她没跟爸妈通气,怕裴总立马就打电话问爸妈,只好坦白说:“还没告诉他们。”

“但他们迟早是会知道的呀。”

“到时候再说。您可别跑去对我爸妈说这事。”

“我可以暂时不告诉他们,但你要把一切都如实告诉我——你跟他是怎么认识的呢?”

她把第一天上班时跟蔚然的奇遇讲了一通,裴总不相信地问:“就这么点事,你就喜欢上他了?”

“当然不只这点事,我跟他从小就认识的。”

她又把“在妈妈肚肚里”的事讲了一番。这些都是真事,她又曾写出来贴在博客里,所以讲起来一点也不困难,瓜熟蒂落,水到渠成,呱啦呱啦,讲得绘声绘色。

白云也不示弱,不断地插嘴,讲自己跟裴总是怎么认识的。

裴总则不断地阻拦白云:“你扯这些干嘛?”

“那她不是在扯这些吗?”

“她不同——她需要我给她把把关——”

白云撒娇说:“人家的事,干嘛要你把关啊?”

她立即抓住时机,拉大距离:“因为裴总是我妈初中时的同学,相当于我的干爹,他当然可以帮我把关。”

裴总不高兴地说:“你就是这么看的?”

“难道不是吗?”

“我什么时候认你做干女儿了?”

“还用认?天经地义的事嘛,最少也是我的——干伯伯。”

白云欢呼说:“哇,那太好了,你得叫我——干婶婶了!嗯,这个‘干’不好听,就叫‘婶婶’得了!”

她毫不犹豫地叫道:“婶婶!”

白云指着裴总说:“那你以后就叫他伯伯!”

“什么以后啊,现在就叫,伯伯!”

裴总正色道:“我们现在是雇主和雇员的关系,别搞这些个干亲戚,让其他员工知道了不好,还以为我任人唯亲呢——”

她没答话,白云说:“本来就是任人唯亲么,如果她不是你老同学的女儿,你会招她?她又不是学这个的,招来坐在这里白拿钱。”

裴总辩解说:“哪里是招来坐在这里白拿钱?以后欧美的客商来了,都是她接待。”

白云不高兴了:“为什么是她接待?”

“因为她懂英语。”

“我也懂英语!”

“你懂个屁!”

“你才懂个屁!”白云恼了,嘟起嘴唇撒娇说,“你给我好好记着!你今天说了我懂个屁,我让你好瞧!”

裴总也不示弱:“我在说公事,你别在这儿瞎搅合了!”

白云一愣,旋即跳下办公桌,拿着自己的小包,就往门边冲:“好吧,你说你的公事,我不掺合。你有种今晚别回家!”

“那是我买的房子,我想回就回!”

白云跑出办公室,砰地把门关上。

她提醒说:“裴总,还不快去追她?”

“我追她干什么?”

“你不追她,她生气了,就不理你了!”

“不理我正好!这个女人的脑子肯定是被门夹过,被驴踢过,一点都不正常,成天闹三闹四的,烦死个人!”

她替白云担起心来。

裴总说:“别管她,我们接着说你的事。”

“说我什么事?”

“你跟老蔚的事呀。你先别急着做决定,等我在美国那边调查调查再说。”

她一惊:“在美国调查?”

“是啊,他应聘的时候,交过简历的,上面什么都有,他在哪里读的书,在哪里工作过,都有,好查得很。”

“你——要去美国出差吗?”

“不啊,怎么了?”

“那你怎么在美国调查?”

“我可以让别人调查嘛。”

“谁?”

“就上次那个客户。”

“那个客户不是——蔚总联系的吗?他——会不会把调查的事告诉蔚总?”

“我会交代他别走漏风声的。”

“还是算了吧,我又不是不知道他有老婆——”

“不光是这个——”

“那你还想查什么?”

“各方面。我得对你负责!”

 

 

 

 

15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52)

  1. 精彩!

  2. 这个裴总可真是丈八灯台——只照别人不照自己啊!

    这下搞麻烦了。还得跟父母打招呼,但父母说不定会信以为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裴总可能是第一次遇到女孩子宁愿做别人的小三也不对自己感貌的,总是不相信,所以要大力挖掘下去,不过这相当于间接给凌云帮忙了(弄清蔚然的情况)。

  3. 凌云跟人的界限感几乎没有,有些问题其实无需应答,说得越多越容易错。 不过她还是反应灵敏的,跳进坑里还能爬出来。

    那张三人全家福照片是连孩子都ps掉了吗,不然怎么解释“很久以前, 蔚然年轻时”就好上了还有了个孩子?还是说抱着别人家的小孩玩。就算是没有孩子,也不可能蔚然“很多年前” 和 “很多年前”的凌云好啊,很多年前凌云还没上大学呢。或是说这个“很多年”可以是三年,蔚然在三年内就老得变了相貌,老裴都没人出来。凌云为了堵住白云的质询,老裴的烂桃花,这个白谎可是没编圆。 反正老裴有了蔚然的确认,也信了。

    现在老裴要给凌云帮忙啦,蔚然同学要起底了。 希望结果不是他真的爱男生。。

  4. 谢谢艾米,大过节的还辛苦码字给我们。

  5. Sofa!!

  6. 好看,谢谢艾米。

  7. 也许裴总说的去美国调查只是虚晃一枪,不管调查结果如何,他都可以说蔚然和老婆感情很好,永远不会离婚,或者说蔚然是同性恋之类,这样才能断了凌云对蔚然的念想,来做他的情人。

  8. 是的,凌云要听到细节才能收录老裴的“可能捏造”数据,最好经过一番逻辑演练,然后再问蔚然同学求否认。

    唉, 不如直接去跟蔚然说吧,我中意你,你怎么说? 若是蔚然眼神躲闪,就说明他有情。

  9. 凌云太机智了!先是利用裴总和白云的关系,让裴总说的话和他的行为自相矛盾,再乘机拉开和裴总的距离;不管裴总调查出什么个结果,凌云还可以去求证蔚然……裴总不自觉的做了个牵线的人

  10. 凌云好聪明机智!希望能一下子摆脱裴总和白云这对大麻烦!虽然好想知道蔚然的经历,但不想从裴总那里知道,希望蔚然能坦然的告诉凌云。好似蔚然现在还云淡风轻的样子!替凌云着急啊!

  11. 希望这些事能把蔚然“炸”出来,为保护凌云充当起男友的角色,然后弄假成真。

  12. 回复“silvereagle”:

    关于凌云PS的照片,请参见《蓝指环》第48集:

    “裴总那边,她也想了个办法对付,是受《十年忽悠》的启发,她像黄颜一样,用蔚然那张全家福,这里修修,那里剪剪,抹掉了蔚然的女儿,再用自己的头像盖住蔚然老婆的头。”

    ——这里已经很明白的说了,“抹掉了蔚然的女儿”,你可能没注意看。

  13. 裴总还真是契而不舍,要山长水远去调查蔚然。

  14. 裴总这样的人,对追到手了的,就不在意了,但对那些尚未追到的,则心心念念要追到,此事不关风和月,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权力欲。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