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56)

蔚然阻拦说:“先别慌啊,等我安排一下。”

凌云看到了一线生机:“你——能安排?”

“我想想办法。”

她想了想,忍痛说:“还是算了吧。就算你能找到人照顾蔚爷爷,我也不想你为我做这么大的牺牲。”

“牺牲?你是计划看日出的时候把我推下山去吗?”

“我舍得吗?”

“呵呵,那还能是什么牺牲?”

“我是怕你夫人知道了会不高兴,毕竟是四人派对,而且要在山上——住一晚的。”

“我现在考虑的不是我夫人,而是你。”

她一惊,考虑我?什么意思?难道他是个今日有酒今日醉,路边野花不采白不采的花花公子?

扪心自问,即便他是这样的人,她还是愿意跟他一起去M山,手牵手,爬山山,肩并肩,睡觉觉,多幸福啊!哪怕他禽兽不如,她仍然想跟他住一屋,躺在他身边,嗅着他身上的气息,美美地睡一觉;如果他堪比禽兽,那更好,她光是看着他就醉了,如果能跟他翻云覆雨,肯定是醉到忘记自己姓甚名谁的地步。

一夜情就一夜情,始乱终弃就始乱终弃,我就是愿意,咋啦?

估计那些小三就是这种心理,她们不是没有道德观,也不是不知道自己在玩火,应该也能想到对方没有天长地久的打算,只是玩玩,但她们自己的感情太强烈了,强烈到不管不顾的地步。或者她们的智商真的是降到了零,总以为自己可以战胜大奶,成功上位。

她斗胆问:“考虑我——是什么意思?”

她希望他能吐露一点心怀,比如“为了跟你在一起,我就不管我夫人高兴不高兴了”之类的话,虽然有点露骨,或者有点虚假,她都会当作甘露,一饮而尽。

但他很严肃地解释说:“是这样的,白云肯定是不太相信你我的事,才提出去M山玩。如果我不去,她肯定会更加怀疑——”

“她怀疑就怀疑,怕什么?”

“也许是我想多了,但我知道她这人醋心很重,可能宫斗戏看多了,争起宠来不择手段。我怕她认为你抢了她的皇上,会想办法铲除你。”

她心里一热,安慰说:“人正不怕影子歪,她的皇上在我眼里就是太监一枚,狗屎一坨,我根本没兴趣抢!”

“你是没兴趣抢,但她要那样疑神疑鬼,你有什么办法?”

“那就让事实说话!”

“事实本身是不会说话的,是人在替它说话。但同样的事实,在不同的人眼里,就有了不同的意义;在不同的人嘴里,也有不同的版本——”

“没什么,她要吵要骂,我不理她就是了。”

“那你多委屈啊!”

她心里更热了,喉头都有点哽咽了:“没什么,我——女汉纸一枚,不怕委屈。”

“就怕她不止吵吵骂骂——”

“她会动手?”

“我不是对你说了吗?那里经常有女生为了裴总打架的——”

“她说她们是为你打架呢。”

“我值得她们打架吗?”

“当然值得啦,我就愿意为了你打架!”

“呵呵,打架可是一个巴掌拍不响啊,你想为我打架,但你到哪儿去找对手呢?”

“我到美国去找对手!”她见他没听懂,解释说,“你夫人就是我的对手啊。我现在是因为没有美国签证,不然的话,我追到美国去跟她打架!”

他呵呵笑起来:“呵呵呵呵——说得跟真的一样!”

“本来就是真的么!”她说完这话,突然意识到他话里有话,应该是“说得跟真的小三一样”。

是啊,人家都没赐予你小三的封号,你有什么资格为人家打架呢?如果套用宫斗剧的模式,你首先得被选进皇宫才能宫斗啊,现在你只是一个山野小妞,连宫都没进,你跟谁斗?跟野猪斗还差不多!

她赶快改变话题:“白云为了裴总跟人打过架?”

“打过,她把人家的脸都划伤了,留下一道疤痕——”

“那裴总没——处罚她?”

“处罚什么呀,还觉得挺光荣的。”

“那被她划伤的人没告她?”

“人家没路子,告也没用。”

“后来呢?”

“后来?裴总给了一笔钱,把人家打发了。”

“可能是嫌人家破相了。”

“肯定是,而白云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你是不是因为看不惯这个才——离开公司的?”

“是其中一个原因。”

她想了想,觉得挺可怕的。不管她怎么人正不怕影子歪,裴总那张嘴都能给她抹一身的屎,如果白云来找她打架,把她的脸划伤了,破了她的相,那多不合算啊!

她说:“那我还是辞职算了。”

“你不是说你爸妈不同意吗?”

她想到爸妈的态度,不由得叹了口气:“他们也太——固执了,我对他们讲了裴总的事,他们根本不相信。我妈总以为裴总喜欢的是她,我爸现在被裴总洗了脑,也不相信裴总会——打我的主意——”

“也不怪他们固执,这么奇葩的人奇葩的事,不亲眼见到真的没法相信。”

“那我不管他们了,先把职辞了,如果他们骂我,我就搬到外面去住——”

“搞成那样就不好了,你爸妈就你这么一个女儿,你跟他们闹翻,他们会很伤心的——”

“那我还能怎么办呢?”

他想了想,说:“你爸妈不同意你辞职,主要是怕你没工作。那这样吧,你到我公司来上班,就不存在没工作的问题了。”

她差点跳起来:“真的真的?不骗我?”

“骗你干啥?”

“那太好了!”

“不过先得说清楚了,我公司很穷的,条件比裴总那边差多了——”

“没问题没问题,你公司没钱的话,不用发我工资!”

“工资还是要发的,不发工资你爸妈怎么会相信你有工作?但福利啊奖金啊什么的,就暂时没那么好了。”

“没问题没问题,我不要福利奖金!”过了一会,她担心地说,“但是——我在你公司里能干什么呢?”

“你能干的太多了,只要你不嫌专业不对口。”

“我不嫌,一点都不嫌,只要是在你的公司工作,让我看大门都行!我还可以帮你们煮咖啡,定午餐什么的,反正什么活都愿意干!”

“跳舞我们看行不行?”

“也行!跳脱衣舞都行!”

“呵呵呵呵——真是女汉纸一枚!”

“你快跟你们人事部门商量商量吧!”

“我哪有人事部门?”

“那你就是人事部门?”

“人事部门就是我。”

“那太好了!”

“不过我还得跟裴总商量商量,因为公司的股份还有一部分是他的。”

“只一部分是他的?我怎么听白云说你开公司的钱都是裴总掏的?”

“他当时投资了很大一部分,但这些年已经还了不少了。”

她想起裴总背着白云对她挤的那些眉弄的那些眼,担心地说:“那他——会答应吗?”

“我会对他晓以利弊,让他明白你离开公司更能掩人耳目,还能安抚住白云,对他绝对有利,他应该会同意的。”

“但是他知道我和你是——那种关系,怎么会答应让我到你的公司来上班呢?”

“你放心,我有办法的。”他交代说,“去M山的事,你先别慌着回复白云,等我把这些都安排好了再说。“

“好的。”

当天晚上,她正在卧室等蔚然的回音,突然听到客厅里热闹起来,好像是有客人来了,而且是男的,爸妈都在欢迎客人。

她以为是蔚然亲自上门来给她回答,或者是亲自上门来做父母的思想工作,赶紧对着镜子整理一番,跑到客厅去迎接他。

但她看到的却是裴总,正站在那里跟父母说话,见到她就说:“好了,我先跟小云谈点公事。”

老爸讨好地说:“好的,好的,公事第一,公事第一。”

老妈殷勤地说:“去谈吧,去谈吧,我去给你们做点夜宵。”

裴总看着惊呆的她,指指过道那边:“我们去你房间谈吧。”

她边往卧室走边问:“什么事啊?这么急,明天去公司谈不行?”

“公司谈不方便。”

“但是你——跑这里来,白云知道了就麻烦了。”

“她怎么会知道呢?我手机定位都关闭了的。”

她见他完全是偷情男人的一套手段,生气地说:“你干嘛要这么偷偷摸摸跑这里来?”

裴总像个被训斥的恋人一样,嘻皮笑脸地说:“我不偷偷摸摸跑这儿来,哪有机会跟你说话呢?”

“你不是说公事吗?公事不能在公司里说?”

“对你爸妈我不说公事还能说什么?”

她站住了:“有话就在这里说吧。”

裴总往身后客厅方向望了望,说:“去你卧室说吧,在这里怎么说?你爸妈会听见的。”

她越听越烦:“我卧室从来不让任何男——人进去的。”

“我也不能进?”

“你更不能进!”

“我是要跟你说老蔚的事,你让我站这里说?”

她一愣:“说他的事?什么事?”

“进去再说。”

 

30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56)

  1. 沙发!

  2. 好看!👍
    谢谢艾米!🌹

    德国粉丝

  3. 凌云到蔚然的公司上班,机会來了。

  4. Floor!

  5. 凌云爱上蔚然,真的是低到尘埃,开出花朵。如果没有前面故事的铺垫,我真的要揣测是不是蔚然一早就想着挖凌云去他的公司,施的美男计。面对凌云昭然若揭的爱恋,不知蔚然的躲闪,是因为也同样爱上凌云,自卑自己配不上她的好;还是因为自己的妻女;还是另有隐情?不知道蔚然怎么跟裴总说的,看裴总深夜造访的样子,倒像是觉得自己和凌云很亲近一样。真好奇后面的情节发展。

  6. 太好了,前几集就在想,如果凌云能到蔚然的公司上班就好了,没想到要成真了!

  7. 这故事里好像很多人都爱对女主角说,你先别慌, 我安排一下, 或者,我去问他。 可能女主角平时给人的印象有点急性子啊。

  8. 蔚然很关心云的身心。难道真能把人掰直

  9. 猜裴总来访要说的事:
    1、关于蔚然的调查结果(或是捏造的);
    2、明天先稳住,别让蔚然占便宜了;
    3、白云的事我会处理好,你别急。(哈哈,自恋无极限,自恋又不犯法。)

  10. 猜很多人对女主角说别慌的原因:
    1、说的那些人都比女主大好大一砣,自然比女主阅历丰富,当然不由自主想要安慰女主啰。
    2、女主虽然性格有点女汉子,但可能长相比较女性化,很能激起别人的保护欲。^_^^_^

  11. 也可能说”别慌“是说话人的习惯,或者就是情景的需要。

    从这集的上下文来看,蔚然这里的确应该说个“别慌”,因为他并没拒绝去M山看日出,只说了有困难。

  12. 裴总越搞越过火了,像他这样明目张胆地追求凌云,肯定会惹怒白云,而白云这样的女人,只会把怒火发泄在凌云身上,而不是去惩罚那个花心的男人。

    蔚然的眼光还是很敏锐的,也很维护凌云,他让凌云去他公司工作,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13. 裴总已成为我的呕像。。。

  14. 谢谢艾米

  15. 裴总发力了!

  16. 遇到裴总和白云这样的组合,凌云真是倒大霉了。一个拼命追,还把责任推到别人身上,另一个拼命吃醋,没本事管住自己的男人,就拿女人出气。

  17. haha, 忽悠你说的太对了。

  18. 裴总和白云,是目前中国奇葩夫妻/情人的标配吧?

    也许很多奇葩男人没裴总这么多桃花,但做法都是一样的,如果他们直接告诉老婆”我不爱你了,我爱她(小三),你怎么闹都没用“,他们的老婆会去找小三算账?肯定是他们把责任都推在小三身上,让老婆觉得丈夫还是爱自己的,只是受到小三的诱惑,一时糊涂,走岔了路,只要把小三打退了,丈夫还是能拉回来的,老婆们才会去找小三闹。

    裴总比一般出轨男人更可恶的,是他把不相关的人(凌云)也涂黑成小三了。

  19. 凌云是自己要做(蔚然家)小三,和裴总涂不涂黑没啥关系。

  20. 你没看懂艾友友的帖子。 她是说裴总把云涂成“追求自己”的小三,相对于裴总的原配甚至大妾(白云)而言。 这是涂黑。而白云自己怎么摔爬跌打的上为了上位了却不记得了,总觉得自己才是真爱,是裴总情史终结者,其他略有姿色裴总沾惹蹭的女人都是狐狸精,都要和自己一样贴上去。 一边是推卸责任到自己的target上,一边怪罪到自己情人的target,这个target简直躺下来中枪。

    如果凌云要学点什么人生大课的话,也许就是不能在这些人周围晃悠太久了,近墨者黑。

  21. 本来凡是匿名的帖子都该删掉的,但silvereagle回复了这个匿名,我就不删了。

    在我看来,这个“匿名”不是不懂艾友友的帖子,而是想钻空子,跟艾友友作对,因为艾友友的帖子说得很清楚,没什么不好懂的。

    艾友友谈的是“中国奇葩夫妻/情人”对待小三的奇葩态度,而裴总的抹黑,显然不是把凌云抹黑成别人(蔚然)的小三,而是抹黑成他自己的小三。

    现在我们连蔚然是否有老婆都不知道,怎么能断定凌云是蔚然的小三?

    “匿名”指责凌云,竭力为裴总开脱,也是奇葩一朵。

  22. 回复“silvereagle”:

    我觉得你这个“近墨者黑”在这里用得不恰当,“近墨者黑”的意思是跟什么样的人在一起,就容易变成那种人。而你的意思应该是凌云生活在奇葩情人身边,很可能会受到奇葩情人的伤害。

  23. 我是上面的匿名,几个月前看了山楂树后喜欢上了艾米的写作才来这儿跟读。除了网上看到的艾米和家人信息外,并不认识这里的谁谁谁,既没有和谁做对的意思,也没有任何为小说里谁谁开脱的意思。只是实话实说,觉得虽然凌云和白云有很多方面不一样,但愿意主动当小三的心情是一样的,不管蔚然现在是否还有妻子,也不管蔚然是否比裴总人要好。当然小说里蔚然是很有分寸的正派人,世上情感的事情是非常复杂,但对不喜欢小三的人,不能说做坏人的小三是坏事,做好人的小三就是好事可以支持了?

    蔚然夫人真面目现在只有原作者和艾米知晓,但这是小说里在反复说的事实(见下面摘的最近一小段凌云和蔚然的对话):
    她太开心了,但马上又有新愁冒出来:“但是你——夫人呢?她会不会不高兴?”
    “这有什么不高兴的?”
    “她会回国来——陪你吗?”
    “不会。”
    她脱口而出:“是吗?那太好了!”

  24. 有愿意主动当小三的心情,是小三了吗?明明是两回事啊。有想成为美国总统的心情,就是美国总统了吗?

  25. 回复:有名儿了

    赞同小宝妈的意见。
    另外,对于蔚然是否有老婆,到目前为止还是一个谜,因为只有蔚然的说辞,并没有被证实。就像裴总说凌云喜欢自己,这当然不是事实一样。

  26. 觉得凌云那些关于夫人的话应该是拿来试探蔚然的:你的夫人会不会是你编出来的?

    凌云说跟他夫人打架,蔚然回答:说得跟真的一样。
    给人的感觉是:我都没有夫人,你说打架就好像我真有夫人一样。

  27. 回复“有名儿了“:

    你大概是不喜欢小三的人,所以你对所有小三都痛恨,这无可非议。但痛恨归痛恨,事实归事实。

    我说的裴总把别人抹黑为小三,是个事实,因为他自己有老婆,却总说公司里年轻女生如何爱他,都是别人主动,他只是出于善心不忍拒绝而已。

    你因为痛恨小三就否认或忽略这一点,把责任推卸到小三或者被抹黑的人身上,这的确就是白云和裴总类的奇葩行为。

    故事发展到这里,没有任何确切证据证明蔚然有老婆,凌云也没有跟蔚然建立情人关系,我们没证据认定凌云是小三,你恨她恨早了点。

  28. 拜托“有名儿了”暂时别跟贴了吧,很明显你看问题的方式不够实事求是,带着很浓的感情色彩,辩论的方式也比较扯,很容易扯出更多问题来,会浪费大家的时间和篇幅。

    如果你挨了批仍然喜欢这里,就继续跟读,不然就干脆别来了,免得把自己搞得很生气。

    拜托别扯什么“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一言堂”之类,也别在这里要求言论自由。这里只是一个私人博客,就像私人住宅一样,愿意欢迎谁就欢迎谁。

  29. “有名儿了”显然不适合在艾园跟读,因为她不问青红皂白痛恨所谓小三,而她对小三的定义又十分夸张,那艾园连载的故事里太多小三了。

    比如这个故事里,蔚然有老婆的事还没坐实,她就认为凌云是小三,那她更应该认为《山楂树之恋》里静秋是小三了,因为老三还有个未婚妻呢。《竹马青梅》里的岑今,那就更不用说,绝对是小三。

    而她痛恨小三的方式,是为裴总这样的人开脱,就很奇葩了。

  30. 裴总抹黑凌云为他的小三,而白云吃醋,是这个故事非常重要的环节。 正是因为这个, 白云才会发起四人聚会,裴总才会去调查蔚然,而凌云才会计划去蔚然的公司工作。

    下面的故事,肯定还是受这个因素支配,不然艾米不会花精力写这个。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