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57)

凌云无奈,只好把裴总让进自己的卧室。

裴总一点没把自己当外人,一屁股坐在她的小床上,还颠了两下,评价说:“这床垫挺旧了吧?没什么弹性,过两天我让人从外地给你捎个最新潮的记忆床垫来。”

“别别别,床垫的事您别操心,还是先说说——蔚总的事吧!”

裴总两个手肘撑在床上,上身往后倒,整个人呈半仰躺状地铺陈在她床上,用嘴向门边指了指,小声说:“去把门关了。”

她警惕地问:“关门干什么?”

“你不怕你爸妈听见?”

她想了想,也是,不管裴总调查结果如何,都不会是她爸妈喜闻乐见的话题,只好过去把门关了,回来站在椅子边,催促说:“好了,快说吧!”

裴总卖关子说:“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

她有点不耐烦地说:“随便!”

“呵呵,随便就是无所谓,那我们先说点别的吧。”

“我没功夫说别的,你先说好消息吧。”

“好,先说好消息。好消息就是——老蔚并没结婚,他没老婆,也没孩子。”

她差点跳起来:“真的?你听谁说的?”

“当然是听那个帮我调查的人说的。”

“谁帮你调查的?”

裴总指指自己的脸颊,示意她先亲个再说。

她装作不懂的样子,继续催问:“快说吧,不说我去客厅了。”

“你不想知道老蔚的底细了?”

“我无所谓,难道我有叫你调查吗?”

她做出要去客厅的样子,裴总立即贱贱地说: “还记得上次跟我们一起吃饭的那个小杨吗?”

她跟裴总一起吃饭的次数有限,全部过了一遍也想不起有过一个什么小杨:“哪个小杨?”

“就是上次外商带来的那个翻译小杨。”

“哦,他呀?他姓杨?”

“你连人家的姓都没搞清楚?”

“他——怎么知道上哪儿去调查蔚总呢?”

“他不知道我知道啊!”

“你知道?”

“是啊,我不是对你说过吗?老蔚来应聘的时候,交了简历的,上面什么都有,在哪儿生的,在哪儿念的书,哪年去留学的,在美国哪个学校拿的博士,毕业之后在哪个公司工作,什么职位,上司是谁,还有推荐人的姓名职称电话号码等等,都写得清清楚楚。”

她灵机一动问:“那他简历上写没写婚姻状况?”

“当然写了。”

“写的什么?”

“未婚。”

她又差点跳起来:“你确定?”

“当然确定。”

“你老早就知道他未婚,怎么不早点告诉我呢?”

“我哪里老早就知道他未婚?”

“你不是说都写在简历上吗?”

“他写了,不等于我就看了嘛。”

“你招人不看简历的?”

“都是熟人介绍的,还看个什么简历?再说一个男员工,就算我看他简历,也不会花功夫看他结婚没结婚。”

“但是——如果他根本没结过婚,干嘛要在办公桌上摆个全家福呢?”

“这就涉及到那个坏消息了。”

话说到这份上,她已经猜到了几分:“难道他是那个什么——”

裴总生怕被人抢了头条似地抢着说:“对了,他是屁精!”

她厌恶地说:“干嘛说这么恶心?”

裴总撇撇嘴:“那你就要问他为什么做那么恶心了。”

“你不能用个——别的词吗?”

“什么词?”

“比如——同志什么的。”

“同志?呵呵,同志可是个好词儿啊,我才舍不得用在屁精身上呢!我们那个年代的人,同志是严肃而光荣的称呼,只有同一个革命阵营的人才能称同志,像他那样的人,早就划在地富反坏右里接受管制去了,还想当同志?”

“你那都是什么年代的事了?”

“什么什么年代?现在不还一样吗?我岳父岳母他们那些革命干部,到现在都是互称同志的。还有党的领导人,不都是互称同志吗?”

“你是革命干部国家领导人?”

“反正我不愿意把同志这个词糟蹋在他那样的人身上。“

“那你就说——同性恋也可以。”

“呵呵,我是个粗人,实话实说,话糙理不糙,屁精就是屁精,难道他们不是——搞屁眼儿的?”

她差点吐出来:“算了算了,别说这些了,你就说说,那个小杨是从哪儿打听到的——”

“我不是说了吗,他读书的学校和工作的单位都写在简历上。”

“那小杨是到他学校和单位去打听的?”

“你是不是不相信我?你不相信可以直接去问小杨。”

“不是不相信你,就是觉得——美国人都不爱打听别人隐私的,那个小杨怎么会——”

“谁说美国人不爱打听隐私?人家那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还有那么多私人侦探是干啥吃的?”

“未必小杨是联邦调查局的?”

“我没说他是联邦调查局的,就是举个例子——再说,是我叫他打听的,他敢不打听?”

“为什么你叫他打听他就一定得打听?”

“因为我是他未来的岳父大人!他想娶我女儿,敢不听我的话?”

“他想娶你的女儿?”本来她想说“那他上次怎么还一再对我献殷勤”,但马上意识到这个不重要,犯不上多费口舌。

她狐疑地说:“但是——我觉得蔚总他不像——同性恋,同性恋的人不是都有点——娘娘腔的吗?”

“谁说的?他是攻,又不是受,干嘛娘娘腔呢?呵呵,别看你是名校毕业,你多也只多在书本知识上,要说社会上的这些东西,还是没我懂得的多。现在想来还真是惊险,我有几次出差都跟他住一个房间的,还好没一起冲过凉,也没在他面前捡过肥皂弯过腰,不然就被他爆了菊了——”

她正开动脑筋寻找蔚然不是同性恋的证据,没心思听裴总瞎扯。

而裴总还沉浸在“男女通吃”的兴奋之中:“难怪他看我的时候总是那么怪怪的呢,我还以为他恨我,嫌我把公司里那些漂亮女孩子都抢跑了,原来他是在打我的主意啊?”

她打断他的意淫:“你没把这事告诉白云吧?”

“怎么了?”

“最好别告诉她。”

裴总很机灵地说:“哦——我明白了,你是怕她知道了就不相信你跟老蔚的事了,就会转过来吃我们俩的醋?嗯,别怕别怕,我不会告诉她的——”

她见裴总一根筋地认定跟她关系不一般,她怎么解释声明都没用,感觉必须尽快离开那个是非之地,不然的话,裴总那张自吹自擂的嘴,迟早会把蔚然是同性恋的事告诉白云,那白云就会来找她大闹,抓破她的脸。

她试探地问:“蔚总他今天——有没有找你——谈事?”

“他是约我今晚见面,但我不是要上你这儿来吗,所以就推到明天了。你怎么知道他要找我谈事?”

“因为是谈——我的事。”

“你的事?什么事呀?”

“我想——转到他的公司去上班。”

裴总一惊:“怎么回事?我刚才跟你说半天白说了?”

“没白说。”

“那你怎么会想去他公司上班呢?”

“我想——换个环境。”

“他公司那么穷,你去那里干嘛?你可能还没去他公司看过,你看了就知道了,就租了那么两间办公室,一间还是放的他那些机器,坐人的办公室就一间,已经坐了四五个人了,挤得爆满,剩下的员工都是呆在自己家里,远程办公,你去了连坐的地方都没有!”

“我——也可以坐家里远程办公。”

“那他还要给你开工资呢?他开得出?”

“开不出少开点呗,实在没有不开也可以。”

“那你是何必呢?呆在我这里不好吗?”

“好是好,就是怕白云误会了,会找我打架——”

裴总得意地笑起来:“呵呵呵呵,真是没办法,你们这帮小女生啊,就爱吃醋,动不动就要打架。不过你别怕,我不会让她欺负你的——”

“你怎么不让她欺负我?”

裴总想了一会,说:“嗯,也是。现在我还没给白云找到好下家,她脾气又刚,动不动就威胁我,说要去找我老婆告状,我还真怕她闹出什么事来。你先去老蔚那边干着也行,等我把白云摆平了,再接你回来——”

“你怎么把白云摆平?”

“不是说了吗,给她找个好下家。”

“要是她不要下家,就要嫁给你呢?”

裴总轻蔑地一笑:“嫁给我?她脑袋被驴踢了吧?我是有家有室的人,我夫人是红三代,正经体面人家的女儿,我怎么会为了一个夜店出身的女人跟我夫人离婚?”

“她说你答应过她,会为她离婚的。”

“那不都是逼急了才说的话吗?”

“如果你根本没打算离婚,干嘛不直接告诉她呢?”

“她那个脾气你还不知道?我要是那样说,那不是要她的命,就是要我的命!”

“那你还想摆平她?”

裴总内涵地说:“我有办法的,你别急,我有办法的,只是眼下时机还不成熟而已。”

她真是替白云不值,但不想在这上面浪费太多时间:“反正我已经打定主意辞职了,正好你来了,我就不用写什么辞职信了,直接告诉你得了。从明天起,我就不去公司上班了。”

“明天就不去了?这个星期总要干过去吧?”

她想了想,说:“那就把这个星期干过去吧,正好我还有些东西在公司里,也得去拿回来。”

24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57)

  1. 沙发. 谢谢艾米!

  2. 双人沙发

  3. 裴总的这番话录下来去给白云听那就精彩了,唯恐天下不乱的飘过:)

  4. 预感这一星期会有什么发生:比如白云抓破凌云的脸,唉,这就是个定时炸弹啊!

  5. Floor

  6. 真搞不懂裴总这样的人是怎么想的。

    你看他也知道凌云倾心蔚然,谈个话也要借谈蔚然的事而获得凌云的许可和兴趣,却又一边自欺欺人的认为白云和凌云在为他吃醋甚至要打架,真是费解呀。

  7. 和裴总说话真郁闷哪, 总是自说自话, 让人崩溃。
    凌云去Wei然的公司, 就有机会更多的了解他。
    话说, 如果他真是同性恋, 变成直的可能性很小吧, 看网上的言论, 没看到掰直的例子。

  8. 至少裴总是相信自己的调查结果的,如果他不相信蔚然是同性恋,就不会放心让凌云去蔚然的公司工作。

  9. 蔚然是同性恋的可能性很大。

  10. 我以前也跟裴总一样无知呢,以为男同志们就是喜欢男人,是个男人就喜欢,后来看了一些东西,才知道他们也可能只喜欢某一个男人,就像异性恋的男人只喜欢某一个女人一样。

    之前在艾园看到一个男孩写他的父亲在同性恋人去世之后的哀伤、以及整个错位人生的痛苦好震撼的。

  11. 而裴总还沉浸在“男女通吃”的兴奋之中:“难怪他看我的时候总是那么怪怪的呢,我还以为他恨我,嫌我把公司里那些漂亮女孩子都抢跑了,原来他是在打我的主意啊?”

    ~~~~~~

    裴总又多了一倍可以意淫的爱他的人了。貌似可以叫“花痴”?花痴一般是说女人以为人家爱她吧?裴总是男人,不能叫“花痴”,可不可以叫“果痴”?呵呵。

  12. 我虽然一直都有些怀疑蔚然是同志,可还是不愿意相信。是同志比有家室更麻烦。如果蔚然有家室,凌云还可以用真爱战胜他不美满的婚姻。如果蔚然是同志,凌云要是战胜他的性取向,恐怕不那么容易了。只能甘愿和他形婚,从凌云的恶心反应来看,作同妻可是太苦了。
    现在令人欣慰的是,凌云终于可以不在裴总的公司了,那里简直是乌烟瘴气的泥沼。蔚然即使是同性恋,在他身边也比在裴总这个超级自恋的人身边强百倍。即使蔚然“成风”了,能结识并爱上他也是美好的事。总比活成白云那样强,托付给裴总这样的花心老萝卜误了一生。
    凌云不在裴总公司绝对明智的选择。可她去蔚然那儿,恐怕还是没有完全离开是非之地,总担心裴总和白云会去捣乱。

  13. 看了十年忽悠 “ 至少裴总是相信自己的调查结果的,如果他不相信蔚然是同性恋,就不会放心让凌云去蔚然的公司工作。”我在想,会不会是蔚然故意放出他是同性恋的传闻啊,他上集说自己有办法让裴总答应放凌云离开公司。这不失为一个好办法。

  14. 天哪,我爬上来了!试下能不能留言

  15. 艾米每次码的故事都有点新元素,这次主人公涉及同性恋也很有可能啊。凌云对蔚然的好感表现得这么明显,不明白他为什么无动于衷,难道真是同志滴干活?

    裴总自恋到了一腚地步,现在发展到YY自己被男女通吃的地步了

  16. 蔚然既然是个攻,对聪明独立的女人不会完全没有兴趣,对娇媚温柔的女性也不会完全没有兴趣。 窃以为没有只喜欢男人的攻,除非他周围的女人都是胸无点墨见识浅薄,好为人师,自以为是哈哈?

  17. 蔚然放出自己的“全家福” ,又对追求凌云不起劲, 三十七岁不结婚也闲云野鹤,这的确都是同志的典型表现。唯一让我迷惑的是他对凌云的边缘温柔,不多也不少,他的至少让凌云感到些许情意的眼神,他的骑士风度。

    我目前还对凌云蔚然走在一起存有希望,因为艾米应该不会写一段完全没有希望没有交集的单恋。 也许梦里飘向你是个例外,但那个故事艾米不是因为情节特别而写的,是顾惜一个女孩子而写的,算是慈善case。

  18. 裴总这样的花心意淫男人在国内真是得天独厚,不管闹出多少事,都有广大愚昧群众替他开脱。

    按”有名儿了“的理论,白云是自己要当小三的,那个被抓破脸的肯定也是自己要当小三的,所以都不关裴总什么事。哪怕像凌云这样,完全是被裴总抹黑的,但只要她有当(蔚然)小三的意愿,出了事仍然不关裴总什么事。

  19. 拜托“真话”(”sunny”)之类的白痴就别在这里改头换面不断发帖,卖弄你们的所谓的“逻辑”了,你要真懂逻辑,就应该明白“有名儿了”的跟帖不是在说凌云有做小三的心愿,而是在说凌云做了小三。

    “有名儿了”的第一个跟帖是这样的:

    “凌云是自己要做(蔚然家)小三,和裴总涂不涂黑没啥关系。”

    “要”是个能愿动词,表示“愿意,想要”。

    “要做”可以表示将来时,比如“我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说的是意愿,是将来的事,暂时还没发生。

    但“是…要…”这个句型,则是一个判断句,是对已经发生的事实的判断。比如“是她自己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的”,那就不是指将来的事,也不仅仅是意愿,而是(根据意愿)已经发生的事实,也就是说,(说话人认为)她已经是共产主义接班人了。

    对比这两组话:

    “她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
    “是她自己要做共产主义接班人的”

    “凌云要做(蔚然家)小三”
    “凌云是自己要做(蔚然家)小三”

    “有名儿了”自己后来改口,说她的意思是凌云跟白云一样,都有做小三的心愿。

    但我们大家都知道,白云并不是只有做小三的心愿,而是已经做了小三,所以“有名儿了”把白云凌云相提并论,还是表示两人都一样,都是小三,其目的是为了替裴总开脱,说白云凌云做小三不是裴总的责任。

  20. 回复“没名儿”:

    如果你虚心一点,爱学习一点,把艾友友的帖子仔细看一看,兴许还能学到一点语言和逻辑知识,但像你这样不爱学习,除了给她加个“胡搅蛮缠”的罪名,什么证据也拿不出的人,就只能永远是白痴了。

    艾园坚持不懈的反砸白痴,并不是为了你这种油盐不进的顽固白痴,而是为了那些愿意学习,愿意提高,愿意“脱白”的人。

  21. 国内有的人只怪小三不怪男人的行为是有其土壤的。

  22. 裴总想了一会,说:“嗯,也是。现在我还没给白云找到好下家,她脾气又刚,动不动就威胁我,说要去找我老婆告状,我还真怕她闹出什么事来。”

    ——这才是裴总不敢跟白云分手的真实原因。

  23. 蔚然不一定是同性恋,但一定有什么原因才会单身吧。 不管什么原因, 凌云是一定要经过这个考验了。

    同性恋不恶心, 但对于喜欢他们的女孩子,确实是个不幸。 不过如果女孩子能释怀,放下爱情,他们可以成为女孩最好的,很纯粹的朋友。

  24. 裴总不会离婚的, 因为他的生意全靠夫人的势力和关系网,离了婚他什么都不是,还有谁会愿意跟着他?即便他办投资移民去加拿大,他也什么都不是。

    但白云这样的人就是看不到这一点,不把帐算在裴总身上,却总是找那些女生打闹,助长了裴总这帮人的歪风。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