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蓝指环(59)

从第二天开始,凌云就到蔚然的公司上班去了。

但她没对父母说,知道他们不会赞成这事,而且怎么解释都没用,所以她只字未提,仿佛仍然在裴总的公司上班似的。

她也嘱咐裴总先别告诉她爸妈,裴总一如既往地擅解人意:“我懂,我懂!如果是我的女儿,我也不会同意她去那种破公司上班!”

“我不是这个意思,主要是怕我爸妈以为我跟蔚总——在一起——”

“哦,是这样!那你可以告诉他们老蔚是屁精啊,他们就不会担心了。”

“恐怕会更担心,他们那个老脑筋——”

“对对对!也不怪他们脑筋老,是挺恶心的,也不知道他爹妈上辈子作了什么孽,怎么会生出这么——变态的儿子来!不过你别担心,你只是临时去那里避避难,等我把白云这个乱货解决了,就接你回公司,那时我会给你提职称加工资,好好弥补一下。”

她再三声明,也没法让裴总少意淫半分,只好作罢,反正已经离开了那个是非之地,随他怎么意淫去吧。

刚去新公司的那段时间,都是蔚然开车接送,每次都把早餐都买好了,说这样节约时间,可以让她早上多睡会。

她真的可以多睡会儿,因为不用在家吃早餐,也不用挤公车。

他开车的时候,她就坐在副驾的位置上吃他给她买的早餐。晚上下班后他开车送她回家,隔三岔五地去“金翅膀”买两袋卤鸭翅,一袋给她,另一袋留家里给老爸吃。

她因为知道他是gay(同性恋),就完全放开了手脚,想挽着他的胳膊,就挽着他的胳膊,想靠在他肩上,就靠在他肩上。吃东西的时候,不时地揪一块下来,塞到他嘴里,或者舀一勺子汤,喂给他喝,他都很爽快地接受,一点不隔应。

她感觉自己就算他半个形妻了,除了没扯结婚证之外,其他都算。到了他家,她就像个儿媳妇一样,该吃吃,该做做,一点不拿自己当外人,把个蔚爷爷高兴得合不拢嘴。

蔚然的公司在一座很宏伟的办公楼里,但属于他的真的只有两个房间,一间放着伺服器等装备,另一间是办公用,除他之外还坐了三个人,全都是年轻小伙子,全戴着眼镜,全都是豆芽菜体型,让她疑心这是他的偏好,因为他自己高大威猛,所以特别喜欢秀气纤弱的男生。

但那几个男生秀气是秀气,却都是见到女生就走不动路的屌丝直男,都把她这个公司里唯一的女性当女神看待,殷勤地为她腾座位,搬椅子,端茶倒水,搞得她以为自己成了白雪公举。

她在公司里还真的有活干,主要是帮助客户打开世界之窗,让他们的产品走出国门。她既做企划,又搞网页翻译,有时还不守本分地要那三个小伙子教她做网页啊,编程啊,电脑画图啊等等,很充实,很自由。

貌似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蔚然是gay,所以她搂他抱他,擂他一拳,敲他一记,他们都不吃醋,只哈哈大笑:“别白费劲了,我们联合起来才把他掰弯的,你一个人想把他掰直? 木有可能啊!”

她沉浸在快乐的新生活里,他和公司就是她的整个世界,但他像个媒婆一样,还惦记着她的婚事:“你去‘金戈铁马’博客看了没有啊?”

“没有。”

“去看看吧,别错过了你的Mr. Right(天作之合)!”

她只好去戈亮博客里看看,发现戈亮真的在那里写他们之间的事情,搞得她十分感动,差点就回头去骑驴。但等她仔细看了一遍之后,不仅大失所望,还看出了一肚子气,忿忿地对蔚然说:“你是真没看懂,还是假没看懂?”

“怎么了?”

“你老是叫我到他博客看贴,我还以为他在那里——抒情呢,结果一看才发现他完全是在往自己脸上贴金!”

“往自己脸上贴金?没有啊!”

“怎么没有?”

“哪一篇是在贴金?”

“每篇都是!”

她说着就举了个例子:“我们是经人撮合才在一起的,但那个撮合的人是他老乡,不是我的老乡,肯定是他求人家撮合,人家才来撮合的,怎么到了他嘴里,就变成我求他老乡给我们撮合了呢?”

“哦,是这样啊?我不知道其中的细节——”

“他就是为你这种不知道细节的人写的!这样写,在你们眼里就成了我追他了!”

“他也没说你追他,只说是你的室友牵线的——”

“他是没直接说我追他,但你看他那个写法!他说他当时对我一点那个意思都没有,要有的话早就来找我了。是我室友主动跑去找他,而他不好拂了老乡的面子,才勉强答应跟我接触——”

“但他后面不是就喜欢上你了吗?”

“后面喜欢上有什么用?不还是我追他吗?”

“在爱情的问题上,谁追谁有那么重要吗?”

“在爱情的问题上,谁追谁真的是不重要,比如我就不怕别人说我追你。但我根本就不爱他,事实上也不是我追他,我干嘛要背那个黑锅呢?他这么费尽心机地写那些 ,还几次三番地留言让我去看,不就是因为我在博客里写了我和他之间的事实,他不开心,想为自己翻案,让大家都认为是我追他,而不是他追我吗?”

他无奈地说:“你这也太小孩子气了吧?”

“根本不是小孩子气,而是——是非曲直的大问题!像滚床单那一节,他也把责任全都推在我头上。不假,那天晚上是我去他房间的,但他自己在那之前求了我多少次,怎么都不提了?如果他不一而再再二三地求我,我会去找他?”

他听得有点尴尬,挥挥手说:“算了,别说了,我明白了。我开始不知道你们这些过节,所以觉得他是在回忆你们的过往,说明他挺珍惜的。现在听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他不是个——靠谱的人,咱们不谈他了,还是找个靠谱的吧。”

他说找就找,很快就开始撮合她和公司里的小蒲。

小蒲是公司的码工,远程上班族,因为家里有房,所以不用像那三棵豆芽菜一样,跑到公司来上班。小蒲的父母都是高知,本人也生得玉树临风,知书达理。

但她就是不来电,三个人坐那里吃饭,她感觉自己像个电灯泡,那两个男人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蔚然长得高大威猛,天生是个攻;而小蒲长得文静秀气,做个受太合适了。她想象他俩在一起缠绵悱恻的样子,感觉很唯美。

等蔚然来问她对小蒲感觉如何的时候,她就很诚恳地说:“我觉得你俩挺合适的,要是你不好意思对他表白,我可以帮你们通个款曲。”

他哭笑不得:“人家小蒲是个直男,你乱点什么鸳鸯谱啊?”

“他是直男,你不会把他掰弯?”

“我俩要是有戏,还会等到今天?”

“那你喜欢什么样的人?”

他黯然一笑:“我不是对你说过吗?我喜欢的是一个我不该喜欢的人。”

她给他一个大大的拥抱:“唉,我们真是同病相怜!”

她的车接车送的好日子没过多久,就被爸妈发现了。是某天早上,她妈到阳台上去给挂在那里风干的香肠翻身,结果把栓香肠的绳子翻断了,一挂香肠掉下楼去,她妈急忙支派老公下楼捡香肠,自己则站在阳台上盯着楼下,免得别人把香肠捡跑了。

刚好在这时,蔚然的车到了,照例停在楼前,自己下车来替她开车门,她照例是搂他抱他一番,才坐进车里。

她妈全看见了,但什么都没说,连续观察了好几天,确定是蔚然之后,才开庭审判:“早上开车来接你的是那个姓蔚的吧?”

“谁说的?”

“我说的!我已经观察好几天了!”

“哇,你这么——阴险啊?”

“到底是我阴险,还是你——不诚实?”

“我有什么不诚实的,你又没问我谁来接我——”

“我哪里知道有人来接你?我一直以为你是自己坐公车上班的。”

“他顺路,我搭个顺风车——”

“搭顺风车?我看每天都是他给你开车门!”

“老土了吧?那是人家从美国学来的绅士风度。”

“美国的绅士还跟搭顺风车的女生搂搂抱抱?”

她瞒不住了,便反咬一口:“哇,你大清早的站楼上监督我,也太——变态了吧?”

她妈火了:“你还敢说我变态?他那才是变态!”

“他怎么变态了?”

“他——你不用替他遮遮掩掩,我问过跃进,他都告诉我了!”

“他告诉你什么了?”

“你还好意思问?他有脸做,我都没脸说!”

她估计是裴总把蔚然是gay的事告诉老爸老妈了,但貌似还没说调动的事,她舒了口气,保证说:“好了好了,你们别老土了,同性恋没什么大不了的,也不是什么变态,仅仅是人生的一种选择而已。你们别把我逼急了,不然我也去做同性恋!”

她爸妈被她的厚颜无耻惊呆了,估计若不是怕她真的去做同性恋,他们肯定要动手打她一顿。

从那以后,她就叫蔚然别接送了,本来她就很心疼他,不愿意让他起早摸黑,跑来跑去地接送他,但他执意要接送,总说那样安全些,她只好依从他。现在被父母发现,一个个气得心脏病发作的样子,反而不安全了。

他同意不再接送,但叫她就在家里上班。她也不肯,怕爸妈看出破绽。

她安慰他说:“别杞人忧天了,这么久了,啥事没有,白云和裴总早把我忘记了。”

46 responses to “艾米:蓝指环(59)

  1. 双人沙发

  2. 谢谢成煊给的梯子,终于爬上来了。

  3. 在想蔚然为什么戴个蓝指环?想了几种可能: 好看喜欢是一种可能,但对蔚然来说这个可能性不大吧;为了标明自己的同性身份?在中国没这个宽容环境吧;别人送有纪念意义的,这个别人是谁呢?母亲的遗物(如果不贵可能性不大)?异性互戴的信物?同性互戴的纪念物?;还有一种可能是某个什么协会呀组织呀之类的标记。

  4. 联想十年忽悠说的不祥的预感,猜:白云泼硫酸了?!

    千万别是!打自己一下:乌鸦嘴!

  5. 这个戈亮怎么想的,如果想追回凌云,那就实事求是的写,结果他倒好,胡写一通,把凌云推得更远了。只能说戈亮只是想让别人知道是凌云主动追他而已,没什么真情实意。

  6. 谢谢艾米辛苦码文。祝艾米及家人节日快乐!

  7. 善解人意 貌似善字有问题啊 还是新流行的写法啊?

  8. 艾园管理员

    回复“宁静”:

    难道裴总不是“擅自”理解别人的意思吗?

    这正是艾米用词的传神之处,可惜你没能get到。

  9. 哦 明白了

  10. “对对对!也不怪他们脑筋老,是挺恶心的,也不知道他爹妈上辈子作了什么孽”———感觉这种想法是比较典型的老脑筋们的想法。

    【她安慰他说:“别杞人忧天了,这么久了,啥事没有,白云和裴总早把我忘记了。”】——感觉这简直就是把枪啊,越是这么说,不详的预感越强烈!

  11. 裴总那边估计是没闲着,正“妥善安置”白云呢吧。白云有没有闹?情形如何?蔚然要不要也打听打听?突然间觉得局势很紧张!

  12. 回复“路人”:

    我把你的贴删了,并把你的IP和ID封了。

    你要是看不惯艾园管理员说话的方式,请自觉离开这里,别发些白痴帖子找删找砸。

  13. 这集有点从行动上坐实蔚然是同性恋的意思,可我为啥嗅到甜蜜的味道?可能是跟着凌云妹妹的感觉走了,凌云妹妹根本不介意蔚然的性取向,只要跟蔚然在一起就开心。从蔚然的表现来看也不抵触凌云亲近,我说,蔚然要是真找不到(或遇上了但不可能在一起)真命天子,就考虑考虑咱凌云妹妹怎么样?如有冒犯,请见谅!

  14. 跃进大人的世界,果然是跟普通人不在同一次元。你有你说的,他有他想的,沟通无能啊无能啊…

  15. 貌似公司里的人都知道蔚然是gay,所以她搂他抱他,擂他一拳,敲他一记,他们都不吃醋,只哈哈大笑:“别白费劲了,我们联合起来才把他掰弯的,你一个人想把他掰直? 木有可能啊!”

    ~~~~~

    我怎么觉得有点奇怪呢?
    国内的宽容度有这么高了?这几乎是毫不隐瞒、毫不掩饰呢。还是他们在合伙演戏?

    用一个谎言掩饰更大的真相?到底是什么?

  16. 感觉凌云和蔚然在一起很甜蜜、很幸福啊,戈亮应该彻底歇菜了。猜一下,会不会是裴总和白云接下来做了什么事,又把他们往一起推了一把呢?

  17. 愛上一個人就要勇於表達,好勇敢的凌雲。
    也不能怪凌雲父母老思想,只這麼一個掌上明掌,愛之切啊!我這個為人母的能体會。
    同意(Sansan)的關點,有甜蜜的感覺,可能蔚藍也很喜歡凌雲,在喜歡和愛的點子上混淆,不敢輕易接受和表白。

  18. 借此祝艾米、艾米家人、靜秋以及艾园所有的朋友:
    聖誕
    新年
    快樂!

  19. 艾米真是神来之笔!一个“擅”字,就把裴大叔自说自话、极度自恋、按自已的喜好抹黑别人、曲解他人的神态,活灵活现的刻画出来了。

  20. 戈亮到底不是个爱情可造之才。

  21. 她估计是裴总把蔚然是gay的事告诉老爸老妈了,……

    ~~~~

    有点好奇,这个裴总是在什么情形下跟凌爸凌妈说的这事?是被问到了说的还是自己主动说的,他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把凌蔚彻底破坏了,就有他的戏了?他自信老同学会愿意当自己的“候补”丈母娘?

  22. 如果同性和我比较亲密,那个同性又很关爱我欣赏我,又有深切眼神注视,我也有心跳觉得危险。我可是铅笔直。有真诚关心,又近距离的情况下大概每个人都有可能爱上“不该爱”的人。那么自以为同性恋的人在允许一个真诚爱自己的女人这么多近距离的温柔之后也许真的会动心。

  23. “也不能怪凌雲父母老思想,只這麼一個掌上明掌,愛之切啊!我這個為人母的能体會。”
    ———我觉得裴总的话里所说的“老脑筋”是指的裴总认为凌云父母那代人(当然包括裴总自己)从思想意识上不接受同性恋,觉得恶心,而且很容易将同性恋归结为“爹妈上辈子作孽”。所以他“很理解的”说“不怪他们老脑筋”。

    结合留言的前后文细品一下,【三生有幸】说的“老思想”应该更多的是指,做父母的,从宝贝女儿一生幸福的角度出发,他们不接受他们认为不能给予自己女儿幸福的人。从这个角度来说,其实无论是哪一代的父母,估计都会有这种“老”(固有传承?)思想哈。

    所以我总感觉这两个“老”细究起来是有区别的。
    【三生有幸】不好意思哈,我最近比较关注您的留言,忍不住的“精读”了一下哈。

  24. 就裴总这大嘴巴的劲儿,迟早会尽人皆知的,蔚爷爷迟早知道。
    突然想起好像有次凌云去蔚爷爷家蔚爷爷突然热情大减,会不会其实那时他已经从哪儿知道了蔚然是同性恋的消息,但他不确定消息真假或者觉得蔚然是出于孝顺而对他隐瞒或者与凌云父母一样根本就羞于启齿去问,所以佯装不知,但是对凌云就不那么热情了。

    但是现在亲眼看到蔚然与凌云发自内心(主要是凌云真的是发自内心)亲密的成双入对,他以为蔚然不是,所以又很高兴起来。

  25. 蔚然真是同性恋啊!他对凌云无感吗?这么成双入对的,很亲密也没感觉吗?怎么劝说凌云和戈亮复合无果后,又给她介绍对象了?想不通啊!
    蔚然不该爱的人是裴总吧,总觉得他很迁就裴总,不仅仅是合伙开公司。
    白云绝对是个定时炸弹啊,我觉得泼硫酸不太可能,弄不好就误伤自己,其他人身攻击还是有可能的。

  26. 秀雨也关注到“三生有幸”了,不知道是不是和我一个原因。还有“艾粉”、“I love 艾园”,觉得他们好像都是原型呢。也许不一定是这个故事的原型。(我乱猜的。如有冒犯,请原谅。)

  27. 凌云对蔚然的愛巳经可以忽略他的性取向,爱得很深。

  28. 感觉已经是山雨欲来风满楼了,很可能是白云从什么渠道得知蔚然是同性恋,或者是裴总大嘴巴泄露出去,或者是裴总在白云面前流露出喜欢凌云,然后白云就来找凌云闹。

    裴总甚至可以借刀杀人,如果他在凌云这里碰了钉子,他可以唆使白云来对付凌云,让她们两败俱伤,帮他除掉唯一一个拒绝过他的女生,和一个粘在身上摆脱不了的过气小三。

  29. 回复 还有远方: 我有个同事是GAY, 他也对我们出柜了, 大家很随意的, 他会和我们聊GAY圈, 聊他自己的感情, 我们也会开他的玩笑, 当然是善意的.

  30. 回覆(秀雨清荷)
    謝謝“精讀”!
    的確是像您所說的那個意思。

  31. 我刚才在打开这个网页之前脑海里也浮现出这几个字:山雨欲来风满楼!
    呵呵,【三生有幸】握手握手!

  32. “裴总甚至可以借刀杀人,如果他在凌云这里碰了钉子,他可以唆使白云来对付凌云,让她们两败俱伤,帮他除掉唯一一个拒绝过他的女生,和一个粘在身上摆脱不了的过气小三。”____忽悠哥一针见血!由此可见那些去找小三闹的大奶们弱爆了!明明错在出轨的男人,错误却让两个两败俱伤的女人承担。男人一箭三雕,自己毫发无损,摆脱了两个女人,还能重新去找更年轻貌美的小四。

  33. 蔚然的公司这么公开的谈论他们老总的同性恋,我倒也是对他是否真的是同性恋存疑了,会不会是订的什么“攻守同盟”?

  34. @秀雨清荷 呵呵!握手 握手
    @丁香花 頗有同感

  35. 好难爬上来。好不容易爬了上来又很难留言。各种难啊
    蔚然到底有啥难言之痛?
    执意要接送,担心凌云的安全。怎么看都不像对凌云无感的呀

  36. 从裴总对同性恋的恶毒评价来看,他不会是个同性恋,所以蔚然不会跟他有什么恋情。

    倒是那个翻译小杨,有点可能是蔚然的同性爱人,或者是他的好朋友,按照他的授意向裴总报告说他是同性恋。

  37. 也替凌云担心,但我安慰自己说:她能向艾米提供素材,说明她安然无恙。

    在此,祝艾黄一家,人物原型,还有跟读的各位圣诞快乐!

    虽然我们很多人不信教,但放假总是值得庆贺的。

  38. 祝艾黃一家:圣诞快乐!美满幸福!
    祝艾园所有人快乐幸福!

  39. 祝福艾米一家和艾园的朋友们圣诞节假期愉快!

  40. 祝艾黄全家,故事原型,艾园朋友们圣诞快乐,新年快乐,健康平安!

  41. 祝福艾米一家和艾园的朋友们圣诞节假期愉快!

  42. 我瞎猜一下哈,可能下一集不是皆大欢喜的内容,甚至不是本集这样的风平浪静,所以艾米没有在圣诞期间上帖。

  43. 家里有些宝宝小时候的衣服想捐出去,请问各位网友有谁知道国内比较可靠的接受儿童衣服捐赠的邮寄地址吗?

  44. 艾玛,太不容易了,终于翻过来了,幸亏群里“仰望星空_荆州”提供了个软件和操作办法。来报个到,占个地儿。一直关注着呢,嘿嘿……
    Tina

  45. 送个迟到的祝福,祝艾黄一家,所有故事原型及家人,艾园所以知傻们圣诞节快乐,并预祝元旦快乐(我怕哪天突然又上不去了(^_^))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