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

依妈:“臭小子,说好今年带女朋友回来的人呢?”从我这听说了小道消息.

依锅:“分了”。狠狠的撇了我一眼.

依妈:“分了?好好的为什么说分就分?你欺负人家了?。”

依巴跟我假装认真吃饭.

依锅:“哎呀,妈~现代我们这些年轻人都这样跟这个好下那个好下。”
依妈:“啧,你千万不要学坏啊。我们是中国人不能学美国人那样乱来。不要觉得跟女孩子上床感觉占了便宜。要是得了艾滋会苦了你自己一世人,知道不?古时候我还年轻那会儿在中国老家有个邻居.她外甥得了艾滋从美国回来处对象.之后等他们要孩子了去做体检发现两人得了艾滋。到现在在一起快20年了他们没办法要孩子.你说一旦得了这种病是不是苦了你自己一世人balabala……”

之后是一通苦口婆心的个人口才表演.

依锅:“妈~啊,我是你儿子还不是你最清楚。再说,美国人没有你想的那么开放,大多数比中国人还淳朴还传统。你是不知道,现在的中国比美国还要开放大胆。这找对象要不多接触几个哪儿知道是不是整齐角?到那时候你儿子吃亏了,心疼的还不是你?”

边说边用筷子配合着桌子敲出哒哒哒的节奏感。

哎!这嘴巴怎么就没从父辈那遗传到我身上呢.有一次,他良心发现衷心透露给我一个属于男人的秘密.在谈恋爱时男人对女人诉说的那种由甜蜜与谎言编织的美梦是不用彩排不用练习的它是男人与生俱来的一种能力这种能力甚至在有些时候让男人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后来终于得到了一个机会去验证,发现是真的。

谎言成了摆脱麻烦,寻求方便而选择的方式。咳咳,跑题了。

依妈:“哦?胡说。”修炼多年的一阳指cuo了他一指头:“我年轻的时候什么没见过?我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饭还要多……男人眼光放长远点,别像你妹爱占小便宜。将来你到了我这个年纪就知道我说的对不对。”

依妈:“还有你,交男朋友没?。”低头,悔过,认罪:“没。”

我怀疑我妈知道说不过他才把矛头指向毫无防备的我.

依妈:“千万不要学你哥。谈对象跟办家家似的这个好好那个好好……。”

我:“嗯。”吃饭.

依妈:“姑娘家要矜持,不能随随便便的。我听有人说她女儿找了个美国女婿……”

我:“好。”继续吃饭.

依妈:“所以要找对象最好能找个我们中国的不要找美国人。他们跟我们不一样。结了婚还是自己算自己的,离了婚财产一分就散了。不像我们老家结了婚就是一辈子……。”

我:“好。”认真吃饭.

依妈喝口水:“还有,没订婚之前不可以跟男孩子同居,先好好读书,不要谈恋爱,等将来毕业了再找不迟……。”

我:“好。”跟饭有仇.

听着依妈唠叨好像领悟了什么又抓不到重点.然后依巴也加入进来教导正确的爱情观.

依巴:“哎哎哎,蹬鼻子上脸还有个头你再说就爬头顶了。孩子大了有自己的生活,你这不行,那不行,母鸡护小鸡能护一辈子?年轻人该趁年轻多吃点亏攒点经验等将来翅膀硬了你也少操心点。”

依妈:“孩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心头肉我说说是为了他们好。就你话多,吃你的饭,再啰嗦跟你拼了。”说着往依巴碗里夹了块牛肉。打一棍子,赏一甜枣。

然后他们开始讲从前的陈年往事直到依巴说到64学生运动。

我:“哥,64运动是什么?”打小报告心虚了想讨好他,他不理我看球赛。

依巴:“什么,你连64都不知道?”一副大惊的表情.而我被依巴问得不知所措.

依妈:“那时候还没有她呢,我们那一辈的事了。”

依巴:“老婆,我们老了。”

http://site.6park.com/life9/index.php?app=forum&act=threadview&tid=14285293

2 responses to “听说

  1. 幸福的唠叨

  2. 维基百科对台湾电影《听说》(Hear Me)的介绍:

    秧秧(陳意涵飾)常在選手訓練泳池旁為參加聽障奧運的姊姊小朋(陳妍希飾)加油,一心想成就姊姊的夢想。天闊(彭于晏飾)某天替聽障游泳隊員送便當,巧見秧秧和小朋用手語對話,上前用手語攀談,且對秧秧一見觸情。隨後秧秧摔車,天闊隨即載她去醫院,甚至跟她要了MSN的帳號。

    家裡開燒臘店的天闊為了製造兩人邂逅的機會,總是特地留一個便當給秧秧,甚至自燉煲湯加料和製作愛心便當給秧秧。秧秧感動之餘,仍是堅持手頭充裕之後一併還清。秧秧的打工是雕像藝術的街頭藝人,天闊等到秧秧工作結束後,一同前去寧夏夜市吃飯,兩人卻因付帳時的溝通誤會而發生口角。小朋獨自待在公寓,樓上失火而使得睡著的小朋喉嚨嗆傷送醫住院,亦造成失去參加聽奧的資格。秧秧對此事十分自責與內疚,也因為要照顧小朋,遂決定斷絕跟天闊的連絡。

    天闊想要挽回對秧秧的情感,想盡辦法讓秧秧開心,送她玻璃水鳥的存錢筒,甚至是扮成樹木在秧秧家門口等候,但秧秧卻不領情。小朋被取消資格而喝酒晚歸,引起秧秧的愧疚。小朋向秧秧表明不應該再依附她的夢想,應該要有自己的人生,找尋屬於自己的夢想,姊妹倆經過手語溝通後相擁而泣。最後秧秧悄悄地在燒臘店留下還清的便當錢,天闊也詢問父母能否接受他與聾人交往,准許之下,天闊隨即前去向秧秧表白心意。

    天闊在游泳池,背對著聽不見的秧秧自我排演對話,邀她來家裡打工。隔日,天闊帶著秧秧見父母,父母倆也用事先準備好的紙板寫上字句與秧秧溝通。正詢問秧秧是否有願意嫁給天闊的意願時,秧秧突然開口說出「我願意」。眾人震驚之餘,才曉得秧秧並不是聽障,而秧秧當初也誤以為天闊聽不見,於是兩人先前談了一段聽不見的戀愛。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